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68章 作死的赔偿方案
    这六艘快艇,离李青云所在的小渔船有四五百米的时候,就已经熄火,借着惯性,缓缓朝渔船靠拢。

    最前面一艘快艇上,站着一位西装中年,像是某公司的金领管理层,非常和蔼的问道:“哪位是李青云李先生?本人是平安保险公司山城分公司的总经理张峰,听说你们农场的运输货车出了险,车上的货物全丢了,公司专程派我来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张峰表面上询问谁是李青云,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李青云,可见来之前,已经看过他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保险公司主动来送钱?呵呵,真是稀罕事啊。”李青云嘲弄的笑了笑,并没给他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因为货车出事的当天,大牛立即报了警,同时报了保险。保险公司派了一个事故勘查员,拍了几张照片,做了一个记录,就说等交警的调查记录,然后……然后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今天突然说来送钱,李青云觉得很讽刺。这扁担帮的老大,还真好面子。吃了大亏,又惹不起“神秘高手”,委曲求全,想要用巨额赔偿平息事端,却不让帮里的人出面,叫一个保险公司的经理来赔钱,算什么事?

    “李先生,您一定误会了,我们保险公司有自己的规章制度。警方的调查结果没出来,我们也不好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凑巧的是,你们农场的运输货车和被追尾的小货车,投保的公司都是我们平安保险,所以这次事故,全部由我来办理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可以放心,不管是交通事故,还是货物丢失,和你们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丝关系,全部都是对方的责任。根据初步计算,我们保险公司可以一次性赔偿你们一千八百万的损失费。”

    张峰生怕李青云阻止自己赔偿,一口气都不停歇。把自己想说的话,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,是一排身穿黑色西装、身形彪悍的男子,全部都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这些黑西装男子的画风。和金领张峰的画风,明显不在一个位面,简单的来说,他们不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“一千八百万?呵呵……”李青云不屑的撇撇嘴,极为不满的说道。“如果这是你们保险公司的赔偿,我愿意接受。如果这是扁担帮的赔偿,你们立即滚蛋,有多远滚多远,别耽误老子钓鱼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?这……?”张峰愕然,没想到这么一个年轻人,在山城,竟然不把扁担帮看在眼里,简直不知死活啊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神,转身望向最后面一艘快艇上的那位老者。

    那老者一直站在魁梧的大汉后面。穿着一身粗布唐装,很不显眼。此时张峰的目光望向他,似乎才引起李青云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得意时也不要嚣张轻狂,不知道天高地厚,下场都不会太好。你身后有位神秘高手,我们扁担帮也不差。不过,我家帮主念及此事,是我们扁担帮有错再先,就算痛失几位兄弟。也以礼为先,对你进行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,你还敬酒不吃吃罚酒,狮子大张口。想要勒索我们扁担帮不成?”

    那老者身材矮话声音却如金属摩擦,尖锐而洪亮,竟然刺得同船的几名普通壮汉嘴角直颤。

    李青云被他训得莫名其妙,这是道歉的态度?这货在作死吗?还嫌自己昨夜杀的不够暴力?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你是哪根葱哪块蒜?敢教训老子,你还没有资格!滚!”李青云的态度极为恶劣。摆足了架式,一副老子身后就是有级高手保护的姿态,哪个不服,统统灭杀。

    “你这年轻后辈,敢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?我跟我家帮主闯荡江湖时,你还没出生呢!我是我们帮主的管家,我们帮主就是这个态度,你拿到赔偿就滚出山城,免得我们帮中元老压制不住火气,把你扔到江里喂鱼!”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们,就算你身后有一位三境的灵修,以我们扁担帮的底蕴也不会惧怕。年轻人,见好就收吧!免得死后在阴间后悔!”

    李青云确实被这个老头搞晕了,这货是真的在作死,还是在试探什么?既然想玩,那么老子陪你!

    “说白了,你不就是扁担帮老大的看家狗吗?这个身份,你有什么好得意的?多说无益,今天晚上,让你家帮主在家里等死吧!对了,最好把你们帮内所有的高手都叫上,一个也不能少哦!”李青云露出一丝狰狞的邪恶笑容,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别人可以清晰的看出来,他没有说谎,他真的想杀光扁担帮的高手,也有这个实力和信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惊惧和愤怒,昨夜七当家别墅里的杀戮,果然和这个年轻人有关,被自己几句话一晃,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惊惧的是这年轻人的态度,居然没把扁担帮放在眼里,更没把帮主看在眼里,至于自己,在对方眼中,只是一个看家狗。

    自己堂堂的二境中阶武者,扁担帮帮主的老管家,地位尊贵,在整个西南地区的道上,那是响当当的大人物,什么时候被人骂过看家狗?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,哪怕明知道李青云身后有一位可怕的三境灵修高手,他也要趁高手不在,先杀掉这个可恶狠辣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此时,大家处在江心,离岸至少几十米,附近绝对没有高手,正是杀掉李青云的好时刻。

    哪怕被事后赶到的高手杀掉,也要泄心中的恶气。

    “敢辱老夫,今天不杀你,难解心头之恨!”说着,那老者一哈腰,猛然蹿出,像老鹰一般,凭空掠到四五米外的水面上。

    脚踩水面,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李青云好像吓了一跳,连鱼竿都来不及收,惊恐的后退,然后扯着嗓子就大喊:“师父,救命啊……有人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未说完,那枯瘦老者已经踏波而起,像鹰抓小鸡,扑向船头的李青云。

    等等,李青云喊什么来着?叫师父救命?难不成那位神秘的老者。是他师父?而且就在附近?

    枯瘦老者身在半空,那股杀气已经泄了一半,本是死盯着李青云的目光,已经瞬间环视一圈。想找出那位神秘高手的所在之处。

    而谷兆基又惊又喜,他也是刚“知道”,原来昨天那位恐怖至极的老者,居然是李青云的师父?

    以前,怎么没听李青云说完?

    看来。以前的自己,还不够资格知道这些隐秘啊!

    怪不得李青云有这么多灵药,怪不得李青云从来不向自己这群江湖人索要什么功法秘籍,怪不得他不怕自己这些江湖人起坏心抢他的灵药……原来除了李春秋和孙大旗,他还有一位深不可测的灵修三境的师父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个问题,李青云好像是个武修啊,他的武修境界已经达到一境高阶了,眼看就要迈入第二境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武修小天才,会有一个灵修三境的师父?这不合逻辑!

    虽然一瞬间在心中想了很多种可能,但谷兆基也没忘记。此时的李青云正处于危险当中,而他口中的师父,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呢。

    此时,必须不惜一切代价,保护李青云。

    这是谷兆基心中,最终唯一的念头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就把早就准备好的术法,打了出去,一张细密的灵气网,凭空挡在枯瘦老者的进攻路线上。

    老者气血翻腾。大吼一声,开!

    一拳打爆这张灵气网,度未减,离李青云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可是灵气网刚破。在混乱的元气当中,突然出现三根锥子一样的巨刺,正是藏于暗中的惊魂刺,分上中下三路,直取枯瘦老者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枯瘦老者再次震开惊魂刺,已经落到船舱上。伸手就能够到李青云的脑袋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,这个刚才还嚣张狂妄,不可一世的年轻人,此时吓得哆哆嗦嗦,在强大的二境中阶高手面前,几乎没有抵抗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辱我扁担帮者,死!”枯瘦老者,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恨意,他恨李青云毁了千年帮派的名声,更恨现任帮主选择退让服软,暂时平息神秘高手的怒火,不想调集本帮隐藏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知道,唯一让帮主改变主意的方式,就是现在……杀掉李青云,逼那位神秘老者疯狂,同时也逼帮主被动应战,保证扁担帮千年的名誉继续流传。

    枯瘦老者的手,没有碰到李青云,因为谷兆基挡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的谷兆基,全身冲出七根灵气柱,像蛇一般,扭曲缠绕,形成一个特殊的元气罩,挡住枯瘦老者的一击。

    同时双手外推,掌心射出十几道惊魂刺,为了保护李青云,谷兆基也拼了命,连本命七窍元气都用了出来,使用之后,会损害自身的寿命。

    枯瘦老者闷哼一声,急促后退,被太多的惊魂刺打中,真气已经护不住,嘴角流出一丝鲜血。而谷兆基同样如此,术法被破,元气反噬,眼角和鼻孔都出血了。

    谷兆基要拼命,比这个枯瘦老者也弱不了多少,赢不了他,却能护得李青云一时半刻不受伤害。

    此时,却听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意念怒哼,一只无形的大手突然拍下来,一巴掌就把枯瘦老者抽进江里。

    “滚回去告诉你们帮主,今晚我必会血洗扁担帮总部。先留你这条狗命回去报信,夜里我一块收拾。”李青云已经隐约猜出这名管家的心态,就是想杀掉自己,激怒自己身后的神秘高手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何不将计就计,放他回去,寄一丝特殊灵气在他身上,趁机找到扁担帮的总部,把这个仇家彻底解决掉?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继续求月票……双倍月票最后两天了,一张变两张的机会不多了,冲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