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22章 邀人过来品酒
    中午饭吃完,杨玉奴回屋午睡,杨玉蝶就赖上了李青云,一个劲催促他联系朋友,过来品酒。

    “玉蝶,你说你急个什么劲啊,这才刚刚中午,大太阳刺眼,谁来啊?”李青云正忙着收拾碗筷,一边说着,一边就进了厨房准备洗碗。

    杨玉蝶后脚就跟了进来,出乎意料的将碗筷抢了过来,道:“你先打电话,我来洗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还来劲了,行吧,你洗碗。”李青云也不提打电话的茬儿,直接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大中午的,市里三家饭店正忙,难免几位老板都有应酬,这会儿打电话时间就不合适,稍微再等等,等中午吃饭的高峰期过去,再联系他们也不迟,反正李青云一个电话,他们一准就得屁颠颠的过来。

    笑话,谁敢不来啊?!

    万一李青云李大老板一来气,断了他们的蔬菜瓜果供应,这事儿该找谁哭去啊?!

    杨玉蝶洗完碗出来时,正看到李青云悠哉悠哉的坐在沙上喝着茶,她登时就一肚子火,喊道:“姐夫,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嘛,还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压根就叫不来客户?之前在饭桌上,是给我姐吹牛装蒜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我还吹牛装蒜?玉蝶啊,你姐夫我,就压根不吃激将这一套。”李青云吹着茶杯上冒着的热气,吸溜的喝上一口,陶醉一番才说道:“你放心,人肯定给你叫来,我也正有事找他们呢,等我喝完这杯茶,咱俩开车先去取酒,然后再给他们打电话也不迟。赶着晚上饭点过来,时间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保证?”杨玉蝶有些不放心的嘟囔。

    “保证,我好歹是你姐夫。至于骗你个小屁孩吗?”李青云歪了歪嘴道。

    杨玉蝶哼了一声:“你才小屁孩呢,要是当初没考上大学。指不定我比我姐结婚还早。”说着,丫头就屁颠颠走了:“走的时候喊我一声,我去卧室眯一会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空当,李青云喝了两杯茶也没闲着,灵体直接就进入了小空间之中,对两只小海东青开始了训练。

    有了昨天晚上的遭遇,二秃子是绝对不敢在李青云面前造次了,见李青云一来。揪着俩小的就飞到了空中,这货毛都不敢炸一下,趴在窝里就装睡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对李青云的印象也深着呢,知道了他的可怕之后,几乎对李青云言听计从,除了有时候不明白李青云的吩咐以外,基本上李青云指哪,他们打哪。

    逗了一会鸟,李青云一个高兴,就捞了两条空间鱼喂给了两只小海东青……有劳必有获嘛。从小就要给他们培养起这个观念,以后放他们出去了,就知道帮着自己做事。那是有汇报的。

    小空间内,李青云和两只小海东青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一旁,旺财和小黑看得一阵眼热……心说,这两只小雏鸟有什么吸引人的啊,不就是会飞吗?他们何德何能,成天跟主人腻在一起。

    哼哼……等哥俩化蛟成龙,也会腾云驾雾了,到时候载着主人到处乱飞,看你们这些杂毛鸟。还对主人有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或许,以他们现在的灵智。还并不是这么的有想法,但最起码。旺财和小黑看着两只小雏鸟的眼神,是充满着嫉妒与愤懑的。

    在李青云的脚底下晃悠了一阵,两只大蟒蛇眼见自己完全没有存在感,立马就没了兴致,没精打采的往地上一趴,继续睡大觉。

    估摸着时间,训练的差不多了,李青云就出了小空间,对着卧室吆喝一声,就将小姨子喊醒,带着她出了门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皮卡,早上被建筑施工队的于师傅借走了,这会还没开回来,无奈何李青云只能开着杨玉奴的宝马,带着杨玉蝶往酒厂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酒厂门口,李青云没下车:“玉蝶,你进去找两个工人搬酒,高档酒多拿一些,我叫来的朋友应该对这个比较热衷,这个算是主打产品,其他中低档次的,少拿些做样品,看看他们能不能帮着推广,让他们直接拿货,恐怕是没什么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姐夫,苦力活都让我干了。”看李青云没有要下车的意思,杨玉蝶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嗨,我不可能就操心着这一件事吧,我趁着这时候去旁边的二号农场看一看情况,今晚咱家摆宴席,总不能不把你大海哥和勤勤姐叫上吧。”说着,李青云就一脚油门走了,留下杨玉蝶一人在原地干跺脚。

    来到二号农场,施工进程如火如荼,一大帮工人忙活的热火朝天,这次不像盖一号别墅时那般,除了胡大海公司的施工队,还雇佣了村民当临时小工。

    因为画舫楼船是参赛作品,关系到胡大海建筑公司的未来展,所有干活的全部是老手熟手,为得就是每一个细节都尽量做到完美。

    这不,以胡大海那慵懒的性子,这会儿都在工地亲自指挥,直至看到了李青云过来,才摘下安全帽,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:“玛德……好久没这么认真的干活了,给哥们累成狗了,你看这一把汗甩的,晚上你得好好犒劳我,起码给我整两条你鱼池子里放得老鳖,补一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就站着干指挥,费啥力气了?一身出的都是虚汗,再补你丫就补过头了,虚火烧身,别到时候搞得连孩子都生不出来。”对于胡大海热衷的打秋风活动,李青云自然是极度抵制的,先不说吃多了不好……

    只说,你丫吃进嘴的全是钱啊。

    胡大海被李青云的话,吓了一跳:“我去……还有这么一说?你匡我呢吧?”

    “匡你,我至于吗?要不是你说要和蒋勤勤来个奉子成婚,哥们还懒得提醒你呢,忘了我爷爷是干嘛得了?咱虽然没有我爷爷那么大的本事,但耳目渲染的,总是懂点。”

    “啧,那我不吃了,晚上给我来两斤白水烫菜,我沾着酱油吃总行了吧。”胡大海幽怨的望着李青云,似乎不让他吃肉,跟欠了他多少钱不还似得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,别拿那眼神看着我,你爱吃多少吃多少,大不了到时候,让我爷爷给你把把脉,开两副重要调节一下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想告诉你,今晚上我家有个饭局,叫了几个客户过来品酒,恩……人你都见过,到时候一起过来热闹一下,别说哥们有好事不叫你啊。”

    巡视了一圈工地,和胡大海打好了招呼,李青云这才再次回到酒厂。

    酒厂门口的停车场,杨玉蝶已然让工人将酒搬了出来,一共三箱子,两箱子高档酒,一箱拼凑的中低端酒,全部是按李青云吩咐取来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将酒搬上了车,还不等动钥匙,杨玉蝶就咋呼起来:“姐夫,现在可以打电话了吧?刚才工人们问我搬酒干啥,我说找了几个客户过来尝尝,如果合适,就能签订供货协议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杨玉蝶已经把大话放出去了,李青云心里边一阵苦笑不得:“你就不怕最后事情没谈成?啥事也不是百分百就能成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杨玉蝶被李青云这么一吓唬,眼圈一红,好悬没哭出来:“我话都说出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别又要哭啊……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,咱们酒厂高端酒的品质,应该会受欢迎的。”李青云宽慰一句,他其实根本不怕酒卖不出去,只不过小姨子吓唬吓唬罢了。

    可谁知,杨玉蝶现在对这事儿近乎着了魔,根本经不起一点逗儿。

    说罢,李青云立马拿出了手机,当着杨玉蝶的面,就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第一个电话打给了福满楼的老板田牧,电话接通,田牧的声音飘飘忽忽,显然是中午应酬了不少,喝多了:“哟,稀客啊,李老弟有空给我打电话?怎么?来市里了,过来吃饭呗,谁没位置也得给你安排妥当……妥妥的,找十个八个小模特作陪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时间去市里啊,前两天刚从山里边出来,这不咱哥俩好久没联系了,就说给你打个电话……其实,好吧,咱也不绕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开了个酒厂你也知道,最近有一批酒生产出来了,想让你过来尝尝,给点意见。如果觉得不错,就帮忙推销推销,这可不是强买强卖啊,你能从我这儿拿酒当然是好事儿,不拿也无所谓,反正我这酒品质高着呢,不愁卖。”

    听李青云的前半句,田牧心里还有些咯噔,心说不是李青云的酒厂产品滞销,让自己帮忙销货吧,不过一听后半句这口气,田牧立马就来了精神……

    他太了解这货了,一股子牛脾气,有好东西也不往好了说,看在朋友的情分的面子上就提一句,要不要就是你的事儿了,但过了这一次你不要,下次估计就没你的份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出品……那必属精品啊。

    不要?开什么玩笑,以后不想要青龙蔬菜啦?

    “嗨,李老弟你有事儿要帮忙,哥还能没时间?我过去品品,不管味道合不合口味,我都要了,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我福满楼能有今天的火爆程度,那都是靠你啊,成……我过会就让司机开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还不等李青云客套两句,这货就风风火火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听人家怎么说话的?

    不管合不合口味,都会拿货。

    先不说田牧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就冲这句话,听了就让心头就舒坦爽快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