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75章 专程来道歉
    李青云、王、谢康三人一路沉默,返回农场的别墅里,进了屋,仍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出不来。

    “丁恒志是什么意思?西山旅游项目,他抢定了?”好半天,谢康才阴沉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只有老子抢别人的东西,那孙子敢动手,我找人整死他。”作为顶级豪门的公子哥,官二和富二都有一股戾气,玩起阴的,王也不服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略显平静,说道:“不知道上面生了什么事,我并没有接到镇委吴书记的电话,那就说明,这个旅游项目还没有确定,不然青龙镇委不会不知情。你们知道,丁恒志所在的丁家,在本省有什么特硬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谢康说道:“这个倒不难猜,市委一把手王子强以前是丁老爷子的老部下,丁恒志要使手段,应该从市里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哦?想不到他还有这么强的背景,但在市里,他可一直被黄市长压着。等下,我打几个电话问问情况。”李青云说着,就当着他们的面,拔了几个电话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过去后,李青云挂断电话,叹了一口气:“没想到,根源在省里。那位年限到了,宋省长为了平稳上位,做出了妥协。可能知道我想接手这个项目,怕不好交待,省里准备划专款修一道路,从小汤山疗养院直达我们李家寨。吴筱雨正从省城返回,巩大秘随同,估计一会要到我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我们刚刚展望美好的未来,还没开始,这个肥得流油的项目就被丁恒志抢走了?”王依然有些失望,甚至有些憋屈和愤怒。

    谢康不愧是权贵世家子弟,想得比较远,惊讶道:“就因为这事。他的秘书亲自过来向你解释?专门为了补偿你,从小汤山修一条路?你的面子也太大了吧?他成为了一把手,掌舵川蜀,长远来看,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苦笑道:“屁的面子,互相妥协。互相分割利益的最终结果吧。从小汤山疗养院建一条直达李家寨的公路,这对本县的经济有重要的推动作用,县里的利益最大,或者说镇里的利益也不小,市里也有面子。所以,他们集体保持沉默,把我坑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修好了这条山路,让青龙镇的交通更加方便。间接带动此地的旅游业展。丁恒志那一系的人,自然也支持这个修路计划,因为对他们的旅游项目重大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而镇里,只想建立这个旅游项目,只要项目成功运营,不管是谁,他们的政绩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呢……或者说我们呢,只是被人抛弃的可怜棋子!”李青云把自己分析得很可怜。可他却没有丝毫的愤怒。因为他知道,他不想让别人接手这个项目。那谁也搞不定山里的事。谁接手谁倒霉,两条巨蟒也该出去活动一下筋骨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你说的这么可怜啊?”王都听不下去了,嘀咕道,“好像吴筱雨只是才和你谈过投资意向,八字还没那么一撇呢,人家为了更大的利益。重新换了一个投资商,别把你形容得像被人抛弃的怨妇一样。再说了,巩大秘不是专门过来向你道歉了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硬着头皮,佯怒道:“我不管,反正老子觉得很生气。很愤怒,而且还很没面子。他们早不来,晚不来,我刚把你们请来,实地考察一圈,连未来的财计划都想好了,这只会下蛋的老母鸡却被他们抢走了。你们说,我气不气?”

    王和谢康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如何安慰,以他们的强硬背景,都知道上下拧成一股绳,这事已经钉在板上了,无法再改变。

    李青云再纠结,也没有实质意义。再说,他们还没有实际行动,根本谈不上任何损失,只是心里上有些失落和郁闷罢了。

    就算你有天大的委屈,你胳膊拧不过人家的大腿啊。而且,巩大秘是什么样的身份,人家受那位将要当本省一号人物的委托,向你当面解释,甚至是道歉,你还想怎么样?

    半小时后,巩秘书就到了,吴筱雨和几名镇领导陪同。不过进门的时候,巩秘书摆摆手,除了吴筱雨,没让其他人进来。

    巩秘书心里挺为难的,这次受老板拟妥,专门向李青云道歉来了。这么丢脸的事,哪能让太多人在场?让吴筱雨跟着,知道她是李青云的老同学,又是一个大美女,如果说话陷入僵局,也能打圆场。

    其实巩秘书并不觉得李青云有多了不起,不就是一个种地的吗?运气好,有一个懂中医的爷爷,从山里找到几根稀罕的野山参,算是救过自家老板一命。

    当然,李青云创办的那个青玉环保公司,似乎也帮老板一点小忙,得到高层领导的表扬和赞赏。可是,那又怎样?老板做出政治上最正确的选择,又给你一定的补偿,专门修一条路,助你展李家寨的经济,还用自己当面解释道歉吗?

    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巩秘书一进入别墅客厅,看到李青云板着一张脸,坐在沙上,看到他们进门,连屁股都没动一下,就觉得心中虚。

    心中暗暗嘀咕道:“真邪门!我咋有点怕他啊?我又没做亏心事,我只是替老板解释原因……我为什么要怕他?”

    吴筱雨也是一脸苦笑,她从内心上倾向于李青云接手西山旅游项目,但她只是镇领导,上面还有县、市、省……未来的省一号都话了,自己又能说什么?如实把李青云已有投资意向的事情说出来,就是她最大的努力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可以摆脸色,背景强大的谢康和王却不敢摆这个脸色,也没有资格。他们家族在川蜀有很多产业呢,和巩秘书及其领导又没仇,何必添堵?

    “巩大秘来啦,快请进,快请进……呵呵,刚才我和李青云正在谈论一个投资项目,因为出点变故,他的心情不太好,请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原本我们三人已经商量好投资比例,以及初期规划,正准备往里砸钱呢,就得到项目被人抢走的消息。心情一时不好,巩大秘应该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谢康与王当起和事佬,站起来迎接巩秘书,并说起客气话,替李青云打圆场。

    巩秘书很大度的笑了笑,心中却暗暗吃惊,没想到这两位是李青云的合作伙伴,于是热情的握手说道:“原来这个投资还是两位的身影,早知道如此,我们也是可以争一争的。可惜,现在事情已经有了决定,我只能向各位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吴筱雨同样心虚的瞅了李青云一眼,仗着女人的优势,微微报怨道:“咋了老同学,就因为这件事,就准备和我绝交啊?连儿子都不抱出来让我看看?实话告诉你,我可是准备了一个大红包,巩秘书准备了两个!”

    李青云撇撇嘴,没有搭理她,心中却在思索着,能从这件事情里,讨到多大的好处。让丁恒志先开也好,等他往里砸进去数亿资金之后,让两条巨蟒搞破坏就是了,自己的家门口,绝对不允许丁恒志这种人开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的官方的关系,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,维持表面上的联系就行了,本就没有深交。自己的根基在李家寨,在青龙镇,只要经营好这个区域,外面的风浪再大,也没人敢侵犯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所以,丁恒志这个敢在虎口夺食,敢在自己家门口搞风搞雨的人,必须清理掉。小小的青龙镇,容不下任何外来的势力渗入。

    杨玉奴早就听到客厅里的说话声,隔音再好,也挡不住武修二境高手的听觉,她不想让老公和官场上的人闹别扭。听到吴筱雨提起孩子的事,顿时借机推开卧室的门,把着孩子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吴姐,你怎么来了?听到你要给我儿子封红包,我就忍不住跑出来了。”杨玉奴努力活跃气氛,说着她并不擅长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家男人生气了,他可是本镇富,我不来道歉怎么行?”吴筱雨正需要一个台阶下,心中一松,就接过虫虫,顺手把红包塞进孩子的被褥里。

    巩秘书也不清楚李青云哪来的底气给自己摆脸色,不过还是借着时机,把两个大红包塞进虫虫的被褥里,还解释道:“一份是我的心意,另一份是宋省长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吓了一跳,连省长都给自己儿子送喜钱,自己家老公还板着脸,这到底生啥子事了?不就是一个投资项目被人抢了吗,至于这样吗?

    杨玉奴心中有些不解,但在外人面前,她很维护自家老公的面子。

    倒是李青云感觉火候拿捏的差不多了,才说道:“远来是客,先坐吧。我已经给青荷居打了电话,马上就有人送饭菜过来,有什么事,咱们在饭桌上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先吃饭,我早就惦记着青荷居精品菜的美味呢。”巩秘书松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的笑着。

    整个谈话局面,完全被李青云掌握,自己这个秘书,居然被他的气势震慑得不知所措,这简直不可思议,在几个常委面前,自己也没这么失态过。这个时候,他才隐隐觉得,李青云有些神秘和可怕,再无丝毫轻视心态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