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26章 刀鱼宴
    田牧和周丽雯一来,别墅中,立马热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分别坐在杨玉奴的旁边,一阵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“呀,弟妹这是快要生了吧?医院联系好了没?得嘞……这事儿你别操心,交给我老田了,去市里的妇幼保健医院,我跟院长熟啊,干部病房都能要来。”田牧本来还想点烟,可一看到杨玉奴,立马就将香烟乖乖的收了起来,也真是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周丽雯看着田牧大献殷勤,也不甘示弱:“妹妹这肚子一看就是男孩,肚子尖,原来我家表姐生孩子那会,老人都这么说,结果孩子一出生,还真是男孩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对于两人热切的问候,一阵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面对田牧时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搭话,倒是同为女人的周丽雯,还算让杨玉奴有些亲切:“我妈和奶奶都这么说……不过这都是经验之谈,不能百分百的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还想去医院检查一下,分辨一下男女,不过青云一直没时间,这事儿也就放下了,眼见就快生了,倒也没必要再做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嗨,提前知道不是更好嘛,这事儿交给我了,我现在就联系医院,明个老哥陪着你一起去检查。”田牧逮住话头就不放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青云,看着眼前一幕哭笑不得:“我说田哥啊,这是我老婆好不好?怎么我听你这话,比我还着急呢。”

    “切!一个劲的强调什么干部病房,有什么用啊?!李家寨离市里这么远的路程,我坐车过来都累得够呛,别说让弟妹去那么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田牧啊,你就别出馊主意了,女人的事情你不懂。”周丽雯抓住了机会。也立即补刀起来。

    田牧一听,不乐意了:“什么叫我不懂啊,你还没生过孩子呢,我好歹生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,看不出来啊田总,您还有这功能呢?”

    眼见两人又要掐起架来。李青云立即喝道:“得嘞,你二位点到为止吧,我老婆的事儿,我自己操心……玉蝶啊,给客人倒茶。”

    杨玉蝶看着田牧和周丽雯两人,恨不得立马厮打起来的架势,一脸的茫然,心说……姐夫这都找得什么人啊,从大门口开始。一直吵到别墅都还不罢休。

    难不成,两人是离异夫妻,这才一直斗嘴打横?

    田牧二人在别墅里待了快半个多小时,余军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至此,云荒市的餐饮三巨头算是到齐了。

    若是让外人看到,一直以来势不两立的三家饭店老板,竟然会在这么一个偏僻山村中齐聚一堂,估计得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平日里为了抢生意。路上迎头打照面,都不带哼唧一声的三人。这会竟然和和气气的坐在一张桌子上,时不时还客套两句。

    真是见鬼了。

    别墅客厅内。

    待得李青云亲自动手,将饭桌布置妥当,胡大海带着蒋勤勤,6光荣与助手小吴,前脚蹭着后脚都到了。

    大家相继落座后。特意被李青云从青荷居借来掌勺的李小厨,端着一个托盘,送菜上桌了。

    要说,十一黄金周,青荷居正忙的时候。李青云不该将李小厨支走,竹楼别墅不是还有李小厨的师傅,郑鑫炎郑大厨子嘛。

    不过,郑鑫炎是江湖人士,难免会看不起这些不识修行大道的普通,李青云就没有开口。毕竟叫了郑鑫炎,难免会把老谷,老萧甚至是宫老爷子一块引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不是李青云想看到的了,江湖事与红尘事最好能区分开来,两边都是朋友,但尽可能的不要有相互的交集,两个世界就让它保持平行好了,时而被江湖中打打杀杀的琐事缠身,李青云还能入红尘中放松放松,缓口气。

    李小厨将大托盘中的几盘菜放下,很敬业的报了菜名,这就匆匆的离开了,他还得赶回青荷居忙活,这会可正是饭点呢。

    几位客人看着桌上的菜肴,有些愣,就连知晓情况的6光荣,也有些懵神。

    胡大海和李青云关系最近,随即便嚷嚷起来:“我说兄弟,说好的宴席,你就给我吃这个?老鳖呢?黄鳝呢?野猪肉呢?黑羽鸡呢?”

    只见饭桌上,摆着八盘菜,食材一模一样,只是制法不同。

    第一道,油炸刀鱼,第二道,清蒸刀鱼,第三道,红烧刀鱼,第四道豆瓣刀鱼,第五道麻辣刀鱼……总而言之,烹炸蒸煮样样齐全,一共八道菜,全部是以‘青龙刀鱼’制成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你这是要开全鱼宴啊?可全鱼宴也不是你这个玩法啊,怎么所有鱼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恕我眼拙,这是什么鱼?这么瘦小?”

    这时,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了余军,他可是川府鱼王的老板,堪称吃鱼专业户。

    田牧好奇的问道:“老余啊,你给大家说道说道,这是什么鱼?”

    余军趴在桌子上观察一阵,将八盘鱼都看了个遍,最终还是动筷子在清蒸刀鱼上夹了一点,其他的做法,难免让刀鱼面目全非,倒是清蒸出来的,还能保持原貌。

    不过,余军倒是没有着急吃,而是将鱼肉在面前的餐盘中,用筷子捣了捣,似乎在感觉肉质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当大家都以为他知道了答案时,结果余军却来了句:“这个……咳咳,我也不太肯定,只说……有点像‘骚凡子’。”

    “嘶,听你这么说,还真有点像啊,记得我小时候和我老爹在水库钓鱼,经常钓上这种小鱼,回家了都不用怎么剖洗,鱼头一切,稍微用指头把内脏挤出来,就可以下锅油炸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炸出来的滋味,啧啧,嘎嘣脆啊。”

    胡大海适时补充一句,引得周丽雯和田牧,都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余军和胡大海口中所说的骚凡子,是一种鱼的名称,这种鱼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水库江河里都有,不过各地的叫法略有不同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鱼全身银白且通透,且经过太阳反射,能出点点余光,所以大多地方,将这种鱼叫‘白条子’,又称白鲦。

    又因为这种鱼做法简单,入油即食,一些餐厅饭馆也将它作成开胃小菜,由此又有另外一个名字餐条。

    而川蜀地区,则通常将这种鱼叫做骚凡子鱼,是一种极为常见的廉价淡水鱼。

    近年来,人们生活质量提升,这种鱼也逐渐远离餐桌,而像田牧、周丽雯,甚至是常年接触各种鱼类的余军,都很少见到骚凡子,如此一来,一时眼拙看走了眼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听着几个没见识的‘乡巴佬’胡咧咧。

    一旁的6光荣和小吴,差点都没憋住笑,缓了好一会,才缓过劲来,哭笑不得道:“各位,你们见过这么大的白鲦吗?”

    6光荣自然知道他们所说的骚凡子是什么鱼,各地叫法不同罢了,说起来……这骚凡子还真有些像刀鱼的迷你版,都是通体呈银白色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余军又立即摇了摇头:“所以我没有肯定,只是说‘像’罢了,骚凡子可涨不了这么大,最大也不过十公分罢了,而这些餐盘里的鱼,最大的都接近三十公分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余军好奇的望向了6光荣:“莫不成,这位朋友知道真相?”

    于是乎,大家又统一将目光转向了6光荣。

    6光荣神秘一笑,却是摇着头,将话题推给了李青云:“想来这几位,也都是李老板的客户吧?既然大家今后都要从李老板手里边拿鱼,这介绍产品的工作,还是由正主来说,免得好像我是李老板的托一样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李青云也懒得再卖关子了,这就将刀鱼的身份公之于众:“余老哥,你身为川府鱼王的老板,长江三鲜的名字,应该听过吧?”

    余军一听,双眸赫然一亮:“河豚,鲥鱼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是长江刀鱼?”

    实然,余军的心中,早已猜到了刀鱼的身份,只不过他并不敢确认,毕竟身在川蜀腹地,这些生长在长江中的稀有物种,又是从哪来的呢?

    真是李青云养殖的?!

    长江刀鱼的养殖,早已不是神话,但养殖的难度,却依然是业内公认的艰巨,如若长江刀鱼真能大规模的养殖,那刀鱼的价格,又何故会一直居高位而不下呢?

    “没错!”李青云笑着点头:“今天,让诸位来,不单单是为了品酒,这第二个目的,就是希望各位对这刀鱼进行品鉴,如果觉得味道不错,我这里养了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市里三家饭店的老板,都为之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幸好今天没有推辞什么品酒会,原来李青云又有新产品问世了,要是今天不来,怕是这个机会就拱手让人了。

    只看青龙蔬菜,以及特种淡水鱼的品质,大家就知道这刀鱼的味道绝对不会差。

    他们饭店中的精品菜肴,已经好久没有增加新品了,要是如今再添上这一道‘长江刀鱼’,不单精品菜,菜单的行目更加丰满,他们三位的钱包,也会更加鼓胀。

    ps:感谢开心珞巴、漂亮南茜、hi挺、、五香米大叔等人的月票和打赏支持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