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27章 一群吃货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在等下去,这刀鱼凉了,可就失了应有的味道,各位……我先动筷子了。”

    6光荣根本不跟别人客气,拿起筷子就先给自己盘子里夹了一条清蒸刀鱼,还不来得及吃,他又朝着其他制法不同的刀鱼,起进攻。

    一鱼多吃,这种餐桌噱头,在全国各地都有出现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鱼,最为常见的豆腐、大米,面食,皆可以用以烹调多种做法,曾经就有过一则报道称,某地专做豆腐数百年的豆腐村,以豆腐制成了一桌上百种菜品,引得该村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是再奢华的星级饭店,也绝然不会奢侈到,用如此名贵的刀鱼,来烹制一桌八种不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先不论其他,只说一点,刀鱼的稀有珍贵,就不足以让客人,点一桌八样不同做法的刀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算到了每年三四月份,刀鱼正式捕捞的季节,各大饭店所能购入的刀鱼数量也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基本上,一桌宴席恐怕只允许限购一盘刀鱼,哪怕你再有钱,也买不来如此奢侈的吃法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此刻,6光荣总算有幸体会一把土豪的待遇了。

    全桌刀鱼宴,且个头还都是均匀的三两大刀,这情况要放在美味世家,这一桌全鱼宴的售价,估计得数十万元,毕竟如此奢侈的吃法,已然不能用单盘刀鱼的菜价来定论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理论效应。

    一桌人,包括杨玉蝶、杨玉奴姐妹俩,也迅的对着刀鱼下手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有模有样的夹起了一条用油炸得酥脆的刀鱼,一口就咬掉了大半,而后便眯着眼睛细细品味起来。

    刀鱼的肉质鲜嫩,脂肪不多不少刚好处在匀称的程度,过油之后,那脂肪的淡淡芳香完全散,细细咀嚼,那味道简直鲜美的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最为主要的是,李青云能感觉到吞下的刀鱼肉中,带着一股淡淡的灵气融入体内,这股灵气可要比青龙蔬菜、特种淡水鱼的任何一种,都蕴含的多。

    刀鱼本就味美,其营养价值也在鱼类中属于上品,再经过灵气对鱼体的淬炼,这刀鱼已然不是野生长江刀鱼可以睥睨的,这世间唯有青玉农场,才有此种绝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也太特么好吃了!”

    胡大海这货是最沉不住气的一个,刚刚吞下一口刀鱼,就忍不住惊呼起来,不过呼喊时,他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,夹起筷子就把剩下的半旯刀鱼送入口中,呜咽的咀嚼。

    一边咀嚼,他一边双眼可怜巴巴的的看着李青云。

    当看到胡大海那眼中所蕴含的深意时,李青云立马就扭过了头,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胡大海这丫的了,这货现在肯定是想说:“兄弟,以后野猪肉我也不吃了,天天给我来两条刀鱼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一条刀鱼三两多,两条刀鱼起码七两,按照自己的定价,要是天天给胡大海这货喂两条刀鱼,那不是相当于,自己一天就要损失四万元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么贵的东西,能天天吃吗? 这吃的不是鱼,而是成捆的钞票啊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问我,兄弟重要,还是钱重要?

    废话,当然是钱……咳咳,都重要。其它的东西可以放开了吃,但刀鱼实在太少了,不能被这吃货全部糟蹋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饭桌上的其他人,表情亦都是与胡大海神似。

    或闭眼陶醉,或瞪眼惊叹,而感慨之余,他们手上的动作都丝毫不慢,入口一条就夹一条,哪怕没吞咽干净呢,先把鱼夹到盘子里霸占起来再说。

    “呀,胡大海,你给我放下,就剩一条酱烧的啦,这条给我,你敢吃,你要敢吃进嘴,我就不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!田牧你个老货,老娘才吃了三条干锅的,你丫这都第五条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说小吴,你能注意一下吃相吗?刀鱼头你都不放过,不要这么没见识好吗?咱们是魔都大城市来的,别给你老板丢人……别动,这条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小吴一边鼓着嘴咀嚼,一边委屈的看着6光荣面前洁净的桌面,想道:“咳咳,6总您还说我呢,那你倒是告诉我……你丫的鱼头是吐哪了?”

    饭桌上一片混乱,你争我夺的叫骂声频频出现,就连杨玉奴都吃得满面红光,时不时还从李青云的碗中抢来一块鱼肉,连忙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李青云下午捕捞的一大桶刀鱼数量可不少,少说也得有三十多条,这可就是十斤啊。

    然而市里三家饭店的老板,外加上6光荣和助手,李青云一家三口,这鱼都有些不够吃,这还是田牧和周丽雯,以及余军带来的秘书,没有上桌的战况。

    开饭不过二十分钟,八个盘子里的刀鱼,俱皆一干二净,连个鱼头都没有剩下,这一幕可是把6光荣吓得够呛……

    他吃过那么多刀鱼,可是有那一次是连鱼头都生吞了的?

    这鱼好吃的简直逆了天了。

    最心惊肉跳的还不是6光荣,而是李青云。

    丫的……十斤刀鱼啊,几十万的大钞,这还不到二十分钟,你们就给败光了?!

    不过,刀鱼如此受到欢迎,也意味着推广工作进行的非常完美。

    “没了?!呜呜……姐夫,我还才吃了四条,他们几个大男人吃得那么快,我根本抢不过啊。”还不等李青云准备和几位老板讨论刀鱼的供货事宜,小姨子带着不满的哭腔,就叫嚷起来:“不行,我还要吃,还

    要吃……姐夫,你再给我去鱼塘捞一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饭桌上的其他几人也都满眼冒着红光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啥……青云啊,我刚才光囫囵的吞了,还没尝出味来呢,要不你再去整几条,让哥们细细品尝一下?”

    听着胡大海的话,李青云怎么觉得这么耳熟啊,貌似西游记里,猪八戒吃人参果时,也是这么说的来着……你丫真是猪啊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小姨子、胡大海,有人率先表了态,后面的讨要声就络绎不绝起来。

    “青云弟弟啊,你在给姐姐弄几条吃吃,姐姐这几天生理期,什么东西都吃不下,你没见我都瘦了吗?好不容易吃了这个刀鱼,开了胃,你就再弄点呗。”

    哎呦喂,还瘦了,我看你最近丰腴得都有些过头了,特别是胸口两坨……咳咳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咱不是还要品酒呢吗?你看……桌上都没下酒菜了,啥也不说,你在整几条刀鱼回来,咱还要喝酒呢啊。”

    看看,看看人家田牧多会说话,以品酒做借口……

    尼妹啊,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,你们知道你们已经吃进去多少钱了吗?

    “刀鱼!刀鱼!刀鱼!”余军干脆也不跟李青云瞎扯了,直接一手拿着一根筷子,在盘子上敲了起来,一边敲着,还一边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有他这么一领头,整个客厅彻底就乱了,男男女女的嘶吼声震耳欲聋,李青云恍惚间看到屋顶的水晶吊灯,似乎都摇晃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,都别吆喝了,我打电话叫人再捞一些,配合其它菜,咱们下酒。像刚才这种吃法,你们会把我吃破产的。”李青云有些心疼,说是推广新酒呢,光是吃掉的刀鱼,就价值几百箱好酒。早知道如此,就不该捞这么多刀鱼,配上其它菜吃,才能控制这帮吃货的疯狂行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老板身家数亿,还怕我们吃穷了?真抠门!”听到还有刀鱼吃,大家才一阵轻松,开始调侃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什么身家数亿,你太小看李老板了,他的身家早就达到数十亿了,你们这群土鳖看仔细了,咱们这群里人里面,谁才是真正的富?”

    大家说笑一阵,这才有人逐渐将话题,向李青云所关心的供货问题上扯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你这儿的刀鱼……到底是怎么养的?味道实在太好了,我这么些年走南闯北的寻找精品食材,多正宗的刀鱼我都吃过,甚至有一次,我和长江边的老渔民一同出船,忙活了一整天,才捞到了三条江刀

    ,当时我就觉得,那一次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刀鱼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……我只能对我以前的孤陋寡闻,表示呵呵。”

    6光荣身为场间对刀鱼最熟悉的人,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可见这‘青龙刀鱼’到底是有多么美味了。

    也只在他话语落下的顷刻间,田牧一拍桌子,高声道:“我这辈子是第一次吃这刀鱼,但就算是第一次吃,我也能大概想到,李老弟的刀鱼品质,到底比其他刀鱼强出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啥也不说了,这刀鱼的定价多少?我福满楼先预定个一百斤,做新菜品的前期推广,就凭这口感,想必客人试吃后,绝对卖的火爆!”

    “李老弟,咱们先说好,这刀鱼以后可不能缺货,一定要先紧着我们福满楼啊。”

    田牧一直是个急性子,再者他也害怕落后于人,万一这刀鱼的产量不足,他话说得完了,被蜀香楼或是川府鱼王抢占了先机,那可就有得哭了。

    就凭这刀鱼的滋味,哪一家能拿到货,哪一家的生意就能更上一层楼啊。

    “嘿,我说田牧,凭啥先紧着你们福满楼啊?我们蜀香楼就是后娘养的?”周丽雯也丝毫不示弱,立马就道:“青云弟弟,也给我来个一百斤,你报个价,现在我就给你转账,今个夜里我让人来拉货。”

    眼见这二位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斗起来,李青云还没反应呢,川府鱼王的余军,却忍不住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你家要一百斤,他家要一百斤。

    呵呵……

    你们以为刀鱼是什么啊?

    鱼塘里狠喂饲料,十天半月就能长大的草鱼鲤鱼?

    先不论李青云的刀鱼,只说普通的刀鱼,就算你们出得起价钱,那也不一定能买到,更何况……一百斤奢侈品级别的刀鱼,你们真能吃得下货吗?

    普通的长江刀鱼都一斤数千元了,以李青云的刀鱼品质,恐怕没有数万元,你都免张尊口,免得说出来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饭桌上,余军和6光荣,很默契的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刀鱼的珍贵,这两人心里非常明白啊,等人家李老板开出价码之后,你们再争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