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688章 南海黄花梨木
    听得李青云问起岛上的珍贵树木,王笑道:“老弟,没想到你对珍贵林木这一块也感兴趣,我还以你只对蔬菜与鱼类有兴趣呢。≤,”

    李青云神秘的笑了几声,低调谦逊的说道:“我只是看到这里那么大的地方,如果岛上那么多绿色植物,只用来进行光合作用,产生氧气,那就太浪费了,总也得从这儿弄回一点成本吧?以前没搞过,但可以学嘛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这话对我性子。接手之初,我也是什么都不懂,查了很多资料,问了很多专家,才明白一点综合开的重要。本来还想等旅游开弄好之后,再来考虑这事。现在你想到这方面的事,那就交给你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王认真地说道:“先前那老板告诉我,这岛上有一些南海花梨木。对这南海花梨木,我本不知道是啥东西,后来才知道,原来黄花梨就是花梨木的一种,又叫降香黄檀,搞得别人还以为我家里没有黄花梨家具一样。黄花梨木的价格我知道,比黄金还要贵,有论斤卖的、甚至论克卖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岛上竟然有黄花梨木,那就不用去其他地方寻了,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。

    李青云兴奋地问道:“岛上有多少株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数过,就一小片,大概有几十株吧。反正那老板告诉我,光这花梨就可卖上千万,要不是太小,估计那人早就自己砍掉卖钱了。”王有几分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不等李青云说,王又说:“不过,有兄弟你出手,我相信,再小的珍贵森林也能大放光彩。对兄弟你,我可是特别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看着王那特别期待的眼神,李青云故意逗他:“没有,这么珍贵的树种,肯定是生长条件特别高。我又没种过树,哪能有那么大的能耐,说不定两天就把那片黄花梨木全搞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失望地叹了一口气:“太让人伤心了,我还指望兄弟能从黄花梨上开辟一条新财源呢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在心里偷笑。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喝酒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王将李青云三人送到别墅,告诉李青云,岛上暂时没有电。只能用柴油电机,所以只供应到晚上九点。

    本也没什么事,李青云便稍稍洗漱了一下,在八点半的时候就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因为下午的时候有灵修窥探自己,而且从王口中得知是岭南宋家的人,所以李青云在睡觉之时也多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果然,在九点半的时候,李青云又感觉到下午那个灵修在用灵力窥探,让人厌恶和愤怒。

    不但李青云能感觉到,杨玉奴六识同样敏锐。也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李青云声音里带着一丝杀意,悄声说道:“老婆你别动,在这儿好好照顾宝宝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睡意顿消,微微担心地问道:“不要紧吧,要不要我出去帮忙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就安心的睡吧。那人只是灵修二境初阶,我用拳头也能砸扁他。再说,我只是出去吓吓他,没准备闹出人命。”李青云边说边穿好衣服。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玉奴一直都觉得老公非常神秘,还有一个恐怖强大的灵修三境师父,既然有这样的高手当靠山,她也感到安心。

    李青云来到别墅门口。感觉到有人在隔壁二楼的阳台上,便淡淡地说道:“下来吧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没想到李青云这么快现自己,倒也不惧,冷笑一声,从二楼阳台跃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人来到李青云前面十多米处。傲然说道:“李青云,你果然有些门道,居然能现我的窥探。很多人说你只是因为有武修三境的爷爷庇护,才一直平安无事。后来又听说你有一个灵修三境的师傅。但是,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,你自身的修为似乎也不弱啊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心中快笑抽了,这货太骄傲了吧,也太看得起他自己了,就你那粗浅的窥探技能,老子离几里地都能现,现你的窥探算什么本事?

    强忍着要笑出声,锐利的目光盯着中年男子,淡淡地说道:“我先声明一点,这海岛是私人地方,而我是股东之一,我并不想江湖人在这里惹事生非,也不想在这里闹出人命。所以,你应该感到幸运,在我怒之前,赶紧滚开!”

    “哦,是么?”中年人得意洋洋地笑着,“没想到赞扬你两句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。就算你有些能耐,也还不是我的对手。今日,我正好为族人讨些公道,让人明白,离开你背后的大人物,你连个屁都不算!”

    说着,中年人突然运起一股强大灵力攻向李青云。这股灵力就如实质般的飓风一样,想要将李青云揪起。更让人惊心的是,这股诡异的力量似乎无处不在,想要用灵力,控制他的身体,像鬼魂附体一般恐怖。

    李青云轻哼一声,散出浑厚的真气在身子周围形成一个保护罩,将中年人的灵力隔绝。

    身子同时冲向中年男子,十米距离,似乎一步就跨到了。简简单单的一拳,砸向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咦?好快的度!”中年男子大惊失色,灵修被武修近身攻击,可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他在惊叫后退的同时,身上连撑几道护身灵气,却被恐怖的拳风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以李青云的度,只要被他贴身,几乎没有被甩掉的可能。拳风先至,拳头随后,砰的一拳,砸在中年男子的鼻子上,鲜血飞溅,整个鼻子塌了下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惨叫一声,被这一拳打出几米远,摔在地上打滚。眼前金星乱飞,酸甜苦辣,什么滋味一同出现,眼泪鼻涕全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没有给他喘气的功夫,如跗骨之蛆,瞬间冲到中年男子面前,一脚一脚的踢打在他身上,边踢边骂。

    “以后离老子和家人远点,再敢用灵识窥探。老子打断你的五肢!记住没有,嗯?不会吱声是吧,那要舌头有什么用,现在就帮你割掉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哎哟……是疼得……说不出话……你狠。今天我认栽了。我保证不再打扰你和你的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老子先相信你一回,虽然你们宋家没几个讲信用的,但老子一向讲信用。今天先饶你一回,等你离岛的时候。我再考虑杀不杀你!滚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誓可杀,不可辱……哎哟,别打了,我现在就滚!”

    在李青云的拳脚的殴打下,中年男子什么骨气都没有了,惨声求饶,连滚带爬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一肚子郁闷,自己明明二境初阶,比李青云高了一个大境界,怎么打不过他呢?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离的太近了?没料到李青云的度这么快?嗯嗯。肯定是的 !他自我安慰着,感觉有机会还得再找李青云比一场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却不知道,李青云说要在离岛时杀他,并不是一句玩笑话。如果不是怕给月亮岛带来麻烦,他现在已经在小空间坟场里当花肥呢。

    李青云打完人,拍拍手,神清气爽地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杨玉奴一直没睡,见他回来,忙问道:“怎么样了,解决了吗?我似乎听到有人断断续续的惨叫……?”

    李青云洗着手。轻声回答道:“呵呵,你老公出手,哪有解决不了的麻烦。睡啦睡啦,那人挨得鼻青脸肿。不敢再来找我们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杨玉奴抱着儿子,四处溜达,说是去海边看看风景。李青云得办正事,不过仍抽时间陪她们玩了一会,才给王打电话。让他带自己去看黄花梨木。

    王带了一人,介绍给李青云认识,那人是海岛旅游开项目的总经理师临旷,曾重点关注过那片南海黄花梨木。

    黄花梨木长在水潭上面的一个较为阴暗的山沟里,有一小片,应该是很久以前有人专门种植的,比较集中,大约有五十多株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黄花梨树下,师临旷指着身边的一片树木说:“两位老板,这就是南海黄花梨木了,真正的学叫降香黄檀木。原来的海岛老板曾告诉我,有五十五株,当时我也没有细数。除了几棵稍大些,大多只有碗口粗,不知道是先人专门培育的,还是种子落地生根,自然生长的?”

    李青云并不认识黄花梨木,走到树边,摸了一下树皮。黄花梨的树皮较为粗糙,一片一片排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围绕几棵黄花梨木转了几圈,仔细观察一阵子,怎么看也看不出来,这种木材会比黄金还贵。

    过一会,李青云才现地上铺着许多干瘪的扁状物,但又不是树叶的东西。他弯腰捡起几个,抚摸着那满是皱纹的表面。这东西中间有黑色物质稍微突起,像是什么种子。

    师临旷看着李青云捡起那东西,忙解释道:“李老板,那就是黄花梨的种子。王老板也曾打算将旅游这一块开好之后,再试着用种子培育黄花梨木苗,进行大范围的人工培育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向王,笑道:“哈哈,想法不错。兄弟,有这么多种子,又有这么大的空地方,我们不搞一片黄花梨木林子,就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王听李青云如此说,心中也很兴奋:“兄弟,我就知道你有想法。只是要把种子变成树,那得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李青云也不清楚黄花梨木的生长习性,自然不敢保证。他只能保证用他的空间泉水灌溉,这黄花梨成活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王失望的叹息了一声,嘟哝道:“有总比没有好。虽然时间长了些,但至少还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有财的希望,还叹息个毛啊,赶紧给我捡种子。”李青云说着,弯下腰去,抓起了一些种子。

    王苦着脸说道:“凭我们三个能捡多少?还是回去叫几个工人来帮一下忙吧,反正给他们算工资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点头说:“也是,这样吧,师经理,你回去叫上几个工人来。还要拿一些袋子。兄弟,我们两个还是在这儿捡一下吧。反正,你回去也没事,顺便活动一下当减肥了。”

    师临旷答应着,下山叫人去了。

    王指着林子里,一些刚长出半尺高的小树苗,说道:“这里的小树苗也不少,咱们还用专门培育种子,从头开始吗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傻了吧?自然生芽的小树苗才有多少棵?而我们用种子,人工培育种苗,一次就有上万株,那才叫规模化。哪怕我们中途把海岛转手,凭这些黄花梨木林,也能把价格拔高几倍啊。”李青云得意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靠,还可以这样啊……不过你的信心也太充足了吧?这个海岛,可没那么稳定,又是风暴又是什么的,反正随便你折腾吧。我负责商业那一块,你负责细节开这一块,咱们兄弟俩合作,各自负责自己最擅长的那一块领域。”王怕自己太过没用,忙展示自己的价值存在。

    “行啊,各司其职,分工合作嘛。哦对了,宋家那个管事离岛时,你得告诉我一声。”李青云平淡地说,“你别问原因,这是江湖事,你最好不要牵扯进去。”

    王昨天已听李青云说过,岭南宋家与他有些过节,听到这话也不惊讶,只是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:“好吧,到时我通知你,只是最好别搞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他出岛记录,咱们的月亮岛就是安全的。而且,这是江湖事,宋家人明白怎么处理,你就安心当老板吧,他们甚至不敢报警,最多打电话向你询问一下离岛细节。”李青云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靠,听你这意思,好像事情不小啊……行行行,我不问了,你们江湖人太危险了。当初认识你的时候,我怎么没看出来,你居然是一个江湖人,而且家中还有几个了不起的高手。”王苦着脸,报怨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大树底下好乘凉,家中高手越多越好。就像现在,我搞出事,他们甚至不敢直接找上我,就是因为我在江湖上的背景很强。就像你,在普通社会中搞出事,会有族中长辈帮你摆平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算是听明白了,这货也是一个顶级纨绔啊,在某个圈子里,身份地位不弱于自己和谢康等人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昨天把新鲜椰子汁的颜色写成乳白色了,实在抱歉,应该是透明色的。这是因为喝成品椰子奶,形成的条件反射……内6的孩纸伤不起啊,至今木见过大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