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66章 原来谣言是真的
    众人并没有现异常,包括正在打斗的谷兆基也没有现异常,只是他出凌厉的一记惊魂刺之后,正要再换一个地点施术,却见大胡子身形蓦然一僵。

    本应轻易避开的一记惊魂刺,透过体表,正入他的心脏,那强大的气血力量和真气力量,居然没有一点防护作用。

    武修如果没有气血力量和真气力量护卫,那简直就是不设防的靶子,他们最擅长的防御力量消失了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。

    一片鲜血从大胡子的心脏处喷出,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元气入体,以气牵引,瞬间把他的心脏炸成了碎片。由于大胡子的武道力量太强,身体极为强悍,爆炸力量也出奇的巨大,把他的胸腔都炸开了,所以鲜血才能喷溅得如此恐怖,如此洒脱。

    谷兆基愣住了,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的攻击力何时这么强悍过?干掉了比自己高一阶的强大武者?而且是在灵修最不擅长的近战当中?

    观战的另外三名扁担帮的当家人同样震惊,甚至来不及愤怒和心疼,只是喃喃自语:“怎么可能?谷家的惊魂刺何时有这么强大的杀伤力?”

    “我?这是……”谷兆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看着陷入疯狂的三个扁担帮当家人,知道这个仇结定了,甚至会连累谷家。

    “杀我五弟,今日就算是神仙来了,也救不了你的命。”一位老者含恨瞪着谷兆基,一步一步走出来,怒道,“今日我代表扁担帮诸众誓。他日必灭你谷家,还有青玉农场背后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好不讲理,明明是你们先抢了我老板的蔬菜和刀鱼。我前来商议,你们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,就把我困住,然后要打要杀。我奋力反抗,失手杀了你们的五当家……”

    谷兆基解释的言语还没说完,对方就双手掐诀,默念咒语,顿时阴风乍起,天地变色,九股旋风像一个绞肉机,从四面八方,朝谷兆基挤压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的境界已达二境高阶。放在江湖,也是一顶一的高手,此时含恨出手,自然是全力而为,把压箱底的绝招都用出来了。

    谷兆基被对方强大的灵力压制得心慌意乱,强行咬破舌尖,才能堪堪恢复一丝勇气。以指为笔,以掌为刀。快打出几记元气针,想在这最危险的旋风中寻找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只是那在高手面前。弱得几乎不值一提的元气针,一碰到那恐怖的旋风,不知怎么的,嗖的一声,瞬间膨胀数十倍,变成一根棍子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横穿旋风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撞在施术老者身上。砰的一声,没有刺穿他的身体,却把他撞飞十几米,摔进后面的客厅里。大口吐血,半天没有起身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失去施术者,眼看就要把谷兆基绞成碎沫的旋风,自然消散。

    谷兆基又这么不明不白的胜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这么一位二境高阶的灵修高手,就这么死了?”谷兆基再次低头,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甚至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他怀疑自己中了对方的幻术。

    自己的惊魂刺和元气针,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威力?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异变?明明细如牛毛的元气针,怎么变成金箍棒似的恐怖招术?谷家的绝学,要在自己手上扬光大?

    如果赢了大胡子,扁担帮的一行人只是愤怒,那么谷兆基赢了这位老者,足以让他们恐惧。

    蔡先生已经开始后退,他这是无意识的行为,等他缓过心神,现他已经退在别墅客厅门口,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未知的恐惧,一个明明只有二境初阶或者勉强达到中阶的灵修,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攻击力?杀了老五,又杀了老二……扁担帮数年的历史当中,已经没有生过这样的恐怖事件。

    另一位没有后退的扁担帮当家排行老三,平时和老二关系极好,此时虽然恐惧,还是突然冲向谷兆基,想趁他呆的时候,一掌拍碎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谷兆基惊呼一声,打出他施法最快的元气针,他想试验一下,这种只是寻找生机的小术法,到底有没有攻击力?

    一针刺出,那人倒地惨叫,身上防御简直是纸糊的,什么武者强大的气血,什么武者真气护体,全部都没用,被这么一丝元气入体,就疼得满地打滚,比今天上午那个普通人还不如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算是信心极度膨胀的谷兆基也现不对劲了,这已经不是功法变异才有的情况,而是有高人在暗中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李青云玩心大起,就借着谷兆基的攻击,掩饰自己的真正攻击。以灵体的存在,观察这个世界,总有不同的感受,特别是看到别人施法时,那种只有灵体才能看到的元气波动,极为绚丽,用自己的灵魂力量,似乎可以轻易的溶入任何一种术法里,让对方的术法产生异变。

    几次实验,都获成功,这也让他失去玩性,所以这名武者刚一动手,就被他强大的灵魂力量,控制住心神,直接摧毁对方的经脉,所以才会倒地惨叫,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蔡先生也是个聪明人,也从极度的恐惧中反应过来,顿时强打精神,对四周拱拱手,喊道:“到底是何方高人,藏在暗处,对我们扁担帮痛下杀手?蔡某不才,添为扁担帮七当家,从师门出来,半生苦修,也不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,如果有哪件事让前辈看不顺眼,还请前辈现身,当面教训晚辈的不是,晚辈必改过自新,不负前辈惩治之心!”

    凭空一个虚幻的大巴掌,啪的一声,把蔡先生抽飞,重重摔在古朴小楼的墙壁上,撞出一个人形痕迹。

    “哼!老子最烦你这种表里不一的伪君子!抢了老子的货,还要杀老子的人,最后却腆着一张狗脸装无辜?你有师门怎么着?你们扁担帮人多势众又如何?惹到老子,统统是渣!”

    一只无形的大手又把蔡先生从地上抓起来,把他抓离地面,再重重的摔在青石地板上。

    这位修为不弱的阵法大师,连还手的资格都没有,就被打得全身骨头碎裂,连掐诀念咒的机会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的老大打电话,让他过来送死吧!”李青云把他摔在院子里,随手一招,就把客厅里的一部手机扔到蔡先生面前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用神念交流,他的怒骂声,只是针对蔡先生一人,所以谷兆基并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像看9d鬼片似的,一只“千年老鬼”躲在阴暗的角落,活生生把一位阵法大师,虐得半死不活的,躺在地上喷血沫,出气多进气少,眼看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电话为什么凭空飞到蔡先生的面前,谷兆基就更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未知的高手帮着自己解决敌人,但眼前这一幕幕,血腥暴力的场面,仍然把他吓得全身冰冷。

    身为谷家外出试炼成功归来的高手,谷兆基杀人无数,也从未见过眼前的诡异事件,如果他不是灵修,或者胆子再小一点,肯定会尖叫一声,大叫闹鬼啦。

    他想逃,但又迈不开步,像中了邪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飘在半空的电话,以及喷着血沫,满脸惊恐、懊悔的蔡先生。

    “江湖谣言……原来是真的……青玉农场的背后……果然有第三境的高手……格老子的,却不像他们说的是武修三境,明明是灵修三境啊……”蔡先生喃喃自语,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他不想死,但也不想打这个电话,因为他不想让老大来送死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晚了些,求月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