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93章 热闹的农家宴
    萧乾突兀的叫喊声吓了众人一大跳。▲∴

    珂洛伊憋着嘴几欲要放声大哭,李青云哄了好一会,最终无果,小家伙还是‘哇哇哇’的哭闹起来,不论李青云怎么哄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萧,你吼什么吼……”你一个二境武修,修炼出的定力在哪里?一惊一乍的,还能不能愉快的喝酒吃饭了?

    李青云是想破口大骂来着,惊着了自己闺女,不可饶恕啊,可话到嘴边,抑于场间那么多人,他还是没有爆,给萧乾留了点面子。

    杨玉奴对此也是略有不忿,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萧乾,若不是还不熟悉,就算这次惊呼的是宫老爷子,她也得和对方说道说道……

    小孩子,特别是婴儿,根本就吓不得,前些年陈家沟就有一户人,孩子他爹是个大嗓门,一次喝多了酒,忽然一声大喊,硬生生把不到一岁的儿子给喊坏了,起初不知道,等到儿子年龄大一些,同龄的孩子都会说话了,他家孩子还只能咿咿呀呀,一副憨态。

    家里人这才带着孩子去做检查,得知孩子患有一种罕见的精神障碍,影响了智力育,病因有极大的可能就是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那孩子现在五岁了,屎尿都不知道,说起来……要比五岁时的二愣子,还要二愣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聊,我带孩子进屋去,玉蝶你把珂珂抱着,我肚子稍微有点不舒服!”说罢,杨玉奴转身就走了,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杨玉蝶可不像姐姐那般给面子,扫视众人一眼,歪着嘴:“姐夫啊,你别总带些乱七八糟的人回来。至于吗?一坛子破酒大惊小怪的,是几辈子没喝过酒了?!姐夫,珂洛伊我就不说了,光说我姐姐,现在可怀着你李家的宝贝疙瘩呢,要是被吓出个三长两短来。我看最后哭的是谁!哼!”

    “哎,哎……”李青云头一次没脾气和自家小姨子拌嘴,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。

    眼看杨玉奴和杨玉蝶进了屋子,李青云回过头去,气儿就不打一处来。看了一眼萧乾,懒得骂他,对宫老爷子方才的疑问,他也没吭声。干脆将那萧乾当成了空气人一般,只是将宫飞羽手中的酒坛子拿了过来。自顾自的倒着酒,又给宫星河添满,这才道:“这不是啥灵酒,就是乡下把式自己酿的五粮烧,这种糙酒就入不得你老萧的眼了,呵呵,等会我给你开瓶茅台。”

    宫老爷子一看李青云的这股子架势,便知道这小子是真生气了。不过跟他没关系啊,他幸灾乐祸的瞅了瞅萧乾。暗自唏嘘:“恩……少个人分,老夫就能多喝几口,飞羽也在增进功力的关键时刻,正好郑鑫炎和谷兆基那俩不在,三人分一坛子灵酒,快哉。快哉啊!”

    一旁,宫飞羽可没有宫老爷子那份气定神闲的养气功夫,一肚子的坏笑差点没憋住:“嘿,嘿嘿嘿……对对对,啥子灵酒啊。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宝贝,这就是农家糙酒,就是香精勾兑的比较多罢了,闻着香,萧老哥啊,这酒配不上你的身份,我这就给你去拿茅台,三十年陈酿,绝对好喝!”

    萧乾再傻也知道自己又把李青云给开罪了,况且他根本不啥,那酒坛子里的酒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,他哪里能闻错,浓郁的灵气香味,只是嗅一口就让他气血翻涌了……

    茅台?!麻痹老子不想喝茅台,就想喝糙酒啊!

    当然,萧乾这会是没脸皮开口讨酒了,刚把李青云的女儿吓哭,又把李青云的老婆和小姨子得罪了,他只能一边眼睁睁看着宫星河一脸陶醉的品酒,一边暗骂自己沉不住气——

    格老子的,这要真是农家糙酒,你宫星河,宫老爷子也能看得上眼?!

    有了这么一出事儿,萧乾在酒桌上完全没了存在感,看着李青云和宫家爷俩聊的火热,他愣是插不上嘴,就算偶尔挤出一句,也被对方三人完全忽视略过。

    三十年的陈酿茅台也算得上是好酒了,可闻着那空气中弥漫的‘农家糙酒’灵香,那茅台入嘴后,竟然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菜还没炒好?宫老爷子你先喝着,我去厨房看看……”此时正值晌午,大家都没吃午饭,几杯酒下肚,李青云早就饿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动了,飞羽啊,去厨房给你叔叔阿姨打打下手去,俩老人家帮着做饭,你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?”

    宫飞羽正要起身之时,一阵爽朗的男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菜来喽,豆豉鳝鱼段,油焖猪蹄筋……”

    声落人至,只见郑鑫炎与谷兆基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农场,此时竟一人端着两盘菜出现。

    随即,他们二人的身后,陈秀芝提着一锅米饭过来解释道:“你爸刚才被村长叫走了,说有事,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,本来想去青荷那给你们弄些饭菜来着,路过北地的水田正好碰上小郑了,小郑就说他刚好做了一桌菜肴,还没动筷子,就先拿来用。真别说,人家小郑炒菜就是好吃,我中午饭都吃过了,刚才还在厨房又添了大半碗饭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阿姨您过奖了,咱也就这么点水平了,就怕不合您老的胃口!”

    郑鑫炎这一口阿姨喊得陈秀芝一阵受用,儿子的这些朋友一看就是富贵之人,但是呢……你看看,人家比自己也小不过十岁,还一口一个阿姨叫着,这事儿涨面子啊!

    “好了,小郑你也别谦虚了,大家吃好喝好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等陈秀芝离开,郑鑫炎和谷兆基便一左一右在宫星河的身边落座,本来右手边是宫飞羽的座位,却硬生生的被厚脸皮的郑鑫炎抢了去,二人左右夹击,嘴角皆是意味深长的笑容,道:“宫老爷子唉,平时我小郑伺候得您不错吧?就连当初……咳咳,那个宝贝也是从我的配额里给您让出去的,今天您老爷子的作法可不地道,李老弟回来了,咋能不给我们透个气呢?”

    见有外人在场,郑鑫炎很识时务的就将‘百年黄精’的字眼给隐去了,他可不想在因为多嘴多舌的毛病,把李青云开罪了。

    “宫老爷子,啥也别说了,您老算是引起公愤了,现在老楚不在,就咱们三家子,你一下得罪了俩,这样不好,很不好啊!”谷兆基也挤眉弄眼起来,对于宫老爷子不向他们通气的举动,极为不满。

    宫星河老脸一红,很是尴尬,这也不能怪他啊,李青云一走就是一个月,这一个月除了正常的灵性蔬菜外,他再没沾到半点灵性物质,这灵酒的滋味早就让他魂牵梦绕了,今天能吃次独食……说句难听的话,要是位置调换,换成郑鑫炎和谷兆基在这,恐怕也不会通知自己的吧?!

    “啧,老郑老谷啊,你们可错怪老夫了,这不是菜还没好吗?等菜齐了,我才准备让飞羽去叫你们回来吃午饭呢!”

    此刻间,郑鑫炎和谷兆基唯一的心理活动就是:“哎,这老货忒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既然都来了,就快点吃吧,大家都是自己人,我就不招呼了,肚子早就饿了。”抿上一口酒,李青云举杯示意一下,就低头扒饭。

    郑鑫炎和谷兆基还有心和宫星河说道说道,可一看宫家那小兔崽子一个人一个劲的闷头喝酒,他们可就坐不住了,二话没说就连饮三杯,谷兆基更是抱着酒坛子不松手……谁要喝酒,得由他来倒。

    一旁的萧乾偷偷打量着后来的两人,心中又是一惊,天呐,这两人竟然是第二境的灵修,且都是中阶的高手,自己若和他们任何一人开战,没有半点胜算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萧乾又愕然的望向李青云,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,李青云何德何能将这么多高手聚拢在一块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中,萧乾夹着筷子够了块豆豉鳝鱼段放入嘴中,齿间一咬,弹滑鲜嫩的肉质简直了,也在这一瞬,他的六识再一次被重击,差点没又一次叫喊起来——

    灵,灵气……这,这里面也有灵气!

    萧乾惊骇着,眼神贼兮兮的望向饭桌上的其他人,他现除了他以外,根本没有一人对着蕴含灵气的菜肴大惊小怪,似乎早已习以为常,至此一刻……萧乾只觉得自己这小半辈子都白活了,跟他们比起来,还真如李青云家的小姨子说的一般——自己就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啊!

    心里边内牛满面,萧乾闷头痛吃,筷子一下又一下的伸出,嘴里面的还没咀嚼下咽,碗里边已然盛夹入了一块,碗里边的还没吃进嘴,筷子上又夹起了一块,手忙将乱之中,差点没将他觉得异常宝贵的灵性菜肴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早就察觉到了萧乾的异常,不过大家都没吭气,宫老爷子和宫飞羽心中嗤嗤的笑着:“这鳝鱼倒还罢了,你要喝过李青云的悟道茶,那岂不是得连泡得无味的茶叶渣滓都吃了?!

    至于郑鑫炎和谷兆基,一连十几杯酒下肚,过足了瘾,两人这才有心思去打量萧乾,观察片刻,二人相视蹙了蹙眉,不由的鄙夷起来——

    哪来的土包子,狼吞虎咽的还吧唧嘴,真特么的影响食欲!不过心里这么想时,似乎全忘掉自己当初更加的不堪模样!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