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77章 阴谋的味道
    喊上蜜雪儿也没有什么,反正大家已经承认她的身份,前提是杨玉奴不生气。刚刚生过孩子,产生忧郁症之类的,不得不妨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证明,杨玉奴的性情确实够温柔贤惠,她为了能让家庭和谐幸福,心中做出不少让步。

    当初要不是小姨子在中间闹腾,说不定她接受的更加平静,甚至不会回娘家,以至于现在闹得沸沸扬扬,整个青龙镇的人都知道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老公,听妈的话,去喊蜜雪儿吧。她整天闷在试验室,对身体不好。”杨玉奴晃着怀里的虫虫,微微一笑,对他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听大家的。”李青云得了便宜还卖乖,优哉游哉的走出小院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李青云就把蜜雪儿叫来了,两人并肩走进别墅小院。

    珂洛依一看到母亲过来了,顿时“咯咯”大笑,居然从地上站起来,想要走过去……不过,她的最大能耐也只是站立,一迈腿,就扑通一声摔倒。

    毯子比较厚,摔了也不疼,不过却把珂洛依气坏了,撇着小嘴,眼含泪花,连滚带爬的来到蜜雪儿身后,抱住了她的大腿,一副可怜兮兮求安慰的表情,把大家萌翻了。

    “噢,我最亲爱的小天使,你这是怎么啦?”蜜雪儿笑着,把女儿抱起来,在她脸上亲了几口响的。估计亲痒了,珂洛依又躲又笑,揪着她的耳朵,似乎想要暂停。

    陈秀芝在旁边笑道:“看看,这小丫头还是跟娘亲,蜜雪儿一来,看把珂珂乐的。叫你整天在试验室不出来,女儿想你都想坏了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也凑趣说道:“说了让你经常过来,你嘴上答应,却就是不见行动。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我不让你进家门呢。”

    “噢,对不起。是我的错误,我的工作太忙了,等把这项技术稳定之后,我就可以歇息啦。”蜜雪儿虽然听出大家在开玩笑。还是由衷的感到抱歉,幸好女儿有奶奶和父亲照顾,不然自己会愧疚死的,以前的独自养女儿的想法,太天真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家长里短。说了一堆生活趣事,时间过的很快,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亲自下厨,做了一桌子好菜,让家人一起过来吃。父亲也早早的关闭特产店门,赶过来吃饭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虫虫的满月酒宴会,事情很多,虽然李青云安排给别人,又亲自检查过,李承文仍然不放心。匆匆忙忙吃过饭。说要再去检查一遍,这是老李家的大事,不能马虎出错。

    母亲陈秀芝收拾碗筷,李青云看着大小老婆在客厅里带着孩子玩耍,心中的满足感和自豪感,似乎达到了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这小日子,过得跟做梦一样,有钱有房有老婆有孩子,最让城里羡慕的是,还有几个农场和养殖场。如果能这么平平静静、幸幸福福的生活一辈子。李青云觉得自己这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    不过,总有人喜欢打破别人的幸福时光,村联防队员的电话打到他手机上,电话那头乱糟糟的。还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事,就有人拍大门,大声喊叫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福娃,不好了,你快出去看看吧。新来的什么旅游投资公司,把蒋老四的房子强行拆掉了。蒋老四的媳妇一直病着呢。那帮孙子居然狠心把她抬出来,扔到屋子后面的草丛里任虫子叮咬。”

    “快出来吧,村长招集联防队员赶过去,帮蒋老四出头,也被那帮孙子打了!日他先人板板,还有两个外国人,太能打了,我们村的人一过去,就被他们打趴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蒋老四的房子在山脚下,说是耽误他们的旅游项目开,赔给蒋老四几万块,让他重新找个地方盖房子,蒋老四不愿意,这才起的冲突。那帮孙子也不想想,蒋老四是外来户,在哪个村都没有宅基地,抢了他在山脚下的房子,让他往哪住去?”

    来这里找福娃出头的人,七嘴八舌,大门没开,就扯着大嗓门,把事情经过和原由都说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李青云刚才已经换上拖鞋了,一听出了这事,立即换上皮鞋,说不定会和敌方高手过招。

    不管在暗中自己有多强,但在表面上,自己还是一个一境高阶的武修,打打杀杀,是武修的惯例。

    打开大门,李青云看到门口有四五个村里的中年男子,可能不想往打架第一线冲,只好自报奋勇,来请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现在人在哪里?”李青云也不客套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伙儿都在蒋老四的家里,不过他的家,已经被那帮龟孙子拆掉了,什么东西都没搬出来,太欺负人了。”众人义愤填膺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这就过去。”李青云说着,眼中闪过一丝冷意,脚下力,瞬间撇开众人,朝河西岸的事点跑去。

    在奔跑的时候,李青云暗暗纳闷,这个丁恒志到底搞什么鬼?一来到青龙镇,就搞风搞雨,纯心给自己添堵啊。

    西部进山入口,那个山脚下就蒋老四一家人,又不是几百户,你怕占用太多资金,不给人家高价赔偿款。现在就一户人家,你还搞强拆,不但会给旅游项目带来麻烦,还会把附近的民众惹怒,到时候会造成更大的麻烦,用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后悔药。

    这幸好不是自己公司的人干的,不然自己会忍不住打死这个负责人。

    只用了一分多钟,李青云跑到河西岸,远远的就看到人影攒动,用当地方言的特色叫骂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李家寨的人来了不少,隔壁村陈家沟的人也跑来看热闹了,站在周边看热闹的人,至少有一百多个,黑压压的一片。

    不知谁搞了两个探照灯,挂在场地中间的树枝子上,把附近的区域照亮。

    一个蓬头垢面的妇人,昏昏沉沉的躺在场地中间,眼睛紧闭,不知是睡着了,还是昏迷了。蒋老四坐在老妇人身边,给她披上一层带土的薄被子,应该从房屋废墟里刚扒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天杀的强盗,人家外国人在这里搞旅游开快一年,也没说要拆我的家。你们倒好,刚来几天,就拆了我的家,我蒋老四给人撑船一辈子,老了老了,连个家都没了?乡亲们啊,你们一定得帮帮我!”

    蒋老四好像一下子苍老许多,平时多么硬朗的一个老汉啊,此时居然哭得像个孩子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,站在蒋老四后面,鼻子流了血,好像刚刚和人打了一场。

    而丁恒志居然就在事现场,他身后站着几名强壮的汉子,其中还有两名气息特殊的外国人,冷冷的注视着怒气冲冲的村民。

    “姓丁的,你别以为镇里同意了,你就可以在这里乱来,惹急了我们,你这个项目也别想做了,我们天天来这里闹事,看你能怎么着。”李天来扯着亮嗓门,痞气十足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一群刁民!别以为你们聚集闹事我就治不了你,我已经给镇派出所打了电话,他们马上就会派人过来,我收拾不了你们,自然有警察收拾你们。一个破房子破院子,居然狮子大开口,让我赔十万,简直是勒索!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城里的大老板钱多,你们就能肆意坑人,今天我就杀鸡儆猴,让你们长点记性。以后这个旅游项目要是动工后,谁敢挑事,就是蒋老四今天的下场!”

    蒋老四委屈的怒道:“可是你只赔五万,我们老两口往哪再建一座房?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不下去了,挤开人群,走到场内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顿时让丁恒志警醒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来干什么?我抢了你的西山旅游项目,上面又赔偿你一个南山旅游项目,现在又挑动村民找我闹事,这要是传出去,你的项目怕是会受到影响吧。”丁恒志诡异的笑着,似乎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,但是为了一点赔偿款,居然敢在我们青龙镇搞强拆,你惹上事了,惹上大事了。我不管上面怎么想,你以后都会很麻烦。而且,别特么往老子身上泼脏水,老子最近几天正烦呢,再说一句阴阳怪气的话,老子现在就抽你大嘴巴子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越说越怒,这个丁恒志不像蠢货,为什么干这蠢事,似乎有什么自己没看透的地方。

    丁恒志像踩到尾巴的小猫,一下子跳起来,怒气冲冲的喊道:“你敢!抽我大嘴巴子的人,还没出生呢。迈克,帮我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乡下人!”

    一名金的外国男子走了出来,身体极为强壮,目光冷峻的盯着李青云,摆出一个拳击的架子,并冲李青云作出一个挑衅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那个黄皮猴子,快点过来,让老子踢烂你的屁股,哈哈哈哈。怕疼的话,可以跪下来把老子的皮鞋舔干净就行了。”这名老外的普通话说得不错,声音传出很远,所有围观的人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李青云怒哼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杀意,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,阴谋的味道太浓了。丁恒志这帮人,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疑惑的瞬间,他的灵体已经飞出身体,放开神识,笼罩整片区域,很快在几个角落,找到几个手持专业相机和摄影器材的人。

    尼玛,这是现场拍摄证据吗?明天老子要给儿子办满月酒宴,这是大喜的日子,这货要把自己送进牢里,恶心自己吗?

    李青云这一回真的怒了,老子这几天忙着儿子酒宴的事,还没找你麻烦呢,你倒先出招了。哼,他已经决定,不管今晚生什么事,都要让丁恒志付出惨痛的代价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