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40章 全家出动
    听到宝宝是男孩,杨玉奴总算松了一口气,不管家人说什么不管男女都喜欢的话。↑,她心里却明白,在山村,生儿子和生女儿,绝对是两种不同的待遇。

    奶奶和母亲总说玉奴的肚子尖,肯定能生男孩,可自己却一直不相信,现在一看结果……还真是神了,老一辈的经验传承,其实也是蕴含一定依据的。

    杨玉奴疲惫的脸上,浮现一丝满意的笑容,笑容间似乎有一种不负众望所托的释然:“快,快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从李青云手中将儿子接了过来,感受着手里沉甸甸的份量,听着他那啼哭不止的叫喊,露出深深的幸福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刚出生的孩子,皮肤通红,脸上只有一丝皱巴巴的感觉,五官非常俊郎,猛一看像极了老公,但那温润的眼睛和神情,却像极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就是我们的宝宝呀,怎么一点也不白?丑丑的,一点也没有珂洛依漂亮。”欣喜之后,杨玉奴却有些不满意,撅着嘴,似乎责怪李青云偏心,没把自己的儿子造得漂亮一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。咱们的宝宝已经很好了,脸上的皮肤已经基本上长开,头上的头也很茂密。有的孩子,生出来像只小猴子,脸上的皱纹可多啦。珂洛依刚出生时,还不如咱们这个小家伙呢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明白老婆的感受,自己第一次看到女儿出生时,也有类似的心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呀……你不嫌弃就好……”就算孩子再丑,当母亲的也会把他当成宝贝疙瘩,刚才之所以那么说,是怕李青云心里不快。

    “我嫌弃啥子嘛,咱们家的娃子,再丑也是块宝。不过话说回来了,都说男孩像娘,你长这么漂亮。这臭小子再丑能丑到哪里去?”李青云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,说的有道理……不过,他为什么一直哭呀?医生,护士。我该怎么安抚他?给他喂奶吗?”杨玉奴解决完心里问题,才有些手足无措的问道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还在一旁收拾东西,闻言笑道:“你拍一拍,哄一哄就好了,刚出生的孩子不需要喂奶。等下喂点温开水就好。等过几个小时之后,你的奶水也该出来了,那时候再喂。对了,如果那时候还没有奶水,可以用吸奶器。再不行,就要请专业的催奶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谢谢,我想起来了,刚才一着急,把看过的所有孕产知识都忘光了。”杨玉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开始轻声安抚自己的孩子,随着她呢喃般的安慰,宝宝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这才想起来,还没给医生和护士红包呢。这些东西,他早就准备好了,只是刚才一激动,什么都忘了。

    小城的消费水平,肯定无法和香江比。当初珂洛依出生时,他给医生的红包封了一万块,给护士的红包封了一千块。

    现在嘛……医生的给包了一千。两个护士每个给五百,医生和护士只是稍稍让了一下,便开心的收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赵主任打过招呼了,但什么人情也比不了现金的作用。这时候原本是态度和蔼的医生和护士,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。

    这时候也别说什么送红包不合规矩了,喜得贵子,大家跟着高兴就行。

    产房里收拾妥当,杨玉奴的身体也处理好,护士把她推出去。准备送回病房,李青云抱着孩子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陈秀芝看到他们出来,乐得嘴巴都没合拢,兴奋的喊道:“快,快让我先看看孙子。”刚才,她已经从护士那里知道了宝宝的性别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过兴奋,把孩子又吓哭了,张开大嘴,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陈秀芝笑骂两声,赶紧把孙子还给李青云,然后才攥住了杨玉奴的手,关切问道:“玉奴,你现在还疼不疼了?让你遭罪了,不过你给我们老李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,吃什么苦都值了,以后就等着享福吧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疲惫的笑了笑,说道:“妈,我不疼了,你别担心我,快给宝宝想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这话倒是提醒了李青云和陈秀芝,自打杨玉奴怀孕以来,一家人只顾着如何如何照顾她的身子,却还从未想过起名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是,还不知道男女,名字要随性别,二是,这个问题真得被一时疏忽了。

    名字要跟随人的一生,这可是个头等大事啊。

    不过,陈秀芝却做不了这个主,孙子可是传宗接代的苗儿,按照家里的规矩,都是爷爷给定的名字,即在世的辈分最长的人定的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我想想,你自个也想想,等一会家里人到齐了,咱们大家一起商量。小名我们可以起着玩,但大名必须让福娃的爷爷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家人就到齐了?”李青云还正给儿子想名字呢,一听母亲的话,顿时就愣了:“妈,你不会大半夜的,给我爸和爷爷他们打电话了吧?”

    家里人,家里人的这个范围,所囊括的就有些多了。不是特指父亲,那么就说明还包括爷爷和奶奶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儿,我能不第一时间告诉他们吗?你爸心里着急的跟啥一样,前几天夜里做梦,就喊着想抱孙子。你奶奶更是在咱们走之前再三交代,孩子一出生必须立刻告诉她。我这电话打过去,你爸可高兴啦,鞋都没穿,就跑院子里准备找车来这里看孙子。”提到这事,陈秀芝还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可告诉了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根本没班车来县城啊。要是借车的话,岂不是又要麻烦更多的人?

    当然,既然知道了消息,知道杨玉奴为老李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,恐怕让他们睡到天明再来,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青云只能苦笑一声,小宝宝出生,全家高兴,随便母亲怎么折腾呢。于是抱着孩子。跟着护士,进入病房,让她好好的歇息。

    按照老祖宗的传统,产妇分娩完成后。一碗姜糖水是少不了的。不过李青云还想在里面添加红枣和枸杞,最重要的是用空间泉水熬煮。

    红糖、红枣、枸杞、生姜……这些东西,从家来时母亲就提醒李青云让带了,不过县中医院的加护产房,却没有厨房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想要出去,找饭店借厨房开伙。显然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然而李青云可理会不了那么多,天大地大老婆的事最大,这红枣姜糖水煮不了,也得煮。

    于是乎,李青云拿着在家准备的红糖、红枣、枸杞等材料,跟陈秀芝知会一声,就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乌漆抹黑的深夜,医院门口一片寂静,别说开门的小餐馆了,就连门头上的1ed灯箱招牌。都没有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小县城就是这样,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馆几乎没有,就连肯德基那样的快餐店,都不一定是通宵营业的。

    对此一幕,李青云一头两个大,心想:得嘞,也别瞎转悠了,直接开外挂吧。

    心里想到就干,李青云拎着东西就又回了医院,没坐电梯是害怕有监控。一路顺着楼梯快跑,路过妇产科时也没有停留,一直到了住院大楼的顶层。

    没地方煮汤,哥们就自己开。反正小空间里啥东西都有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进山生火方便,干柴啥的都有。

    柴火一堆,把砂锅往上面一架,倒入空间泉水,将红糖、红枣、枸杞、生姜放进去,而后就将火堆生了起来。

    干柴的烟子不算多。但并不意味没有,不过也好在住院大楼的楼层高,所伫立的这个范围,也没有同等高度的建筑,估计这大半夜的没人会闲着没事儿,抬头瞎望。

    露台生火煮红糖水,不得不说,李青云为了老婆也是够拼的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做法,的确有些不道德,但大不了走时给他们收拾干净就行,楼顶天台风大,余下的灰烬也可以收进小空间当肥料。

    一边等待着开锅,李青云一边在想,以后要不要在小空间里,放点煤气罐和煤气灶之类的东西,这两样可是烧饭神器。不过要是在小空间里做饭,又怕把小空间的极品环境污染了……

    “嗨,我都想到哪去了……嚯,开锅了。”

    一见锅开,李青云立马收回了思绪,等又煮了一会,才用抹布将砂锅从火堆上取下来,又将作案现场收拾干净,这才快步下楼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,陈秀芝见儿子真弄来了红枣姜糖水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幺儿,这大半夜的还有饭馆开门?你怎么把人家砂锅都端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心中偷乐时,嘴上非常义正言辞:“不开门也给他敲开了,多掏了些钱,他们就乖乖闭嘴了,锅当然是我掏钱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快去拿碗,我给玉奴喂的时候,你也稍微喝点,熬夜不好,补充一下气血。”

    陈秀芝将碗拿出来,却是说什么都不喝,儿媳妇刚生完孩子,还是多喝点红枣姜糖水好,自己跟着喝算个什么事儿啊。

    见母亲推脱的紧,李青云也拗不过他,只能给玉奴喂食。不过杨玉奴可不想在婆婆面前享受娇宠,只说自己没事,自己喝还方便些,说什么也不让李青云喂。

    用空间泉水煮出来的红枣姜糖水,功效和味道比普通的红糖水,不知美味多少倍。杨玉奴堪堪喝了两碗下肚,补充体内消耗的能量和水分,整个人的脸色就红润起来,看起来精神不错。

    “妈,这红糖水好喝,还有大半锅呢,玉奴喝两碗就够了,实在喝不下了,你也喝一些,凉了就不好啦。”

    等杨玉奴喝完好,的确不想再喝了,李青云拉着母亲,强制性的让他喝了一碗。

    母亲陈秀芝如今的体质已好到一个程度了,因为没有正确的引导气血方式,想要再上一个层次,几乎是不可能,不过空间泉水这东多多益善,多喝只会好,没半点坏处。

    忙活完,李青云把婴儿放在杨玉奴旁边,正想让他们娘俩睡会,却病房外的走廊里,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。听着声音,应该有五六人,而其中有两人的气息极为凝练,脚步极为轻盈,应该是顶级高手。

    人没到,声音就传进来了:“玉奴睡了吗?一切都顺利吧?孩子呢?”

    原来,是家里人从李家寨赶过来了,父亲在病房外面,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还正在好奇,他们是怎么过来了,母亲就没好气的训了父亲一声:“小点声说话,玉奴和孩子刚躺下,你瞎嚷嚷啥?没看到病房外面写着要安静吗?”

    也在这时,李青云才看到,不仅父亲李承文到了,爷爷奶奶,孙大旗和付婆婆,以及小姨子杨玉蝶都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对对,医院里要安静。不过孩子呢,我先看看孩子!哈哈,我有重孙子啦,太高兴了。”李春秋说着要安静,那中气十足的大嗓门,震得玻璃窗户嗡嗡乱颤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