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83章 发出的警告
    对待这样的刺杀者,李青云没有丝毫的怜悯,毒蛇咬伤他们之后,李青云就给他们服用灵泉精华,进行解毒。

    有的蛇毒瞬间能解,有的蛇毒却半天没有效果,濒临死亡的时候,加大泉水精华的服用量,并配合李氏蛇药治疗,才把他们二人从鬼门关拉回“炼狱”。

    是的,审讯只是其一,另一个目的就是测试这些变异毒蛇的毒性。

    在这种诡异的酷刑下,两人精神早就崩溃,不但招供出伏地门的门派驻地在哪里,怎么进入最安全,门派有多少高手,目前在哪些地方修炼……凡是他们知道的,没有问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最终,他们夫妇二人死在一条赤红毒蛇的牙齿下,这种毒蛇非常奇怪,也非常漂亮,长约三米,身体线条流畅,没有一丝杂色和斑纹。

    眼睛本是黑色的,可是在攻击的瞬间,却变得血红,全身的鳞片闪闪亮,像红宝石雕塑的一般,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这两个刺杀者被红色变异毒蛇咬中之后,李青云没来得及喂他们泉水精华,两人的身体就一阵抽搐,几秒之后就死掉了。

    “日他先人板板,这条红色毒蛇的毒性也太剧烈了,幸好刚好它一直在角落,如果最初被它咬中,自己想要伏地门资料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得同样一阵惊悚,这样的毒蛇似乎不适合放到现实世界,不然自己被咬中,似乎也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这条毒蛇,李青云算是记住了,它要是在这轮蛊蛇培养中存活下来,以后可以尝试驯化它。

    出了小空间。李青云把儿子放在沙上,让虫虫陪杨玉奴。他把院子里的鲜血打扫干净,战斗痕迹也清理干净,并用灵魂力量干扰一遍,就算有高手到现场查看,也推测不出战斗经过。

    刚回到沙边,就见老婆眉头一皱,惊呼一声,从沙上弹跳起来。眼睛没睁开就大叫道:“虫虫,我的虫虫呢?”

    李青云忙把她搂进怀里,拍着她的背,柔声安慰: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,我们的儿子很好,已经睡着了。让我看看,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杨玉奴嗅到老公身上熟悉的味道,这才安静下来,一查看自己的伤势。居然无限接近康复状态。

    “真像做了一场噩梦啊,身上的伤,为啥子这么快就好了?”杨玉奴有些不解。对昏迷后的记忆,完全没印象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就好了,你老公我施展神功,帮你用内力疗伤,打通了你的任督二脉……你因祸得福,从此功力大进,很快就能进入第三境了。再也不怕刺杀者偷袭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故意开玩笑,消除老婆内心的恐慌和紧张。

    “少扯了,我的任督二脉早就打通了,这是内家武学基础,又不像武侠小说里那么神奇。至于我功力大进……倒是有可能,在拼命的时候,我好像悟到点什么,一时半会说不好。但鹰蛇拳和杨式太极明显可以更加流畅的同时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哪能不知道老公的意思,也故意不提刚才的事,舒展一下身体,抱起儿子,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院子里。查看痕迹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血呢?这么快就清洗干净了?那两个坏人呢?金币和铜币呢?”杨玉奴有一肚子疑惑,像炒豆子似的。一股脑全部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血肯定冲洗干净了,那两个坏人你再也看不到了,就当他们不存在。金币和铜币已经没事了,估计在窝里睡觉呢。它们这次表现不错,我赏了它们几块野猪肉吃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含糊不清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金币铜币和我一样?受了那么重的伤,瞬间就康复了?”杨玉奴内心充满惊讶,特意跑到狗窝边,果然看到金币铜币一家子全在窝里,呼呼睡大觉呢,呼吸平息,没有一点快死的征兆,甚至连外伤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表面,其中两只大狗在睡梦中,也疼得直哆嗦,骨头愈合的过程,可没有那么美妙。又酥又痒,像万虫爬过一般,只要经历这些痛苦,那些碎裂的骨头才能真正愈合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解决了所有麻烦,杨玉奴才想起,现在正是儿子的满月酒宴,作为主人家,李青云跑回来了,那些客人会怎么想?

    但是李青云哪敢让她一个人在家里,同时拍开蜜雪儿的门,把她也拉出来,同时参加虫虫的满月酒宴。

    蜜雪儿一直钻在实验室里,解决研究成果成功率低的问题,丝毫不知道外面差点闹出人命。哦,其实已经闹出人命。

    蜜雪儿其实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,毕竟女儿珂洛依被陈秀芝带去吃酒宴了,她不想露面,就是怕给李青云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李青云和杨玉奴会专门来叫自己,于是也不再拒绝,跟他们一起去村中央的酒宴现场,跟陈秀芝和珂洛依坐在一个桌。

    小姨子最近几天很老实,并没有在这个场合闹腾,更没有让蜜雪儿难堪。当然,如果杨玉蝶真在这个场合闹腾,只会让她自己难堪,她没有这么傻,平时那么闹腾,估计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中还有杀气未泄,没有理会这些琐事,继续敬酒,问候重要的客人。

    众人还没察觉李青云消失了半个小时,更不知道在这半个小时里生了什么事,直到宴会结束,热闹喜庆的气氛一直保持得不错。

    客人离开的时候,李青云一家人站在大家离开的必经之路,给客人们礼袋。里面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就是一些名牌糖果和几个红鸡蛋。

    等送完客人,还要把借村里人家的桌子、凳子送回去。帮人家送回去的时候,也不能空手,可以送些糖果,也可以把一些保存完整剩菜给他们吃。

    这些事,都有亲近的人帮忙做,不用李青云一个人忙活。

    不过等彻底忙活完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表现得很正常,就像中午的刺杀从没生过一样,可是几名江湖人却惴惴不安,生怕李青云因此动怒,不让他们再租住农场。

    别说罪魁祸郑鑫炎,以及散修萧乾,就连宫老爷子都担忧得唉声叹气,烦躁不安的呆在竹楼别墅,等候李青云上门谈话。

    “这些该死的伏地门自己嫌命长,别连累我们啊。有病啊,居然敢刺杀李青云的家人,你们难道没听说扁担帮的高手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听郑鑫炎讲,等他们赶到时,看到现场非常古怪,那两名刺杀者是二境中阶的武修,突然袭击二境一阶的杨玉奴,居然被她打得像一滩烂泥?这不符合常理啊。难道李青云一家子,个个都是怪胎?”

    “不对,当时我隐隐感觉到一丝天地元气的轻微波动,应该是李青云的师父出手了吧。只是,那种波动太轻太淡了,差点没觉察到,这说明他师父的功力,远我以前见到的某位灵修三境的前辈高人啊。”

    今夜,似乎有些诡异的安静,空气有些沉闷,连虫子的叫声都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让老婆和孩子先睡,小姨子杨玉蝶也早早的睡了,似乎因为帮着忙活一天,太累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坐在客厅的沙上,灵体瞬间出窍,飞上天空。

    李家寨在他的视线下,飞变小,灵体继续高升,直到整个青龙镇都在他的视线之内,方才停止往上升腾。

    或许不是视线,只是神念的笼罩范围。

    在他放开神念的一瞬间,处在青龙镇范围内的所有修炼者,同时有所感应。有人惊恐的抬头,有人吓得浑身一颤,有人大叫不可能,而更多的人却在安静的等待着这位神秘高手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没有高手会无缘无故的到放开神念,笼罩一个区域,他这么做,肯定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所有修炼者听着,进入青龙镇之后,都给我消停着点,凡目的不纯者,杀无赦。今天在李家寨生一件事,什么事我就不说了,因为此事他日必定轰动江湖,人人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请允许我杀几个人,加深大家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个无处不在的神念消失了,就像出现时一样,悄无声息,无处可追寻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念头消失的瞬间,青龙镇集市南边的十里处的群山当中,一只大手凭空出现,拍向山坳里的一顶帐篷。

    那里面有两名伏地门的高手,正在惊恐不安的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道强大的神念,是不是江湖传闻中李青云的师父?梁吉震夫妇去刺杀李青云的家人,至今未归,是不是凶多吉少?被李青云身边的高手捉住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可能性极大……啊,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等这人感觉到一股恶风从天而降时,已经迟了,还没来得及施展术法保护自己,就被这只无形的巨手,拍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青龙镇集市上,两名教廷家族的高手,刚被丁恒志请来,做一些保卫工作,同时调查家族成员的死因,就算强行找李青云问话,生冲突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那道恐怖的神念,吓破了他们的胆子,一个个躲在房间里,战战兢兢的向他们的神祈祷,希望能逃过一劫……因为他们的目的不纯,而且还还想专门找李青云的麻烦。

    一只无形的巨手,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房间,把他们像抓小鸡一样捉出来,瞬间来到深山之中的密林里。身体还在半空,脑袋就被捏爆了,扔在荒草堆里,要么被自然同化消散,要么等待野兽的光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