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64章 江湖谣言不可信
    在谷兆基友好亲切的笑容中,聊天进行的非常愉快,当然,只是他一个人愉快,贺大彪快被折磨疯了。

    在道上混的汉子,确实有几分硬骨头,只是在神秘未知的力量下,胆子都快吓破了,为了活命,什么都招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戴金项链的汉子,早就疼得昏过去了。贺大彪也想昏过去了事,可惜谷兆基没有让他如愿。

    “蔡先生?扁担帮的七当家吗?”谷兆基得到这个答案,并没有让他轻松,反而眉头紧皱,如果是这个帮派,他惹不起,他谷家也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是是,就是那位蔡先生,不然我哪敢趟这浑水!早知道会惹上你们这些人,我宁可不做这生意,也不会乱伸手。”贺大彪是个老江湖,越是知道这些奇门江湖人的恐怖之处,他越是不敢耍花招。

    同时,他心里暗暗祈祷,希望这位爷马上就去找蔡先生,两人拼个你死我活才好呢。当然,他也知道这不现实,从对方一听说蔡先生的大名就皱眉来看,对方怕也惹不起蔡先生,更惹不起扁担帮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他,我也得去要这批货。”谷兆基问清楚蔡先生的住址,挥挥手,贺大彪总算如愿以偿的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扁担帮何时兴建,没人知晓,但稍微有些江湖常识的人都知道,他们以山城为中心,遍布整个川蜀省,似乎有人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。在古代,丐帮在山城都混不下去,可见这个帮派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“此事难以善了呀。”谷兆基整了整衣领,风度翩翩的走出货运公司,悠然在旁边的面馆吃了一份麻辣小面,多加了半斤辣牛肉。又点了一瓶啤酒。

    喝惯了青玉农场里提供的好酒,猛然一喝啤酒,差点吐出来。不过今天的食物太辣了,必须喝点什么,顺顺嗓子。

    今天是八月十五,不知道家族里的亲友怎么过。也不知道青玉农场里的那群江湖朋友怎么过。如果他们一起过来,似乎扁担帮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……只是,这是李青云交给自己的任务,身为一个合格的修炼者杀手,不能因为任务有危险就产生退缩情绪。

    饭后,他又给李青云打了一个电话,把刚刚查明的情况向他汇报。如果此行出了危险,他相信李青云一定有办法帮自己报仇,毕竟他家里那两位三境高手。不是摆设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已吃完午饭,并目送补货的货车,驶出青玉农场。虽然晚了两天,但只要这辆货车及时送到,也能解决美味世家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接到谷兆基的电话,听说是一个背景实力强大的江湖帮派抢了自己的货,居然莫名的安心了。甚至还有一丝窃喜至少不用担心对方赔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扁担帮的蔡先生?呵呵,我记下了。你先去交涉,如果对方愿意以十倍的价格赔偿,这事可以商量。如果对方态度蛮横,你以安全为上,我自有安排。”李青云在电话里交待道。

    听到李青云这么说,谷兆基先是心中一安。却马上升出一丝懊恼,这是看不起自己的办事能力吗?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我会尽力。”说完,谷兆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花溪街186号。是蔡先生的别墅,是对外公开的一栋住所,经常招待客人,这也是贺大彪之流能知道的唯一地点。

    谷兆基就按照这个地址,打了一辆出租过来的,站在这栋别墅门前,只是扫了几眼,就知道不能轻易的溜进去,周边设了几个棘手的阵法,硬闯属于最不讨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,谷兆基按了门铃,并释放出身上的灵修气息,不再刻意敛息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,从门铃对讲系统中询问道:“请问先生是哪位?您来找谁?”

    “本人姓谷,来找蔡先生,为了那车蔬菜的事,我想蔡先生应该也想和我谈谈吧。”谷兆基没有报出谷家的名号,因为他现在正为李青云办事,办的也是他的私人任务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谷先生,请您稍等……”那女人说了一句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谷兆基等了大概有几十秒,面前的大门就“啪嗒”一声打开了。

    谷兆基走了进去,大门又自动关闭。

    别墅很大,前院栽满了风景树,刚进入院里的人,根本看不到住宅区在哪。能在城中心拥有这么一栋大宅院,富裕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谷兆基隐约从这些风景树当中,看出一丝玄机,这些树很危险啊。看来这个蔡先生,在阵法一道上,实力非凡。

    隐约听到前面有喝酒划拳的声音,谷兆基顺着林间小路,费力前行,走着走着,就觉得不对劲,不管他跑多快,前面的声音依然不大不小,似乎他一直在原地打圈,不然以他的度,几公里都跑出去了,不可能跑不出这栋宅院。

    “蔡先生,你这是什么意思?本人带着诚意,前来和你交涉,你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,就我把困在这里?这不合江湖规矩!”谷兆基有几分恼怒,头脑却出奇的冷静,拿出手机,想要向李青云汇报。

    可惜,这里居然没有一丝信号,应该有什么阵法,阻隔了信号。

    一道嚣张狂妄的声音从酒桌处传来,极为清晰的传进密林里:“哈哈,江湖规矩?你算个什么鸡.巴玩意?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江湖规矩?在山城,我们扁担帮就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另一道苍老的声音,似乎强忍着笑,说道:“这是哪来的小鬼这么可爱哦,难道你家的长辈没告诉过你,弱肉强食才是真正的江湖规矩吗?为了惩罚你打搅我们哥几个的聚餐,你就在九宫迷踪阵里呆几天吧,啥时候老七高兴了,再把你放出来!”

    “放出来个锤子!就让他死在里面吧!既然都抢了他们的货,还给他们啰嗦什么,反正这仇都结下了。不如结死一些。嗯,这刀鱼味道真好,我在云荒的福满楼吃过一次,一份十多万呢,那商家真黑心……现在我们做了一大盆,不花钱还能吃个痛快。这才是江湖人应该干的事。”

    谷兆基听得心寒,哪想到这些人如此恐怖蛮横,什么道理都不讲,还想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已顾不得脸面,大声喊道:“我来替老板办事。我老板李青云,也就是你们所抢货车的主人,他家里有两位前辈已经是武修三境的高手,你们最好调查清楚。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两个武修三境的高手?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!要是三境高手这么多,我们扁担帮还混个球?那些江湖谣言我们压根不信!”

    “别扫了我们喝酒的兴致,屏蔽掉阵中的声音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,林子里果然一片寂静,连只虫子的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谷兆基试着掐了一个咒,想要借用灵气,缓缓漂浮起来。看看上面可有出路。可惜,这个轻身术刚刚成形。便被一股浩瀚的力量打断,无法施术。

    他以谷家的灵气针,不停的试探出路,可惜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回来,元气针也穿不透这个阵法的封锁。

    阵阵元气反噬之力,震得他气血翻滚。嘴角流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谷兆基放在江湖上,也算是一个高手了,特别是在暗杀的时候,足以让高他一个级别的敌人丧命。

    可惜,进了别人的阵法禁锢。他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。如果使用他们谷家的禁忌之术,或许可以逃掉,但是代价太大,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想尝试。

    于是,他找了一块平整的青石,坐了下来。他相信,如果自己失去联络,李青云肯定会及时出现,帮自己找回场子……当然,他最想看到的是李青云身后的那两位三境武修高手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料到谷兆基连危险信号都没出,就被人困住了。他下午送走了货车,给美味世家的6光荣打了电话,表示了歉意。

    虽然6光荣表现的很豁达,但是李青云明白,今天肯定耽误美味世家的生意了。还好,这一车货,今天夜里就会到,不会影响明天的精品菜肴。

    由于今天过节,下午的事情很忙。打电话让市的人送来很多月饼和咸鸭蛋,李青云这个当老板的人要给工人过节礼物,一个工人两盒月饼一箱咸鸭蛋,并允许他们早两个小时下班。

    至于今天夜里值班的工人,工资加三倍,礼品也加了三倍。这点小钱他不在乎,就是图个高兴,大家乐呵一下,比什么口号都强。

    几栋竹楼别墅的租客,李青云也没忘掉,每家送去一坛了十斤装的空间藏酒,一盒后山长的普通灵茶,一篮子水果,外加一只鲜活的黑羽鸡。

    自己今晚要陪家人,这些江湖朋友既然不愿回去,只能让他们自己聚一聚。

    这一忙活结束,天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幸好今天过节不用他做饭,因为李青云早就知道,今天晚上奶奶给所有人打过招呼,都要去她家里吃饭,包括开饭店的李青荷和姐夫罗建东。

    这个“所有人”,只是他们这一脉的亲人,蜜雪儿和珂珂也包括在内,毕竟蜜雪儿已经是李青云半公开的小老婆。

    一家人过得平平淡淡,开开心心,这是李青云的心愿,他特别喜欢这种气氛。

    可是,谷兆基的失联,让他产生一股强烈的戾气,总觉得这是有人破坏他的平静生活,打扰了家中的安宁,不让这些人付出千百倍的代价,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怒火和杀气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继续求月票……

    感谢:开心珞巴、巴山暴雨、zhaohupeng、战北飞……亡灵王心等人的打赏和月票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