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49章 李青云的朋友圈
    楚阳的背景不俗,但在他身上,却全然没有各种二代们的纨绔气质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余军就算凭面相觉得眼熟,也不敢轻易的就认定楚阳的身份,因为楚阳的表现实在太过平易近人了。

    实在与众人印象中的二代们,差距甚远。

    楚阳将虫虫抱进了怀里,问道:“给小家伙取名字了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点点头:“取了,我爷爷取得大名,叫李明泰。小名是我取的,叫虫虫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,我可不要什么望子成龙,平凡也好,富贵也罢,反正能平平安安的就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听了这话,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李青云,又转眼扫视了一眼别墅的客厅:“你这是小富即安的小市民思想。哈哈,不过也好,光看你小子这栋别墅,就知道家底殷实。我来的时候随便到处看了看,不说整个青

    龙镇,只说你在这李家寨,应该算是富吧?等小家伙长大了,靠着你这个富爹,不愁吃穿,当个小太子爷也挺幸福。”

    小太子爷?

    哥们在青龙镇也算是土皇帝级别的人物,虫虫是小太子,珂珂是小公主。

    哎呦喂,那岂不是说,我以后得叫玉奴作皇后,蜜雪儿则是爱妃?

    李青云笑了笑,觉得自己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我爱听,我本来就是个农二代,小市民气息浓郁一点,也无可厚非嘛。”

    “咱念大学的时候,倒是想评选个入党积极分子来着,可人家辅导员看不上我啊。反正我觉得现在就挺好,有点钱,有点田,老婆孩子都不缺,小日子潇洒着呢。”

    面对楚阳的打趣,李青云也不生气。反而得意的很。

    随后,楚阳拿出了一份厚实的红包,递给了杨玉奴。

    光看那份量,比之四家饭店老板的红包。也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“钱不多,算是我和我家老爷子,给虫虫的一份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阳见杨玉奴还想退让两下,便笑道:“哥哥小半个月的工资。可是送出去了,中午饭你得给我管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杨玉奴就泯了推让的心思,她能看出来,对方不是什么喜欢虚套场面的人,于是乎这钱,她收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另一边,田牧几人将楚阳那句‘我家老爷子’,听进了耳中,又放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三人相视一眼。眼中掠过一丝微妙:看来这位爷,九成九与那位……有所关联啊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到中午饭点。

    陈秀芝见家里来这么多客人,就说要叫李承文过来,一齐给大家张罗午餐。

    田牧几人哪敢让李青云的母亲亲自下厨,立即便拉住了她,客气道:“午餐的事儿,哪能让您老费心啊?我们几个也不是油盐不分,五谷不辨,自己动手抄俩下酒菜就成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李青云自然不能让他们下厨。便道:“都别抢了,我让青荷居送点饭菜来,口味绝对不差。”

    听李青云这么一说,大家也都不再客气。

    田牧几人也听说了李青云的亲姐姐。在李家寨开了一家餐馆,想必其中供应的也是李青云出品的特种蔬菜。

    说罢,李青云就掏出电话,准备给青荷居打过去。

    可谁知,电话才刚掏出来,还没来得及拨号。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来电显示上的三个字,李青云微微一愣,不觉呢喃道:“朱秘书……好像许久没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的这句呢喃声不大,但却被田牧几人,听个真切。

    来自魔都的小吴,或许不知道‘朱秘书’是谁,可田牧几人,包括楚阳,都不自觉将这三个字,联想到了一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是市政府的朱大秘?”忍不住好奇,周丽雯问道。

    眼看电话铃声响到了尾声,李青云没做解释,只是点了点头,就立刻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下,客厅内登时安静了下来,就连楚阳都饶有兴趣的打量起李青云来。

    云荒市的黄市长,和他家有些交情,楚阳也知道,李青云跟黄市长相熟。但让他没有想到是,李青云生儿子的事情,竟然能将黄明义也给惊动了?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似乎自己也用不着那么夸张,就说自家老爷子听到李青云生了儿子,都派遣自己前来道贺,黄明义派个秘书来,倒也没什么好惊奇的。

    电话中……

    “李老弟啊,听说你喜得贵子,你也没说给老哥打个电话知会一声,是不是太久没联系,忘了我这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听得朱灿的声音,从听筒中传来,李青云立即道:“哪的话,这不是怕朱秘书日理万机嘛,想等到满月酒,再给你和黄市长通报一声,邀请你们过来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,忘了就忘了,找什么借口啊。”见李青云提到了黄市长,朱灿便道:“黄市长今天是真抽不出时间过来,不过他让我给你带话,说等满月酒,肯定得过来坐坐。“

    “所以,今天只有我一个人来,这会刚进青龙镇……唉,别急,你不会不在家吧,别让老哥我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呵呵笑了笑:“在家在家,家里还有几个过来给我道喜得客人,不过……”说到这儿,李青云望了众人一眼,才继续道:“不过,你应该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成,认识就好说,免得初次见面尴尬,这都午饭得点了,午饭你给我包了啊。”

    见李青云挂了电话,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几人,立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是黄市长要来?”

    李青云摇头笑道:“我哪有那么大面子啊?黄市长日理万机的,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时间?是黄市长的秘书,朱灿。”

    哪怕李青云说黄市长没来,但来得是朱灿,也足够让田牧几人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今天可真巧了,竟然能碰上朱大秘。李老弟啊,你是不知道,想请朱秘书吃顿饭有多难,没想到咱家小侄儿的面子。能有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田牧、周丽雯和余军,虽然身家不菲,在云荒市也算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,但接触市政府一把手大秘的机会。却也不多。

    这也就更别说,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吃饭了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,他们却是收获了意外的惊喜,和朱大秘同桌共饮。哪怕一顿饭的时间,不足以让他们和市长攀上关系。但在朱大秘面前混个脸熟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如若情况乐观,在酒桌上推介一番自家的饭店,说不准某天市长还会赏光,前来自家的饭店尝鲜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着沉不住气的田牧和周丽雯,一阵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倒是余军稍显淡定,李青云也听说,川府鱼王有不少疗养院的干部喜欢光顾,想来他所接触的官方人物可不少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没一会,朱灿就到了,李青云与田牧几人。包括楚阳一齐出门迎接。

    朱灿开来的并非私家车,而是市政府一号车。哪怕黄市长没有亲自到场,但他让朱灿开着这车过来道喜,就足以说明,黄明义对李青云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多人啊?”朱灿一下车,还不等李青云等人迎过去,就踏步走来,完全没有丝毫架子可言。

    李青云呵呵笑道,指了指三家饭店的老板以及小吴。道:“朱秘书,这三位你应该都见过吧?老田,周总,余老板……那位是我的一位生意伙伴的助手。他本人在魔都经营一家五星级饭店,脱不开身,就派了小

    吴前来,给我送祝福。”

    朱灿打量了几人一番,笑呵呵的伸出了手:“三位老板我都认识,不光在你结婚典礼上见过。云荒三大饭庄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就是精品菜的菜价太贵,我们这种拿死工资的公务员,可消费不起哟。”朱灿跟几人握了手,适时打趣一句,拉近众人间的气氛。

    有了他这话,田牧几人也都放松下来,立即接道:“您和黄市长为了咱云荒鞠躬尽瘁,我们身为云荒的市民,当然得多多体恤您和黄市长啦!”

    “免单是必须的,您就放心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朱灿与三位老板客套两句,目光随即就落在了楚阳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在二人目光接触的瞬间,朱灿的神情便猛地一变,就连脸上的笑容,也变得矜持起来,他轻声问道:“您是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阳!朱秘书,好久没见了啊。”还不等朱灿说完,楚阳就干脆摆明了身份。

    早在李青云接到朱灿电话时,楚阳就想到了有这么一幕,原本他是不想在几位商人的面前,表明身份的,但现在看来,想隐瞒也隐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朱灿一听,脸上登时爆出一阵精芒,伸出双手就握住了楚阳的一只手,要知道,他方才与田牧几人相握时,用的可是一只手呢。

    “真是楚……队长啊,中秋节那几天,我还和黄市长去拜访了楚政委,听楚政委说,当时您不在家,正在外面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朱灿还想叫‘楚公子’,可这话一出口,他就觉得不妥,楚阳出身军旅世家,软绵绵的‘公子’二字,难免会让对方觉得心中不爽……

    我一名奔走沙场,刀尖饮血的军人,你叫我作公子?

    不过,朱灿也不是很清楚楚阳的军衔,只听说楚阳是在某特种部队任职大队长,这才干巴巴的将差点叫出口的‘公子’二字,扭转成了队长。

    田牧三人听到这话,要再不知道楚阳的身份,那还真是瞎了狗眼。

    当看到朱灿以两只手与楚阳相握时,他们的心中,便是一阵狂喜……

    今天真他妈撞了狗屎运了,不光能碰见市政府的一号大秘,还有幸和省常.委的公子,同坐一桌吃饭喝酒。

    这可是省常.委的公子啊,和市政府一号大秘相比起来,狂甩他十条街不止。

    “呵,我最近是比较忙,前两天才完成任务回家,这不……李老弟造人运动进展顺利,我和我家老爷子一听他生了个儿子,老爷子就指派我过来道喜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田牧几人忽得想起,貌似楚阳方才就是这么说的,他之所以前来,有一部分原因,竟然是源于楚计划的授意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李青云还认识楚老爷子?!

    啊?

    田牧、周丽雯,包括余军,三人的额头上俱皆渗出了一丝汗珠来,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想到,李青云的人脉关系,竟然比他们接连高出几个层次。

    想当初,田牧还大放厥词,在云荒市遇到什么麻烦,尽管张口,在这儿一亩三分地,老哥还没什么事儿是办不成的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田牧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人家李青云,不单单认识黄市长,这个真正意义上云荒市的‘大哥大’,而且还和省军区的政委,有所来往,而且听这关系,似乎还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,田牧看着身边一副云淡风轻笑容的李青云,只想哀嚎一声,狠狠抱住李青云的大腿:“我以后不当你哥了,你才是我亲哥啊。”

    对于李青云和楚计划之间的私交,朱灿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内心的想法,与楚阳方才的念想,如出一辙

    李青云生个孩子,竟然还能将‘楚大老板’给惊动了?

    要是提前知道这事儿,哪怕今天有市政府例会,恐怕黄市长都会亲自前来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原本以为李青云与楚计划只是单纯的相识,但现在看来,完全就不是那一回事嘛!

    楚阳都能亲自上门道喜祝贺,就凭这层关系,就足以说明李青云和楚家的交情匪浅。

    朱灿是个明白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现在绝对不能在这个场合,对楚阳表现的过度热情。

    今天的主人公是李青云,而楚阳也是来给李青云道贺的。

    颠倒主次,难免会让楚阳心生反感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与其去巴结楚阳,倒不如好好亲近亲近,许久未联系了的李青云。

    只要和李青云保持住良好的关系,等下次前往楚老爷子家探望时,便可以以李青云做话题,引起楚老爷子的兴趣。当然,如果他们知道,只要给宋省长打声招呼,人家也会亲自过来道喜,那就更惊讶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朱灿连忙望向了李青云,脸上露出了比之方才,更为亲近的笑容来:“今个的主角可是咱们小侄儿,李老弟,快带我去见见小家伙吧。”

    子凭父贵,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李青云牛叉了,儿子才会跟着受宠,不然他就在朋友圈里了一条消息,也不至于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和登门道喜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今天更新晚了,抱歉……明天尽量多写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