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95章 顽童般的老人
    饭后,萧乾屁颠屁颠的跟着谷兆基和郑鑫炎,说是要到李家寨看看,观察一下偏僻山村的风光,实际却偷偷摸摸的跑到1号农场里,看到满山遍野的灵性蔬菜水果,馋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。し这时候别说留他了,用棍子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吃饱喝足,抱着老婆美美的睡了个踏实午觉,起来后逗了会珂洛伊,就直奔医馆,刚从山里出来,怎么地都得给老人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来到医馆时,看病的病人不少,本以为爷爷正忙,却不想医馆正厅坐堂的却是无名道观的清风小道士,没想到一个月未见,清风都出师了?

    不过等李青云来到医馆后院才知道,清风是被临时抓了壮丁,孙大旗扯着爷爷李春秋正在比试定力,这个比试不是坐禅,不是念道,而是……

    金鸡,看谁保持的久。

    不用想,这么脑洞大开的比试方法,绝对是老孙头想出来的歪招。

    “别管那俩老头,都疯了,为了半瓶子游泳池水,前天都打起来。后来你孙爷爷武斗不行,死缠烂打要文斗,比什么金鸡,不准动不准说话。喏,这都第三天了,真不知道要闹到啥时候,饭也不吃,水也不喝的,你快去劝劝那俩老头吧。”

    付婆婆一见李青云,就拉着絮叨起来,武斗不行改文斗,这还真是老孙头的作风啊。他一迈入第三境,这都不知道跟爷爷打了几回了,没有一次能赢的。孙大旗也不想想,李春秋都巩固修为多久了,而他才不过堪堪踏进第三境初阶的门槛,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存在嘛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付婆婆。什么游泳池水啊?”李青云有点蒙,青龙镇哪来的游泳池啊,夏天热了,都是去仙带河里耍水,再不济挨家挨户都有池塘,要什么游泳池啊,这也就何谈的游泳池水。

    “呐,那不……”付婆婆一指院里磨药粉用的小磨盘,小磨盘上正放着一个矿泉水瓶子,瓶子里的液体只有小半。液体呈微绿色。

    看着那瓶中的‘游泳池水’,李青云差点没哭出来,现在看来……不仅孙老头的脑洞大开。付婆婆也有些被老孙头带的潜移默化了,那哪是什么游泳池水啊,分明就是自己给爷爷提供的空间泉水嘛,能把那么宝贵的东西叫游泳池水,我……我勒个去……

    “看看,你也觉得俩老头练功练的走火入魔了吧?快去劝劝。劝劝去。他们能把你的话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去劝。”李青云苦笑不已。迎着李春秋和孙大旗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到二人的中间,爷爷和孙老头俱皆纹丝不动。睁着眼,眼皮不塌,雄鸡展翅。双臂不晃,唯有微风掀动他们的丝在轻轻拂动,爷爷的嘴唇有些干涸,一直睁开的双眼,眼球上也布满了血丝,再看孙大旗,他可比爷爷差远了,嘴唇的死皮俱皆暴起,双眼通红,跟兔子眼珠没啥两样,估计就算自己不过来劝,他也撑不过今天。

    “得了呗,二位爷爷,别成天跟个小孩似得,斗什么都可以,别拿身体健康开玩笑啊,三天不吃不喝不睡觉,这哪受得了啊。”李青云苦口婆心的劝说,人家都说老小孩老小孩,这老人的思维有时候还真和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这不,李青云开声后,半天没人回应,俩老头继续装木头,唯有带着血丝的双眸,再不断的变化,似与对方挑衅,当然,挑衅的人自然是孙大旗,爷爷至始至终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劝了半天,没了辙,李青云只得压低声线,只用他爷仨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您二位差不多了啊,再斗下去没劲,三天都没分出胜负,就算孙爷爷你跟我爷爷打了个平手吧。”

    孙大旗一听这话,愤怒的眼神登时就转换了目标,从李春秋的身上到了李青云的身上,意思好像在说:“放屁,放你的狗臭屁,什么叫算打了个平手?弄得老子好像就比李老二弱一样,他不就比我早突破两天吗?要是同一时间突破的,他还能笑到今天?”

    一见老孙头倔强的眼神,李青云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个糊涂老头,一个人要闹,一个人闹去,别拉着我爷爷啊!我刚回来,有事要找爷爷谈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最后再问一次,您二位罢手不罢手?”李青云继续压低了声音道,然而俩老头依旧无动于衷,李青云对此,登时嗤笑起来:“好好好,那您二位继续,那半瓶‘游泳池水’我就拿走了。哦,对了……以后这东西没有了,付婆婆说了,成天喝游泳池水对身体不好,你俩要想解渴,咱仙带河的水,那是达到国际饮用水标准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李青云拿起泉水瓶子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踏出两步,两道人影就挡在了他的身前,两只金鸡总算修炼成人了啊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啥……小子诶,你这么做可不地道啊!”孙大旗用余光瞟了瞟远处树荫下择菜的付婆婆,贼眉鼠眼的压低了声音才道:“你爷爷可是告诉我了,这玉髓液一个月才供应一次啊。我当时用了一瓶就突破

    了,可见我的天赋有多高。哪像李老二,整天偷偷服用玉髓液,功夫才比我高那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以前李青云供应的是普通空间泉水,后来才给爷爷供应的泉水精华,因为镇子上江湖人士忽然增多,爷爷的实力自然需要巩固增加,光靠空间泉水太慢,所以才有了这一个月供应一次的泉水精华。本来是偷偷供应的,不知怎么回事,让孙大旗看到了,死皮赖脸的盯着要。为此,两人没少动手,说是凭能耐抢宝贝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江湖人士慢慢离开,泉水精华可以减少供应了。恩……给爷爷喝了到无所谓,倒是便宜了这个老孙头,很让李青云舍不得啊,但是看现在的架势。自己停止供应是不可能的了,俩老头都尝到了甜头,想给爷爷喝,就必须给孙大旗,啧……这事儿整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玉髓液,你怎么就被他给现了呢?”李青云有气无力的问道,当初他为了证明玉髓液的珍贵,把它说的极为稀少。

    李春秋也无奈的很:“都住在一个屋檐下,这老货又是属狗的。我一开盖子就被他给闻见了……”后半句话没说李青云也能猜到……我冤不冤啊。

    “你才属狗,你全家都属狗,老子是属猪的。”孙大旗不由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李春秋面露得色。一副算计得逞的样子:“你就是猪,猪鼻子比狗大。”

    “呔……李老二,你吃我一招!”孙大旗二话不说就是一记自创绝学鹰蛇拳,李青云见此一幕,立马就挡在了爷爷身前,本来这一招他是可以接住的。不过……为了停止闹剧。李青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。

    只闻‘咚’的一声闷响,李青云的身体就飞了出去。狠狠的砸在了石磨上,而后整个人就软软的滑落到了地上。痛苦的捂着胸口,脸色苍白的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孙大旗,你个浑货。你知道轻重不?!”付婆婆暴怒了,扔下手中的菜,用盛菜的簸箕,狠狠的就向着孙大旗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孙大旗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,都没敢躲,任凭东西砸在自己脑袋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看,似乎只有付婆婆能吓住他,于是为了火上浇油,适时逼出一小口鲜血,‘噗’的吐在了地上。本就苍白的脸颊更是没了半点血色,唯有唇边的鲜血点缀一抹鲜红。其实以他人形怪兽的强体质,怎么可能受伤,孙大旗连三成的力气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福娃你没事吧!”付婆婆本来还想对孙大旗一阵拳打脚踢,可一看李青云吐血了,立即有跑了过去,握住了李青云的手。可一看那地上的一滩血,怒火又一个劲的往头上窜,对着孙老头就又是一声怒吼:“死老头子,你给我滚,有多远走多远!一把年纪了,都活到狗身上了?你吃福娃的,喝福娃的,用福娃的,现在人家刚回来,你就把他打吐血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咳咳,我,我也不是故意的啊,昭文,你听我说啊,他要不挡在他爷爷身前,以李老二的手段,接下我这一招很轻松的嘛。这孩子犯什么傻,非要往我拳头上撞?”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!走不走?你不走!我走!”付婆婆气坏了,说着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不过倒地的李青云看到事态进行的差不多了,就连忙摆手,佯装虚弱道:“不,不怪孙爷爷……咳咳,是我……咳咳……噗!”

    李青云又吐血了,这一次可不是他故意的,只是自己用内力强行逼出的鲜血,有点过于逼真了,没控制好力度,又喷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事态就不受控制了,付婆婆又心疼又愤怒,抄起墙根的砍柴刀,就要跟孙老头拼个你死我活,俩人追着后院跑了有十几圈,直到付婆婆喘着粗气险些晕倒,这才算完。

    “行了,昭文你也别那么气了,福娃的伤没多大事,服些百年人参,修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,伤不了根。”李春秋扶着付婆婆,总算打了个圆场。

    也在这时,倒地不起的李青云悄悄对着爷爷眨了眨眼,李春秋一见,嘴角微微抽搐,其实他一早就猜到李青云是故意在挑事,不过看到孙子吐血,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,可现在再一看,呵……这混小子玩的可真大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事?这都吐血了!不行,孙大旗今天必须给我走,呆在这里成天捣乱,不是和这个打,就是和那个打,今天把福娃打了,万一哪天再把玉奴伤了呢?玉奴还怀着孩子呢。”付婆婆说得有些夸张了,当然……以孙大旗这个孙猴子似得尿性,保不准他做出什么事来呢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哎呀,我……我真不是故意的啊。”孙大旗这次是真怕了,他这一辈子都没见付婆婆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走,你就走,你不走我走,你也别跟着。”

    孙老头一见没有缓和的余地,看一眼那半瓶子玉髓液,他就毅然转身……

    走?!离开李家寨?!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李家小子有玉髓液,我天天蹭着李老二的喝点,还能和他的功力保持平行,要是离开了李家寨,指不定下次见面,我要被李老二虐成龟孙子。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俺老孙先扯呼,游击战术俺以前最擅长了。

    任谁也想不到,孙大旗的念想竟然在玉髓液和功力修为上。

    好吧,修炼者的思想境界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。(未完待续。(。)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