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36章 老婆快生啦
    在渔场忙活完,李青云满身是汗的回到别墅,感觉到院里太清静。←,.才猛地意识到,自己从起床到现在,还没看到老婆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别墅里转悠一圈,确认没有杨玉奴的身影,李青云不由的念叨着:“玉奴不在家,去哪了?难不成是回娘家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对,回娘家能不跟我说,叫我陪着一块吗?”

    正说着,刚充上电开机的手机,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到,来电显示,正是老婆杨玉奴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起床了吗?不会还在床上赖着吧,这都中午了,早上妈陪着我来爷爷这儿,让爷爷给我号号脉,今儿中午在医馆吃饭,你也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哪有这么懒,去渔场忙活了。不过你幸好来电话了,不然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。等我,洗把脸,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的肚子,如今越来越大,看其势头,和当初蜜雪儿要生产那几天的状态,很相似。

    相较之蜜雪儿,杨玉奴身为武修第二境初阶的高手,体质要比她强出太多了,外加上餐餐顿顿,灵性食材的滋补,以及偶尔空间泉水的调养,生产的难度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哪怕怀上个双胞胎、三胞胎,生产时估计也一点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让爷爷给玉奴号号脉,却能让老爸老妈,以及奶奶宽心,毕竟他们对杨玉奴的身体情况,可不是那么了解。

    倒是爷爷……

    恐怕他能察觉出,自家孙媳妇,应该没少服用过玉髓液,来调理身体。

    李青云赶到医馆时,后院已经布置好的饭桌,十月天气温微凉,中午将饭桌摆在露天院落的树荫下,温暖的太阳透过树叶间隙散乱,给人一种极为惬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福娃啊。玉奴现在都快生了,你还这么偷懒赖床,真是的……万一有个什么突情况,玉奴忽然要生了。看你来不来得及反应。”奶奶一见孙子的面,登时就唠叨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说是训斥,脸上却是带着慈祥的笑容,一边拉着玉奴的手,一边用眼神来回在孙子和孙媳妇身上扫过。那神情……别提有多欢喜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嘿嘿笑着,挠着头说道:“我这两天不是忙嘛,给渔场又添了一个新品种,五爷爷酒厂那边的产品也需要我来推广,今天才算刚闲下来,不过客户对新鱼种的需要比较大,我又到鱼场里添加新鱼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忙,行了行了,奶奶也不说你了,免得让你儿子听了去。觉得你没威严,以后从小就不听你的话。”奶奶瞅了一眼杨玉奴的肚子,打趣的说道。

    另一边,孙大旗陪着付婆婆,从厨房端着菜走了出来,见到李青云,也是为他操心起来:“福娃啊,你给我的乖徒弟把医院联系好了没?看着情形,也没几天了吧?”

    付婆婆也紧张道:“对,这些事都要提前准备。不要临到头了手忙脚乱,就算玉奴的身体好,那也得以防万一,想想我当年在仙女庙……嗨。不说那晦气事儿了,咱玉奴肯定能顺顺利利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着一众长辈,对自己和老婆的关心,心里边登时升起一阵暖意:“行,我知道了,也不等明天了。要不然等会吃完饭,我就联系医院,明后天就让玉奴去妇产科病房待产。”

    “也别明后天了。”爷爷李春秋喝了口茶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刚才我给玉奴号脉,看脉象就在这一两天了,赶早不赶晚,就像你付婆婆说的,凡事都得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听得爷爷的话,李青云心中不由的一紧,犹如当初柯洛伊即将出生时感觉一般,难以言表,只能说……是要当父亲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医馆和家人们吃完了中午饭,也不用长辈们的催促,李青云就准备联系医院。

    市里的医疗环境好,不过难在路途太远,按照爷爷的话来看,这一两天临盆都是保守估计,万一因为路途太颠簸,杨玉奴在半路要生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所以,县上的医院是选。

    对于其他医院,李青云不是很了解,干脆也别琢磨了,直接去最熟悉的中医院得了。

    县中医院里,住院环境不错,新修的住院大楼,而且还有熟人呢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李青云就立即翻找起通讯录里的电话。

    赵延寿,这位可算是老熟人了,中医院里的主任医师,他师兄是省保健局的专家,曾在李青云这里买过一根“百年参”。

    赵主任在中医院里,还算是颇有地位的,找他帮忙安排产房,应该可以,毕竟当初产检的时候,就找他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电话拨出去,很快就被接通。

    接到李青云电话的赵延寿,态度格外的热情:“你好,是李老弟啊?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啦?是不是又有百年野山参要出手?我师兄整天盼望着这事呢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了这话,哭笑不得,这货也就只记得百年野参了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百年人参啊,您又不是不知道,我爷爷这边的医馆,病患可多着呢,就连他老人家压箱底的货,都早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个打电话,是有事找赵主任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李青云就将老婆即将生产的事情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延寿一听李青云的老婆,想在县医院生产,二话没说就应承了下来:“行,你们下午直接过来就行,我立马给你安排床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表功,要是一般人找我帮这个忙,我肯定没办法。现在所有的医院,不管是市里的,还是省里的,妇产科的床位是最紧张的。要个床位比要了妇产科医生的命都难,外来人塞多少钱都没辙,要么提前排号,要么去普通的小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李老弟你找我帮忙,我才会去拉下脸面去求人,到时候请妇产科的主任吃顿饭,这事儿也就妥了。”

    赵延寿的前半句话,可一点都不夸张,这年头妇产科的床位千金难求,必须提前数天排队。你要没点医院里的关系,想要加塞,那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后半句话就有些扯淡了。

    以他赵延寿在中医院的地位,还用得着请妇产科主任,吃饭还人情?

    人家医生都巴不得,赵延寿找他们帮忙呢。

    要知道,赵主任的师兄,可是在省保健局给领导看病的,门路多着呢,就凭着关系,谁不得给他三分颜面?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也明白,赵延寿能这么说,肯定是想让自己记他一个人情,以后方便加深交情。

    搞定了医院的床位,李青云也没在怠慢,立即就准备回家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洗漱用品得自备,床褥什么的医院虽然都有,但谁知道那东西消毒的彻不彻底,这些东西还是自己预备得比较好。

    眼见李青云就要带着杨玉奴出,全家人都骚动了。

    父亲李承文交待道:“福娃,要不我也跟着去呗?多一个人,多一份细心。”

    奶奶也跟着凑热闹:“我也去,玉奴生孩子,那可是咱家的头等大事。你们这些年轻人,没什么经验,不知道怎么伺候月子。”

    付婆婆忙道:“都要去啊?那也不差我一个了,这肚子里的宝宝算我半个曾孙,我不去怎么能行?”

    李青云见此一幕,苦笑起来:“去那么多人干嘛啊,医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,再说了……病房就那么小一点,还不知道是单间呢,还是多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单间,咱这么多人,也住不下啊,人家医院也就一张陪护床。”

    有了李青云的话,父亲、奶奶和付婆婆才无奈的叹息,说什么搁在以前,在家里生就好啦。

    不过母亲陈秀芝却丝毫不动摇:“总要再跟着过去一个,行了,我去吧,你小子粗心大意的,也不懂女人的事,我这当婆婆的去了,也能照顾的仔细些。”

    母亲妈这一出声,一家人也都连连点头,全票通过了这个决议。

    父亲李承文也无二话,只道:“就这么决定了,让你妈跟着过去,我们大家也能放心,不然一家子人,在家也是提心吊胆的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面对众人对自己的不信任,只能无可奈何的苦笑,自己有那么差劲吗?

    拗不过长辈们的关切,李青云只得点头答应下来,而后这才带着玉奴和母亲,离开医馆,回别墅收拾日用品。

    在驱车赶到医院时,正是中医院下午上班的钟点,挂号预约处,病患队伍排起了长龙,其中可不乏有像杨玉奴这样,怀有身孕的孕妇存在。甚至还能听到一些老妇人,向旁边的儿子报怨,说人太多,又没有床位,早知道不如在乡镇卫生院,现在真是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母亲陈秀芝一见这个情况,顿时就心虚起来:“幺儿,你确定病房预定成功了吗?我怎么觉得悬乎啊。你看那么多孕妇都在大厅等候呢,手里头也都拎着被褥,显然是没有办理住院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早就说,让你早点带玉奴过来排号,你偏不听,要是今天找不到床位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相对于母亲的担忧和唠叨,杨玉奴只是面带微笑,看着自家男人。

    她对李青云的能力,非常放心,除了蜜雪儿事情做得有些出格,他还没有让自己失望过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