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38章 酒厂的运输问题
    李青云不想杀蛇,不是因为他现在信佛了,也不是因为突然良心现,突然加入动物保护者行列,而是因为他吃蛇吃够了,最近想换换口味,吃点素,喝点悟道茶,品品水果之类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条充满暴躁气息的菜花蛇逃过一劫,被李青云用棍子挑开的时候,它还在朝他愤怒的吐着信子,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架式。

    “不识好歹的家伙,明天就让二秃子把你吃掉。”二秃子是李青云喂的海东青,最近在小空间里孵卵呢,这一窝蛋拖得太久,拖得李青云都以为它不会下蛋孵卵了呢。

    众人见菜花蛇不情不愿的钻进草丛里离开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李青云像猴子一般,爬上树梢,专挑那些新鲜的桑果。如果熟透,会被苍蝇叮咬,就算清洗,也不是多卫生。

    还好,白桑果比紫桑果熟的晚,人家紫桑果已经开卖二十多天了,它现在才开始成熟。李青云先摘了一个,放进嘴里尝尝,一股酸甜粘腻的感觉,在口腔里绽放,由于很少吃桑果,所以觉得特别好吃,就算不是小空间出品,也能让他满意。

    “哇,真好吃啊。”李青云骑在树枝上,故意急树下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别光顾着自己吃啊,也给我们折几个枝子扔下来。”杨1o≮玉蝶不满的叫嚷,急得一跳一跳的,想上树又怕蛇和蚕。

    因为桑果特别易破,所以折下小树枝,一起扔下去,能有效的保护桑果不会摔破,桑树也不会因为折断几个小树枝而减产。

    “我要摘也扔给老婆,你就别凑热闹了。”李青云得意的大笑。被小姨子折磨这么多天,总算有机会可以报仇啦。

    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几个桑葚子吗,又不是没吃过。”杨玉蝶赌气,故意背过脸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嘻嘻看着小姨子。知道她在假生气,特意只折了一个小枝子,扔给老婆杨玉奴。这个小枝子上面有沉甸甸的桑果,大大小小应该有几十个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捂嘴偷笑,扬手一接,就把这个小枝子牢牢的接在手中。摘了一个饱满的桑果放进嘴里,酸甜的味道,非常符合她的口感,高兴的直说好吃。

    小姨子杨玉蝶趁姐姐不备。一下子把这个小枝子抢走,跳到几米外,得意的冲李青云做鬼脸,叫嚷道:“哼哼,你不给我吃,我就抢你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先是板着脸瞪了她一眼,然后惊恐的指着她身后的地面,大叫道:“那、那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杨玉蝶脸色瞬间苍白。不敢回头,尖叫一声。扔掉手中树枝就逃,像兔子一样,三跳两跳,躲在姐姐身后,才敢朝刚才所站的位置瞅上几眼。

    那里除了几颗杂草和树藤,什么也没有。自己想象中的毛毛虫、大蜘蛛、毒蛇……统统没有,很简单,她被姐夫李青云骗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讨厌!你居然敢故意吓我!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杨玉蝶大怒,冲到桑树跟前。用力踹树,可惜李青云骑在对上,好像对树施了一种特殊的定力,无论她怎么用力,桑树都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又没说你身后有什么,我只是问你身后那是什么草?不行吗?”看到小姨子吓得花容失色,李青云有一种报复似的快感,这些天可没少被她折磨,此时逮到机会,还不拼命的收拾她啊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别闹了,还能不愉快的摘桑果了?”杨玉奴不想让他们继续闹下去,便在中间打圆场,让双方息战,这才使采摘桑果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树上摘,遇到桑果多的树枝子,就折下来扔到树下,让她们边吃边摘。等他从树上下来的时候,已经摘满一方便袋,而树下两姐妹也摘了一袋子,说是回去给公公婆婆送去一些尝尝鲜。

    这玩意除了年轻人喜欢吃些,老一辈的人都吃伤了,就算味道不错,平时也懒得吃它们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她们的一点心意,李青云就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回去李青云做好中午饭,偷偷的跑到蜜雪儿那里,把采摘的桑果分她一些。蜜雪儿似乎第一次吃到桑果,吃得眼睛放光,直呼好吃,然后她又新学了一个中文词汇,就是桑果。

    蜜雪儿的中午饭是陈秀芝帮她做的,来中国这么久,虽然已经吃习惯了中国菜,但偶尔还是惦记西式餐点,都吃过饭了,还是做了一份水果沙拉,把刚得到的桑果放进去一些,美滋滋的吃着,并向李青云聊一些实验室建造进度问题。

    李青云很支持蜜雪儿建造实验室,因为他知道蜜雪儿研究的方向有多重要,说是提取变异后植物的活性物质,其实这种物质就是灵气的聚焦点,也就是所谓的灵气实体化。如果研究成功,不仅仅能够让人延长寿命,容颜不老,更能提高人类的体质,甚至是修者的功力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将很艰难,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,蜜雪儿都会研究下去,李青云也会用财力物力支持她,保护她。

    本以为能趁这个时段,多陪陪蜜雪儿母女,却又收到酒厂三叔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福娃,不行啊,用酒缸装满原浆之后,我们联系不到货车。那些司机都说,这活他们不接,除非多出一倍的钱,并保证酒缸碎了,也不追究他们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三叔很着急,酒厂刚开业,就遇到运输上的难题,可把他愁坏了。不能没赚钱,就先赔一笔运费吧?这对刚开业的酒厂来说,说出去不太吉利。

    “嗯?我给你的几个电话号码,都是和农场合作过的货运司机,不能这点面子都不给吧?”李青云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现在是运输高峰期,货车很紧俏,而且天气热,时不时就要维修。司机也要多休息,才能保持精力开车。所以,这时候找车很难,打了六七个电话,只有两三个司机有空闲,还说要等一天或者半天的。态度横的很。”三叔诉苦道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这事?行,我知道了,我这就到酒厂,咱们当面谈。”李青云说完,挂断了电话,和蜜雪儿告辞之后,便直接去酒厂。

    运输的问题,李青云一直没放在心上,因为农场开办这么久。总能找到合适的货车司机,就算晚一时半会,也不耽误采购方接货。

    不过酒厂一开业,运输问题就暴露出来了,自己手里没有一个专门的运输车队,似乎不太可靠。遇到运输高峰期,就有可能耽误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到了酒厂办公室,三叔正在里面愁呢。这事五爷爷不管,三叔搞不定的事。只能找李青云商量。

    “反正咱们酒厂也不缺钱,没人帮咱运输,就自己买几辆货车呗。平时酒厂也能拉货,我的农场也能拉货。”李青云在来的路上,就考虑过这事,所以见到三叔。直接说出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法子好归好,不过一辆货车四五十万,如果你要运输蔬菜,还要买带保鲜功能的货车,价格更贵。有生意还好。如果生意不好,买了车,岂不是砸在手里?”三叔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不会没生意的……真有那么一天,就让货车给别人拉货,就不信赚不回几辆车钱?再说,咱们村也有几个会开货车的人,大牛就有b2证,还会维修常见的毛病,找他开车,他会乐坏的。”因为货车司机的工资比较高,虽然累些,但在农村是出名的高薪活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就依你……”三叔也是一个技术控,对管理上的事,一窍不通。他愁,其实李青云也愁,自己要是不在家里,这个酒厂非乱套不行。小姨子不是要为自己管理产业嘛,就先从酒厂开始吧,别整天没事在家里乱挑事,看着闹心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个电话把大牛叫来了,大牛一听说找自己开大货车,那是一百个愿意啊。当村里的联防队长虽然威风,但那才挣几个钱啊,要不是母亲年纪大了,经常生病,不让他外出打工,他早就到南方的大城市赚钱去了。

    开大货车,先要是b证,其次要有经验,大牛可以,其他年轻男子却不适合,除非他们现在去学大货车驾驶。不过大牛打工这么多年,认识不少同行,只要工资高,不管他们在哪里,一个电话就能叫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给开出的底薪一万,外加各种奖金,活多奖金就多,活少也能拿底薪。大牛的朋友多是青龙镇附近的,如果能在家乡给人开车,赚的钱比在南方城市还多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,当天下午,大年就联系到五名司机,愿意立即回来,加入酒厂的运输队。

    李青云回到家,就把下午办的事给老婆和小姨子讲了一遍,顺便想把小姨子安排到酒厂当总经理的事情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小姨子不太满意,没想到她立即就同意了,说最近这几天,看过李青云的几处产业,人家运营得不错,自己根本插不了手,如果能找到一处小产业,慢慢的熟悉运营,把所学的知识实践一遍,应该可以快找到感觉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,小姨子杨玉奴当场就指出,李青云成立运输队的事情,财务太过混乱,用酒厂的钱成立运输队,你的农场要用,蛇药厂也要用,甚至其它行业也要用,那费用怎么理清?这些产业,又不全是李青云一人的?所以,这个运输队想要成立,就必须专款专用,成为一个经济的运营主体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要额外成立一个运输公司,这个运输公司的总经理,也先让杨玉蝶兼着,能者多劳嘛。李青云甚至恶意的想着,让小姨子忙得没空掺和自己与老婆之间的情感问题最好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