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19章 玉奴很伤心
    杨玉奴一直都很信任李青云,在情窦初开的年纪,就把芳心寄托在他身上,哪怕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她都无怨无悔,等到大学毕业,等到他和女友秦瑶分手,等到他良心现,等到他那一句承诺,那一个温柔的拥抱。

    直到结婚的那一刻,洞房花烛的那一晚,杨玉奴觉得所有的等候,所有的期盼都值了。

    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,那一晚,她在新婚大床上为他绽放最完美的人生蜕变,她把自己完整的交给丈夫,交给今生的唯一寄托。

    婚后李青云也没有让她失望,对她简直关爱备至,无论大事小事,都给她办得妥妥的,钱款更是没少过她的。

    不管有多慌乱,她还是怀疑妹妹话语的真实性,在短暂的挣扎之后,她整理一下思路,强行镇静道:“玉蝶,是不是你听错了,你姐夫怎么可能在外面有女人,就算有女人也不会这么快有孩子吧?再说你姐夫在外面办完事,从不停留,赶夜路也会回家,回到李家寨后,一直都陪在我身边,他怎么可能被其他女人勾走?”

    “姐姐,这事又不是我说的,那些人说得有鼻有眼的,还说那个女人以前就来过李家寨,和姐夫早就认识。依我看,这个传言极有可能是真的。”杨玉蝶本来也是不相信的,但是众口铄金,大家说的多了,就算是谣言也能变成事实。

    杨玉奴听着妹妹的话,她回想起这段时间,李青云好像有几次反常的地方,特别是有一次竟然回到了家门口,居然还站在门口愣着不进来。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难不成大家说的都是事实?李青云不仅在外面有女人,那女人还为李青云生了一个孩子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自己以后该怎么办?刚刚开始的幸福生活。就这么毁了?

    杨玉蝶看着姐姐蹙眉痛苦的模样,她都为姐姐担心。这一切罪魁祸就是李青云这个坏蛋,亏自己昨天还把他当成天下最好的男人呢。

    杨玉蝶当即怒道:“姐姐,不用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过一会等姐夫回来,我们好好审问他,传言要是真,我们千万不要放过姐夫,一定让他给姐姐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看到妹妹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。她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妹妹,这只是传言,未证实之前,你可不要莽撞。我觉得他应该有什么难言之隐,只要他向我解释清楚,我不会怪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都到了这个时候,你还要维护姐夫,我真是服了你啦。”杨玉蝶很是气愤姐姐柔弱态度,说道。“姐姐,如果这次不好好惩罚姐夫,让姐夫长点记性。怕是以后会有更多的女人出现,到时候你再后悔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蝶,此事你不要再提,我和你姐夫会解决这件危机,别人越插手越复杂。”杨玉奴看到妹妹还要喋喋不休的数落丈夫的不是,她有些不乐意,当即制止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……唉,算了。算了,我懒得管你和姐夫的事情。”杨玉蝶怒其不争。看到姐姐的软弱态度,虽然不满。却也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别墅大门口传来李青云的声音:“午饭做好没有,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李青云刚刚进入客厅,眉头不由轻微的皱了一下,因为他看到老婆和小姨子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,瞪他的眼神,让人有种惊悚的感觉,下意识的,他心虚的开口问道:“老婆,玉蝶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姐夫,这就要问你了。”杨玉蝶冰冷的回答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李青云疑惑的走过去,坐在杨玉奴旁边。

    杨玉奴心中委曲,挪得离他更远,气鼓鼓的对他说道:“你给我坐远一点,我不想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还是从实招来吧!不然,别怪我和姐姐对你使用满清十大酷刑。”杨玉蝶此时仿佛忘记她那小姨子的身份,更加忘记她将成为李青云这个老板的属下,竟然威胁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自然不跟小姨子一般见识,但是他回来的太急,还没听到村里的风言风语。为了弄明白老婆为何生气,是不是知道点什么,但装作可怜兮兮的问道:“老婆,今早我离开的时候,你不是好好的吗?现在怎么了,是不是怪我回来太晚了,没给你们做饭?要不是玉蝶想要展示厨艺,我早就把午饭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无论李青云怎么解释,杨玉奴就是鼓着脸,不搭理他,甚至越听越愤怒,觉得他太虚伪,还在掩饰那件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现在可不管那么多,直接坐到杨玉奴的身边,也不管小姨子的目光,对老婆做出一些亲昵的举动,请求原谅,可是杨玉奴就是不让碰。

    这下子李青云明白了,肯定是蜜雪儿母女的事情传到了杨玉奴的耳中,不然杨玉奴不会这样生气,小姨子更加不会像个敌人一样瞪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?”杨玉蝶已经相信那些传言是真的,但是,她想让李青云亲口承认,当着姐姐的面,揭穿他的虚伪恶劣的表象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,你懂什么,别跟着掺和。去,去,一边玩去。”李青云不想把蜜雪儿母女的事情当众说出来,就算迫于无奈要说,也会在杨玉奴面前单独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夫,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呢,你看我哪一点小了?是姐夫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天衣无缝,把我和姐姐当作傻瓜,现在事情暴露了,姐夫你还打算瞒着我们,简直太恶劣了!姐夫,如果我是你,会把事情全部说出来,也许我姐能原谅你,也许不原谅你。但是,你身为一个男人,有责任也有义务把事实真相告诉我们。

    如果姐夫你不说实话,我看我姐姐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,因为你辜负了我们对你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杨玉蝶挺着胸脯,一点也不惧怕李青云。她对李青云多少了解一些,是个不错的男人。她也不想姐姐和李青云彻底闹翻,只是出于义愤,她要为柔弱温婉的姐姐讨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杨玉奴突然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说道:“老公,玉蝶这一点说的没错,我只想知道事实真相,不想做一个傻瓜,什么都不知道。更不想满世界的人都知道,就我这个当老婆的,什么都不知道,甚至是最后一个才知道。现在请你告诉我,那件事是不是真的?你在外面有女人?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着老婆愤怒委曲的质问,心中苦涩隐痛,他知道事情已经无法瞒下去了。不过,要是直接回答是或不是,怕是会把事情彻底弄糟,性格耿直的老婆,怕是听不完自己的解释,就会愤而离开。

    因此,李青云沉思片刻之后,才缓缓开口说道:“老婆,在正式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,你先耐心的听我讲完一个故事好吗?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别言顾其他,问你正事,你就东扯西扯,转移话题。是什么故事,你长话短说,说完好讲正事。”一旁的杨玉蝶知道这个故事一定是跟传言事件有关,但还是冷嘲热讽,趁机替姐姐出气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小姨子在一旁捣乱,无奈的瞪了她一眼,才对着杨玉奴说道:“从前有一位猎人,同时也是一位蛇医。有一天,军方请这位猎人当作向导,进山出席一次重要任务,不去都不行。那一次的任务,非常危险,死了很多人,有无数条巨蟒追赶这些人,猎人也在逃亡的人群当中,慌不择路,逃进一条偏僻的小路,更加倒霉的是,小路正中,有一个大窟窿,猎人没人留意,掉进一个深不可测的地底溶洞内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夫,猎人掉进一个深不可测的地底溶洞?那岂不是死定了?”李青云还没有把故事讲完,一旁的杨玉蝶便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青云皱了一下眉头,没有搭理小姨子,他得用不同的语言,编写同一个故事,这个版本肯定和长辈那个不同,给长辈讲的,基本接近事实,但现在这个版本,必须让老婆知道自己的无辜和无奈。

    而杨玉奴若有所思,似乎想起来,一年前的那个夏天,李青云向她提到过的一些山中趣事。当时现国内最大的地底溶洞的消息,她是从李青云口中得知,之后才在电视新闻上看到。当时,李青云只挑有趣的说,可没把事件形容得这么危险!

    李青云偷偷的观察着老婆的表情和反应,接着说道:“那位猎人没死,因为地底溶洞下面有一条巨大的暗河。后来猎人才知道,掉进地底溶洞的人不止他一个,只是有朋友,也有敌人。经过一番厮杀,最终就活下来两个人,一个是猎人,另一个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小姨子再度难,似乎也明白故事中的主角是谁了,叫道:“讨厌,就知道会有女人出现。女人是啥子职业,居然和猎人并称?就因为活下来这两个人,他们就能理直气壮的胡搞?乱搞?瞎搞?”

    李青云急忙解释道:“当时以为无法活着离开,用尽一切办法,都不能出去。那里暗无天日,活过今天,可能就没有明天,孤男寡女的,一时冲动,就在一起了。我可以对天誓,我说的都是真的,而且当时我和玉奴还没有正式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杨玉奴突然泪汪汪的说道:“我不听……我不想听了……你也不用解释了……你讨厌,你为什么一直骗我……既然生了这样的事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……呜呜……玉蝶,我们回家去,我不想住在这里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