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30章 醉酒的小姨子没酒品
    气氛越来越紧张,彼此眼中似有火花闪现,李青云暗暗提起内力,已做好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丫的,要打架就来吧!惹怒了老子,先干掉你,再把烂陀寺一把火烧掉。

    不就是不能使用小空间嘛,老子不用,用强大的灵魂力量,一样能够杀掉你。只是无法悄无声息的干掉你,生怕烂陀寺愤怒的反扑,危及家人的安全。等老子召集足够的高手,住在青玉农场,可以百分百保护家人安全的时候,就是双方撕破脸皮的时候。

    慧安和尚的想法与李青云相仿,他也想干掉李青云,既然双方有血仇,估计也很难化解,特别是悟道观的灭.门惨案,迟早会有人站出来清算的。而且,李青云身上,绝对隐藏着大秘密,上一次自己就险些着了他的道,要不是念珠自动护身,怕是已遭毒手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任凭李青云一家人自由的展,功力越来越强,对烂陀寺的威胁就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可惜,今天稍一试探,慧安现,自己却没有把握丝毫把握胜过李青云,哪怕自己比他高一个大境界。

    如果一击不成,先不说李青云会使出什么手段反击,只要李青云呼喊一声,李家那个第三境的老怪物,会在第一时间跑来把自己轰杀成渣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春秋医馆如今还有另外一个第三境的武修,近战能力级变.态,曾是三军总教官,武力值甚至过李春秋。

    我佛慈悲,什么时候第三境的高手这么多了啊?而我们烂陀寺所有的期望,都在那位神秘的师叔身上,如果他能顺利晋升第三境,我们委屈求全这么久,也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两人各怀鬼胎,愣是没人先动手,犹豫许久。二人间的紧张气氛渐渐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秃驴……哦,慧安大师,你的功力也不错嘛。怎么着,最近营养不错。你好像胖了一圈啊?”李青云笑眯眯的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李施主为贫僧提供的伙食好,吃得好,睡得好,能不胖吗?古人云,心安处即是吾乡。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地方了。”慧安和尚不知真假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谢谢夸奖,我给大师提供的食宿标准每天3oo元,差了岂不是自毁招牌?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慧安终于变色,脸上闪过一丝怒色,质问道,“当初我来时,李施主不是说过,老衲在这里的一切费用全免吗?”

    “大师可能听错了,这天底下。哪有白吃的午餐?”李青云见他生气,笑得更加开心了,“最近我见大师有归去的意思,离开前,请告知一声,就算不给你饯行,也会抽空把费用和你清算一下。呵呵,烂陀寺几百年的传承,富足一方,应该不会赖账吧?”

    慧安和尚气得咬牙切齿。脸色涨红,再也无法保持风淡云轻的高人模样:“阿弥陀佛,我们出家人表里如一,从不打诳语。绝不赖账,不像某些人,言而无信,会遭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慧安和尚拂袖而去,没回竹楼酒店。不知道跑哪泄闷气了。

    呔,这老秃驴好不要脸,吃我的,喝我的,还想偷偷的袭击我?老子给他一提钱,他就翻脸?还烂陀寺的高僧、佛子呢,我呸!

    李青云大笑一声,觉得这一场交锋自己又胜了,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。

    于是也懒得跟他再计较,至少不会让服务员把他的行李扔出房间。还是那句话,哥们也是讲道理的人,上学的时候,年年都是三好学生,还得过大红花呢。

    路过青荷居的时候,现里面依然顾客如潮,喝酒说笑声此起彼伏,仍处在用餐高峰期。

    此时是夜晚九点,平时青荷居已经关门休息,不过因为十一黄金周的关系,这几天的营业时间,都将延长一个小时,至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李青云走入青荷居时,饭店里正一片火热喧闹,正巧赶上最后一份空间酒的拍卖。

    他每月都给青荷居一坛十斤装的空间藏酒,遇到旅游旺季,也会适量的加一坛。储藏年份都在十年左右,在小空间的酒窖里放了那么长时间,时刻接受灵气的滋润,美妙滋味绝非市面上的商品酒能比。

    有钱的豪客一尝,自然惊为琼浆玉液,玩命的追捧,一声声加价此起彼伏,生怕这最后一份美酒落入了别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五万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七万!”

    “操,爷今天一口没喝上,这最后一份势在必得,我出十万。”

    场间的火爆场面,堪称疯狂。

    毕竟是最后一份了,喝过的客人还想再喝,没喝过的更是望眼欲穿,价格自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最终,今日里的最后一份,一小壶空间藏酒被人以十六万八拍走,虽说这个价格,比之正规拍卖行所竞拍的国际名酒,略有逊色。

    但是要知道,这一小壶的容量只有半斤左右,近二十万的价格,已然属于天价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当然,高价不是每天都有的,这得看店里顾客的财力水准。如果刚好遇到亿万富豪,几十万的东西肯定不在乎,能够尝鲜就好。

    如果遇到百亿级的富豪,拍出百万的价码也有可能,因为人家不在乎这点“小钱”。

    李青云等拍中者兴奋的回包厢品尝美酒,拍卖现场平静之后,这才走向柜台。

    姐姐李青荷,此时正笑眯眯的看着手机银行的到账提醒,她似乎已然预见到,这十一黄金周的七天里,营业额绝对能过平时的一个月。

    正在做财美梦的她,根本没现李青云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姐,没看出来你也是个财迷啊。”趴在柜台上,李青云对着姐姐就是一阵打趣。

    李青荷突兀的看到弟弟,微微一愣,随即就笑道:“财迷怎么着?谁不喜欢钱啊。哈哈,当然,这要感谢你这个有本事的弟弟,要不是你照顾姐姐,姐哪有今天?”

    和李青荷一阵逗趣之后,李青云就问起了今天的情况来。

    今天一天的生意当然非常火爆。听姐姐说,不仅仅是青荷居爆满,河对面的胜利饭店,亦是大横财。就算他们所招待的大多是普通客户群,但也架不住人多啊。

    除了两家饭店,竹楼酒店、胜利酒店亦都是满客,河岸边的空地上,都被一些年轻的城里人霸占。自己支起了帐篷,玩起了野营。

    另外,村里摆摊的情况也非常乐观,就连张桥村、南汪楼村的人都跟风而来,拎着不少野味当街贩卖,那卖价可比出售给收货商人的价格,高出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李青云自然是喜闻乐见,有钱大家一起赚,没有谁是能把所有钱都赚光的。

    在青荷居闲聊了一阵。李青云就离开了,不耽误姐姐在店里忙活。

    回家时,小姨子杨玉奴和老婆还没休息,正坐在客厅聊天。

    “哼,等明天几个市里的老板去酒厂拉货,我看酒厂那些工人还有什么话好说。这可不是小订单,一个人要几百箱,仓库里的存货一下子就减少三分之一。”杨玉蝶喝了点酒,兴奋的又吵又闹。

    杨玉奴看着妹妹的高兴样,不由的想要敲打她一下:“你别忘了。这些客户可都是你姐夫找来了的哦。”

    对此,杨玉蝶很是不以为然,一挺傲人的胸脯,心不跳脸不红的就道:“要不是我提醒姐夫。酒厂的产品滞销,他还不知道这事儿呢,如果长久这么下去,他就赚不到钱了,所以归根结底,追溯源头。也算是我的功劳啦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进来时,刚巧把杨玉蝶的话听入耳中。

    哎呦喂,小姨子这一手偷换概念用得简直炉火纯青啊。

    就她这厚脸皮,去当公务员,肯定有展前途。

    “我说某位小丫头,吹牛的时候,一定要选择好时机,被人当面打脸,那滋味可不好受。”李青云迈步进来,一屁股坐在了沙上,搂着老婆亲了一口,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姨子。

    杨玉蝶脸色微微一红,却又理直气壮的道:“哪说坏话了,谁说坏话了?我明明在夸姐夫好不好?你肯定是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见小姨子杨玉蝶矢口否认,李青云夫妻俩完全给跪了,彼此互视一眼,哈哈大笑,也不想和这小丫头片子较真,站起身子,就准备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“唉唉唉,你们别走啊,姐,姐夫……陪我聊会天嘛,我现在正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,大不了我承认错误还不行吗?功劳都是姐夫的,全是姐夫的,只有我的……那么一丁点的苦劳,好不好嘛。毕竟订货合同是我主持签订的……”

    得,被小姨子缠上了,看来解决这个大麻烦,让她兴奋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成,那就再聊会吧。”

    说是聊天,其实就是李青云和杨玉奴听,小姨子杨玉奴一个人讲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最后是因为什么,小姨子竟然拉着自己喝起红酒来,说是庆祝一下酒厂的销售渠道正式打开。老婆杨玉奴无奈的劝了两句,见没有效果,也懒得阻拦,随妹子闹腾。

    在李青云眼里,红酒和啤酒差不多,喝多了尿泡尿,基本上不会醉。不过他从厕所出来,刚好看到醉醺醺的小姨子和老婆钻进了主卧室,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离玉蝶远些,别让她踢着肚子。这个醉鬼,没一点酒品,看着闹心。”李青云虽然不放心,但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我会小心的,要不是怕她喝醉没人照顾,肯定不让她睡在身边。老公,今晚就委屈你睡客房啦。”杨玉奴有些歉意的站在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睡,我还能喝……”二货小姨子,醉得抬不起头,还趴在杨玉奴肩头嘀咕呢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说了,睡吧。”都老夫老妻了,再说客气话就太见外了,李青云摆摆手,让她关好门。自己也懒得收拾客房,直接躺在沙上,两个眼皮一耷拉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才六点多,李青云就自然而然的醒了。有过酒醉经验的人都知道,喝得越多,睡的越浅,早上很容易就会苏醒,特别是混酒之后,往往有明显的头疼和反胃。

    不过昨天他们喝的是真正的好酒,再加上李青云的特殊体质,宿醉后的副作用几乎没有,虽然说也有些许的不适,但也绝对称不上难受二字。

    李青云伸个懒腰,从小空间里取出一杯空间泉水精华,咕嘟咕嘟灌下了肚,身上出了一层子细汗,轻微的宿醉感觉,瞬间就一扫而空。他天天饮用空间泉水精华,洗经易髓,逼出的汗水带着特殊的清香,没有一丝酸臭味。

    偷偷溜进卧室,找了一套换洗的衣服,正准备到外面的公用卫生间洗澡。却现小姨子枕在老婆身旁,姿态极为不雅,雪白的大腿露着半边丰腴的屁股,居然压在老婆肚子上。

    阿弥那个陀佛,无量那个天尊……咱不带这样玩的好不好?你压的不是我老婆的肚子,压是我的孩子啊!

    闭着眼睛,想把小姨子的大长腿拿开,没想到人家不领情,这条腿是放下来了,可是一扭身,另一条腿又压在老婆腰上。这一翻身可不得了,别说大腿和屁股瓣子,连胸脯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尼妹,多大的人了,还喜欢裸.睡?李青云掩面而逃……不能再看了,要是老婆或者小姨子突然醒来,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未出生的孩子,你就多忍耐一会吧,反而被压一夜了,也不在乎多压这一会。

    李青云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,才松了一口气,像做贼一样心虚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还早,李青云就坐在沙上呆一会,可是一闭眼,眼前浮现的都是小姨子那白得耀眼的胴.体……憋太久了,实在不行,得去找蜜雪儿切磋一下床上功夫了。

    为了清空脑子里的乱绪,他只好进入小空间,对两只海东青小幼崽进行日常训练。训练的方法很简单,也一直很粗暴,一个巴掌一个糖,训得两只智商初开的小鸟老老实实,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训练完毕后,李青云又对空间内所养得动植物们,进行了一次例行检查。

    当初在淘宝,购买来的人参催芽种子,早已长满整个小空间。李青云稍稍扒开一株人参的土壤看了看,根部呈完美的‘人形’,表示灵气极为充足,有胳膊有腿,像一个袖珍小人。

    虽说按照小空间的比例换算,这些人参的年份尚浅,距离百年还差得十万八千里,但胜在小空间一次次的升级,灵气质量次次攀升,这些人参的品质,比外界江湖人所认识的百年灵药,品质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大片的灵芝和黄精长成,随时可以采摘入药。灵芝的效用比其它灵药,功效范围有些狭窄,但也属于顶级灵药范畴,对癌症治疗有其独特的效果,同时也能帮助修炼者排除体内毒素。

    铁皮石斛和何乌,总在不显眼的位置生长,但零零总总算起来,早已扦插成活几百株。上次空间升级,空间土地又扩增许多,种植密度再次变稀,不但可以随时再扦插这些易成活的灵药,李青云觉得很有必要再种些人参。这玩意号称灵药之王,用途极为广泛,无论是疗伤还是治病,甚至是修炼晋升,它的效果都远其它灵药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飘在半空,扫视脚下数千株生机勃勃的灵药,突然有一种站在世界巅峰的自豪感:“格老子的,要在修行界比资产排行,老子绝对是富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