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60章 亲戚间的那些事
    李青云见五爷爷和三叔都来了,忙迎上去,对他们所说的洞藏和窖藏有些不明白,酒厂后面的空地上,已经挖了一个大酒窖,据他所知,已经存放了几百坛子品质最好的白酒,用于以后的勾兑,现在怎么还要选山洞?

    “五爷爷、三叔,窖藏不成吗?为什么还选地方进行洞藏?”李青云不太明白,因为他在小空间里的藏酒,用的就是窖藏的方法,品质非常好,简直成为国内最顶尖的白酒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主要生产的是高档酒,没有陈年好酒,怎么能成?光从你朋友那里购买陈年藏酒,我们的利润怎么保证?当初我要是多存些陈年好酒就行啦,现在也不用愁了。”五爷爷唉声叹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三叔却认真的向李青云解释道:“窖藏一般指白酒生产企业将精选出的优质原浆酒,盛入以陶质容器为主或其他适宜窖藏的容器内,贮藏在地下、岩洞、半地下的酒窖内,酒窖的温度要求四季温差不宜过大,也就是冬暖夏凉,通风良好。”

    “洞藏一般是将酒放在洞内储藏,洞内温度、湿度相对恒定,受季节和气候的影响比较小,在这样的条件下,经过长期、复杂、缓慢的物理化学反应,酒的辛辣味及不良气味逐渐消失、减轻,使酒体变得柔顺、醇和,香味协调,出现陈酒的独特风味,起到除去新酒味的老熟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洞藏酒与窖藏酒都是一样的,只是贮存的方法不一样而已,但是达到的目的是一样的,就是通过存放使酒体的香味和口感变醇和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一些专业的品酒师,是可能品尝出两者差别的。所以。在包装酒的外盒上,我们常常可以看到‘窖藏’和‘洞藏’的标志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其实也听不太明白,反正他可是可以通过舌头品尝出好坏,既然五爷爷和三叔说窖藏和洞藏有区别,非要整一个山洞出来藏酒,那就如他们的愿。

    鱼场后面的荒山。上面全是松树、彬树、桔子、核桃之类的杂树,要是纯果树也能有些收益,可惜长什么都壮实,最后也没人种,随便他们长什么野果。

    可是,要想在这座荒山下面挖个山洞,那可不是简单的事,必须让专业的工程师做设计规划。幸好,路对面的2号农场里。胡大海带来的建筑工作师正在搞创意别墅大赛,里面有几个专业的工程师,可以做个参考。

    酒厂也是李青云的生意,二话不说,直接一个电话把胡大海和两位工程师叫过来,让他们规划一下挖山洞藏酒的事。

    这两个建筑工程师,也不是外行,至少懂一些地质工程的专业知识。通过初步勘测,现这座荒山可以挖山洞。不过具体施工的过程中,还是需要一个专业的地质工程师到现场指挥,不过他们有几个老同学,专门搞这一行的,可以喊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直做酒厂的甩手掌柜,最近又帮着打开销路。生产方面一直都是五爷爷一家子在搞,无论是生产多少,还是窖藏多少,都是他们决定的,最后等级在册。年终审核账目的时候,李青云看一看就行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个酒厂,如果离开五爷爷和三叔叔的酿酒技术不行,离开李青云的销售渠道也不行,所以他们两家算是密切合作,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胡大海要建造的画舫式别墅,也快完工了,这本就是建好地基,上面的模块他们早就准备好了,直接运过来,装上就行了。然后请专家过来评测,如果得一个什么设计奖,这一番功夫就没白费。

    所以,胡大海现在也一身轻松,可以和李青云有说有笑的谈论过程中的琐碎事,并看着设计师在荒山下面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个画舫别墅得了奖,我们的建筑公司就能进一步扩张,不用一直在市里混饭吃,至少可以在省里拿一个示范小区的建设权。哥们毕业这么多年,一直没帮家里做过正经事,这回总能借势,掌控董事会了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着兴高采烈的胡大海,对他所说的董事会已经没有什么兴趣,现在的他,事业和资产早就过胡大海的家族式建筑企业,人的地位不一样,眼光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经工程师初步估价,这个山洞要是建好,大约需要五六百万,这是酒厂目前所有的营利总额度,五爷爷敢把这些盈利全部拿出来建山洞,魄力比李青云想象中还大。

    既然五爷爷一家人敢下重注,李青云这里就更没问题了,不但如此,他还可以保证,为了可以提高藏酒的品质,他甚至可以偷偷的把自己的空间藏酒,和这个山洞里的藏酒对调。

    晚上回家,母亲陈秀芝也在别墅,帮着照看孩子呢。

    陈秀芝对儿子整天在外边忙活一些不满,家里的钱已经赚的用不完,孩子刚出生,两个老婆都在农场里,你还整天不进家,这还像话吗?

    于是吃完晚饭,陈秀芝罕见的没有立刻离开,坐在沙上,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道:“幺儿,心不要这么野,家里的钱够用就好,不说让你陪蜜雪儿和珂珂,玉奴和虫虫你总该陪一陪吧?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,你连丈母娘家都没去呢,像话吗?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啦,这两天生意太忙,一有时间,我肯定在家陪玉奴她们。再说走亲戚的事,每年不都是十四或者十五去吗?去我岳父岳母家时,顺便去外公外婆家?”李青云蛮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年,我也去你外婆家,你知道的,你表哥陈胜和陈利开了酒楼,顶了咱家的生意,原本这事就算了,可他们还要你提供特种青龙蔬菜,这太过分了。我要是不去,他们指不定怎么难为你呢。”陈秀芝说来说去,还是对儿子亲。总觉得这事,娘家侄子做的不厚道,必须去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眼光早就看不上这点小买卖,于是劝道:“算了吧,都是亲戚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开饭店和酒楼,一年才赚几个钱?你儿子我现在做的都是大生意,开酒厂、办蛇药厂、以及环保公司、甚至马上蜜雪儿要开化妆品公司……哪一个不都是上亿的大生意,你为了这点小钱,伤了亲戚的和气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啥?饭店和酒楼是小买卖?我听你姐说,她一年能营利上千万呢?一千万那是什么概念?整个青龙镇,有几个买卖能赚这么多钱?”一听儿子不在乎这点钱,陈秀芝就来了火气。声音提高了几个度。

    “我表哥那些小打小闹的东西,哪敢和我姐的青荷居比?算了,不和你解释这些了,就说眼前的,我今天中午和镇委吴书记吃饭,她想让我投资西山旅游项目,这是十多亿的大投资,如果成功了。一年就能回本。今后天天在家睡大觉,一年就能收入十多亿。比你说的小饭店小旅馆强多少倍?”

    李青云抛出这个消息,顿时把陈秀芝唬住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,怔怔的问道:“你现在能有十多亿?就你种地这两年,累死累活能赚一个亿我就烧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妈。你别担心这个,我没这个金刚钻,哪敢揽这个瓷器活。我有合作伙伴,这点钱,他们根本不当回事。”李青云不想说太多。免得母亲担心,什么十亿八亿的,他根本没在乎。

    如果真在乎这点钱,李青云昨天就把那小瓶十滴装的玉髓液,卖出上百亿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人在江湖,有时候真不能单纯的图钱,那会吃大亏的。

    杨玉奴在卧室带孩子,一直偷听婆婆和老公的谈话,她过的也糊涂,一直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钱,听说老公要投资十多亿的旅游项目,心里也挺吃惊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她对李青云有一种盲目的信任,总觉得他是无所不能的,从来没有他办不到的事。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滚得大床……

    陈秀芝见儿子说得话,自己都有些听不懂,索性懒得再管,只要求儿子多陪陪老婆和孩子,其它的事就随他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青云就准备好礼物,准备去岳父岳母家走亲戚。因为虫虫还没满月,不能外出,甚至不能进入人家的宅子。那正在坐月子的杨玉奴,更不能离开家,所以今年的中秋节走亲戚,只能他一个人去。

    不过小姨子杨玉蝶却要趁车回家,说是今天回家,肯定有好吃的,借机吃一顿好的再回来。

    备了两家的礼物,李青云先把礼物放到岳父岳母家一份,和二老说了几句话,就被小姨子催促着赶紧去他外公家,送完礼物好回来吃饭。

    李青云尴尬一笑,小姨子办事就是太直接,搞得他像偷懒一样,来一趟走两家亲戚。

    其实这节日,母亲陈秀芝应该来,但李青云怕母亲性子不好,来了会吵架,就没让她过来,等这些小矛盾解决了,明年春节再让她来。

    这不,李青云提着一大堆礼物,刚进入外公家的院子,外公、外婆、大舅、二舅、舅妈全部都迎出来了……似乎感觉心中有愧,一个个对李青云亲热得不行,看到他们这种态度,李青云心中仅有的一丝不满,也全部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种热烈的气氛没有维持多久,李青云接到一个电话,顿时变了脸色。大牛打来电话,说运送青龙蔬菜和刀鱼的货车,在山城被人扣住了,死活不给车,刀鱼和蔬菜可不能等,多等一天,品质就下降一成,还怎么卖钱?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今天更新稍晚,抱歉,继续求月票……另,感谢群主:残留de记忆、以及各位书友的月票和打赏,谢谢大家的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