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50章 送走客人
    家里又来客人了,而且是市里的官员,这让一家子人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知道,李青云和这些人的关系似乎不错,但官与民之间,似乎总有一道鸿沟,见到他们,总有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杨玉奴表现的还好,她知道老公和市长是老朋友,就在自己的婚礼上,市长还亲自前来祝福过呢,而眼前的人,就是市长的秘书。

    再说了,市长再大,能大过省长?貌似老公还认识宋省长呢,前段时间还来家里喝过酒。

    不过母亲陈秀芝的反应,还是和以前一样,见到官员就浑身不自在,这也是她一直不想和李青云住在别墅的原因。于是乎,陈秀芝打了声招呼,拉着蜜雪儿,抱着珂洛依,这就迅逃离了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朱灿自己封了一个红包,并替黄市长稍了一个红包,钱不多,但心意到了。衙门中人,毕竟要注意影响,他们的固定工资每月就那么多,总不能掏出几千钱元来随礼,反而让自己饿肚子吧?

    当然,饿肚子的话说得是夸张。到了朱灿如今的位置,谁又没有点灰色收入呢?只不过这些钱,只能在背地里花销,根本摆不到明面上。

    客套着收了喜钱,李青云这便不再怠慢,将电话打到了青荷居,要了一大桌饭菜,让人送来。

    杨玉奴如今没有固定的餐点,为了产奶,基本上是饿了就吃。听月子中心的专家说,老母鸡汤会回奶,喝老公鸡汤反而更好。所以,山顶的黑羽公鸡倒了大霉,已经预定为杨玉奴的月子汤。

    现在一天到头能吃五六餐,早在一个小时前。母亲就给她做了一顿,这会她还不饿,只觉得有些困倦。

    不光是她,经过一上午这么一闹,凡是来道喜的人,都要把虫虫抱起来逗一逗。惹得他都没时间睡觉啦。

    小孩子本就瞌睡多,这么一上午,也就珂洛依来时那一会,小家伙能得空闭了会眼,这会稍稍一安静,早就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,酒桌上的客人,就交由李青云独自招待,杨玉奴告了声歉。便推着移动婴儿床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这一杯酒,谢谢各位今天远道而来,我先干为敬,各位随意。”举起酒杯,李青云拱手迎向众人,一句话落,他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见李青云喝完后,将杯口倒了倒。大家也都很给面子,皆是一口闷。

    桌上的酒是酒厂出品的青龙玉液。不是李青云不舍得用空间藏酒招待客人,只是开餐之前,田牧吆喝着非要喝这酒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青龙玉液已然是佳酿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不提空间藏酒,是因为他喝得次数实在太少,且喝的时间也太过久远。滋味早就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朱秘书的酒量不错,五十二度的白酒,一口闷下也不见眉头颤抖分毫:“好酒,哈哈,这酒的滋味很特别。香味醇厚,入喉几乎没有辣味,非常上口,不弱于五粮液。”

    楚阳也是好酒之人,喝完之后,亦是对青龙玉液大加赞赏:“的确是好酒,对我口味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阳就瞟向了酒瓶,他疑惑道:“青龙玉液?这名字怎么以前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朱秘书心思活泛,当他看到酒瓶商标上的‘青龙’二字,一下子就联想起来:“这酒不会就是青龙镇出产的吧?”

    田牧四人相视一眼,笑道:“这酒不仅是青龙镇出产的,而且还是李老弟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“哦?李老弟还经营酒厂?”楚阳诧异一声,望向了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朱灿和楚阳,都对青龙玉液感兴趣,这边笑道:“酒厂是我出资办的,不过这酒,却是我五爷爷酿造的。怎么样,五六百一瓶,还算不错吧?”

    听到李青云说,这的确是他的手笔,朱灿便不再吝啬赞美之词了:“何止不错啊,简直比市面上一千多的高档酒好多了,口感非常独特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酒哪有卖的?回头我得给家里存上几瓶,另外还得给领导捎点儿回去,让他也尝尝这味。”

    朱秘书的夸赞虽然又夸张的成分存在,但这酒的滋味,的确很合他的胃口,想要买酒回家,顺便给黄市长尝尝,的确都是本心之言。

    楚阳这时也点头道:“我也得买两箱回去,一箱喝,一箱存着。不瞒你说,我这人没事儿酒喜欢藏酒,凡是能进我酒窖的藏酒,都是精品。”

    然而,李青云还没来得及回答,田牧就嘿嘿的笑了起来,抢先一步道:“这酒市面上可没的卖,只有我们三家饭店才有销售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楚阳有些愣,看了看田牧,又望向了李青云,不解道:“这酒不对外销售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早看出来,田牧几人想找机会巴结楚阳和朱秘书,这时也就没说酒厂的真实产量。

    算是送了个顺水人情,让田牧继续吹牛道:“酒厂的规格不大,酒的产量自然也就不高了,原本李老弟是想让我们给他找经销商的,这样就能将酒推向市面,不过等我们几个尝完了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酒就全被我们包圆了,好东西,特别是稀有的好东西,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嘛。前几天我们订的几百箱,转眼就卖光了,目前已经把酒厂里所有的高档酒订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这么说来,我还没处买,只能找你们三位老板了?”朱灿连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斜眼看着田牧,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表情一出,田牧就是欣喜若狂,他能看出来,朱秘书这是在等自己递橄榄枝呢。

    “嗨,什么买不买的啊?朱秘书要是喜欢,待会回了市里,直接去我饭店抱两箱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朱灿放下酒杯,毫无预兆的,忽然就扳起了脸。道:“你这是准备行贿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场间的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。

    田牧愕然,怎么这官场上的人,翻脸比翻书还快啊?

    前一秒还跟爷笑呵呵的,后一秒就要亮刀子了?

    然而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

    李青云能看出来。朱灿这是在逗田牧玩呢。除了李青云,包括余军、周丽雯、楚阳,甚至是年纪不大的小吴,都觉了朱灿眼中一丝不易察觉的调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,咳咳,不就两箱酒嘛。那要不……朱秘书你随便掏点钱?”

    朱灿没玩够,继续冷道:“你还要跟我收钱?”

    事情展到这个地步,田牧都快哭了:“那我到底……到底是收,还是不收啊?大不了。这酒我不给你了,行不?”

    直至此刻,一旁的楚阳憋不住了,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,朱秘书,您就别逗人家乐子了,看把田老板吓得,四十多岁一把年纪的人了。人家开个饭店也挺不容易的嘛。”

    朱秘书见被楚阳拆穿,脸上也露出了丝丝坏笑:“这不是拉近一下气氛嘛。免得全桌就我一个公务员,大家总是有潜在心理作怪。特别是这位田老板,以前在市里,就没少和我打交道,只是当时不熟,我有意避

    开几次。但是大家现在能坐到这里吃饭。肯定不是外人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我还能跑了不成?今天,我就想好好喝一顿喜酒,和大家平起平座。不搞任何特权。”

    朱秘书一句话,几乎是跟众人赤诚相见了。

    田牧面对朱秘书的打趣,哭笑不得的抹了一把额头:“得了,全被你看穿了,怪不得刚才一直开我玩笑。唉……喝酒喝酒,也怪我功利心太强,自罚三杯,李老弟,快给我倒酒。”

    朱秘书的一番行为,很巧妙的拉近了饭桌上诸位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田牧几人,也泯了心中一直夹带的目的性,俱皆掏出了真性情,只当对面坐着的,只是两个情投意合的酒肉朋友,这便与之以往般,嬉皮笑脸的边喝边闹起来。

    酒精是饭桌上的一剂催化剂,以至于酒过三巡,大家也都熟络了许多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开了个坏头,大中午的,饭桌上的几人竟然讲起了黄段子,一个比一个讲的富有深意,具有内涵,就连桌上唯一的女性,也都脸不红心不跳的瞎咧咧起来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了接近两个小时,等李青云送几人上车时,几位的脚步都有些打摆子,也好在诸位都带有司机,众人吃饭时,司机们也都被安排到了青荷居就餐。

    市里三家饭店的老板,以及自魔都而来的小吴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待得三辆车驶离了别墅大门,原本还有些晃悠的朱秘书,眼中登时恢复一丝清明,他一边揉着太阳穴,一边苦笑:“李老弟,你这几位朋友……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有些惊奇的看了一眼朱秘书:“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点酒还算不得什么。”朱秘书笑道:“再说了,我大老远的给你送礼钱来了,你总不能用一顿饭就打我走吧?黄市长那边……你不表示表示?”

    一旁,楚阳也笑道:“哈哈,可是被我逮个正着,朱秘书一个小时前还义正言辞的扮演大清官呢,这会就索贿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朱秘书撇了撇嘴,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,道:“那成啊,楚队长,有本事你一点东西别往回带,我看看你怎么给楚老交差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青云算是明白了二人稍作停留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你俩也别争了,要酒是不?跟我走吧,家里正好还放了几箱,只要车里装得下,能搬走的就都搬走。还有,这些酒,市里三家饭店吃不下,他们刚才只是吹牛开玩笑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于是乎,朱灿和楚阳走时,一人带走了三箱青龙玉液。这些酒,全当是礼物回馈,也没有让他们帮着打开销路的意思。

    酒厂的产量,市里的三家饭店是其实是消化不完的,说是把剩余的高档酒都订了,但这只是酒厂试生产,等销路打开之后,会放开马力,全力生产,那时候……别说是三家大饭店,就算是三十家大饭店,都吃不下这些酒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没想到,朱秘书回去之后,居然有能力把青龙系列酒,做成了市政府指定接待酒,说是价格不高,属于中等价位,口感又好,符合当前的政策。

    这倒是意外之喜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