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05章 新农场排水
    李青云的道奇公羊只能坐五人,李青云开车,李铁柱当仁不让的坐在副驾驶,后排坐着李可志俩兄弟以及另外一个工人,至于还有三个工人,则直接站在了车后斗上。

    反正路途也不远,而村子里的人,早就对拖拉机后斗免疫了,对比起前者,站在豪华皮卡的后斗上,简直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来到二号农场没多久,青荷居的一个女服务员,就拎着一个大竹篮子走了过来:“福娃哥,饭送过来了,青荷居正忙着呢,我先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成,你放地上就行,吃完的碗筷,等会我让人送过去。”招呼一声,李青云又回头对着一干工人喊道:“都利索着干,把排水渠挖通了,等水开始往水沟里灌,咱哥几个把抽水机架上,就开始吃饭。”

    排水的工序并不复杂,只需要将引水渠堵住,再打通排水渠的封堵,水田中的水,就会自动向着地势略低的排水沟豁口灌入,最后只要将抽水机架设好,把灌入水沟中的水抽干就妥当了。

    等大量的积水排干净,晾晒个三五天,就可以翻耕进行蔬菜的种植。

    说罢,李青云还不忘给工︽人提提精神:“另外,我可是专门让人稍了一瓶茅台酒过来,分量虽然不够你们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开胃,但过过嘴瘾肯定是够了,毕竟下午还要干活,等晚上平整完了田地,清理完了杂草,我一人给你们一瓶茅台酒。”

    一众工人听了这话,一个个的眼神里都开始往外冒着绿光,简直比深山里的野狗还夸张……茅台啊,那可是好酒,据说上千块钱一瓶。县城里的人一年到头都指不定喝上一回。

    李铁柱这时也帮着李青云鼓舞人心:“都听到了啊,一人一瓶茅台酒,你们这群糟货,平时喝瓶泸州老窖都显摆半天,这回可是茅台,还不甩膀子的给我可劲干。我可是看着呢,谁偷懒,晚上的茅台可就没他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有茅台,谁还偷懒啊,你当我们是二愣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就算是二愣子,听到有茅台,那也得使出吃奶的劲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回老子能在李瘸子面前显摆了,他娘的。上次拿瓶二百块钱的什么剑南春,跑来炫耀,老子这回要打得他脸,啪啪响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工人都是一阵吆喝,甩掉了身上的汗衫,鼓起一膀子肌肉就可劲挥着铁锹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此一幕,也乐得没白对这些工人豪爽一次,茅台酒虽然价格昂贵。可对李青云而言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哪个朋友来,不是拎着几箱茅台当礼物。

    开始李青云的老爸李承文还时不时喝两杯,可自从喝了李青云的陈酿空间五粮烧之后,就连老爸都不稀罕喝劳什子的茅台了,家里那么多茅台也没人动,自家的酒窖放得都闲占地方。倒不如送给工人们,刷一刷他们对自己的好感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茅台酒的效果简直不同凡响,没一会的功夫,不单单排水渠被挖通了。就连被冲垮的引水渠,也被非常牢固的堵上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,如果没有人为的动手挖掘,引水渠的小型堤坝,肯定是不会被河水再一次冲垮了。

    眼见水田里的水,哗啦啦的涌入排水沟,李青云连同几个工人赶忙把抽水机架上,待得水泵响起轰鸣的引擎转动声,李青云这便扬手对着工人们一招呼——

    “开饭咯,好酒好肉吃着,下午都给我卖力着点啊。”

    工人们嬉笑一声,连忙说着那肯定,肯定……结果谁的脚步都不慢,飞呀似得一阵狂奔,朝着竹篮的方向而去,生怕晚一步自己就少喝一口酒。

    吃饭时,几个工人围坐一堆,一人一杯茅台酒,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享受,李青云看不上什么茅台,自己装模作样的从怀里掏出个不锈钢小酒壶,实则是从息壤空间里取出来的,这就走到一边,自顾自的吃喝起来。

    李铁柱一把年纪了,也不稀得和几个小年轻坐在一起,倒是朝着李青云走了过去,一手端着饭菜,一手拿着空碗,嬉笑的向李青云小声的讨酒喝,生怕别人看见:“嘿嘿,别人喝茅台,你福娃子看都不看一眼,果然我没猜错,你还有私藏,估计比那茅台还珍贵吧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着眼冒精光的李铁柱一阵哭笑不得,只得给他倒上小半碗:“也不是啥好酒,就是我五爷爷的十年陈酿五粮烧。”当然,这个五粮烧是经过小空间灵气加持的,那滋味可比五爷爷原版的酒,要好上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李铁柱滋着嘴喝了一口,顿时一脸的陶醉:“还真是五爷的五粮烧陈酿,我都不知道多久没喝过了,这东西都是被他当做压箱底藏着的,没想到还被你福娃给讨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不常喝到五爷爷的陈酿老酒,自然就品不出其中的差别,他只当五爷爷的老酒,原本就是这么让人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连喝了两大口,李铁柱这才过足了酒瘾,望了一眼那一群喧闹的工人,他向李青云问道:“福娃,你这么大手笔的奖励他们,是不是不妥啊,一瓶茅台可老贵了,都顶他们半个月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让农场其他的工人知道,指不定在背后说你对渔场的人偏心呢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的话让李青云微微一愣,他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不过既然话都放出去了,倒也不好改口,但是再微微一琢磨,一瓶茅台罢了,也算不了什么,当初还没招募渔场工人之前,自己可是给农场的其他工人,过年终奖,少则五千,多则甚至一万。

    沉甸甸的现钞和一瓶茅台相比,孰重孰轻已然很明了了,倒是不用害怕有人嚼舌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青云便说道:“没事,今天让他们来新农场帮忙,本就出了他们的工作范围,应该嘉奖,到时候这农场还要重新招收工人,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这话铁柱叔也要给他们讲明白了,因为今天是特殊情况,才有额外奖励这么一说,别让他们养成了臭毛病,以后觉得待遇好就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听了这话,连连点头:“晓得了,晚上回去我就给他们讲明白……”说罢,李铁柱又望了一眼这偌大的新农场,一个没忍住就问道:“这农场,还要招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这么大一片地,总得有几个工人帮衬不是?”李青云说完望了李铁柱一眼,才回过味来,感情铁柱叔是想往自己这里推荐人选。

    李铁柱注意到了李青云的眼神,最终还是没拉下老脸,去开这个口,福娃已经对自己够不错的了,自己要是在得寸进尺,那可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李铁柱没说这茬,李青云倒是觉得无所谓:“铁柱叔,到时候这二号农场正是经营起来,你可以帮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嘛,当然……还是那句话,人要老实,能吃苦耐劳,那种不靠谱的混子,想要白拿工资的,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好悬没被李青云的话,给感动哭了……

    看看人家福娃,对自己多信任啊,多重用啊,这么大的权力都舍得给自己。

    “哎哎,好,福娃你放心,我到时候帮你看着,如果真有合适的人,我就告诉你,你再对他进行考察,不靠谱的人咱不要,按照城里人的说法,咱们现在也算是……那个什么……什么企化管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企业化管理,哈哈哈……行啊,铁柱叔,现在都知道这个词了,不错不错,那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职位不?”被李铁柱逗乐了,李青云来了兴致,连忙扒拉几口饭菜,喝着小酒就和李铁柱瞎扯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职位啊,工头?不对不对,人家建筑队才这么叫呢……老板下面的是……经理?”李铁柱响了半天,这才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经理,铁柱叔啊,以后别人问起你来,你也能给人家介绍自己了……我是青龙镇青龙农副产品产品有限公司,青龙渔业生产部的部门经理,李铁柱!”李青云嘿嘿的怪笑道。

    李铁柱这么一听,顿时一拍大腿:“哎哟,听听这头衔,跟真的似得,那我是不是可以跟城里人一样,弄个那啥……那啥名片出来?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真的,不是像真的……至于名片,呵呵,过两天忙完了二号农场的事情,我找人印去,不单单要印你的,还有我哥李青木的,小姨子玉蝶的,猫蛋的,我的农场本来就注册成了公司,既然要搞,咱们就搞得更加规范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,以后客户来拉农副产品,都是由你们来跟他们接触,我只跟客户方的老板接触,怎么样铁柱叔,有没有信心当好这个经理?”李青云早想将人员统筹规划一遍了,不过因为6续承包了新的农场和鱼塘,人员也在6续增加,这事儿就一直没有安排。

    “有!肯定有,当然有啊!哈哈……没想到我李铁柱有一天也能当上经理,想一想就带劲啊,说出去也有面子,咱李铁柱现在在李家寨,也算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了。”农村人的性情就是如此朴实,哪怕这个经理职称的手底下,只有那么几个工人,也乐得跟什么似得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