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51章 要揭穿李青云的秘密
    |->李青云兴奋的回到了座位上,孙大旗以及楚应台几个人都看自己,李青云被众人看的莫名其妙。我会告诉你,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?仔细瞅了瞅周围的几个人,除了爷爷李春秋还在小口品着酒之外,其余的几个人姿态未变的以极其夸张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,我脸上有花吗?还是最近变帅了?”李青云摸了摸脸,也没现什么奇怪的存在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以后我也搬到你的农场来住吧,然后我天天在你家蹭饭好不好?”孙大旗端着酒杯,一边抿着酒一边感慨的对李青云说道:“虽然你爷爷家的饭菜也不错,但和你家的真没法比。就好比这酒,除了在你这里,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有滋味的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样,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选择在农场居住,为此还被这小子狠宰了一刀。哈哈,不过能经常喝到如此美酒,如此好菜,什么都值了。”宫星河也是感慨不已,他之前在江湖闯荡的时候,去过太多的地方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青玉农场这样充满生机的地方,绝不是隔壁那个小小的吸灵阵法能达到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从他们的言语中听出来了,他们今天围绕自己,似乎想要进行解剖啊。

    果然,楚应台有意无意的看了李青云一眼,缓缓笑道:“我怎么听说,这个农场是李老弟回来之后,才产生的变化?以前可不出产这样的好菜,是不是这样的老弟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想说什么就说,别拐弯抹角的。”李青云算是看出来了,他们是已经商量好了,想要揭自己的老底。

    刚刚李青云把酒拿出来,宫星河喝了一口之后,感慨的说道,从李青云这里吃到的东西都是充满了灵气,但是在别的地方可不容易吃到。于是他就有意无意的鼓动众人,让大家探究一下真正的原因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了一眼一旁的李春秋,他搞不懂爷爷的真实想法。不管从哪里说,爷爷不可能不帮自己。但是他坐在这里,没有制止这个话题,似乎颇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李家小子,我们也不是专门去打听你,只是感觉对你有些好奇。而且之前地震的时候,那度我们看着都觉得惊讶,所以我们就想知道,以你一境的武者修为,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惊人度?”宫星河似乎感觉到李青云有些不愉快,赶紧把心中所思所想,全部抖落出来。能不能得到答案,他不报什么希望,主要是想借此机会,表明自己没有阴暗心思。有什么疑问,我都明着问了,不会暗地里调查。

    李青云年纪轻轻,功力竟然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,连宫星河这样的人都感到吃惊,而且他似乎得到某个前辈遗留的灵药园子,所以才能经常拿出一些百年左右的灵药。这也正是楚应台、郑鑫炎、谷兆基围绕在他身边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而不语,但是脑袋却急转不停,从没有人如此直接的询问过这样的问题,现在让自己正面回答这些问题。李青云一时找不到适合的理由解释。

    楚应台与郑鑫炎谷兆基三人虽然想知道答案,但他们三人却不会做出头鸟,更不会因此而得罪李青云。既然问题抛出来了,他们就装作毫不在意的喝酒。把几碟腌菜嚼得嘎嘣脆。

    李春秋没有说话,依然风淡云轻的喝着小酒,但是他知道有自己在这里坐镇,宫星河他们不会对李青云做出出格的事情,但是李青云在面对别人质疑的时候,他总要有应对的方法。李春秋隐隐的感觉到,孙子以后遇到类似的疑问会越来越多,这次只不过是一个温和的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在厨房做菜的李承文和陈秀芝正在做饭,陈秀芝的双眼不时地朝着李青云这个桌子上,看到儿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,颇为为难的模样。她用手肘推了一下李承文,李承文抬头看着老婆,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她,似乎是在询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我看他们好像在为难咱家幺儿?”陈秀芝小声的对李承文说道,指了一下宫星河、谷兆基他们。

    李承文不听还好,一听到陈秀芝的话,才抬起头看了一眼李青云这一桌的情况,看到的情况果然和陈秀芝说的一样,当即就想出去的时候,却被陈秀芝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去?”陈秀芝白了一眼李承文,开口说道:“你们看到咱爸坐在那里不说话吗,那就肯定能够镇得住场,你这样冲出去,冒冒失失,要是闹错了,岂不是让大家都没面子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为难咱家福娃,咱还用给们啥面子?”李承文平日里虽然软弱,但是一有人欺负家里人,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,但是看到老婆白了一眼自己,李承文当时就软了下来:“你平时主意多,说说看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秀芝趴在李承文的肩膀上嘀咕了几句,李承文点头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的机缘命运不同,最终的成就自然不同。先回答农场的问题吧,农场我有秘法,蔬菜才会如此美味可口。以前只是略带灵气,但是后来不是来了一位风水大师嘛,有他的转灵法阵,我的农场才有今日的成就啊。大家要是不相信,可以请郑大师再表演一下阵法上的修为嘛。”李青云说完这话,就似笑非笑的看着郑鑫炎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谁让他刚才故意询问自己的机密,把这货推出去,让他头疼转灵法阵到底有没有这么强的功效问题吧。

    郑鑫炎一脸苦相,急忙胡乱的解释道:“我没那个能耐啊……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个小阵法,除了把隔壁的小山变得灵气尽失,还能让这个农场的植物变得更加美味可口啊。一个简单的灵气转移小阵法,只能把这两座小山的地底灵气聚在一个点……就像那句广告词,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郑,你就别解释了,我相信你的风水术很厉害的。最近又从宫老那里得到一本秘术,更是如虎添翼,以后我要开辟新农场,就全靠你了。”李青云适时又补了一刀。

    这种打击报复的行为。让楚应台和谷兆基几人,看得背后直冒凉气。特别是楚应台,后悔自己多嘴,不该问出刚才那话。李青云的秘密太多。自己装哑巴就是,干嘛要问出来啊。

    果然,李青云下一个反击的对象,就轮到宫星河了,说道:“宫老前辈啊。你对我的功法很好奇啊。其实我只是擅长一点点度,真实的修为仍是第一境的武者,如果你老能把宫家的秘术给大伙讲解一下,我绝不吝啬这点修炼度的小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啊呵呵,李家小子啊,你家的酒真不错,就算只用萝卜干下酒,味道也是绝顶,比那些名山大川里大宗派的藏酒强数倍。来来,大伙喝酒。喝酒。”宫星河果真老奸巨滑,眼看从李青云这里得不到什么,忙转移话题,他可不想把自己绕进去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宫家传承上千年,全靠这些秘术生存呢,要是把本家秘术传出去,百年之后,哪有脸见列祖列宗啊。

    大伙一看李青云反击的手段如此凌厉,顿时偃旗息鼓。特别是以前曾得到过李青云天大好处的孙大旗,此时差点把脑袋藏到桌子底下。暗暗叨咕,祈祷李青云给自己丢点老脸,千万别找上自己。

    大伙没想到李青云给自己来这么一手漂亮的反击。似乎什么都回答了,但仔细一想,又什么都没回答。格老子的,这小子年纪轻轻,却是大大的狡猾。

    刚想说些什么恢复气氛的话,却看到李承文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手里面端着一个大盘,笑着对众人说道:“藕给你们做好了,你们先尝尝味道。”

    李承文说完,就把一大盘藕片放在了桌子上,莲藕的清香,让人食欲大增,不过大家都没有动筷子,都在等着李承文离开,想把刚才的话题彻底了解,免得让李青云再对自己开火,承受不住啊。

    “福娃,你过来一下,帮点小忙。”李承文临走的时候,还喊走了李青云,李青云神色古怪的看了李承文一眼,然后站起来朝着厨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福娃,怎么了,那些老家伙为难你吗?”陈秀芝看到李青云走过来,关切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,您多想了,有我爷爷在这里,他们怎么敢为难我?”李青云微笑着,揽住母亲的肩膀表示没事,其实父母不知道,他们老两口在厨房的嘀咕话,根本瞒不住这些修为高深的江湖人,只是大伙理解他们舔犊情深,不会把这事说开。

    听了李青云的解释,陈秀芝半信半疑,李承文站在一旁没有说话,但是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浓浓关爱,丝毫做不了假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饭桌上,除了李春秋,余下几人的表情都很精彩,脸皮薄的人,还不自然的干咳几声,表示尴尬。没办法,李青云和他父母的对话,就算不想听,也能听得清楚,修炼的人,六识太敏锐了。

    李春秋眉头微皱,放下酒杯,干咳了两声。大伙明白,这是李老爷子要表态了。坐着的人都停止了谈话,有些担忧看着李春秋,怕他老人家飙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想太多,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。我孙子确实有一些气运,也有一些机缘。大家今天能坐到一起,就是缘分,生意不成仁义在,若是以后在交易过程中,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别怪我李某人不讲情面。”李春秋看了众人一眼,言语极为霸气,威胁之意,尽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哪能啊。我们没少从李老弟这里得到好处,绝不做那没良心的人。刚才不是喝酒闲聊嘛,就是随口问问,绝没有别的意思。”郑鑫炎赶紧把自己摘出来,自己太特么的yankuai了,这种话题哪能随意说啊,又上宫星河的当了,不该受他的鼓动,问一些不该问的话。

    孙大旗更是尴尬,自己得意过头,差点忘掉了,自己从李青云这里得到的好处最大。而且还是老友李春秋有意调拨,李青云慷慨,才有今天武者第三境的成就。刚才自己起了一个坏头,岂不是忘恩负义,差点拆了李青云的台?

    其他几人听到李春秋的话,也尴尬不已,仔细想想,自己今天的话题确实过分了。

    此时,李青云端着一条清蒸草鱼走了出来,放在桌子上笑道:“热菜上桌了,大伙也别愣着了,赶紧喝酒吃菜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闻到鱼和藕的香味,又听到李青云有意活跃气氛的话,忙把话题转移到吃喝上,说说笑笑,似乎刚才的尖锐问题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暗松了一口气,看来自己的异常表现,已经让身边人产生了好奇和疑惑,只是目前还没有感受到他们的恶意。将来要是有更多的人现自己身边的秘密,有针对性的恶意就难免生了。

    唉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将来的事,留给将来头痛吧,现在开心的过好每一天就行啦。

    李青云这些大老爷们在外面吃饭,里面的女人们也不会饿着,陈秀芝做菜的时候,都是做了双份的,不过她们的口味清淡,特别是还有杨玉奴这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,做菜的时候,更是小心,怕油着腻着,惹她吃不下。

    酒菜很快就上全了,李承文也坐在桌上,陪众人喝几杯。大家觥筹交错,吃饭喝酒说笑话,倒也是开心。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几人便逐渐的开始放下筷子,和身边邻近的人,说起有趣的或者重要的私事。

    楚应台就坐在李青云身边,以极小的声音,类似于传音入密的方式,对他说道:“李老弟,刚才的话题只是一个玩笑,你可千万不要介意。要是存心打听这些私密事,我们就会私下里调查了,哪敢当面问你,你说是不是?过几天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子,办点重要的事。准备花大价钱购买一点点灵药,你可不要装作缺货,老哥未来的修炼之路,就全在老弟手里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