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29章 河边的对峙
    青龙系列的高档酒一共有两款,除刚才众人品尝的‘青龙玉液’外,还有另一款‘青龙特曲’,都是添加过空间藏酒的产品,只是口感偏重点不同,或柔和或浓烈,但大家对它一如既往的好评。:。

    待得青荷居的服务员,将饭菜送来时,一众老板们,这就将一钱杯推到了一边,干脆换上了大号的酒杯,就连周丽雯也丝毫不示弱,叫嚷的换上了一两杯,大口的吃着下酒菜,豪饮起来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场间的气氛也自然而然的热闹起来,周丽雯和田牧没有再斗嘴,甚至两人竟然有兴致和余军一同和6光荣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得知这位老板来自魔都,身居一家五星级饭店任总经理,俱皆对其表示佩服。

    6光荣呵呵一笑,连连谦虚道:自己无非就是个打工的,要真核算起在座几位的身家,他还真不一定比得过在座的谁。

    氛围和谐且欢快,时间也过飞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别墅窗外的天空已然黑透,广阔无垠的夜空,是忽闪忽烁的星辰,静谧的夜里,时不时只传来一两声,夏末秋初的蝉鸣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李青云陪同着几位老板出了别墅,大家微微感到一丝凉意,山村中的气温,明显要比城市里,低上些许。

    “这么清澈的夜空,一年到头魔都都见不到一回……真美啊。”6光荣昂眺望,酒后总令人生起感概之意。

    田牧几人早已跟6光荣混熟了,勾着他的肩膀便打趣道:“各有千秋嘛,我听说魔都常如云间仙境,青雾漫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,有你这么寒碜人的吗?最近几年,环境已经变得不错了,你说的是哪年的旧黄历?”6光荣瘪了瘪嘴,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田总怕是喝多了,说的是京城吧?”旁边两人笑道。

    今夜里。几位老板都不打算走了,喝多了,正好借着酒劲联络感情,说一些清醒时说不出的话。、再说。刀鱼的价格还没有敲定,想走也不安心,只能在李家寨睡一夜,明早起来谈正事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也不早了,李青云招呼一声:“走吧。我带大家到竹楼酒店凑合一夜,勉强三星级的住宿水准,委屈各位大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正值十一黄金周,青龙镇涌入了大批游客,若不是现在有了胜利饭店分担客流,外加上村民们自家打造的简易农家乐,恐怕光是居住条件,就不足以满足大波游客们的需求。

    也好在李青云事先就给经理罗朋打过招呼,让他预留了几间房子,否则这个点突然袭击。肯定是找不到住得地方。

    李青云开车带着6光荣和小吴,在前引路,后面跟着市里三家饭店的老板。

    到了竹楼酒店,将他们分别安顿妥当,李青云也没停留,直接离开酒店。

    只是刚出酒店大门,就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机,锁定在自己身上,好像在观察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?”李青云六识多敏锐啊,当即现不对。转向寻找根源。

    酒店里,李青云刚刚离开,原本还酒气上头,晕晕乎乎的三家饭店老板。这就组团跑到了6光荣的房间门口,敲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6总,还没休息吧?我们仨过来叨扰杯茶水,醒醒酒。”

    6光荣看着三人的到来,也没有太过意外,将他们引入房内。这就亲自动手泡起了浓茶,给各位醒酒。

    “想来几位过来,是想和我商量刀鱼的价钱问题吧?”

    刀鱼的滋味大家都心里有谱了,比之普通的特种淡水鱼,滋味简直好到了登天,不过这价钱问题,却不好琢磨,毕竟田牧和周丽雯对刀鱼不是很了解,而余军就算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数字,但还是想和众人取得一个统一。

    “对,这刀鱼的行情我们也不懂,这才跑来找6总指教。”

    6光荣也没有拐外抹角,直接掏出了手机,在网页上搜索起来,而后便将手机递给了他们,解释道:“刀鱼一直是奢侈品食材,前年的最高报价达到了八千元一斤,今年有降幅,不过三两的大刀也在三四千元一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李老板所出品的刀鱼,绝对比野生长江刀鱼,美味数倍不止,这价钱……你们心里应该有个大概了吧?”

    手机搜索结果出来了,看到网页上所显示的报价,田牧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喝了一口茶压压惊,才道:“这东西还真金贵,普通的市场价都三四千一斤,这么一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吧?”余军看着田牧的脸色变化,不由浅笑一声:“刚才在饭桌上,你还扬言要一百斤呢,开什么玩笑?当年我去南方朋友家作客,朋友亲自带着我去渔民那里收刀鱼,人家都是论条卖!”

    6光荣继续补充道:“另外,鲜活刀鱼的储存不易,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销售,进购大批的刀鱼,肯定会因为滞销而死亡,活物食材的价值就在鲜活这一点上,死了的东西,你们也清楚,是卖不上价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周丽雯也俏脸一红,对自己在饭桌上,跟风田牧的愚蠢举动,表示尴尬。

    她又细细一琢磨,倒是对刀鱼储存表了想法:“鲜活刀鱼储存不易,倒算不得问题,我们三家饭店距离青龙镇可近着呢,大不了先进一些供给品尝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再有客人要货了,提前三天缴纳定金预定,我们随时来拉货都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余军和田牧,皆是眼前一亮:“嘿……还真没看出来啊,周总脑子转的挺快,这们我们承担的风险就小了。”

    市里三家饭店的问题是解决了,可6光荣心里却犯难。

    刀鱼的储存问题很棘手,而青龙镇距离魔都又太远,路途颠簸对刀鱼的生命威胁很大。

    虽说以刀鱼的金贵,完全可以实现以空运手段进行配货,但活鱼这种东西不似宠物猫狗,只要有相应的健康证明,就能办理空运。

    如若真要空运,所要处理的手续非常繁琐,且运输上的耗费也很大。6光荣可不相信李青云会对他们美味世家‘包邮’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6光荣倒是没有往外说,不是无解的事情,就总有解决的办法。实在不行……宁可多掏点运输费用,这刀鱼都绝对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那对李青云的报价呢?6总,老余,你俩有什么高见?”周丽雯又向着两人问道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正准备开口。却不想一旁的田牧却沉吟一声:“嗯,既然有了市场价做参照,在对比起,如今青龙蔬菜,以及淡水鱼的溢价比例,我觉得这刀鱼,应该要卖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六万元一斤?!”田牧说出这个数字时,自己都把自己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五六万一斤的鱼啊,好家伙,一克的售价。仅仅比黄金低了一百块钱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6光荣和余军都相应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6光荣道:“比我预计的数字还低上些,就凭这味道以及一年四季刀鱼的供应噱头,这刀鱼要到了魔都,绝对能卖出天价,我原本预计的拿货价,比田老板还要高出一万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七万?”周丽雯也是一阵哑然无声。

    不过,余军却适时开口:“咱们云荒市自然不能跟魔都相提并论,消费水准就不对等。六万!这个价格在初期市场进行试验性销售,已经算很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后期市场反响热烈,再进行提价是必然的,这事李老板可没少干。呵呵。当初的青龙蔬菜不过十元一斤,现在已经涨到三百了……在我看来,这刀鱼的出产量,比之青龙蔬菜,以及特种淡水鱼,更为稀有。”

    一阵讨论之后。

    几人的心里都有了谱。五六万块钱的单价,作为饭店的尖端菜肴,勉强都能够接受。

    三人在6光荣的房中又闲聊了一阵,等一壶茶喝干,这才纷纷离开。

    竹楼酒店外,静谧的河边,气氛诡异,秋虫都吓得收声躲避。

    李青云此时站在河边开拓出来的垂钓竹椅边,静静的凝视着仙带河,水波粼粼,在夜色中更显神秘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的同岸边,也有一人,却以同样的姿态凝视着他。在这人眼中,李青云远比仙带河水更神秘,也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若不是,有晚风不时的吹动他们的衣衫,出猎猎声,黑夜中这二人,和两根木头桩子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河岸边那人,一身素色僧袍,一只手一直立掌横于心胸之前,这和尚不是别人,正是烂陀寺弥留在李家寨的‘人质’,慧安和尚。

    当初爷爷突破三境之时,遭遇烂陀寺高手袭击,若不是有自己出手相助,恐怕爷爷早已凶多吉少,至此,稳固修为的爷爷这便杀上了烂陀寺,烂陀寺一路高手不敌,后来寺中隐藏高手出山,这才以高绝战斗力,逼平爷爷。

    双方害怕两败俱伤,最终停手,而烂陀寺也派出了一个和尚,前往李家寨作为人质,以示和平的诚意。

    慧安和尚一直以来都住在竹楼酒店,平日里他要么在屋中念经,要么就在河岸边思禅,行踪飘忽不定,李青云也有不少时日,没有见过他了。

    刚才从酒店中出来时,李青云就感受到一丝尖锐的气息,锁定在了自己的身上,虽然这股气息并无杀气,但也决然不带有半点善意。

    顺着气机出的方向一看,现了躲在黑暗中的慧安和尚,这才有了二人的对峙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时,慧安和尚先承受不住这种气机的交锋,双手合十,微微作礼:“李施主多日未见,功力又有精进,真是可喜可贺啊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着慧安面带僵硬的浅笑,心中不由暗骂:这小秃驴,明明心中对我功力精进,极为忌惮,却在这儿假意善笑,真他妈让人碜得慌。这和尚,最近有些不安份,见自己这方的战力增涨太快,恐惧了吗?

    虽说慧安和尚在李家寨,一直是以‘人质’的名义滞留,但李青云总觉得,这就是一枚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李青云早就有想法,让慧安和尚‘人间蒸’,却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时暗中攻击,现这家伙身上的法器念珠性质特殊,竟然能抵御小空间摄取的能力。

    自己不但没搞定慧安,还险些暴露了自己身上的秘密,虽然慧安不可能搞懂小空间的存在,但他势必察觉了,自己身上的神秘与异常。

    没找到克制对方的方法,这也是双方僵持的原因,各有顾忌,谁也不敢先越线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