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65章 总有人跳出来
    第565章总有不安分的人跳出来

    宋飞作为特异处的编外人员,岭南宋家的嫡系高手,自然不会完全投身于公门中。这次进山帮忙,他有自己的原因和目的。

    第一是他离这个地方比较近,第二,他听说一些关于这个地方有一个神秘老头的传闻,说是什么实力深不可测,还让自己的老友神秘失踪,对此宋飞听了之后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一个山野农夫,实力深不可测?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撑,凭什么进入第三境?要是第三境这么容易进入,那我们世家大派的天才,潜修多年,都在浪费时间吗?

    于是当宋飞来到青龙镇的时候,并没有第一时间找陶达谭报告。陶达谭没在,那么在青龙镇就没有一个人能够管得住他,而且已经打听清楚了,那个传说中的神秘老头就住在李家寨。

    陶达谭到市里的特殊部门办事去了,听到宋飞想要挑事,找李春秋的麻烦,先是一惊,随后却是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尼玛,宋家这两年出了几个天才人物,狂妄自大的不知天高地厚了,敢挑战第三境的武修强者?宋飞太高看自己了,他以为第二境巅峰能和第三境强者拼个旗鼓相当?我呸!太幼稚了,不吃点苦头,他不会老实。再一个,他也想看看李春秋的真实功力,可符合第三境强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所以,陶达谭算着时间,故意晚来一步,等宋飞找到医馆时,他才急匆匆的露面,一副很无奈的模样。

    主动挑事的宋飞,并不好受。作为一个迈入第二境巅峰的强者,他认为只要不招惹那几个传说中的大派前辈,自己并不惧怕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身术法。在家族中无人能敌,而且一个灵修在面对武修的时候。只要拉开距离,本来就占有先天优势。

    可是真到战斗时,他现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。这在李春秋的面前,距离丝毫不起作用,他无论往哪退,李春秋似乎都能恰巧出现在他面前。强大的气血力量,把宋飞压制得手都抬不起来,精神散涣。如何去施展术法?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山野中,怎么可能有人修为如此之高?”宋飞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,一脸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能,小子天外有人,宋家传承很久不假,但是永远不是最强的,也没出过绝世高手,你的见识还是太少啊。”孙大旗站了出来,身上的强大气势陡然散出来。宋飞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如同被重锤锤了一拳,连退数米,胸口沉闷无比。

    孙大旗作为军中总教练。身上的杀气自然不会少,否则怎么震慑住骄兵悍将?而宋飞不过是没有见过世面的灵修,在岭南或许可以称霸一方,但是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,现实自然教会他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宋飞大喝一声,口中弹射出一道灵潮,化为光箭,尖啸着,直指李春秋。

    李春秋动都没有动。只不过是挥了一下衣袖,天地似乎猛然震了一下子。便将宋飞的攻势化为了无形。而宋飞喷出一口鲜血,身体一下子被震出了几米外。翻翻白眼,居然昏倒了。

    跟在陶达谭身边的上官正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惊愕,李春秋比自己上次见到的时候,又进步了许多,上官正好奇起来,他的实力怎么增长的这么迅?

    境界越是高,修为进展的越是缓慢,李春秋已经达到了第三境,上官正也同样如此,但是他很清楚,到了这个修为,再想前进一小步,都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可是李春秋仿佛逆天而行,越是如此,修为的进步越是迅。所以上官正看向李春秋的目光中,眼神中又羡慕又疑惑,隐隐有股战意,想要亲自出手,验证对方的真实能耐。

    其实像李春秋上官正这样的高手,包括宋飞这样的二境修者,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份傲气。宋飞傲气冲天,这才被人教训一番,上官正则是不同,他看到李春秋这样的修为,不是想要与其一较高下,而是从李春秋这里,学到一些东西,让自己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李春秋挥手间解决挑战者,反而像是一个局外人,仿佛眼前生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,转身和孙大旗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一旁看的一清二楚,他知道,爷爷只把宋飞打出几米远,已经给足了陶达谭面子。至于吐血,那是他用力过猛,自己反震的。

    陶达谭向李春秋告了一声罪,给上官正使个眼色,两人轻而易举的将宋飞抬起来,一同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小丑,这水平还不如我呢,还敢挑战爷爷,谁给他的勇气啊?。”李青云笑了笑,随即看了一眼李春秋说道:“爷爷,上官正对你仿佛有些战意,想要和你一较高下?”

    “上官正和宋飞不同,我和上官正的较量,不过是因为修行道路的不同,相互之间需要印证切磋,但是不会轻易地动手,避免打出真火,收不住手。上官正第一次来李家寨的时候,我们已经印证过彼此的境界,不然陶达潭这些特殊部门的人,岂会对你如此客气?”李春秋对上官正似乎很是了解,所以解释的时候,说的话也就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呢都是高手,我没法和你们比,也理解不了你们的想法。所以呢,我先去吃饭了啊,你们这些高手就在这里论道吧。”李青云笑了笑,就去爷爷家里,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此时,陶达潭和上官正已经把宋飞抬到车里,准备返城,办理没完成的事。

    “上官,你觉得,李春秋现在修为如何?是不是比以前更强大了?”宋飞已经晕过去了,陶达谭与上官正聊天的时候,也就随意了很多。

    上官正是陶达谭的心腹,两人关系很好,陶达谭对上官正也很信任,不算同一部门的上下级关系。两家的渊源也非别人能够理解的,不然,他这个第三境的高手。不可能整天跟在陶达潭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“对,李春秋的修为越来越厉害。我也越来越看不透了,他的进步度早就出我的认知了。”上官正对此很是羡慕和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用奇怪,这李家寨处处透露着诡异,总有一天我们会搞清楚的。”陶达谭笑了笑,不再讨论李春秋了,看了一眼上官正身边的宋飞,头疼的拍了一下脑袋:“这宋飞,和柴家人关系很近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柴家失踪族老的好朋友。这次柴家的人已经到了云荒市,带队的是柴子镜,第二境界的灵修,仗着有师门撑腰,这次带着柴子平来这里,就是准备要报上次吃亏的仇恨的。”上官正有他们特异处的情报来源,所以陶达谭一说出来,就将情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,这次李青云进山,是帮助我们做事的。警告一下柴家,不要在李家寨闹事,尤其是在李青云进山的这段时间。柴家上次灰溜溜的逃走。以为第二子柴子镜入了龙虎山的内门,就敢出来蹦哒?太天真了。他们可能不知道,像龙虎山的掌门,都不敢轻易得罪一个第三境的高手”陶达谭冷哼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车子启动,缓缓的驶出李家寨。

    此时的云荒市的一个五星级的宾馆内,柴家的几个弟子正在这里聊天,其中就有上次在李家寨吃亏的柴子平。

    看到柴子平挂掉了电话,坐在中间的一位器宇轩昂的年轻人看了他一眼。询问道:“给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宋飞宋前辈去李家寨的时候,被李家寨的李春秋打昏过去了。”柴子平愤恨地扔下了手机。恶狠狠地说道:“又是李青云,又是李家的那个老头子。哥。你说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被柴子平喊哥哥的这个人,正是从龙虎山学艺归来的柴子镜,他这次回来之后,就接到了陶达谭的邀请,进山办事,柴子平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也嚷嚷着一直要跟着过来,说是和山下李家寨的人结了仇,这次正好过来报仇,为柴家赚回脸面。

    柴子镜了解一番之后,也答应了三弟的要求,他刚刚学艺归来,小小年纪便达到了第二境的修为,更是自信满满,他的想法和宋飞一样,山野村夫,能有是什么好害怕的?就算真有高手,就不信他敢不给龙虎山面子。

    “刚才特异管理处的人也给我打电话了,说不让我们去找李青云的麻烦,更不要去寻他们家人的麻烦。”柴子镜晃了一下手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怎么办?咱们这次不是白来了?”柴子平听了柴子镜的话,更是忿忿不平:“这次又伤着宋飞了,咱们柴宋两家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三弟不用太着急,我这次来,就不准备空手回去,咱们柴家人在李家寨吃了这么大的亏,还有咱们柴家失踪的人或许也和他们有关系,那咱们就更不能放过李家了。”柴子镜笑了笑,似乎对柴子平的反应有一点儿不满。

    “哥,陶达谭的人都对我们出警告了,难道我们还能不听他的?”柴子平摇摇头,似乎对这次复仇感到渺茫。

    “柴家或许不敢得罪特异管理处,但是我龙虎山传承千年,何时惧怕过公门中人?这次来李家寨,我背后有龙虎门撑腰,量他陶达谭也不敢对我怎么样。”柴子镜冷笑一声,“家里把这件事情交给我,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。到时候柴家失踪的人,还有宋飞被人打伤的事情,我也能一并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柴子平听了柴子镜的话,激动地一下子站了起来:“我怎么把哥你的师门忘了啊,有了龙虎门给我们撑腰,我们还怕陶达谭干什么?哥,还是你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柴子平不声不响的拍了一下柴子镜的马屁,这更是让柴子镜得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的师门有规矩,祸不及家人,我也不好违反师门的规矩,要是让陶达谭抓住我的把柄,我在师门也落不得好。所以咱们这次过去,先找李青云的麻烦,先帮柴家找回面子在说。”柴子镜毕竟在大门派待过,还是比柴子平小心一点的。

    柴子平听了二哥的话,顿时乐道:“这有何难,李青云不是进山帮陶达谭去吗,我们也跟着进山找李青云就是。在山里,有的是机会收拾他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