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75章 悲剧的人
    readx;    修炼者多是桀骜不驯的人物,平时高高在上习惯了,你让他们跳水避难,绝对没几人能抹下这脸面。≧小,o

    所以,大多数修炼者只是迅后退散开,避开野蜂的密集区,如若有少量野蜂靠近袭击,他们就用真气或灵力震杀。

    噼噼啪啪,转眼之间,地上就落了一片巨大的野蜂尸体。可是,家园被人攻击,这些野蜂早就进入疯狂的攻击模式,见到活物就攻击,无惧死亡。

    野蜂疯起来很恐怖,但是还没有让李青云胆寒的地步。这些野蜂虽然从他空间中出去的,但是以它们的智慧,绝对是六亲不认,到他面前时,也是毫不客气,亮出尾针就刺。不过数量太少,几道拳风打出,瞬间就把它们杀掉了。

    作为危险中心,柴子平身边早就落满了野蜂尸体,柴子镜和宋飞等人,全力攻击,可不是闹着玩的,只是几十秒的功夫,围在他身边的野蜂只剩下两三百只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时候,柴子平突然尖叫一声:“救命啊,我的灵气撑不住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灵气罩就破了,无数蜜蜂叮在他身上,愤怒的把尾针刺进他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哎吆……疼啊……”柴子平痛苦的惨叫,倒地打滚,想要摆脱蜜蜂。

    可惜,蜜蜂恨死了这个毁其蜂巢的恶人,如跗骨之蛆,不惜一切代价的攻击柴子平。

    这些野蜂的毒太剧烈了,李青云离他几十米远,也能看到他身上迅出现的红肿疙瘩,像癞蛤蟆一样。

    宫飞羽和柴子平有仇怨,看到老仇家倒霉,很没风度的嘲笑道:“早说他像癞蛤蟆一样丑陋。他还不承认,现在该无法否认了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掩饰内心的厌恶,说道:“不作不死,这么大的人,还招惹自己惹不起的东西,我能说他活该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上官正。干咳两声,提醒李青云不要公开矛盾,乱了军心。他身为第三境的高手,收拾这些野蜂其实很容易,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没出手。

    倒是听陶达潭在旁边嘀咕:“自己约的炮,含着泪也得打完,自己招惹的麻烦,咬碎牙齿也得忍着。我刚才说什么来着,不要乱跑。会有危险……哎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面前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更无耻,他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附近的修炼者六识敏锐,听得清清楚楚,脸色变幻太精彩了,想什么的都有。但是得出一个结论。这个陶处长不好惹啊,以后小心些。别像倒霉的柴子平,ding撞他几句,被蜜蜂蛰的全身红肿,第三境的高手都没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上官正无奈的摇头,瞪了陶达潭一眼,这样下去。还怎么带队伍?不得已,他准备出手,把癞蛤蟆一样的柴子平从仅存几十只的野蜂手里救回来。

    上官正救人很简单,强大的灵力化为一条无形的长龙,把柴子平拉到面前。那剩余的几十只蜜蜂。还想追来,被愤怒的柴家人轰成了渣。

    而柴子平疼的快昏迷,痛苦的哼哼道:“药,止疼药,解毒药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完,就无力的昏倒了,被巨大的野蜂蛰了一百多下,就算是修炼者,也会闹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柴子镜来不及擦汗,就把三弟抱起来,不满的瞪了陶达潭和上官正一眼,冲自家的两个高手喊道,“快化解毒药,喂子平服下……愣什么愣,蛇药也能解蜜蜂的毒!”

    “才蛰一百多下,死不了人!大家还没吃好吧,继续用餐啊,不要和肚子过不去。”也不知道是谁嘟哝一句,把紧张的气氛破坏了。

    不少人笑呵呵瞅了李青云一眼,果真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吃过饭,碗筷交给宫飞羽收拾,宫飞羽一开始还不乐意,但是想到接下来一段时间都要跟着李青云混饭吃,怕被虐待,就去小溪边洗刷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不能继续赶路了,这是大家的共识。于是李青云也开始准备扎帐篷,宫飞羽的帐篷就在他边上,方便互相照应。

    这是便携帐篷,若是李青云的帐篷还是营地大帐篷,这货就直接钻进他的帐篷睡觉了,自来熟性格让人伤不起啊。

    两三个小时之后,柴子平终于是醒了过来,但是一睁开眼睛,就感觉到脸上身上无比的疼痛,并且瘙痒难耐。

    他忍着恶心感和虚弱感,小心的摸了两下,感觉脸上全是突兀的疙瘩,更是让他心惊胆颤的是,眼睛肿的眯成一条缝,看东西都模糊了。

    柴子镜没有陪在他的身边,估计是嫌柴子平太给自己丢人了,身边是一个柴家人守护,这人叫柴龙,实力尚可,是柴家精心栽培的旁系,地位虽高,但在家主嫡子面前,跟仆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脸上怎么了?把镜子给我拿过来!”柴子平气急败坏,虚弱的冲着柴龙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深山,哪有镜子?子平,你伤的不轻,安心卧床休息才当务之急。”柴龙叹口气,没在意对方的恶劣态度。

    柴子平很在意自己的脸,心想不会是毁容了吧?想到这儿,柴子平顿时急了,立即冲着柴龙大吼着说道:“我的登山包里有镜子,快给我找出来,别愣着,快给我拿来!”

    柴龙一言不,有些为难,怕他看到镜子里的丑陋模样会崩溃。

    “柴龙,把镜子给他,让他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!哼,一身修为,连几只蜜蜂都对付不了,家族的脸面被你丢光了。”柴龙的身后,柴子镜的声音响了起来,他看向柴子平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,柴家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废物?几年没见这个三弟,太让自己失望了。

    柴龙将镜子扔给了柴子平,当即向后退了几步。他早就不想伺候柴子平了,什么用都没有,吃着家族大把的资源却是个废物,这样的人,要不是有一个当家主的爹,屁都不算。

    当柴子平看到自己的脸上被野蜂哲的样子之后,哀嚎的声音整个营地都听得见,所有的人只是摇头笑了笑,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柴子镜看到柴子平完疯,又扔去一瓶解毒药:“把身上的伤赶紧消除,若是实在撑不下去,那就回家,别在这里丢我们柴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了柴子镜的话,柴子平心中充满怨念,想说什么,但还是忍住了,右手成拳紧紧地握着解毒药的瓶子,眼中有无数念头闪过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时间,脸上的包肿消除了一些,但是整个人还是萎靡不振,头痛恶心,这是被野蜂蛰了之后的后遗症,但是没有人会因为他而再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陶达谭带着人,准备再次出了。

    柴子平若是在这个时候返回家族,等柴子镜回家之后,将山上的情况如实禀报,那他在柴家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,所以柴子平只有忍住疼痛以及各种不适,跟着队伍走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其实,陶达谭带来的蛇药也能解蜂毒,效果也不差。不过因为山上的野蜂属于变异的品种,所以蛇药的治疗效果削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柴家的人对此并不满意,特别是柴子平,休息的时候就拿着蛇药讽刺李青云,说这是假货,根本没用,还是他二哥从龙虎山带回来的解毒药有效果。

    所以柴子平在自己的脸上涂抹的药物,用的是柴子镜扔给他的药膏,至于内服的蛇药早就不知道被他扔到哪里去了呢。

    蛇药的效果,李青云是知道的,昨天他没丢命,全是李氏蛇药的功效,这孙子狗咬吕洞宾,活该他受罪。

    陶达谭也清楚,但是大家想给柴子平一起教训,没提醒他继续用药,身上的痛苦会多持续几天。

    李青云更没有提醒的义务,和宫飞羽有说有笑的,朝着山中走去。

    翻过了第一座山头,基本上就到了危险地带,大家前进的步伐减慢了很多,变得小心翼翼起来,每个人身上都撒上了不少的驱蛇粉,免得有毒蛇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两头野狼不知从哪里钻出来,挡在了众人的面前,可能是饿晕了,居然没现这些人的危险。

    可是不等它们起攻击,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强大武修就将两头野狼,一刀一个直接给解决了。野狼凶猛不假,但是两个第二境的武修若是对付不了两头狼,就白修炼了。

    陶达潭却没有太多赞赏,反而警告道:“这些只是普通野狼,在深山里活不下去,才逃到外围的。如果遇到更大的野狼,你们一定小心,它们的度和力量会让你们想象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再厉害也是一刀砍死!”那个武修满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魂力量级强大,对毒蛇以及一些微小的毒虫感应能力很强,不等这些毒物靠近周围十步,就被李青云直接现,所以十多人前进的格外轻松,没有遇到毒物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上官,这样不行,我们必须选择分路了。在一起效果太差,猎杀的变异野兽太少了。”陶达谭坐在一块山石上休息的时候,对身边的上官正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正没有说话,但是这也表示他默认了,陶达谭喝了一口水,还没等他继续说话,就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惨叫,这是柴子平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陶达谭愣了一下,随即站起来朝着柴子平出惨叫的方向跑过去,这惹笨蛋祸精,又惹了什么麻烦?千万别死了就行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