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53章 蛇药治蜂毒
    李青云在路上,总算听二愣子讲明白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二愣他爹早晨起来放羊,在河边岸的山脚下,看到一棵野柿子,最顶上还有七八个通红的熟柿子,一时眼馋,就想上树摘柿子。

    哪曾想柿子旁边是一窝黄中带黑的大山蜂,一个个长得有中指大小,毒性极为恐怖。第一次蜇在他的手臂上,可是这老头脾气倔强,一怒之下,一巴掌把这个盘子大小的山蜂窝拍碎了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近百只山蜂,疯狂的朝他起攻击……老头当场就从树上摔下来,连滚带爬的逃命,连养也不管不顾了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些被激怒的山蜂不依不饶,誓死要报家园被毁之仇,一路追杀,追到新修的大桥边时,老头身上已经被蜇了几下十,全身都是红肿的疙瘩。

    等被路人现时,老头早就疼得神智不清,除了尖叫救命,什么也不会说了。幸好,旁边就有卖小吃的,用衣服沾上食用油,点上火,不停的在老头身上拍打,吓退了大部分山蜂。

    其他人6续赶来,点燃稻草,熏退围而不散的山蜂。人家见这老头伤得重,就让李家寨的人喊他家人过来,看看是不是要到医院救治。

    二愣子刚好去野猪场上班,听到这事,三步两步就跑到李青云家里,让李青云救他爹。

    得,李青云这才明白,二愣子这货都没看到他爹被蜇成啥样,就把自己拉来了。

    穿过仙带河大桥,李青云就看到河西岸围着一群人,正议论纷纷,指指点点。不知谁喊了一声:“福娃来了,他身上有蛇药,肯定能把二愣子他爹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快让开一条路,让福娃过来救人!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到这些议论声,脑门直冒黑线。这都是什么人啊,把自己当神仙了不成?

    不过二愣子他爹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,身上已经浮肿,神智不清。只是无意识的喊疼。

    二愣子虽然整天懵懵懂懂,但是极为孝顺,一看到自家老子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,眼泪“哗”的一声就出来了,扑过去喊道:“爹。你咋啦?咋被山蜂子蜇成这样呢?你整天说自己瘦,这下子好了,一会不见你,就胖了一圈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正跟着抹眼泪呢,听到二愣子最后一句话,顿时“噗嗤”一声,没憋住,全部都笑场了。

    “严肃点,你们笑啥呢?我在哭我爹呢,你们咋这么没同情心?”二愣子极为不满。眼泪鼻涕抹得一脸都是,怒视着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不下去了,忙过去给他爹检查身体,只是扫了一眼,就看到至少五六十处蜇伤,脉像极为杂乱,中毒的迹象很明显。

    在心中估算一下大概,从口袋里“掏”出两瓶蛇药,一瓶喂他十二粒,另一瓶喂他三粒。这老头虽然处于半昏迷状态。但勉强还能吞咽,特别是听到吃药就能保命的言语之后,更是极度配合。

    蛇药对蜂类蜇伤效果一般,再说。这些山蜂数量太多了,在他体内积累的毒素是致命的,如果不住院治疗,必须……加一点点空间泉水才能保命啊。

    这老头服下药,又连喝两杯水,打了一个饱嗝。居然缓缓睁开眼睛,一看到身边围了这么多人,顿时泪汪汪的喊道:“格老子的,疼啊,知道也不上树摘柿子……对了,我家的羊呢?二愣子,快去柿子树底下看看羊,五头羊,一头也不能少!”

    “爹,别以我为真傻,你都说柿子树上有蜂子,还让我去那找羊,这不是害我吗?不去,说什么也不去。”二愣子拒绝的很干脆,脑袋晃得像波浪鼓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大笑,都说二愣子其实不傻,心里明白着呢。

    李青云拿这父子俩没办法,眼看刚好一点的老头马上就要气晕,只好答应帮他家找羊。

    桥南几百米的山坳里,就是放羊的地方,山蜂追着老头蜇,对这几只羊倒没有攻击。李青云跑过去的时候,五只羊一只也不少,被他轻易的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偶尔有怒得疯的山蜂想蜇李青云,被他轻轻一挥手,就被真气震落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,正是山蜂子.情的时候,脾气非常暴躁,如果惹到它们,被一只攻击到,人类身上就会留下一股特殊的气息,就像定位追踪器一样,其它蜂类也会追着你攻击,后果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羊给他们找回来时,二愣子他爹已经能够站起来,只是身上到处都是红肿的小包,不停的惨叫,要多惨有多惨。

    “这山蜂子太毒,等会到医馆里,找我爷爷给你开几副药吃,别不当回事,会出人命的。如果吃药无效,心里难受,一定要及时拨打急救电话。”李青云郑重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福娃,叔知道了,肯定过去拿药的。哎哟我的娘喽,快疼死了,不吃中药,也要拿几片止疼药。”老头被二愣子扶着,一只手里还牵着羊,一步一顿的过桥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想离开,却被村民围住了,都问他蛇药哪来了,能不能卖自己一瓶。这时候才现,好像蛇药厂生产的蛇药,对外销售不错,还没在自己镇销售呢,真是一大失误。

    李青云安抚围观的村民,告诉他们,蛇药对毒蛇疗效确切,但对山蜂子效果有限,如果被蜇得严重,最好拨打急救电话。如果蜇一两下,不吃蛇药也能撑过去。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大家看到蜇得半死的老头都给救活了,非要购买他所用的蛇药。没办法,李青云只好给李七寸打电话,让他派人送几箱蛇药,放在春秋医馆里。不管村民自己买,还是急用,都能及时享用到李氏蛇药的神奇功效。

    放在春秋医馆里,李青云也放心,以爷爷的性子,要么是微利销售,要么是免费用药,也算是给本镇村民一点福利。

    这事简单,如今身家数亿的李七寸李大老板当即决定,不但送给春秋医馆几箱,还在本镇每个村委会放两箱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事,李青云才得已脱身。

    仙带河大桥,非常宽阔,自从建成之后,这也是他第一次通过。这桥的质量,非常不错,不愧是国外公司承建的,这一点李青云相信洋葱头组织的兼管力度。

    今年的黄金周旅游,之所以能够这么火爆,和这座桥也有分不开的关系。能够让两岸自由通行,不是原来那种小浮桥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洋葱头组织想要进一步投资的旅游项目,一直没有动静,从镇政府那里传出的消息,怕是计划有变。

    这事……李青云早就猜测,如果洋葱头组织在深山里找不到太阳陨石,那他们投资这个旅游区就没有实质意义。特别是中**方,以及特异组织的强势介入,根本没留给他们捡漏的空间,明知道那三个山谷里有太阳陨石,他们也没能力进入。

    最终三个山谷里的变异野兽几乎全被消失,洋葱头组织自然认为,里面的太阳陨石已被中**方得到。却不知道,李青云得到最大的一块,和另外一小块,余下的那一块,恐怕也会被燃烧弹破坏掉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如果洋葱头组织从这里撤资,我就接手山里的旅游开项目……在每个山顶建一个索道塔,可以在很快的时间内到达地底溶洞,那整个青龙镇的经济就盘活了。全国最大的地下溶洞,甚至是全世界最大的地下溶洞……这个名号一打出去,就是一块金字招牌。”

    下了桥,就看到外甥毛毛正抹眼泪,一边哭一边往青荷居跑,手里还握着一把红枣,也不知道和村里哪个孩子闹气了。

    “毛毛,大清晨的哭啥子哟?”李青云在后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毛毛闻言止步,转过身看到是舅舅,哭声更大:“舅舅,我脖子上爬了一条毛毛虫,疼死我了,差点从枣树上摔下来。可下来后,宝根还抢我口袋里的枣,我把他的鼻子打冒血了。他肯定会告诉他妈,我得先哭着回去,省得我妈再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都是什么事啊。这小外甥,也给他服过一些空间泉水,又经常吃空间水果和蔬菜,身体特别强壮,可以轻松打哭两个比他高半头的男孩。现在快成了顽皮鬼,经常惹事,李青荷没少替他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既然问清了原由,李青云摆摆手,让他继续哭着回去,去博取同情心。反正姐姐家里也有配制好的药膏,专治蛀虫叮咬,毛毛虫叮咬也能消肿治痛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那我接着哭啦……”说着,毛毛又抹着眼泪,鼻涕一把泪一把跑进了青荷居。

    李青云走到叉路口的时候,就看到宝根一家子前去青荷居,找人评理。其实这事在农村很常见,谁家孩子吃亏了,做父母的都会去对方父母那里摆摆道理,顺便再找点赔偿。

    “哟,宝根这是咋啦,鼻子上的血都干了,怎么不擦掉?”李青云装作不知情,笑着向他一家子打招呼。

    宝根他娘寒着一张脸,刚想作,就被宝根他爹拦住,陪着笑脸解释道:“没咋没咋,就是两个孩子闹气,把宝根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宝根他爹是李青云农场里的工人,每月工资几千块,小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,他哪敢对李青云使脸色?

    宝根他娘似乎也反应过来了,尴尬的笑了笑,没敢当面指责李青云,说他外甥打了自家孩子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了笑,像变戏法一样,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包装漂亮的高级水果糖,放到宝根口袋里,摸着他的脑袋笑道:“是不是毛毛又欺负你了?没事,告诉他妈,让他妈狠狠揍他屁股!去吧!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继续求月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