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79章 清朝的电视机
    丁恒志的脸色很精彩,像跑马灯一样闪烁,当场就抽了那人两耳光,怒骂道:“废物,一群废物,我吃了这么多苦,就是想要你们拍下证据。 新· 现在倒好,苦没少吃,一点证据都没留下,要你们有个屁用?”

    “老板,我们也不知道咋回事啊!”那人捂着脸,同样委屈,大家所有的设备同时坏,太诡异太离奇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中暗笑,脸上却怒道:“证据?你这种为富不仁的投资商有什么脸面讲证据?别人欺负你的证据没有,你欺负别人的证据却有。强拆蒋老四的房屋这是物证,所有在场的爷们都是人证,大家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围观的人都轰然叫好,纷纷响应,大声说是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是你搞的鬼对不对?”丁恒志总算醒悟过来了,本以为阴了李青云一把,没想到反被对方阴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不承认的,但我承认了,你会更加难受。所以,我就勉为其难的承认吧。是老子阴了你,那又如何?”李青云对待仇家,一向硬气,既然无法和解,那就战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你行!”丁恒志气得快要吐血,但他知道今天栽了,这是李青云的地盘,想要什么证据,很快就有。而且,今天这事,他丁恒志确实不占理。

    派出所所长张宝亮看情况差不多了,于是站出来说道:“既然事情已经明了,那就录个口供吧。丁先生,你先谈一谈强拆事件吧,是私下赔偿私了,还是走法律程序?”

    “私了吧。”丁恒志阴沉着脸,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没强大高手在身边,总没有底气和李青云闹。

    张宝亮松了一口气,又问蒋老四:“你呢?我看也选择私了吧,一大把年纪了。别闹气了,让人家多赔点钱,再盖一栋小洋楼,比什么都强。真走法律程序。谁知道会拖到什么年月呢。”

    “私了能赔多少钱啊?可是这个没良心的商人打伤了人,也不能这么算了吧?”蒋老四还是很讲义气的,知道大家为他出头,受伤了几个,自己不能拿钱了事。得先考虑一下别人。

    张宝亮还没说话,丁恒志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嚷嚷道:“你以前不是让赔十万吗?现在老子如了你的愿,给你十万,拿钱签字走人,没时间和你在这里瞎扯。至于其他人受伤,我们的人也受伤了,大家扯平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!话不是这么说的……”李青云突然插嘴,说道,“蒋大爷啊,被人骑在脑袋上拉屎。不能擦干了就算了,咱们青龙镇的人,不能这么没卵。我记得听你说过,你家的花瓶好像是唐朝的古董吧,一个价值几百万呢。那个尿壶,好像是宋的官窑出品,曾是王安石用过的吧?还有你家那电视,应该是……”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为了表示博学多才,接过话茬说道:“那电视应该是清朝的吧,我老听人说。什么高清电视,高清电视……那不是清朝的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懵了,这个猪队友,不懂就别插嘴。什么清朝的,你扯个民国末年的,也能说得过去啊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讹人是吧?”丁恒志气极反笑,指着李青云一行人,说道。“唐朝的花瓶是吧?宋朝的尿壶是吧?那好呀,扒出来碎片,你们去检测,有证据我就赔,没证据就少冤枉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花瓶碎片被你们捡走了,我们往哪找?要不把你们抓起来,审一审花瓶碎片藏哪了?”李青云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!也不看看我是谁,这样的手段只有老子给别人用,谁敢给我用?”丁恒志自信满满,傲气冲天,不屑的瞥了李青云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按法律程度走呗。蒋大爷,在审判结果没下来之前,你带大娘到我的竹楼酒店住,食宿全免,这个官司我帮你打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受伤的各位,你们也过来录口供,将来官司打赢了,丁恒志至少要赔你们十万八万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张所长会为大家做主的,有啥说啥,把事情经过再说一遍吧,让警察录口供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这么一说,顿时把大家的兴致提了上来,赢了官司会有十万八万的赔偿?这可是全家两年左右的收入,再说了,这个外地人居然敢欺负咱们青龙镇的人,不给他点颜色瞧瞧,以后怎么出来混?

    于是所长张宝亮和几名警察身边,顿时围满了“义愤填膺”的村已,一个个指着自己身上的伤痕,愤怒的指责丁恒志一行人的暴行。只是那位大爷,你脸上既然没伤,你怎么往自己脸上挠?那位大叔,你摔倒时,能别用脸着地吗?为了这点钱,你也太拼了吧?

    丁恒志当场就晕了,不带这样玩的,哥们在京城玩别人时,你们还在地里刨食吃呢,说好的忠厚诚实呢?

    这下子好了,别说十万,就算是一百万也摆不平这事了。

    张宝亮叹了一口气,既然李青云话了,他必须摆出态度,不然老领导那里也交待不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那两个开挖掘机的工人,当场就被拷上。而参与殴打村民的人,也拷住四个。只是丁恒志反复强调,自己没动手,都是手下做的,他不知情……

    不过,张宝亮既然出手,明显偏袒李青云一伙人,那就没必要留情了,一起抓了省心。

    于是在丁恒志目瞪口呆,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他也被拷住,带上警车。

    丁恒志在青龙镇第一弹,没有打响,反而把自己炸伤了。这事要是传出去,他在那个顶级权贵圈子里,肯定会被人笑话死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等着,我跟你没完。”临上车之前,丁恒志羞恼万分,喊出心中最大的怨念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会等你的。”李青云撇撇嘴,心说这事当然没完,老子会把你玩得欲仙欲死。或许最终你才会明白,你在和怎样的强大存在为敌。

    看着两辆警车离开,众人欢呼,就好像李青云带领大伙打了一个漂亮胜仗,里子面子都有了。

    众人帮忙,把蒋老四家里重要的东西搬出来,已经有人做好临时担架,把他的老伴送到竹楼酒店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到做好,在事情有结果之前,肯定不会让蒋老四夫妇露宿街头。

    这事件,早就惊动了镇委书记吴筱雨以及镇长,等派出所的人处理完毕后,她才给李青云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同学,这事做得不太妥当啊?在这个关键时期,丁恒志不能出事,他的西山旅游项目也不能出事,这是上面定下的基调。如果因此,耽误了宋省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耽误不了。这事,明白事理的人一看就知道解决方法。这是丁恒志自己搞出来的事,他应该承担这个后果。而且,明明可以用钱解决的事,他偏偏把事情搞大搞砸,他的长辈会让他长记性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信心满满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当然,说句不负责的话,交易失败,管自己鸟事?以自己的能力,足够带领青龙镇的居民家致富,只是多等两三年而已。至于这片景点的开,总有领导慧眼识金,总有一天,会完全交到自己手上。因为离开他这个地头蛇,别人在这里生存不下去。

    吴筱雨叹息一声,知道这个老同学的倔脾气,他认定的事情,八头牛都拉不回来。政府部门要是顺着他的心意,他也会给你带来丰厚的回报,若是和他顶着干,他就敢拆你的台,让你处处为难。

    李青云已经在青龙镇形成气候了,已经没人能够遏制他的展,小小的镇政府也不行。

    于是,吴筱雨给这件事定下调子,说这是青龙镇第一起强拆事件,影响极其恶劣,要求上级部门,严厉处置涉案单位,给受害民众一个满意的交待。

    李青云安置好民众,统一好口径,回到别墅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。蜜雪儿已经带着珂洛依返回自己的小院,老婆杨玉奴守着儿子,早已睡熟。

    “哎,这悠闲的小日子,总有人打扰,真扫兴。要不是想留着丁恒志,免费帮自己建造西山旅游项目,真想把这些杂碎收进小空间,埋进坟场当养花的肥料。”

    想着这些乱七八遭的事,李青云进了卫生间,冲了一个澡,才返回大床。老婆生完孩子快一个月了,身体恢复得很好,似乎可以过正常夫妻生活了,不用整天偷偷摸摸往蜜雪儿那里钻了。

    抱着老婆正准备睡觉,突然感觉小空间里生剧烈震动,李青云吓了一跳,瞬间让灵体进入小空间。

    刚进去,就感觉小空间在剧烈震动,花草树木全在摇晃,淡水湖的水和咸水湖的水,剧烈晃荡,无风起浪,卷起一米多高的巨浪,拍打岸边的泥土和花草。

    海东青一家子吓得“啾啾”尖叫,没头没脑的在天空乱飞。蛇坑里,目前只剩下一百多条模样恐怖的毒蛇,它们吐着颜色各异的信子,焦躁不安的游走在深坑周围,似乎想要寻找出去的缝隙。

    两条巨蟒,惊恐又委屈的缩在酒窖里,看到李青云的灵体出来,探头探脑的,不敢出来,似乎害怕主人说是自己干的坏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神识扫过整个小空间,并没现异常,正在惊疑不定,突见巨大的咸水湖中央,喷出一股明艳的岩浆,声势浩大,转眼之间,似乎形成一个小岛的雏形轮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