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80章 虫虫满月宴
    看到小空间里的火山喷,李青云不惊反喜,因为这标志着空间越来越接近现实星球,现实中有的一切,也将在小空间慢慢演化成形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空间里的生物演化过程,无限接近地球,那最终也会有智慧生灵的产生。虽然不知道那是多少亿年之后的事情,但至少有这个趋势,李青云想做小空间里的神灵,更名副其实一些。

    这是火山初次喷,岩浆和浓烟只喷出几十米高,便渐渐平息。只是浓烟不散,空气中弥漫着硫磺般的奇怪味道,不太浓,李青云这样的灵体也能嗅到。

    然后在咸水湖中间,形成一个小小的岛屿,只有十几个平方米,崎岖不平。由于高温,和海水生反应,产生一片片氤氲的烟雾,宛如仙境。

    眼看小空间平静下来,两条巨蟒又按捺不住,从酒窖里探出巨大的脑袋,贼头贼脑的向咸水湖中观望。

    巨蟒平时在里面嬉戏,对里面的一切了如指掌,只是突兀出现一个小岛,把它们惊呆了。张望半天,似乎不敢确定,这就是自己经常玩耍的场所。

    海东青一家子,啾啾尖鸣,在新出现的小岛上方盘旋,似乎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东西,非常愤怒。因为烟雾和火焰,把它们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由于咸水湖类似于大海,或者说它本就是大海的袖珍版,里面有不少海洋生物,都是李青云慢慢收集进去的。

    此时遭遇火山喷,就算这里的海水也有大量的灵性物质,依然死了一片,飘在蓝色的波浪上面,有几分苍凉和萧索。

    海东青一家子肯定吃饱了。不然海面上突然出现这么多鱼,早就被它们疯抢干净。吃不了,它们也会储存了,虽然储存后的鱼类口感非常差,但它们依然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两条巨蟒兴奋的“嘶嘶”几声,终于现水面上的食物,滴溜一声,从酒窖里爬出,如蛟龙入海。翻起阵阵巨浪,冲向小岛附近,掠食水面上的咸水鱼虾。

    巨蟒的含量太大了,李青云都不想把它们放在小空间,生怕里面养殖的珍稀鱼类被它们吃光。

    还好,它们吃饱一顿,往往能安静十多天。淡水鱼体型不大,几十只鱼还不够它们塞牙缝呢,所以养殖出来的海鱼,大部分都成为巨蟒们的食物。

    李青云有时候甚至想养一些鲨鱼或者体形小的鲸鱼。只有这样的存在,才能满足日渐增长的巨蟒的食欲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招手,水面上的鱼虾瞬间少了三分之一。下一秒,这些鱼虾已经出现在蛇坑里。

    这些毒蛇拼杀得太凶了,也该让它们适当的休息一下。不给它们一点外面的普通食物,这剩下的一百多只变异毒蛇,怕是也活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李青云想要最后一条“蛊蛇”,但又担心这条蛊蛇太毒,自己控制不住。在小空间里,可以有一万种方法收拾它。但就怕到了外面,它会给自己惹来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凭它们身上的剧毒,李青云都没有信心用普通的蛇药解毒,连他们自己厂里生产出来的蛇药都不成。因为药效还没达到,就被毒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毒蛇们,早就饿得眼睛绿,此时看到凭空而降的美食,先却是惊疑不定的打量周围的同类。在确定不是陷阱。没有危险之后,这才快吞食一条最小的鱼。

    吞食最小的鱼,可以在补充能量的同时,保持灵活的身体,让战斗力不至于下降。

    长期残酷的生活。已经把它们养成求生本能的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“这些毒蛇啊……”李青云暗暗摇头,决定再观察一阵。再考虑它们的用途。

    灵体从小空间返回肉身,李青云缓缓进入睡眠,明天还要给儿子办满月酒宴,必须早睡,不然没有精神应酬啊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玉奴起得很早,一番收拾打扮,才叫醒李青云,让他起来准备一下。

    平常的时候,不管李青云怎么睡,杨玉奴基本上不会把他吵醒,因为她知道老公在外面忙事情很累。但今天情况特殊,全家人都摩拳擦掌,想办酒宴办得风光,谁都不能睡懒觉。

    “哦,这么快就天亮了啊。”李青云揉揉眼睛,伸了个懒腰,成为修炼者之后,基本上很少做梦。不过今夜梦到了一个漂亮的海岛,自己是岛主,把这个海岛开得非常漂亮,引来不少极品美女,而自己还是岛上唯一的男子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笑自己荒唐,这梦境的套路,明显是梦.遗的节奏啊。幸好老婆把自己叫醒,不然就糗大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快起来吧,我都收拾好了呢。你看看,我今天的淡妆不夸张吧?”杨玉奴伏身跪在床上,向李青云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“不夸张,漂亮极了。”李青云说着,抱着老婆温存一番,这才彻底起床。

    也幸好起的及时,刚洗漱干净,父母就敲开大门,让李青云出去,准备迎接客人。

    这才是清晨啊,哪有这么早的客人?好吧,李青云扭不过二老,喝了杯水,就穿戴整齐,出去迎接客人。

    李春秋很罕见的出现在村子里,到处溜达,见到同村人,就会客气的聊上几句,让人受宠若惊,直言古怪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了一身唐装,内白外黑,平时穿上是功夫衫,隆重的节日穿上就是江湖人的礼服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人想明白了原因,提前说几句恭喜的话,李春秋就更加高兴了。没办法,谁让今天是他重孙子满月呢。

    孙大旗有样学样,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件特制的中山装,料子质量极好,一看就是领导人常穿的那种。背着手,优哉游哉的出现在村子里,不管认识不认识,他都会主动的告诉对方,虫虫是他徒弟的儿子。

    如果有熟悉的人,指出他们的辈分有点乱,孙大旗就开始板着脸训人,说人家哪壶不开提哪壶。辈分乱了又怎样,老子高兴,如果情况允许,把虫虫收为关门弟子,也没什么不可以。

    今天的宾客有点多,李青云忙得脚小沾地,也有认不全的时候。本来杨玉奴想抱着虫虫,陪他一起迎接客人。但是,家人怕她太累,也怕孩子受了风,便让她回去歇着。

    李青云曾招待过的朋友,这一次酒宴就可以不来,但那只是少数。只要离得近的客人,大多人都想凑凑热闹,聚在一起,吃吃喝喝,顺便联络感情。

    村联防队,全力执勤,他们的存在,大多是指导停车,或者为客人指路。真正的安全保卫工作,李青云交给了楚应台、萧乾、郑鑫炎、谷兆基等人。

    还没到正午,客人似乎就已经到齐,放了一盘鞭炮,准备开席。

    李青云身为主人家,自然要到达酒宴现场,先到重要的客人那里,说几句客气话,主要看看他们坐得位置合适不,挤不挤。等宴会中间,李青云还得到这些重要客人桌上敬酒呢。

    此时的青玉农场,不得往日的热闹,甚至是整个小村子的人,都到了酒宴现场,没几个人在村口游荡。偶尔有游客路过,也很快过了仙带河,直接到景点爬山去了。

    一对中年男女不知什么时候,出现在青玉农场大门口。他们的穿戴好像是城里人,非常讲究,只是行为却有些紧张。先是偷偷打量四周,见没有可疑的人,才缓缓走进农场,停在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,轻轻的拍了拍大门,女人喊道:“玉奴在家吗?我是你表嫂啊。我和你表哥还没看到孩子,不给孩子送上红包,我们都没胃口吃饭。”

    汪汪汪汪!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从窝里踪了出来,冲着大门口,紧张的大叫。气氛似乎有点不对,两只猎犬的叫声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杨玉奴正在屋里喂孩子,听到有人喊叫,便收拾妥当,走到院中。

    “表嫂?哪个表嫂啊?”她心中充满疑惑,但两家亲戚太多了,有一些生面孔的亲戚很正常,“不过都放过鞭炮了,她们怎么不先去吃饭?就算要给孩子红包,给迎接客人的老公,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杨玉奴在心里思索着,喝止金币和铜币,不让它们太吵。同时,打开了大门,看到一对中年男女,大约三四十岁,收拾得比较干净,笑眯眯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是玉奴啊,真对不起,我和你表哥来晚了。对了,福娃已经去酒宴现场了。你怎么没去?我们想看看孩子,只好专门跑过来。”那女人很会说话,开口便笑,能给人热情的信任感。

    看到杨玉奴疑惑,便解释道:“我和你表哥来的太少了,上次来,还是你们新婚大喜的时候。对了,这是红包,让我来抱抱孩子,看看孩子长得像谁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说着,便把红包塞在虫虫被褥里。同时推了男人一把,那男人会意,也憨厚的笑着,把红包塞过去。

    杨玉奴眉头微皱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一时没想明白。就在这时,金币和铜币又扑上来,冲着两个陌生人狂叫不止。

    汪汪汪汪!

    叫着还不解恨,甚至作势往他们身上扑。那男子稍稍紧张,后退半步,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式,隐约间,有一股隐晦的修炼者气息从他身上闪现。

    “不对!你们到底是谁?”杨玉奴惊呼一声,闪身后退,避开那妇人抓向孩子的手。同时起脚,似慢实快,脚尖点在那人手腕,两人同时一震,居然打了个平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