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58章 李青云家的客人
    听到姐姐的问题,李青云忙笑着解释:“姐,你这雇佣童工可不合法呀,那些孩子捉捉懒蝉子还行,你让他们挖野菜,遇到毒蛇毒虫怎么办?摘到有毒的野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合法不合法,让他们帮点小忙,我给他们一点零花钱,各取所需,有什么不好的?孩子们的家长也同意呀。至于采到有毒的野菜,不是还有厨师把关的吗?我们不可能什么都不鉴别,就做出来给客人吃。”李青荷振振有词,解释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姐姐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险,便严肃的问道:“李小厨整天忙得脚不沾地,要是眼花,一不留神出了错,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。你看看毛毛采摘的都是什么野菜,你能认得哪些能吃,哪些不能吃?”

    “姐姐我也是在农村长大的,别以为我不认识野菜,毛毛采摘的野菜没有什么问题。马齿苋、灰灰菜、扫帚菜、婆婆丁……还有几根水芹,都是很好的野菜啊,怎么了?”李青荷仍没现其中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灰灰菜我就不说了,紫色叶子的用开水焯一下就行了,可你看那几棵芹菜,真的是水芹?”李青云严肃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不是水芹还能是什么?”李青荷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臭的水芹吗?看清楚了再说。如果不懂,去隔壁找爷爷,向他老人家请教一下,你所说的‘水芹’有多毒。”李青云说完,气乎乎的挂断了电话,不能给孩子们火,向不知轻重的姐姐火,还是能让她清醒一些的。

    山野不仅仅有可口的野菜,也有穿肠的毒药,斑毒芹只是其中一种,其它如断肠草、毒蘑菇、老公银、天南星等等……也很常见,极有可能被孩子们误采,生食物中毒事件。

    杨玉奴听到老公在院子里火,忙跑出来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“大清晨的,啥子火嘛?谁惹你不高兴了?”杨玉奴从嫁过来之后,很少见李青云怒,一听他声音不对,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没事,给姐姐打电话,声音高了一些,也不算火。”李青云笑了笑,指着地上的一堆野菜说道,“她让孩子们去摘野菜,里面有些野菜有毒,让她多留心,她还不在乎,不嚷她几句,她不知道有多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,她也是姐姐,你怎么能冲姐姐火呢?咦?这不是斑毒芹吗,这就是孩子们采的野菜?”杨玉奴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不是混入太多的毒野菜,我也不至于火。斑毒芹还不错,你看看这一株是什么?”李青云指着一株细碎叶子的绿色植物,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狼毒草?村子周围还有这样的东西吗?不是早就清除干净了吗?”杨玉奴吓了一跳,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狼毒草很多人没听过,但它另一个名字,却极具名气,在武侠小说中,闯出赫赫威名。没错,另一个名字叫断肠草,食之断肠,腹痛如绞,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毒药。

    “任何毒草都不可能清理干净,随便一阵风,一群鸟,都能把毒草的种子带过来。算啦,不说了,我先把这些野菜清理一下,有毒的掩埋,无毒洗干净,留着中午做菜。”李青云说着,从旁边拉了一个小凳子,准备择菜。

    “中午不是省长来吃饭吗,你就给他吃野菜?传不去,岂不被人笑你小气?不懂规矩?舍不得招待大领导?”杨玉奴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吃野菜,反而让他们兴奋不已。这些大领导,什么山珍野味没吃过,到我这里来吃饭,不就图个新鲜吗?今天不但给他们吃野菜,而且满桌子都是野菜,最多再加几条鱼,一锅野猪肉。”李青云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舅子杨玉龙醒了,伸着懒腰从屋里出来,兴冲冲的笑道:“姐夫霸气啊,敢给省领导吃野菜,在我们青龙镇,你绝对是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冲李青云比了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你瞎凑什么热闹,去去去,赶紧去刷牙,这里没有插话的份。”杨玉奴飙,把小弟赶走了。然后,挺着个大肚子,坐下陪老公一起择菜。

    “择菜的事情交给我一人就行了,你出去散步、溜马都行,别挤着肚子。”李青云不忍心老婆受累,忙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加黑性子暴烈,母马小黑又怀了胎,还是不溜马了,别动了胎气。好久没碰野菜了,也挺想念的。马齿苋酸溜溜的,凉拌吃,很对我口味。都说酸儿辣女,你说我肚子里的宝宝,是不是一个男孩?”杨玉奴正说着话,却见狗窝里爬出两团金色的毛线团,正是金币的两个崽,眯着眼睛,嗅着鼻子,歪歪扭扭的跑过来,一头扎进野菜堆里玩耍,一点也不怕人。

    金币紧张的从窝里探出头,吼叫两声,见两个崽子不理它,又是在主人跟前玩耍,它倒也不担心,又叫了几声,见叫不回来,只好卧在窝门口,盯着两个狗崽子玩耍,罕见的没有把它们衔回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闻言,只是微笑,说道:“不管男女,只要是咱的宝宝,我都喜欢。什么酸儿辣女,都是胡扯。你的口味异常刁钻,今天喜欢吃酸的,明天喜欢吃辣的,哪有一天固定的?要么,你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双胞胎?”

    “胡说,哪有双胞胎,又不是没做彩,没影的事。虽说还有两三个月就出生了,但我的肚子也不算大呀,和人家双胞胎孕妇差远了。不过听你一说的辣的,我又想吃泡椒了,在马齿苋里面撒些泡椒沫,会不会更好吃?”杨玉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喜欢,往里面撒砒霜,老子也没意见……不对不对,这个不行,砒霜可不能乱吃。”李青云说溜了嘴,尴尬笑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才吃砒霜呢。”杨玉奴娇嗔的骂道,两人闹作一团,郎情妾意,好不逍遥。

    杨玉龙原本中午该回家,向父母报喜,虽然电话已经打过几次,但不如把录取通知书向父母展示更具冲击力。不过他说中午有大场面,非要盯在姐夫家里见识一下,说什么也不回家。

    等到半晌午,李青云把各种食材都准备好了,这才接到短信知道,说省领导一行人已经到达青龙镇,到主要灾区巡视一遍之后,最后再去李家寨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大事,李青云丝毫不紧张,趁这空档,还把准备好的食材放进小空间,在空间泉水里浸泡一会,增加食材的口感。

    快十一点的时候,终于听到村口的喧闹声,小舅子杨玉龙一阵风似的冲出去,看热闹去了。李青云没出去,开始正式做饭,不说别的,先把几个大菜炖上,然后开始做凉菜。

    只是没过多久,村长气喘吁吁的跑进来,把李青云拉走了,说宋省长点名要见他。还当着所有随行官员的面,说李家寨他的熟人不多,就认识一个李青云,他不在身边陪着,浑身不舒坦。

    这个待遇太高了,随行的黄市长和县委林书记一阵嫉妒,心说果然没看错李青云,不愧是省长面前的红人,如果不是看在李青云的面子上,说不定宋省长都不会来青龙镇吧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办法,只好出去,陪宋省长溜达一圈,当作是视察工作。视察工作结束时,宋省长果然提出,要去李青云家里作客,以而且是以私人的名义去作客,随同的工作人员就随镇政府的安排,在饭店里吃吧,不能太过打扰李青云一家子。

    黄市长趁机表明,自己和李青云也是老朋友了,既然李家寨灾情不严重,见到这个老朋友,不能不过去聊聊,顺便倾听农村的新变化,感受农家风情。

    县委林书记当机立断,说自己和李青云也是老交情了,上一次轿车坏在半路上了,还是李青云帮忙拖的车,一直没有时间去感谢,趁着这个机会,要敬李青云几杯,以示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事啊,有这样的领导吗?一个个把下属扔在外面,去跑一个农民家里吃饭,这像什么话?

    镇里的吴书记也想说,自己是李青云的老同学,是真正的老交情……不过,她今天不能凑这个热闹,虽然宋省长是此行官员当中的最重要的大人物,但随行的省里领导也不能小看,不然以后会出烦,必须把他们安排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折腾,大家算是弄明白一件事,李青云这个人物很关键啊,这么多大人物都和他私交不错,而且没有丝毫避讳的地方,那就更让人惊讶了。

    到了别墅门口的时候,楚应台笑眯眯的,似乎等待多时。见到宋省长,两人来一个热情的拥抱,相对于李青云,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老交情。

    “楚富,你看上去,比上一次更年轻了?是不是功夫有所突破?”宋省长笑呵呵的,和老朋友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黄市长和县委林书记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里还隐藏一个“富”呢,还姓楚,仔细一看,差点把心肝吓出来,这是真正的富啊,可不是李青云这种山寨货。

    楚应台一如既往的温和,笑道:“省长大人,你要是在这里住上一年半载,说不定比我还年轻呢。不过你注定要进中枢的人,不可能在这里浪费一年半载。将来退了休,一定要来这里养老,好过北戴河数倍。”r1152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