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54章 江湖人的法侣财地
    李青云又是给糖,又是说客气话,宝根一家子有什么火气也泄了,只说小孩子在一起玩,难免打打闹闹的,有时误伤,只要没有大碍就算了……

    这不,李青云回别墅的时候,宝根一家子就从半路返回了,决定不去找毛毛的麻烦了。毛毛这一场苦肉计,算是白费了。

    进入别墅小院时,杨玉奴正在练拳,她的拳法缘自孙大旗的鹰蛇拳,刚柔并济,攻击凌厉,同时拥有内家拳和外家拳的优点,属于难得的上乘武功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暗撇嘴,当初想学拳,孙老头只教自己几套半公开的推拿术,像这种具有传承意义的鹰蛇拳提都不提。哼,小气,当初应该连那一小瓶玉髓液也不给他。

    心里想完这事,李青云又哑然失笑,一边说别人小气,自己又何尝不是?只是因为孙大旗再次索要玉髓液,犯了自己的底线,就向他脾气,太任性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玉髓液绝对严格控制,等过两天,大家气都消了,再给付婆婆送一些铁皮石斛,孙大旗那边就暂时不理了。这老头,自从得到玉髓液之后,就有些偷懒,不复当初的苦修精神。

    武修第一境主修筋骨皮,第二境重在经脉和内脏,到了第三境,那就更玄乎了,李青云现在也不明白,只知道是如何勾通天地自然,以无法为有法,可借天地之势的能力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旁边看了一会,渐渐看出一点眉目,虽然老婆这十来个月没怎么修炼,但功力仍在飞增长,拳法之间,已经有自己的风格和气势。守时绵柔似水,如封似闭,攻时如鹰击长空,猛虎下山,动静相宜。一招一式,有股“道”的韵味。

    这是把鹰蛇拳加入了杨式太极?李青云暗暗咂舌,怪不得孙大旗这种眼高于顶的三军总教头都要抢着收她为徒,老婆的天赋确实比自己高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得手痒。也想跟着练习擒拿术,这军用套路虽然简单,但对他这种人形怪兽来说,也极为合适。快准狠……再加上他的恐怖力量,每一拳每一爪。虎虎生风,恐怖的内力汹涌而出,在身边形成一股股小旋风。

    练得虽然有模有样,但李青云一直纳闷,自己喝了这么多玉髓液,也就是泉水精华,身体纯净无垢,排出的汗水都有一股植物药草香,怎么还是无法进入第二境啊?

    灵药吃的少?开什么玩笑!小空间里的人参,他可以当萝卜啃。百年灵芝可以当白菜嚼,至于黄精、铁皮石斛、冬虫夏草、乌……等等,只要是江湖上流传可以增加功力的灵药,他可以天天当饭吃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如此奢侈,他总觉得离第二层境界还有一大步,这一步说得只隔一层膜,但有的人,一辈子也跨不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别人若是知道,李青云修炼这种最暴力的外家功夫。只修炼一年的时间,就从零到第一境高阶,肯定会惊掉下巴。

    第一境主要锻炼筋骨皮,李青云觉得自己修为到了。连两大主要经脉也打通了,可是总觉得差点什么,第一境还没练圆满,所以更谈不上进入第二境了。

    正在思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突听儿子的哭声从卧室传来,李青云忙停止练功。风驰电掣的冲进屋里。

    他停止练功,连收息都不用,说停就停,像杨玉奴就不一样,如果遇到突状况,必须把四肢百骸的内力收回丹田。

    李青云正在给儿子换尿片,突然想到这些,脑中闪过一丝亮光,他总算明白了自己所欠缺的东西。他的内力,多是从百年灵药中所得,从没正式修炼过内力,至于那种著名的内力功法就更没学过了……他之所以可以轻松的调用内力,除了自身的强大控制力,还和练习过《悟道札记》上的小窍门有关。

    不过,《悟道札记》主要记载的是修炼小窍门,以及武修和灵修并存的解决方案,这也是本书存在的最大意义和价值。

    “正式的内功心法吗?哼哼,你们都有传承,就欺负老子没传承吗?可恶。实在没办法,就用灵药换一本,哪怕最低等的内功心法,我也能把它修炼到第三境。”李青云心里不服气,他拥有世间最多的修炼资源,不相信自己冲不破这个槛。

    目前江湖上最高的境界就是第三境,不管武修还是灵修,李青云也没有太大的野心,只要修炼到第三境,以后可以保护家人,保护孩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陈秀芝怕他们忙不过来,一大清早就抱着珂珂来串门,想帮他们做早饭。

    这下子,李青云更忙了,一手抱着儿子,一手抱着女儿。儿子还好,这时候没啥劲,抱在小毯子里面,几乎不动。而女儿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,双手双腿乱踢乱蹬,看到两只小狗崽子来了,她就想自己到地上,追赶小狗玩。

    这哪是来帮忙,越帮越忙啊。

    幸好这时候杨玉奴练功结束,用温水擦把脸之后,笑呵呵的接过虫虫,给他喂奶。

    “照顾孩子不容易吧?看看珂珂,这么小一点,就追鸡撵狗的,长大了还得了啊?至于我们的虫虫,怕是更不安份。”杨玉奴坐在李青云身边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算啥,清晨出去溜达,看到毛毛把宝根的鼻子打出血了,人家父母带着孩子,正要去青荷居理论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虫虫要是这么调皮,我肯定揍他屁股。”杨玉奴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李青云不屑的瞅了老婆一眼,极为淡定的说道,“别人说我还相信,你罚没算了吧?一看长相就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型,你会舍得打孩子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杨玉奴摸了摸脸,夸张的笑道,“不会吧,我哪有这么慈眉善目?我说真的,以后咱们的宝宝不听话,我肯定打他。当然,我要是下不去手,你这个当爹得帮我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无语,原来是想让我当恶人啊。

    正说话,一不留神,女儿就趴在地上,像只大花猫,追赶两只狗崽子。她爬行的度真快,两只小狗都逃不开她的毒手,呀呀嘎嘎,把它们折磨得没脾气。

    这两只小狗的名字太费劲,李青云不想再给宠物们起名字,累觉不爱,马上连宠物们的名字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不过杨玉奴倒有兴趣,给稍大的一只起名叫金豆,稍小一只起名叫铜豆……这名字起的真省劲,简直是它们父母名字的翻版嘛。

    所以,珂洛依除了偶尔会喊爸爸、妈妈、奶奶之外,还会神奇般的崩出一个词“豆豆”。这个事实,让李承文颇受打击,说自己还不如一条狗啊,直要关掉特产店,专门在家照顾孙女和孙子。

    李承文的抗议无效,陈秀芝说自己一个人就能照顾过来,你就安心赚钱给孙女孙子们买玩具吧。儿子的钱是不少,但不如自己赚的钱花的安心实在。

    吃罢早饭,陈秀芝让杨玉奴回屋躺着,坐月子要认真,不要整天不当回事,到时候留下病根就晚了。

    杨玉奴虽然嘴里说着自己身体强壮,不会留下病根的,还是乖乖听话,回到屋里躺下。然后拿出蜜雪儿送她的护肤品,往肚皮上抹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本来就好,再加上武功高强,肚皮上只留下一点点妊辰斑,臀部更是光洁,没有一丝斑纹。不过她仍不放心,细细的涂抹一遍,这才安心躺下休息。

    陈秀芝一时抱抱婴儿车里的虫虫,一时晃晃摇篮车上的珂珂,忙得不可开交,却乐在其中,没有一丝不耐烦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院子里打扫卫生,顺便把马棚清理一下,就在这时,突听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恭喜恭喜,我们今天才过来道喜,不晚吧?”郑鑫炎带着萧乾,两人拎着礼物,联袂登场。

    李青云放下手中工具,把二人往屋里请,笑道:“咱们之间都是老交情了,客气什么。前段时间,女儿刚收过你们的礼物,现在儿子出世,又要你们破费,马上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和萧乾眼中一亮,两人偷偷互视一眼,暗暗兴奋,要的就是你不好意思呢。什么时候你收礼收得手软,收得不好意思,才会给我们一点好处啊。

    在这个天地灵气匮乏的年代,想要努力修行,真特么的千难万难。有天赋还得有毅力,有了毅力还得有功法,有了功法还得有资源……什么是资源?灵药是资源,钞票也是资源,但钞票终归要换成灵药。

    这些说的太直白,不地从古至今流传下来有四个字,叫“法侣财地”。法,就是指功法,或者叫修炼方法。侣,是指同修的道友,或者是指点自己的前辈。财,就是钱财,这个很好理解,只要有钱,可以换来很多修炼资源,如灵药、法器。地,就是修炼的场所,也要风水宝地,洞天福地。

    萧乾一直都是散修,除了家里有点钱,几乎什么都缺少。上次在山里,被李青云收服,反而因祸得福,一条康庄大道就在眼前,只要抓住,就能青云直上,直至修炼的最巅峰。

    萧乾想趁李青云喜得贵子的时段,奉上贺礼,顺便让郑鑫炎帮着说好话,借此机会,租下一栋竹楼宅院。再掏钱,买几株灵药……这样法侣财地,什么都齐全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本月最后两天了,看俺这个月这么勤奋的份上,把剩余的月票砸出来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