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33章 不吹牛会死啊
    易怀安不解,但不妨碍他和这三位客套一番,在国内他结交的朋友毕竟太少,如果以后想要光复门派,必须依靠很多助力。※%

    趁这功夫,李青云对蜜雪儿讲解这几件礼物的重要性,以及使用方法。护身玉符肯定要随身携带,这是保命的。至于项链和谷家手令,肯定要收藏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这边还没把礼物收起来,宫星河到访,人老成精,似乎知道在1号小院请客的原因。上门的时候,直接捧着一个礼盒,打开一看,原来是一个金镶玉的长命锁,极为精致,金是千足金,玉是和田羊脂玉,连接长命锁的绳子,串满各色珍稀宝石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暗奇怪,今天这人都是怎么了,自己和楚应台、谷兆基、郑鑫炎算是老交情,有过很多合作,他们送给女儿贵重礼物,算是进一步加深交情。但自己和宫星河才见过几次面,吃过几次饭,并无深入结交的基础啊,他为什么送这么贵重的礼物?

    宫星河本来对自己送出的礼物极为满意,认为这穷乡僻壤的孩子,给他上百万的礼物就算有面子了。可是他看到桌上三件还未收好的礼物,顿时脸色一僵,那刚想端起架子的姿态顿时泄了势,丢脸丢大了,自己这上百万的礼物,连人家价值的百分之一都不到。

    “飞羽那小兔崽子,还说送这礼物绝对高大上,奶奶个腿,害老子丢人现眼,回去再收拾他。”宫星河心中暗骂一声,极为尴尬的,把长命锁拿出来。给珂洛依带上。

    珂洛依对这个长命锁非常喜欢,见上面又是黄金,又是白玉,又是各色珍稀宝石,五颜六色,极为漂亮。它喜欢地不得了,双手抓着,怎么着也不放开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丫头倒不客气,逮着就要啊。珂洛依,还不谢谢宫老前辈?”李青云表示感谢之后,倒也没有推辞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小要是会客气,还不成精啦。”宫星河大笑着说了几句逗弄孩子的话。然后和楚应台等人坐在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李春秋和孙大旗也过来了,两个老头算是真正的自己人,所以送的礼物更随便。李春秋给珂洛依一块老玉,说是李青云奶奶当年的嫁妆,手镯传给儿媳妇了,这些东西可以随意送给晚辈。

    孙大旗直接表示,这礼物不是自己挑的。是家中老婆准备的礼物。打开一看,原来是个纯金的生肖吊坠。这才是长辈送给新生晚辈的正常礼物嘛。至于那些动不动就上百万上亿的礼物,李青云收着都心虚。

    易怀安比蜜雪儿更开心,因为他知道老一辈的规矩,新生婴儿得到长辈们的礼物,算是长辈接纳她的存在,是身份的一种承认。礼物不再乎贵贱。只要长辈有这份心就行了,哪怕你送几块尿片,也是一份心意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感觉今天的礼物有些重,所以泡茶时,手一抖。比平时多放一倍的悟道茶,那种浓烈的味道,甚至可以弥漫整个小院。喝过悟道茶的人,露出激动兴奋之色,而没喝过悟道茶的人,简直惊为仙品,暗道今天没有白来。

    蜜雪儿以前跟着李青云,喝过几次悟道茶,当时只是觉得这茶喝着很香,喝完之后,身体暖洋洋的,极为舒坦,简直比年轻时尝试过的大.麻还过瘾。不过她现在看到这些人对悟道茶的强烈反应之后,似乎这茶有一种她不了解的魔力,能让人疯狂。

    她不是修炼者,自然不明白悟道茶对修炼者的影响,从这些人嘴里时不时吐出的一口浊气可以看出,这茶对他们清除体内杂质,理顺修炼杂念,有着无以伦比的效果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江湖人,聊聊修炼,聊聊生活趣事,品着悟道茶,不知不觉,天都快黑了。易怀安今天肯定走不成了,只好改成明天一早离开,到时也不用人送,省得麻烦大家。

    李青云本想早起送送易怀安,顺便再给他聊一聊两条巨蟒的安置问题,不想赶到医馆的时候,他已经离开多时。

    李青云无奈,只好抽时间,亲自去无名道观,收回那两条巨蟒。

    此时在垂钓中心附近,有很多人提着篮子,里面装满了截留猴和蜕皮后的懒蝉子,面前还摆了一个硬纸片,写着一元一个的字样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截留猴被李青云炒作出名之后,普通村民也想跟风笔横财,可惜人家游客只认准青荷居的截留猴,普通摊贩手中的截留猴,最多一元一个,多一分都没人要。

    没办法,吃过几次亏之后,这些村民也知道屈于现实行情,一元一个,前来游玩的旅客还是有兴趣购买的。

    除了截留猴,还有人提鸡蛋篮子、鸭蛋篮子,贩卖自家的东西……在拐角的大树底下,居然看到嘎子和他娘提着一篮子桑葚子,标价不低,十元一斤。

    李家寨村里的桑树没几棵,结出的桑葚子的味道却是极好的,其中有两棵是嘎子家的,这个暑假,他们家靠卖桑葚子,赚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看到救命恩人路过,嘎子他娘忙站起来打招呼:“大侄子,你起的早啊,我家刚摘的桑葚子,你来尝尝,又酸又甜,可好吃啦。嘎子,快拿个袋子,给你叔倒满啊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有地方摘桑葚子,也不想耽误人家赚钱,忙推辞道:“不用不用,婶子啊,咱们就别客气了,你们费劲摘的,还等着卖给城里人呢,我吃不吃的咋着?再说,我家后山也有一棵小桑树呢,上面的桑葚子也成熟了,我想吃自己会摘。”

    “你摘还不是得费事,这有现成的,你还给婶子客气啥?按理说,你救了嘎子一命,我们全家都得给你磕头,现在给你一点桑葚子,你给俺客气啥?”

    推辞之间,嘎子已经倒了一方便袋桑葚子。强塞进李青云手里。

    “福娃叔,你就收下吧。俺娘说了,是你救了俺,俺一辈子都感激你。”嘎子虽然顽皮,其实还是有些害羞,红着脸说了这番话。就躲到他娘身后面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推辞不得,只好收下,道谢之后,就说今天鱼场里继续捉鱼,逮到的泥鳅让他爸带回家几斤,给嘎子补补身体。

    村里人嘛,人情关系就是人来我往的,哪一家都不会让对方太吃亏,不然以后关系没得供。就算李青云有救人之实。也不想让他们家在物质上吃亏。

    李青云拎着这袋子桑葚,走到农场大门口,看到旁边停着一辆黑色奥迪轿车,一个白老头站在大门口,往里面东张西望,另一手打着电话,不过看样子好像电话没人接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找谁呢?”李青云扫了对方一眼。看出对方也是有功夫的人,以这气质和出行车辆。应该不是贼。

    那老头听到身后有人说话,吓了一跳,没料到有人走到自己身后三五米处,自己还没现,这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孙女……咦?是你?”那老者话说了一半,看清李青云的面貌之后。顿时脸色大变,有几分尴尬和怒气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看清这老头的模样了,原来确实见过一回,而且还闹得特别不愉快,因为双方大打出手。差点闹出人命,此人正是尹雪艳的爷爷尹奇兴(原“星”改为“兴”)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我还能是谁?既然来找你孙女,就没打听她寄宿在谁家里吗?”李青云对这老头已经没有多少恨意,同样也不怕他,要是再生冲突,一人也能虐他千百遍。

    尹奇兴也是一个大人物,经过短暂的意外和慌乱之后,稳住了情绪,淡淡说道:“倒是听雪艳提过一句,说是熟人,只是没想到是你。以前的事,咱们双方各有错误,过去就过去了,谁也不提了。这次你救雪艳的事,我尹家会记在心里,他日若有机会,必当厚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指望你们尹家能报答我什么,不过雪艳是我朋友,救她是我份内之事。行了,你也别客套了,到家里坐坐吧。这时间还早,估计她还在睡懒觉。”李青云说着,打开了农场的大门,请他进去。

    尹奇兴一边往里走,一边嘀咕道:“怪不得打不通她的电话呢,这丫头真懒,想要尽早进入武者第二境,哪有时间睡懒觉。要是在家,早就把她喊起来练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人家倒是一辈子勤劳,现在的境界也不过……啊哈哈,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李青云心直口快,差点把心里话说出来,幸好机敏,没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话中的意思,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猜出来,明着嘲讽尹奇兴的境界不高,一把年纪了,才第二境中阶,这辈子进入第三境的机会几乎没有了,甚至连第二境上阶都难进入。

    俗话说,打人不打脸,真若是打了脸,那就没得谈了。果然,尹奇兴顿时气得面红耳赤,冷哼一声,强忍着没作,却是再也不多看李青云一眼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最近见到的江湖高手太多了,像尹奇兴这样七十多还没进入第二境上阶的人,确实没有什么进阶的希望了。李青云所接触到的年纪大的武修,易怀安才六十多岁,只差半步,就能进入上阶,只要不出什么差错,多到李青云这里混些空间蔬菜和灵药吃吃,这半步铁定能够踏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雪艳,你出来跟我回家,别在这里住了。哼,看看你交的朋友都是什么人,小小年纪,就口没遮拦,没大没小,不知道天高地厚,说我功夫境界低?不是我尹奇兴吹牛,现在的江湖上,同时代功夫境界比我高的人,不出双手之数。”尹奇兴一生气,连屋也不进了,站在院子中央,大声嚷嚷,想把孙女叫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一喊,顿时把附近几个晨练的高手惊动了,以为有人来李青云家里闹事,纷纷吐气收功,以最快的度赶过来。孙大旗和李春秋从东郊荒山切磋归来,刚巧经过附近,听到尹奇星的叫嚷声,直接从小山顶破空滑翔,后先至,如谪仙降临,轻飘飘的落在院中。

    “福娃,这老头是谁?不吹牛会死啊?”孙大旗早就认出了尹奇兴,嘴巴一撇,没好气的嘲弄道,“同时代功夫境界比他高的人不出双手之数?我呸,单在李家寨我见过比他强的高手,就不止十个了。”

    尹奇兴惊恐的回头,愕然现,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两位武力深不可测的绝顶高手,以他的眼力,居然看不穿对方的实力,但可以肯定,对方境界绝对比自己高。

    一人有些眼熟,似乎是曾经生冲突的一个仇家,一身功夫极为了得。当时还能和对方过两招,但现在一比较,怕是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了,差距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大?

    更让他羞恼的是,又从外面涌进来四个男子,年纪最大的有六七十岁,最小不过三四十岁,一身灵力晦涩难明,从身边涌现的灵气波动可测,竟然个个都是灵修二境之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家里生什么事情了?有人来找麻烦?要不要把他宰了扔河里喂王八?”郑鑫炎嘴巴损,已看出尹奇兴的底子,所以也不客气。再说,有李春秋和孙大旗这两位地仙级的人物在这里,他怕个鸟啊。

    “离半里地,就听有人吹牛,说他的功夫在同代人当中,可排江湖前十?哪位啊,出来让老朽见识一下?”宫星河笑眯眯的盯着尹奇兴,似乎有当场比试一下的兴趣。

    楚应台也跃跃欲试,微笑道:“最近学了几手新术法,刚想找个人练练手,我的年纪似乎比你小了几岁,不敢说比你强多少,但比试一下的勇气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谷兆基像个散步的书生,背着手,在院子里转悠几圈,似乎没有插话的兴趣,不过熟知他手段的人,现那几个点都是特殊的点,不管是设置术法陷井,还是偷袭,都是极好的位置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