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13章 把刀鱼当成奢侈品
    长江刀鱼近年来价格走俏,从最开始的数十元一斤,一直演变到两年前的价格最高峰,八千元一斤,直至这两年,人工繁殖技术醇熟,人工养殖的刀鱼多了起来,价格这才有所下降,但刀鱼依旧属于饭桌上的奢侈品行列。

    今年刀鱼的价格有所下滑,单条重量过二两的中型刀鱼每斤一千元,而过三两的‘大刀’则为每斤两千至两千伍佰元,刀鱼的个头越大,相对总价也会上涨。

    然而李青云这次投放池塘,进行试验的两百余条刀鱼,个头全部过了二两重,甚至最大的单条重量,更是达到了二两七左右。

    以小个头的刀鱼来承载试验风险&{m},就算实验失败,李青云来不及抢救这一批刀鱼,损失也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试验成功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以如今青玉农场出产的特种蔬菜、淡水鱼,在市场上的相对溢价来看,如若长江刀鱼真的能在鱼塘中成活,那么挂上‘青龙刀鱼’之名的长江刀鱼,将会卖出一个天价来。

    就按照单条重量过三两的‘大刀’来算,一斤两千元将会增幅三十倍,这还不是李青云漫天要价的结果,只是相对于农场其他产品的价格比例,而得出估价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斤‘青龙刀鱼’,未来的市场价,将会达到恐怖每斤‘六万元’。

    这才真正的奢侈品,要是换算成每克的单价,‘青龙刀鱼’的售价,甚至会比如今白银的价格,还要高出三成之多,达到惊人的每克一百二十元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一下。未来的炫富项目,又会多了一样……

    富二代们咬下一口‘青龙刀鱼’,手机‘咔擦’一下自拍,上微博编辑博文——今天胃口不好,吃些油炸青龙刀鱼开胃,恩……一口下去。满满的都是酥脆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紧接着楼下评论……

    难道所谓的幸福感,就是一口吃进肚里近千块钱吗?好吧……幸福感离我太远,不要问我幸不幸福,我姓胡。

    稀有鱼未来所面向的客户群,只能是高端客户,毕竟每斤六万元的天价,并非是所有人都吃得起的,一条鱼不过三两多重,就算三条鱼装一盘的话。光是按照批价算,也都要六万元。

    这还别说,待得饭店购入青龙刀鱼之后,还要成倍的赚钱,到了那时,恐怕就不是按每斤多少钱来算了,而是按照每条刀鱼多少钱来算。

    当然,饭店怎么卖跟李青云无关。自己赚得是第一手钱,第二手的经营者如何炒高价钱。赚到手的都是各凭本事。

    再者而言,市面上的青龙刀鱼价格越高,也就对李青云越有利,就好比农场的其他产品一般,一直以来售价都在疯涨,因为产品是独一无二的。市场保有率低,而需求量大,所以价格自然就会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饭店既然有了更大的利润空间,为了更加多的从李青云这里拿货,也只有被动的提高批价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。李青云似乎已然看到,大把大把的钞票再向自己招手。

    不过当务之急,还是要看这些刀鱼能否在鱼塘中顺利成活,如若不然,说再多想再好,那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以至于深沉的夜幕中,李青云从看守鱼塘的小屋内,搬出了一把椅子,这就坐在了六号与七号鱼塘的土坝上,等待着池塘中长江刀鱼们的反馈状态。

    枯燥的等待让李青云有些不耐烦,鱼池上的照明灯吸引来了无数蚊虫,时不时就会向他的身上扑来,但是为了稀有鱼的顺利产出,李青云还是咽下一口气忍了。

    只是从小空间中掏出一坛子老酒,一边喝着,一边运起内力,将一波又一波的蚊虫灭杀,送入鱼池中变作刀鱼的饵料。

    然而等待了近乎四个小时,眼见远处的东方天际,已然有了一丝欲要泛起清明的意思,两个刀鱼池塘中依旧一片平静,李青云便知道……稀有鱼的鱼塘生存试验,算是成功了大半。

    刀鱼对鱼塘环境的适应,比他最初想象中的要好许多,或许也是因为刀鱼在小空间生存的时间久远,体质已然生了改变,对环境适应力也就相对增强了。

    抱着一丝忐忑,李青云又将大水缸抱了出来,用小半瓶空间泉水,稀释了一大缸子,这就用水瓢挥洒进池塘之中,他想以空间泉水来引诱刀鱼冒头,以此来检验刀鱼入水数个小时后的生存状态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……

    当空间泉水与池水融合,眼前的一幕,让李青云枯守一夜的疲惫,都全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只见两个池塘中,成群结队的刀鱼冒出水面,或疯抢那少量的灵泉,或兴奋的鱼跃出水面,精神状态几乎与在小空间时无两,场面虽然混乱,但却全然没有最初入水是的躁动感,只是犹如普通淡水鱼一般,对空间泉水的渴求。

    至此一刻,李青云知道,只要不出什么意外,刀鱼在鱼塘的养殖成活试验,算是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任何生物对空间泉水的神奇功效,都无法免疫,就以刀鱼在鱼塘的生存状态来看……想必等八号九号池塘改造完毕,加装了水循环系统,只要加以空间泉水的辅助,娃娃鱼想要成活,也并非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刀鱼属洄游鱼,一半的时间都在海洋中生存,只有等到它们产卵以及生长育的阶段,才会回到江河、湖泊中生存,就刀鱼和娃娃鱼相对比,二者之间的养殖难度,基本没有太大的差别,都属于特种养殖的难度范围。

    长江刀鱼给了李青云极大的信心,只要娃娃鱼和长江刀鱼顺利出产,自己将会平添一大笔巨额的长期收入来源。

    不过,在李青云看来,这一大笔钱能真正落入自己口袋里的,恐怕不会太多。他可从来不会低估小空间的烧钱能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原本心情不错的李青云,嘴角浮现一丝苦笑:“吃吧,你越能吃,就越牛逼,我还倒向看看你最后能展成什么样来。”

    “能吃多少吃多少。我要养不起你,那还真是闹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一狠,李青云干脆又从空间中取出了近乎一千余尾刀鱼,大致分成两半,分别倒入了六号和七号鱼塘当中。

    最初的试验品,都是二两大小的中刀,两百余尾的总价值,不过二百万,如今新加入的一千余尾。则都是足分足量的三两‘大刀’,每斤的单价整整比‘中刀’高出了一倍。

    想必如此一来,两个鱼塘所产生的经济效益,才能尽可能的满足小空间的烧钱本领。

    当然,下一次小空间补充能量时,到底能吃进去多少,还是个未知数,李青云也只能尽可能的赚钱。以免导致出现小空间停摆的尴尬局面。

    等到新加入的一千余尾刀鱼逐渐安定下来,天色也已然逐渐明亮。一夜的时间转眼即逝,眼见渔场的工人马上就会来开工上班,李青云也就没有着急离开。

    直至李铁柱进入渔场时,李青云才离开,离开之前自然亲自对李铁柱进行了一番交代,将长江刀鱼的存在告诉了他。并且嘱咐他悉心照看,千万不能出岔子——

    “铁柱叔,那两池子的鱼可都是宝贝疙瘩,你一定要小心看管,一出现问题就第一时间通知我。另外……喂养时就用鲜活的虾米来喂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也没想到李青云没打招呼,一晚上的时间,就多添了两池子鱼,他还正想着如何分配工人们对鱼塘的责任看管的,一听李青云的这话,整个人就给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哦,活虾米来喂……啊?啥?”李铁柱惊得好险没栽个跟头,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珠子,凝视着李青云惊呼起来:“福娃,你没搞错吧?用活虾米当饵料来喂养?现在一斤活虾米块钱,近乎十块钱,你这两池子的什么刀鱼,就算是小个头的鱼,一顿也得喂进去二十多斤吧?一天两顿就是近乎五十多斤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算下来,两个鱼塘光是一天的饵料钱,就得投进去五百多块钱,这……这是不是……搞错了。”李铁柱本想说,这不是有病嘛。

    活虾米多稀罕的东西啊,拿干辣椒过油爆炒,再抓一把豆瓣丢进去上味儿,李家寨的大老爷们哪天晚上高兴了,才会整上一盘子尝尝河鲜的味儿,就着小酒喝上两口……

    你倒好,要拿活虾米喂鱼吃,这不是开玩笑嘛。

    李铁柱如此夸张的反应,实则也怪李青云没有把刀鱼的珍贵性,给他讲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,李青云一开始就没打算说这茬儿,毕竟刀鱼太过珍贵,就算他信得过李铁柱,但万一李铁柱一个不小心把刀鱼的消息说漏了嘴,那可就有麻烦事儿了。

    如此高价值的鱼,引来心怀叵测之人起歪心思,实在太正常不过,甚至渔场的工人监守自盗,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,要是两池子刀鱼被贼人偷了去,李青云的损失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看着李铁柱惊诧的模样,李青云生怕铁柱叔心热,为了给自己省钱而乱来,毕竟刀鱼入池后就算适应了环境,但也处在一个过渡期,这段日子尤为重要,不能出半点岔子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等过了这个过渡期,以活虾米喂养也无所谓,几十斤虾米才多少钱?就算拉来一车虾米,也顶不上几十条刀鱼的价钱,孰重孰轻,一目了然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为此,李青云狠下心来,还是给李铁柱下了死命令:“铁柱叔,这些鱼可稀罕着呢,比活虾米值钱多了,你可不要乱来,我说拿什么喂就拿什么喂,出了什么问题,那可是上千万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明说养的是什么东西,但隐隐提醒李铁柱这两池子鱼的经济价值,这比什么交待都管用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