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34章 刀鱼火了
    福满楼。

    包厢内的赵总点完菜后,就和自家的老婆拌起嘴来。

    他老婆认为,花十三万买一盘菜,实在不值得,吃了别人又看不到。花那么多冤枉钱,倒不如多去法国设计师那,订制两套衣服,又或者给儿子买两双球星签名的限量版篮球鞋。把钱花在实用的地方,总好过两筷子吃到肚子里,然后在拉出来吧?

    赵总对老婆的说法表示不满,反驳道:“你哪次要买衣服化妆品,我说什么了?儿子上了初中,一说要个限量款手机,我也没二话吧?怎么到我这儿,我吃点好的,你就歪起嘴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啊,你在省城办得那张美容卡多少钱,整整六十六万,还只是月卡,一大堆化学品往脸上弄,有什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福满楼的精品菜肴,可都是健康绿色食品,原来我还一直又酒精肝呢,最近没吃药,光是吃这些蔬菜,疾病症状就减退了,人家许经理都说了,顶级菜肴是比精品菜肴,更高一个档次的臻品。”

    “十三万,买一盘能让人吃了之后,身体健康的菜肴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    赵总说得可都是实话,自从吃了福满楼的精品菜肴后,他明显觉得自身的身体健康有所改善,先不说什么酒精肝,只说长久吃了这精品菜后,特别是那一道爆炒黄秋葵,晚上和小妖精们在床上的持久性,都大大增强了。

    这绿色蔬菜的效果,可要比那些什么伟哥,万艾可强多了,更主要的是,对身体没有害处。

    青龙蔬菜的生长。离不开空间泉水的浇灌,虽然浇灌的空间泉水,都是经过大比例稀释之后的。但其中却依然蕴含着微量灵气。

    偶尔吃的人或许感觉不出什么效果来,但像赵总这样长此以往。将青龙蔬菜当作主食正餐的人,都会感觉身体机能的改善,吃一次的效果不明显,吃十次,吃一百次,效果可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赵总老婆对这话根本不信,吃菜还能治病,你当中医食疗呢?

    这一家子的对话。要传出去,估计得哭死一大堆穷苦老百姓。

    听听,这都什么人啊,十三万对他们而言,就等于一套化妆品,两套衣服球鞋。

    六十六万一张美容卡,还只能用一个月,土豪的生活日常,真的不是平头老百姓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一旁,赵总的儿子对于父母的争吵。毫不在意,他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,当看到包厢的房门被人推开。几个服务员端着菜进门,他便嚷嚷道:“爸妈,你们别吵了,菜来了,快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群英荟萃。”

    “青龙茄块。”

    “咖喱龙虾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道菜,竟是大堂经理许丹,亲自为赵总端上了桌:“翻江倒海。”

    只见三条银色的刀鱼,平摊在一个海绘图案的盘中,头头相对。三条刀鱼的中央则摆着一颗圣女果,除此之外。盘中再无任何一点装饰性物品,或是点缀这天价菜肴的奢侈食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老赵,我就说你花冤枉钱了吧?三条不知明的小杂鱼,十二万九千九百九十九,哎哟,你也真是逗死我了,在市里,十块钱都用不到。”

    赵总这时的脸也绿了,他抬头望着许丹,冷冷的说道:“许经理,去把你们田总叫来,我倒想问问他,这是什么顶级菜肴,啊?三条小杂鱼,卖十三万,当我煞笔啊。”

    许丹看到赵总暴怒,登时也慌了,忘了该怎么解释。赵总的身家虽然比之田牧多不了多少,但赵总的基业都在省城,认识的大人物极多,人面极广,这也是为什么,平日里被赵总调戏,只要他不做出什么过分举动,许丹也都是睁一只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当赵总的话音落下,许丹还没想好该如何作答,包厢的大门,忽然被人猛地推开,三四道风风火火的身形一拥而入,为的正是福满楼的老板田牧。

    “嗨,我说你在哪呢,原来在三号包厢啊,最后一盘刀鱼呢?没上桌呢吧,得嘞……赶快劫走,我这几位贵客可还没吃够呢。”

    田牧一进门,还没顾得上打量包厢内的客人,就雷厉风行的对着许丹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许丹听到这话,心中登时一喜,赵总抛来的地雷,可以迎刃而解了,这便立即说道:“唉,已经上桌了,那不是吗?不过好在还没动筷子,而且赵总觉得咱们福满楼的刀鱼,不值这个价,正好想要退菜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……田总这边的贵客不嫌弃,这盘菜就转移过去?”

    一听许丹阴阳怪气的语调,田牧就知道她受气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想要退菜?

    听她这话的意思,有人竟然嫌弃刀鱼?

    哪来的煞笔土老帽,有眼无珠,瞎啊。

    田牧往包厢一望,这才看到了正主:“哦,原来是赵总啊,那成……您不要这盘刀鱼是吧,我这边有客人还没吃够呢,那就麻烦您割爱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田牧根本不等赵总反应,就上前准备端着菜出门。

    赵总可是精明的人,一看这个情况,自然就知道了这‘翻江倒海’的不俗,他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吃货,眼见这东西有人抢着要,自己当然也不能放手了。

    “唉,是刀鱼?我以为是小杂鱼呢。别急啊,这鱼我还没入口尝过呢,谁说的我想退菜啊?田总,没你这么乱来的啊,都上桌了的菜,你还想拿走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田牧见此一幕,心中冷笑,要不是老子适时赶到,你丫恐怕早就吆喝着要退菜了吧。

    “赵总,明明是刚才说的,叫我们田总过来理论理论,您不是觉得这菜,不值十三万吗?”许丹适时补刀一句,登时就憋得赵总脸色一黑。

    此刻,正当几人争抢之时,跟着田总一齐进入包厢的人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嚯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小赵啊,今天真是巧了,竟然能在云荒市碰见你。”

    来人一口一个小赵,喊得赵总差点当场彪了

    哪个王八蛋敢喊我小赵?

    不过还不等他骂出口,只是一抬头,就给愣住了:“嘶……这是,大凡军工的刘董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我。”被称作刘董的人应了一声,就直入正题:“我刚才听这位许经理说,你看不上这盘菜?那正巧了,这菜我刚吃完,桌上还有几位贵客没尽兴呢,你转让给我吧?你重新点些菜,账都算我头上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赵总登时就蔫了。

    大凡军工可是龙头央企,这位刘董可是川蜀地区的一把手,按待遇划分那可是正厅级别的,相较之人家刘董的人脉关系,赵总可就相形见拙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人家张口闭口,就是‘小赵’。

    要知道,赵总今年可都四十多岁,快五十了啊。

    “呵,哪能让您结账啊,行……这盘菜就让给刘董了,您吃好啊。”

    最终,刀鱼还是被田牧给端走了,赵总只能煞笔一样的坐在桌前,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“玛德,这劳什子刀鱼是什么东西?大凡军工的刘董,竟然吃了一盘还不够?”赵总正念叨着呢,他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赵啊,我老白,我记得你说,今天要去福满楼和家人吃吧?唉,对了,我跟你打听个事儿,福满楼有没有一道菜,菜名估计不一样,就是三条三两左右的银色小鱼,拼成的一盘菜,菜价标了十二万九千九。”

    赵总一听这话,登时懵了:“老白啊,你咋知道的?你平时不是不来福满楼,都在蜀香楼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赵总又忽然有了一丝明悟:“难道说,蜀香楼也有这道菜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老白,这时一阵唉声叹气:“你是不知道,这菜都卖疯了,我和于董是老对头嘛,今个还正好在蜀香楼碰一起了,结果他先我半步,就把那菜给抢走了,我当时那个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听人说,不光蜀香楼有,福满楼也有,这不,就想起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赵总听得这些话,肠子都快悔青了,看着情况,刚才那三条银色刀鱼的滋味,绝对美味到不可理喻,结果……都上了桌的东西,竟然被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赵总将方才的事情说了出来,老白对他一阵取笑:“哈哈,你个不识货的家伙,还什么小杂鱼,有这么贵的杂鱼吗?那是大名鼎鼎的刀鱼,而且不是普通的刀鱼,就看那些抢到菜的人,吃后的评价,这鱼的档次应该跟蜀香楼的精品菜,在一个档次上,且这刀鱼要比那精品菜强出不少,那味道绝了,吃过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也不跟你说了,据说不单单福满楼和蜀香楼有,川府鱼王的货源比这两家稍微多一些,我现在赶过去,看看还能抢得到不。”

    说罢,电话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赵总举着电话,楞了半天,还不等身边的孩子老婆,问他方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他就猛地一拍桌子,喊道:“问个毛!结账走人,去川府鱼王!”

    “老子今天就算出三十万,也得抢到一盘顶级刀鱼来尝尝,不然这脸面都被你这败家娘们丢光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感谢:漂亮南茜、re、书友14o4o4、69等人的月票和打赏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