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599章 孙老头来道歉
    待得李青云走远,罗建东就坐在了老婆的对面,犹豫了片刻,才支支吾吾的低声问道:“你和青云说啥呢?说没说……我,我的那件事?”

    李青荷瞪了丈夫一眼,紧紧蹙起了秀眉:“你要求福娃帮忙,就自己张口,你家里的事情跟我无关!”

    “福娃为了能让我在你家里人面前挺直腰杆,才给我开起了这家青荷居,你现在让我帮你要青龙蔬菜的配额,罗建东你到底把我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时候爱答不理,现在有用了,装了几天好丈夫,这就忍不住了露出原形了?”

    &nb/;听着李青荷愤懑的言语,罗建东有些气馁,有些脸红,不过似乎又因为李青荷直截了当的拒绝,他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算了,那饭店是我爸妈的,我只不过,有些不忍看到他们天天对着空荡荡的饭店愁得满头白!”

    “不过,就算饭店开不下去了,将饭店转让出去收回的钱,也足够他们养老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罗建东脸上又焕出了笑容,他拉着李青荷的手,柔声说道:“青荷,咱俩结婚那么多年,你也没过过几天好日子,我和我爸妈都对你亏欠的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由你来当家做主,我也不图你什么,就希望你能原谅我,然后咱们一家子,可以和和美美的生活,把儿子养大,给他娶个漂亮的媳妇,当然……每个月你得给我点零用钱,让我有口烟抽,能加油去接咱儿子放学。”

    李青荷怔怔的看着丈夫,听着他的一字一句,蹙起的眉头,最终还是舒缓了下来。硬了许久的心,也开始有些松动,她能感觉到,罗建东不是在装模作样,而是自内心的在向自己告白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她甚至感觉丈夫当年在结婚仪式上的告白。都不如现在那么动情、真挚,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得久了,或许真的从爱情,升华成了血脉相连的亲情。

    至于罗建东家里的饭店,生意早就冷清的不像样子,一日不如一日。

    店里的服务员已经辞退了大半,甚至主厨都有想要跳槽的意思,当初也正是因为罗家的生意不景气,罗建东的母亲将气撒在了李青荷的身上。说她乱花钱,这才导致了隐忍许久的李青荷,陡然爆。

    李青云进山后没多久,罗建东觉得老婆和自己的关系渐渐软化,终于忍不住腆着脸开口说了这么一茬,想要让老婆求求小舅子,希望能帮忙拉他家的饭店一把,只要能得到青龙蔬菜的配额。家里的饭店绝对就能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当然,罗建东并没有想要重振旗鼓的意思。也没有挣大钱的想法,在他看来,现在两口子能有一个青荷居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上一次回家,看到家中双亲头斑白,愁容不展的样子,他实在于心不忍。于是乎就有了如今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累了……你陪童童和毛毛吃完饭吧,我先回去睡觉,记得晚上把门锁好。”李青荷咬了咬牙,最终还是没有应承罗建东的请求,她还想再考验一段时间。如果罗建东真得表现的如他所说的那般,到那时,李青荷才会不介意放下颜面,去求小弟帮婆家一把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知道,李青云早把青龙蔬菜的配额限制死了,别家想要得到配额,难比登天。

    出了青荷居的李青云,晃晃悠悠的往家走,一路上碰到许多村民打招呼,他都乐呵乐呵的回应,甚至碰到比较熟悉的,还会站在一块闲扯两句,没办法,酒意上头,人都有些兴奋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回了农场,天色已然变得昏沉。

    晃悠着走到别墅跟前,李青云不自觉的望向了一旁的竹楼别墅。

    回来一整天了,该打招呼的都招呼到了,貌似唯独没有去见蜜雪儿,不过以她工作狂人的性子,连自己的女儿都没工夫照料,估计早就把自己进山的事情遗忘了吧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看了看别墅客厅亮着的灯火,李青云终是打消了前往一号竹楼的打算……开什么玩笑,玉奴肚子都大成那样了,随时都可能生产,自己这时候去见蜜雪儿,万一被抓个现行,那不是纯粹给玉奴心里添堵吗?

    “忍一忍,再忍一忍,现在是关键时刻,千万不能让玉奴气到身子。”心中默默叨念两声,李青云一咬牙就准备回别墅。

    不过,还不等他走出两步,就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叫喊声,令他的脚步止住——

    “哟,青云贤侄回来啦?哎呀,老头子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回头一望,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被付婆婆赶出家门的孙大旗孙老头。

    这一阵叫喊,陡然把李青云从微醺的状态,唤醒了几分,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,还有些不可置信,只当是自己喝多了酒,神志不清,看走了眼——

    孙大旗怎么可能出现在自己家里?

    然而,等李青云揉完了眼睛,孙大旗已然到了他的面前,这下肯定出不了错了,来人就是孙老头子。

    “孙老头我的孙爷爷,你可不敢乱叫啊,什么青云贤侄,叫我小李子也不能乱了辈分啊。”此时此刻,李青云异常警惕的看着孙大旗,甚至身子都连忙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为妖啊,以李青云对孙老头的了解,这老家伙平日里哪里对自己这么客气过,难不成他良心现了?觉得今天打伤了我,很不好意思,准备向我赔礼道歉?

    不对不对,又或者,他现我当时是装模作样的,现在打算对我打击报复,先引我上钩,松懈我的防备之心,然后再狠狠给予重击。

    越想越乱,李青云甚至都提起了一股子灵气,随时准备逃跑,去春秋医馆向爷爷寻求援助。

    要知道,跟谁动手,都不能跟孙大旗动手,自己好不容易才隐藏了那么久的真实战斗力,不能就这么曝光了,跟外人动手,大不了杀急眼了,直接给他收进息壤空间,来个杀人灭口,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但孙大旗可是爷爷的朋友,更是玉奴的师傅,恩……总的来说,也算自己半个爷爷,虽说这老家伙平日里,一点口德都没有,不过今天自己也算是报过仇了,就不跟他一般计较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乱叫呢?青云贤侄啊,咱们各论各的,虽然我是你爷爷的朋友,但是我也是你媳妇的师傅不是?现在先不扯李老二,就只当我是你媳妇的师傅,这么一来,青云贤侄的叫法可就没错了。”孙大旗面露憨像,笑眯眯的对着李青云作着解释。

    可李青云看着这笑容,总感觉这老家伙是笑里藏刀。

    “咳,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,那啥……我要回家吃饭了,您老忙着啊。”说着,李青云就准备绕过孙大旗,往别墅里走。

    “哎,慢着慢着,李家小……咳咳,青云贤侄啊,你就别跟我这糟老头子闹脾气了,今天是我错了还不行吗?我不该下手没轻重,把你给伤着了,你看……你付婆婆今天也凶我了,甚至还拿着砍柴刀追了我好几圈,要不,你就原谅我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孙大旗这辈子还真没对几个人,有过如此低声下气的作态,李青云面对此情此景,差点没抽自己一巴掌,他可是深知孙老头的脾性,然而如此情形,实在有些过于梦幻,李青云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没有酒醒,正醉生梦死着呢。

    不过再一细想,李青云也能想得通,从第一次在大巴车上见到孙大旗和付婆婆,付婆婆就将孙老头子吃得死死的,简直是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别看孙大旗是个武林高手,见谁都牛鼻子朝天冲,成天觉得自己就是天下第一了,可到了付婆婆面前,孙大旗就是动物饲养员面前的老虎……

    就算你是洪水猛兽,丛林之王,我让你坐下,你不能站着,不然今天就没饭吃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李青云一边仔细的观察起孙大旗的神态,一边试探的问道:“那个……孙爷爷啊,您老真是来给我道歉的?”

    “嗨,那还能有假不成?你看,我连道歉的礼物都带来了,你赶快把这礼物吃了,把你的内伤治好,然后咱们就回医馆去,你给你付婆婆好好说说,老头子我都知道错了,就让她别怪我了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孙老头子能有如此作态,还是因为付婆婆,不过就算如此,他能亲自上门赔礼道歉,还带来了礼物,也算是有良知了。

    恩,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嘛。

    李青云故作矜持的搓了搓手,这才眼巴巴的望向了孙老头递过来的‘礼物’,笑呵呵的说道:“哎呦,您老也真是客气,还带什么礼物啊,我是晚辈,您是长辈,您这样……我哪里好意思哟。”

    嘴上是这么说着客套话,但李青云手上的功夫可一点不慢,一把就将孙老头的礼物抓了过来,心中还思量着,以孙老头的身份和地位,能拿出手的礼物应该不差吧?

    然而,当李青云拿过‘礼物’定神一看,他登时愣了一愣……

    “檀木盒?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觉得这俩个盒子,这么眼熟呢?”

    ps:新的一月,求月票!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