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69章 小露身手
    柴子镜接到了陶达谭的通知,说要三天之后进山,所以要他们提前到达青龙镇,熟悉山里面的环境。对此柴子镜是嗤之以鼻的,他就在龙虎山上长大,对于李家寨这么一个丝毫没有名气的山脉来说,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所以柴子镜走的很缓慢,中午了,他们准备吃完饭,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,然后再到李家寨附近集合。只是他们没有想到,李青云竟然也在川府鱼王吃饭,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等李青云进入后,柴子镜柴子平一行四人下车,也走进川府鱼王。

    李青云作为川府鱼王的招财树,余军自然不会怠慢,但是他并没有把李青云带到包间内,而是来到了三楼的办公区域内,招待李青云一行人。

   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余军的父亲余卫国也在,李青云快步走上前去给余老爷子打招呼。李青云以前来川府鱼王吃饭的时候见过余老爷子一次,对他很不错,所以李青云对余老爷子格外的尊重。

    余卫国拉着李青云的手,说道:“余军说你要来吃饭,我很高兴,说明你还能看得上叔的手艺。这是你们李村长吧?欢迎啊,今天我亲自下厨做几道菜,让大家品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余叔太谦虚了,您老做的菜,肯定是绝味啊。”李青云《说着,又把李天来介绍一下。

    余卫国很热情,伸手和李天来握手,对李天来说道:“我痴长你几岁,就喊你李老弟了,咱们今天中午好好地喝一杯,回头让青云送你回家。我这里来有几瓶藏了好多年的老酒,今天咱哥俩拿出来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李天来本身就是大大咧咧豪爽的性子。过了那一段不适应之后,就不再拘束,点头说笑几句,就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就别臭显摆了,要说好酒。还是李青云村里的五粮烧好喝,那滋味和口感,我现在都回味无穷呢。”余军也是好酒之人,听到老爹的显摆之后,立马给以反驳:“李家寨的老酒你不是没喝过,你那商品酒能和五粮烧比?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看不起你爹的酒吗?当初是谁整天偷我的酒喝的?”余卫国瞪着眼睛骂了两句余军,他这才老实下来。

    李天来和余卫国坐在主位上,李青云和余军两个晚辈坐次位。由于李青云下午要开车,所以他是不会饮酒的。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被交警查到,还得找人,安全也是一个大问题。余军他们也知道这一情况,就没有逼李青云喝酒。

    李天来的酒量本来就很好,余卫国和余军两人也是两个好酒之人。所以刚刚开始就连干三杯,没有一点含糊的。

    四人喝酒吃饭聊的正开心。这个时候川府鱼王的大堂经理走进来,趴在余军的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,余军看了李青云一眼。李青云耳尖,苦笑道:“怎么,来你这里吃饭也不安生吗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的大堂经理说,有人是跟你一起来的。说要找你?”余军想了想,询问到。

    没有吧?李青云仔细的想了想,自己来的时候,只有李天来和自己,路上并没遇到熟人啊。看到李青云摇头。余军就明白了,这是有人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李青云同样清楚,来人是敌非友,否则他们人来的时候,肯定和自己说一下或者直接打自己电话了,但是这些人并没有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长辈在吃饭,余军也不会打扰两个老人的雅兴,站起来对两个老人说道:“你们两位先在这里喝着,我和青云去外面会一下朋友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也笑着点点头,是啊,自己还真得认识一下来的朋友,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,来找自己的麻烦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余军从房间里走出来,余军以前当过兵,也不是怕事的人,李青云更不会害怕,两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,没把潜在的麻烦当回事。等到了楼下大厅的时候,李青云一眼就看出了那些人的与众不同,不止是因为有服务员站在一旁,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穿着气质根本就不像普通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修者的气息,仔细的看了他们两眼,其中还有一个人比较熟悉,那不就是之前来村里找茬的柴子平吗。当初在村子里的时候,柴家的长老就是被自己弄消失的,柴家人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,现在怎么有胆子回来找茬?

    “怎么,李老弟,这些人你认识吗?”余军看了一眼李青云,好奇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认识,印象还比较深刻呢,这些人就是专门找我的。”李青云冷笑,来者不善善者不来,但是他们觉得,有了帮手就能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了吗?

    “哦,那我也要见识一下,在我们县,有谁敢招惹咱兄弟?”余军的关系复杂,不惹事也不怕事,更明白李青云的背景有多硬,跟着他一起走下去。

    柴子镜与柴子平几个人来到川府鱼王,本来是打算吃饭的,不过遇到了李青云,就不准备在这里吃饭了,想闹事。但是他们想找李青云,却被告知李青云并不在包厢之内,大厅里也没有找到他,柴子平还没笨到强行硬闯乱搜的地步,只是把服务员叫过来,告诉他们自己是李青云的朋友,让李青云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柴子平几人就坐在大厅中,并没有打扰别的食客用餐,所以李青云找到他们的时候,也算是比较客气:“各位,你们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找你叙叙旧?”柴子平看到李青云,眼神中就开始冒火了,阴测测的说道:“李老板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记得,风流倜傥的柴三少嘛,曾大方的送我一匹母马,现在都大肚子了。”李青云也不着急,敌视就敌视,又不能掉我身上的两块肉。哥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柴子平眼中闪过一丝愤怒,冲李青云呵斥道:“别说那么多废话,我问你,我柴家长老,到底去哪里了?是不是你爷爷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柴三少,说话要讲证据。你血口喷人,咱们虽熟,我也会抽你耳光,让你清醒一下。”李青云风淡云轻,根本不在乎柴子平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柴子平还想再说什么,却被柴子镜拦住了,他看到二哥拦住了自己,也不敢多说什么,含恨闭嘴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李青云?”柴子镜玩味的看着李青云。身上的强大气息一下子笼罩住对方,然后神色严厉的瞪着他,低喝道:“你敢对我柴家的人动手?谁给你的勇气?”

    “少拿你那一套吓唬我!还有,把你身上的灵气威压给我撤下去,这些对我一点影响也没有,若是因此毁坏了餐厅的设施,你赔偿一万倍也不行。”李青云的气势在柴子镜面前丝毫不落下风,反而更加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柴子镜皱了一下眉头。今天想找李青云麻烦,的确有些局促。似乎没有摸清他的底。而且柴子镜现自己第二境的修为,对李青云竟然毫无压制效果。

    柴子镜心中极为震惊,难不成李青云的修为难道也在第二境,甚至在自己之上?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柴子镜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位柴家的修炼者,他们家中培养的高手,是第二境初阶的修为。到了这个阶段,几乎没法再提升修为,只能外出历练。

    柴子镜想向他们询问,是否看透了李青云的底子,可是他们只是摇摇头。表示自己也是无法看透。柴子镜收无奈,回了目光,现在他因为看不透李青云的修为而不敢轻易的动手。

    但是语言上的威胁却不会停下:“李青云,你别以为有一个第三境的爷爷当后盾,你就敢与柴家敌对,告诉你,比起那些千年大派,你们还差得远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那你告诉我,你们柴家有几个第三境的修者?若是过了两个,我立马给你低头认错,若是没有,哪里来的滚哪里去,别在这里给老子碍眼。拼实力,老子就是这么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别这么嚣张!”柴子镜还没有动手,柴子平就看不下去了,上前伸手一把抓住李青云的衣服,想给他一些厉害瞧瞧。

    “子平小心!”

    “青云小心!”

    柴子镜和余军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,余军担心李青云会受伤,因为他看出来了来者不凡。想要上前帮忙,却突然愣住了,对方似乎很厉害的样子,说的还是江湖话,但是他们为什么喊自己的人也小心?难道李青云还能动手伤了他们不成?

    的确是这样,柴子镜的确担心李青云会动手伤了三弟。以前没听人说过李青云的身手,但刚才试探,就觉得不好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柴子平的巴掌刚碰到衣角,李青云的手如同闪电般的探了出来,一下子抓住了柴子平的胳膊,在柴子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被他用一招擒拿术中的过肩摔,啪嗒一声,重重的摔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漂亮的过肩摔!”余军赞了一声李青云的伸手,眼神中充满了兴奋,没想到他的身手那么好,这招过肩摔,简直像教官做的范例一样标准,太过瘾了。

    柴子平倒在地上,疼的哼哼唧唧,半天没起来。太丢脸了,自己这样的江湖新一代高手,居然被普通的擒拿手打倒了,传出去,肯定被人笑掉大牙。不过,普通的擒拿手,度为什么这么快?力量这么大?

    而站在柴子镜也吓一跳,几乎没看清李青云的动作,三弟就倒下了。这度这力量,太诡异了。身后的两名柴家修者想要上前,却被柴子镜拦住了,不能在这个时候闹大,尤其是在饭店里人多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想玩躺地板的游戏??”李青云仿若无事,意味深长的笑道,“说句不客气的话,论武功,你们加在一起,也不是我的对手,灵修还是躲在暗地里阴人比较擅长。还有,不知道我的底,就别来找我的茬。下次再挑事,我打断你们的狗腿,滚吧!”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