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46章 珂珂和虫虫
    送走了一波亲友,杨玉奴和母亲陈秀芝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方才这些事都是由李青云在应酬,她们还没觉得多难,可真轮到她们时,她们这才体会到这其中的道道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就拿五爷爷和七寸叔的事儿来说,他们一个算不得至亲,一个连亲人都算不上,却给虫虫送了一万元的礼钱,这让杨玉奴和陈秀芝,都拿不定注意,到底是收,还是不收。

    “妈,这下子,该来的人应该都来得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陈秀芝点了点头,同样松了一口气:“差不多了,该来的人都来齐了,至于还没来,咱也不接待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秀芝就站了起来,向着门口走:“我把大门关上,有人敲门的话,我就说你和虫虫休息了,让他们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听得母亲的小聪明,嘻嘻一笑:“还是咱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娘俩都在为自己的决定洋洋得意时,刚刚走到门口的陈秀芝,忽然顿了一下,立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杨玉奴见此一幕,茫然了一下:“妈,你咋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杨玉奴就见到了一个人,踏入了别墅的大门。

    来人一边走着,一边用极为生涩的汉语,对着陈秀芝道:“妈,我来看看小baby。”

    蜜雪儿来了。

    杨玉奴没有陈秀芝那般夸张的作态,只是微微愣了愣,就含笑站了起来:“蜜雪儿,你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

    蜜雪儿见到杨玉奴精神头不错,一点都不意外,甚至于脑洞大开的她。瞬间思维跳跃了一下:看来我的研究结果显示无误。

    凡是服用过蕴含‘反自然基因分子’青龙蔬菜的人,体质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。

    心中念叨一句,蜜雪儿神奇的思维跃动。又回归了主线:“我听妈和云说,你生小baby了。就过来看看你,你的精神很不错啊……哦,这就是那个小宝贝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天呐,跟云长得好像。”

    蜜雪儿看到了放在婴儿床里的虫虫,顿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抱抱他吗?我真的想抱一抱这个可爱的小家伙,他可要比珂洛依刚出生时,好看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听了这话,总算明白了当时在产房。老公为什么会说虫虫好看了,原来珂洛依出生时,还比不上虫虫呢。

    对于蜜雪儿的要求,杨玉奴随即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刚生产完,却不能提重物,正当她不知道怎么办时,陈秀芝见到两个儿媳和睦相处的氛围,登时欣喜无比。

    还不等杨玉奴张口给蜜雪儿解释,她就三两步走了上来,接过了珂洛依:“珂珂我来抱着……呵呵。乖孙女,想奶奶了没有?奶奶这几天没见到你,可是想死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珂珂见到奶奶。也高兴的“呀呀”直叫,似乎很开心。

    有了陈秀芝接手珂洛依,蜜雪儿这就将虫虫从婴儿床里抱了出来,开心的逗弄着小宝宝:“唔,小宝宝真得好可爱,看他多么强壮,等他长大了,肯定会保护他的姐姐,做一个男子汉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凑到蜜雪儿的身旁。虽然明知道儿子什么都听不懂,但她还是鼓励道:“虫虫。要听二妈的话哟,长大了你要保护姐姐呢……快看。姐姐在那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秀芝抱着珂洛依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奇怪,两个小宝宝也不知是心有灵犀,还是怎么的,竟然对视相望了起来。

    珂洛依虽然只比虫虫大几个月,但她现在似乎已经有了些简单的想法。至于虫虫,完全是诡异的本能,小眼睛还没长开,就精光闪闪的打量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珂洛依见到比自己更小的虫虫时,似乎非常兴奋。于是试探着,探出胖乎乎的小肉掌,‘咯咯咯’的笑了起来,似乎想要拉拉弟弟的小手。

    虫虫第一次听到珂洛依的笑声,非常惊讶,脑袋虽然扭不动,却斜着眼观察珂洛依。竟然咧着嘴,想学姐姐笑。、

    不过有人说,刚出生婴儿的笑容完全是神经反应,和心情无关,更不懂模仿。但虫虫扑腾着小腿,挣扎着,学得很认真,不知道的人,肯定以为他在模仿珂珂。

    一对姐弟,乐个不停,似乎在用只有他们听得懂的婴儿语言,进行着愉快的交流。

    这一幕,惊得在场的三个女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蜜雪儿是三人中第一个回过神来的:“天呐,我的上帝,他们难道知道他们是姐弟?太神奇了,这就是华夏说得心有灵犀吗?虫虫也太厉害了,刚出生,比当初的珂洛依还要灵活,居然可以乱动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一幕,娘仨也没有讨论什么,竟是很默契的将两个小宝宝,一齐放入了宽畅的高级婴儿床里。

    婴儿床里。

    自出生这么多天以来,这是虫虫头一次离了怀抱而没有哭,他躺在床上一点都不安分,扑腾着小身板,竟然歪着身子,想要扬胳膊,仍想要触碰珂洛依。可惜,有心无力,刚出生三四天,再逆天也做出一个完整的动作。

    珂洛依早就学会了爬行,凑到虫虫身边,捉住他的手,咿咿呀呀,不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乎,神奇的一幕又出现了,姐姐拉着弟弟的手,两个小宝宝嬉笑的玩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奇迹,绝对的奇迹,要是云看到这一幕,肯定会惊喜的大笑,天呐……太有意思啦。”蜜雪儿惊呼连连,丝毫不隐藏她心中的惊诧。

    相较之,杨玉奴就内敛许多了,不过看着虫虫和珂洛依玩得开心,她也欢喜的很:“姐弟俩从小就相互喜欢对方,长大了肯定会相扶相持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带弟弟一起玩,弟弟也可以保护姐姐,真好……两个人在一起不会孤独,就像当初我和玉蝶小时候一样。”

    至于陈秀芝。她此时已经开心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要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此时的心境,唯有‘欣慰’二字可以了然。

    原本,两个儿媳之间的关系。还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因为孩子的关系,这种尴尬必然会破冰融解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。这样好啊!咱们一家子和和睦睦,过得幸福,这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母亲的话中深意,蜜雪儿势必是听不懂的,但杨玉奴却心中了然,她很干脆的点头,附和着陈秀芝:“嗯,妈说得对。咱们一家子都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宝宝兴奋的玩闹了一阵,但却也耐不住婴儿的瞌睡多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这俩小家伙就抱在一起,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虫虫和珂珂睡觉了,咱娘仨总算可以休息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陈秀芝牵头,一手一个拉着儿媳妇在沙上落座。

    只等三人刚坐下,蜜雪儿就猛地一拍脑门,完全没有母亲的稳重样,似乎还是个机灵古怪的丫头:“哦……差点就让我忘了,我来的时候。带了礼物。”

    还有礼物?!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秀芝心底又是一喜,暗乐道:看人家珂珂妈。科学家就是科学家,懂得就是多!明明是个外国人,却还对咱们国家的习俗有所了解,祝贺也不忘带礼物。

    想必玉奴收了礼物后,两人的关系,会愈加亲近的。

    音落,蜜雪儿就从口袋里,摸出了一个小盒子,盒子外面还被她用礼盒纸包裹了一圈。大有圣诞礼物的架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外国女人还是很有情调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杨玉奴有些错愕。她也没想到,身为外国人的蜜雪儿。竟然会知道道贺送礼。

    不要忘了,蜜雪儿的爷爷,可是血统纯正的中国人,蜜雪儿体内流淌的血液,也有华夏的血脉。

    看到杨玉奴惊异的表情,蜜雪儿开心之极,送礼物就要出其不意才有意思嘛。

    随即,她就兴奋道:“你快拆开看看,这是我给……小虫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虫虫,这虽然是小名,但不要加小字,就和我叫的珂珂是一个道理。”陈秀芝适时补充一句,炒热气氛。

    蜜雪儿尴尬的吐了吐舌头,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:“哦,是冲冲,冲冲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妈,你也别为难蜜雪儿了,她把普通话说到这个份上,已经很不容易了呢。”杨玉奴笑了一声,这就拆开了包装纸,打开了里面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一打开,三人就看到了两块,半个巴掌大的精致玉佩。

    一只玉佩上面精细雕刻着一条活灵活现的龙纹,另一只则是凤纹,两个玉佩的中间,有一道似太极分割阴阳的弧线,显而易见,这两块玉佩取自一块玉上。

    “左边这块龙,是虫虫的,右边这块凤,是珂洛依的,华夏不是说龙凤呈祥吗?那天我也不知道要给虫虫什么礼物,忽然看到珂洛依,就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生了儿子,我就把这块玉佩拿出来,给虫虫和珂洛依带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玉佩,都是我爷爷亲手做的,一点点雕刻出来的,非常漂亮,这是他老人家最得意的作品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珂洛依和虫虫一人一块,姐弟俩一个是龙,一个是凤,这在华夏,应该是很好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那叫很好的寓意。”陈秀芝继续给二儿媳纠正普通话,当然于是龙凤更深层次的意思,就不和她说了。

    玉佩的原料,是当初李青云送给蜜雪儿的昆仑灵玉,放在小空间吸收一些灵气,按照当初老郑的话来说,这玉质可比普通昆仑玉强太多了,二者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重点是,无论如何,杨玉奴也没有想到,蜜雪儿竟然如此有心,舍得把这么漂亮的玉佩拿出来。

    见杨玉奴愣着半天不说话,蜜雪儿有些无措,她犹豫了一会问道:“你不喜欢这个礼物吗?是不是觉得这块玉分开了不好?可是我专门问过我爷爷啊,他告诉我,姐弟俩用同一个玉做玉佩,代表着同出同源。”

    至此一刻,杨玉奴才回过神来,她深吸一口气,露出亲近的笑容,拉起了蜜雪儿的手,道:“喜欢,当然喜欢……谢谢你的礼物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求月票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