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76章 分头行动
    柴子平对李青云的愤怒已经达到极限,简直一刻也不能忍,强烈的怒火已经泯灭理智。所以走路的时候,时不时的就招惹李青云一番,一路上冷嘲热讽更是不断。可是李青云并没有理会他,把他当成跳梁小丑,让柴子平快气疯了。

    休息的时候,柴子平忍着蜂毒的骚痒和疼痛,在一条小溪边洗脸,现一条小蛇,大约有一尺多长,头颈有扁平三角状,色彩斑斓,像眼镜蛇,但又比普通的眼镜蛇更加邪异,凶光暗藏。

    柴子平眼珠子一转,计上心来,看到李青云在一旁洗手,宫飞羽的距离较远,柴子平确定了不会误伤到宫飞羽这样的世家子弟,奸笑一声,装作受到了惊吓的模样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毒蛇挑起来,朝着李青云扔了过去,同时尖叫:“啊,这里怎么有蛇啊?救命啊!”

    这样的尖叫出,在附近休息的人,几乎全听到了,这也是把陶达潭吸引过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柴子平装的很像,一手捂着胸脯,一手指着毒蛇,脸上更是一副受到了惊吓的小媳妇模样,任谁看到了都会认为柴子平是一个怕蛇的人,但是这一切都瞒不过李青云的眼睛,他在这里洗手的时候,就已经现了这一条与众不同的毒蛇,而柴子平脸上露出诡异阴笑的时候,→李青云看的更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当毒蛇飞过来的时候,李青云很容易的从容应对,毒蛇在空中露出了毒牙,还没有来得及喷出来毒液,就被李青云以强大的柔性力量,以不伤到毒蛇的前提下。把它拍飞出去,目标直奔柴子平。

    然后佯装惊恐的样子,大叫道:“啊?有毒蛇?在哪呢,在哪呢,我怎么没看到?”

    毒蛇在空中飞过,柴子平张大了嘴巴。看着毒蛇在空中飘荡的轨迹,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

    “子平小心!”柴子镜本在附近,听到惊叫声,以最快的度赶过来,刚刚出言提醒,就看到毒蛇正好落在了柴子平的胳膊上。被惊吓到的毒蛇,张开大嘴,一下子咬了下去。正好咬在了柴子平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柴子平慌乱中将毒蛇一把抓住,准备甩出去,可是毒牙在柴子平的肩膀上咬的太深了,柴子平这么一撕扯,竟然将自己肩头的一块肉扯掉一小块,毒液瞬间蔓延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什么意思,把毒蛇扔给了子平。你要害死我兄弟吗?”柴子镜怒火中烧,恶狠狠地冲着李青云吼道。看他的样子,似乎想要随时出手,将李青云撕碎。

    “你讲点道理好不好,是柴子平现了毒蛇,不知怎么着,就被咬伤了。和李青云有什么关系?”宫飞羽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,他充当“公正的目击者”,指着柴子镜的耳朵骂道:“刚刚柴子平喊得那么响亮,你没有听见?耳朵塞驴毛了?”

    柴子镜被宫飞羽驳斥的面红耳赤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他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一些冷静,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也知道是自己的弟弟不争气,害人不成反受其害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话不能说出来啊,尤其是当着这么多江湖同仁面前,柴子镜更不会承认自家兄弟的错误。他指着李青云,愤怒的低吼道:“李青云,你对我柴家所做的事情,我柴子镜记住了,等完成了这次的任务,我柴子镜定当上门讨个说法。我们柴家影响力不够,但我龙虎山可不怕你们家区区一个第三境的武修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龙虎山好可怕啊,随时恭候大驾光临!不过你一个人,代表不了龙虎山吧?”李青云冷笑,小爷又不是被你吓大的,说两句话,就能把我吓走吗?一个第三境的武修?两个好不好?如果小爷愿意,可以随时造出十个八个第三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柴子镜脸色一僵,眼中闪过一丝心虚和无奈,是啊,他一个三代弟子,怎么可能代表龙虎山?龙虎山又不止天师门一个宗派,就算在天师门,他这个三代弟子也没有什么话语权。

    陶达谭赶过来的时候,柴子镜已经和李青云对峙一段时间了,看热闹的,想上前帮忙的,都围住了李青云和宫飞羽。陶达谭阴沉着脸走过去,站在对峙的李青云和柴子镜中间,呵斥道:“你们做什么呢?有力气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别在这里围观了!柴子镜,你们把柴子平抬下去,将伤口处理一下。蛇毒不比蜂毒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陶达谭话了,这场冲突也爆不起来。李青云占了便宜,也不再停留,和宫飞羽一同离开了。陶达谭看着离开的众人,咬咬牙对上官正说道:“看来,必须分开走了,否则非出大乱子不可!这帮家伙,根本没把我的警告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上官正神秘一笑,轻飘飘的说道:“呵呵,稍安勿躁,到了深山,有他们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柴子平倒霉的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悲愤之情了,躺在睡袋上,一边接受柴龙的疗伤,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什么,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在面前一样,要将对面的人吞噬掉。

    可惜,这只是他的幻觉,他眼前除了忠心的柴家人,什么敌人也没有。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以毒攻毒的效果,他身上的蜂毒消除很多,只是中毒的那个胳膊依然麻木得没有知觉,肿得跟腿一样粗。

    看到柴子镜走过来,柴子平仿佛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,一把拉住了柴子镜,对柴子镜低声哀求道:“哥,一定要给我报仇,杀了李青云那个混蛋给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这样还不嫌丢人吗?”柴子镜厌恶的踢开了柴子平伸过来的手,对柴子平说道:“你还不嫌丢人吗,没事整天盯着李青云做什么?想要报仇,你别把自己也给填进去。还有,别把柴家人的脸面都给丢进去。”

    被二哥训斥了一顿。柴子平还不服气:“咱们柴家的人死在外面一直没有报仇,这才是丢了家族的脸面,我这怎么丢人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。别像疯狗一样,见人就咬,哪怕是你的敌人。也要表现得有耐心一些。”柴子镜说了一句,随即觉得这么说话没有意思,就不愿意和柴子平说话了,厌烦的冲着柴龙摆摆手:“把他的伤口处的毒液再吸一遍,撒上我带回来的蛇药散,让他再吃一点东西,咱们下午还要继续赶路呢,必须保持体力。”

    柴龙虽然满心的不情愿,但还是点头答应了。看到柴子镜离开,柴子平抱怨地说道:“牛什么牛,真有能耐就杀了李青云,没能耐在我面前显摆什么?哼,在龙虎山上混了这么多年,也没见长什么能耐,脾气倒大了。早知道这么没用,扯出龙虎山的大旗也不好用。我就不跟他来受罪了。”

    柴子镜朝着人群走过去,他教训柴子平归教训。但是李青云这个麻烦,是一定要解决的,他准备去找宋飞,询问怎么办。可是走到半路,另一位柴家弟子柴健走了过来,说是陶达谭找他。有事找他商量。

    柴子镜知道,肯定是针对柴子平不断地做出无脑的事情才把众人聚集在一起了。但是柴子镜毫无办法,谁让他有这么一个猪队友弟弟呢?

    荒山野岭的,条件没那么好,大家都是披草而坐。将陶达谭围在了中间。柴子镜来到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已经聚齐了,陶达谭看到柴子镜来了,开口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来了,那我就和你们商量一下分头行动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分头行动干什么啊,大家一起,不是很好嘛?”有人不同意分路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倒是柴子镜听到分路这句话的时候,眼神突然亮了起来,若是分路的话,到时候找李青云的麻烦就容易了很多,只要陶达谭不和自己一路,一切就都好办了,荒山野岭的,灭一个讨厌的人太容易。岂不知,李青云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群人行走的太慢,遇到变异野兽的机率太低,而遇到普通的野兽,也不值得大家一起动手。现在时间紧迫,我们到时候完成不了任务,那岂不是还要再返来一次?大山里的生活,谁都不想再来一遍吧?”陶达谭笑呵呵的说道

    还有一点陶达谭没有说,但是大家都明白,李青云和柴家的矛盾,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,不分路,怕是矛盾要激化了。

    陶达谭见没人反对了,就继续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同意分路走,那我就继续说了,咱们一共分成三队,东西南三条路,最终到达聚焦点营地即可。咱们一共分成三个队伍,你们想和谁一起走,你们自己分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柴家的人一起走,宋叔叔,你和我们一起走吗?”柴子镜率先开口,找到了自己的盟友宋飞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宋飞面无表情的点头说道,宋飞选择了和柴子镜一起,那么宋飞的好友萧乾也会和他们在一起,那么这一个队伍一共六个人,已经算是满员了。

    柴子镜这么做,一是为了防止陶达谭和他们一路,二是可以率先选择一条路,这样无论李青云选择哪一条路,都不会合自己距离太远。

    “我们选择走正南方这条路,宁直不屈,而且直线距离最近嘛。”柴子镜指着地图说道,“我们队伍的人多,而且还有宋叔叔和萧乾叔叔两个高手,我们走这条路,你们另外的两条路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给我们出信号,我们就可以以最快的度赶到。”

    柴子镜的话说的冠冕堂皇,但是李青云听了之后却是嗤之以鼻,选择向南的路,不就是为了我嘛,无论我选择哪一条路,你们都有机会找我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们和李青云宫飞羽一条路。”出乎李青云预料的是,队伍中两位女性修炼者选择和李青云一路,这两人都是第二境初阶的修为,峨眉山的中年道姑是灵修,另外一位五台山的中年尼姑却是武修,实力同样了得。

    这让李青云不明白了,这两人不傻啊。柴子镜和宋飞两人针对自己他们不是看不出来,为什么还会选择和自己作为同伴?不怕殃及池鱼?

    除了陶达谭和上官正,另外两位都是同门的武修,长得五大三粗的,脸上的横肉像杀猪的一样。陶达谭和上官正长得虽然还算可以,但毕竟是领导。太过压抑和古板,哪里比得上宫飞羽和李青云两个小鲜肉顺眼?队伍中只有她们两个女性,所以她们两人做出选择的时候,也都是嘀咕了好一阵子,商量好了才选择了李青云他们。

    她们也不是不知道柴子镜宋飞他们和李青云之间的矛盾,可是她们觉得,在山上的时候,宋飞他们不会过来自找麻烦吧?若是他们出了事情,柴家还有宋飞他们肯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啊。再说嘛。李青云爷爷那第三境的修为,不是吹出来的,那是绝对实力的象征,没人敢忽视这样一尊地仙。

    若是让李青云猜透了两位女人的想法,李青云估计就会一头撞在石头上,大姐啊,小鲜肉有自己的命重要吗?

    要么说女人心海底针嘛,李青云毕竟年轻。怎么会猜得透两个大龄女修者的古怪心思?

    在李青云和宫飞羽两人面面相觑的目光中,三队人马分配好了。柴家的人和宋飞萧乾两人一路,陶达谭上官正和另外两位武修一路,李青云和宫飞羽则带着两位女修士走一路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张地图,都是用卫星拍摄的,咱们在这个地方集合。”陶达谭指着地图上的一处险峻的山峰说道,“路上遇到变异野兽。能抓就抓,不能抓就杀。如果野兽尸体太重,可以呼叫直升运输机,他们会帮着运送。大家看地图,我们在这里集合。大家若是遇到了危险,就用卫星电话联系,报告坐标,我们会竭力救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到集合点之后,还继续向山里走吗?”有人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明天的事情,到了后天大家就知道了。嘿嘿,同样的道理,以后的事情等我们到了集合营地,你们就会知道了。”陶达谭故意卖关子,神秘兮兮的对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……”众修士表示鄙夷,懒得追问原由。

    “大家收拾好了之后,就准备出吧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陶达谭继续安排说道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陶达谭拉住了李青云,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偏僻地方,压低声音对李青云说道:“小子,小心点,他们队伍中有六个人,若是分出去一个找你的麻烦,也够你喝一壶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会小心的。”李青云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出了麻烦,你家老爷子能让我们平安出山才怪!”陶达谭对李春秋很是忌惮,所以对李青云也是格外的照顾:“要不然,我们换路吧,这样他们若是找你的麻烦,也会困难很多,或许能够让你安然的走出大山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大家都是来执行任务的,这是公事,我和他们之间的麻烦,是我们之间的私事,谁也不会公私不分不是?”李青云非但没有同意陶达谭的要求,反而出言安慰陶达谭。

    听了李青云的话,陶达谭惊诧的看着李青云,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般,公私分明?你小子这么说,是在逗我玩吗?你有什么信心,面对那么多第二境的敌人?

    “我不管这些,这是我专门要来的一把枪,你拿着,还有五个弹夹。这东西对山里皮糙肉厚的野兽毒虫没用,但是对付人还是很有成效的。”陶达谭将一把手枪还有两个弹夹递给了李青云。像他们这些人是不允许配枪的,陶达谭这么做已经是违反纪律了。

    “宫飞羽那小子是个使枪的高手,告诉他用的时候小心些,用完了还给我。”陶达谭看到李青云将手枪收了起来,又问道:“小子,真的不和我换路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最终还是没有和陶达谭换路,反而在柴家的人和宋飞萧乾出之前,就已经按照地图上的标记向前走了。

    柴子平显然也被柴子镜教训一番,老实多了,低着头,忍受着蛇毒的折磨,没力气说话。倒是宋飞看向李青云的眼神,充满杀意。柴子镜淡然微笑,似乎之前的愤怒冲突没有生,刚才他已经和宋飞商量过,他们这一队人进山,全部听从他的指挥,目标是干掉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小子,祝你好运吧!”陶达谭叹了一口气,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反倒没有他们那么的紧张,一路上还是很轻松的,两位女修士也不像在人前那样严肃古板,还没等李青云和她们搭话,就开始主动攀谈。其中一个道姑说道:“李青云啊,我听说你就在山下小村里生活经常进山?我们对山里的复杂环境不太熟悉,到时还请你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那女尼也微微一笑,点头帮衬:“对啊,李施主,这一路我们要叨扰你啦。还有,我们的食材也不多了,之前我们就看到李青云手艺不错,我们的食物吃完了,李施主可不能丢下我们不管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些话,李青云脑门上的汗都流下来了,对山上不熟悉?峨眉山五台山不是山吗?欺负我读书少吧?你们的食物吃完了?那时候能确定我的背包里有食物?

    “哈哈,两位大婶啊,我们都是一个队伍的,自然应当互相照顾,不过食物嘛,大家还是要省着吃的……”宫飞羽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两个暴怒的女人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大婶?我们有那么老吗?”不管修为有多高,心境有多深,但一谈到年龄,顿时像炸毛的老虎一样,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宫飞羽愣了一愣了一下,你们虽然都容貌年轻,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,但说不定已经是五六十岁的老太婆了。喊你们一声大婶喊错了难不成要我喊你们奶奶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