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710章 陪老婆逛街
    一提到出去玩,小姨子又要凑热闹,不过李青云当时没决定时间,她也不好意思太闹腾,只说等把元旦工人的福利完之后,再讨论这事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却不知道,小姨子早就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呢,眼见他完了工人福利,就瞄着他,时刻准备跟着去逛街。

    这天一大早,小姨子就在卧室门口喊他们起来吃早饭。她做早饭的机率,跟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,极为稀罕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,喊什么喊,你吃完去上班,别管我们。”昨晚被儿子闹了半夜,还没睡够了,就被小姨子吵醒,自然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哼,我好心给你们做好了早饭,你不领情,还凶我,真是好心没好报。”小姨子说着,居然推开了卧室门。

    “幺妹,你到底干啥子嘛,把虫虫吵醒了,我打你屁股。”杨玉奴也被吵醒了,不满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杨玉蝶跑到床边来,作势欲掀被子,吓唬道:“才不怕你们呢,赶紧起床,早餐做好了,再不吃就凉啦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拿这个妹子没办法,气得瞪她一眼,只好推李青云,李青云嗯嗯两声,却不肯起。

    杨玉奴突然想到什么,说道:“老公,昨晚你不是说,今天要陪我逛街吗?玉蝶不会是听到这个,才勤快一次,专门做早饭吧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样的……”李青云无力吐槽,被小姨子的侦探精神折服了。

    小姨子杨玉蝶死不承认,说道:“才不是这样的呢……不过你们既然去逛街,就带上我吧,我帮你们抱虫虫也好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带!”

    “不带不行,我自己跟去!”

    还说不是这样。此地无银三百两啊,简直被她的智商打败了。

    杨玉奴摇头叹息,觉得今年春节,该给她介绍对象了,省得整天在这里烦自己。刚好虫虫也醒了,咧嘴哭了两声,不知是尿了还是饿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只得爬起来,先是帮儿子换了尿片,然后交给老婆。让她喂奶,然后才随眼惺忪的去洗漱。

    吃了小姨子做的极品早餐,万幸没有拉肚子,鸡蛋煎糊了,粥煮得像清水,昨天的剩菜也热焦了,简直无法直视。幸好还有昨天的剩米饭,李青云炒了几份火腿鸡蛋炒饭,才算解决了众人的早餐。

    杨玉蝶兴冲冲给酒厂的五爷打个电话请假,虽然最近没什么大事。但因为是自家产业,她怕工人说闲话,一直都按时上下班。所以去哪儿也得请假。

    李青云开着宝马x6,载着杨玉奴、杨玉蝶两姐妹,加上儿子虫虫,平稳的向县城开去。带家人出行,安全第一,从不炫耀车技。

    将车子开到县城繁华路段口,找位置停了车。

    杨玉奴便将虫虫递给刚下车的李青云,撒娇道:“老公。你今天就负责抱儿子和刷卡,提包的重任也不用你承担了,玉蝶说了,她今天将功补过,做一天苦力。”

    “将功补过?呵呵……”李青云接过儿子,对这话根本不报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杨玉奴说完,就拉着妹妹,往旁边的名牌店铺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难得陪老婆出来一次逛街。李青云苦笑一声,也没多说什么,抱着虫虫,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名牌服装店,杨玉奴与杨玉蝶两人进来之后。左看右看,看什么都觉得漂亮。选了几件漂亮的衣服。进了试衣间,换好衣服就出来,先到镜子前面仔细看了看,觉得不错,再来到李青云面前,问道:“好看么?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了一眼,便说道:“好看,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撇嘴道:“没认真,一听就知道在敷衍我。仔细看一下,给点意见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再仔细看了一下,还是如实说道:“好看,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,你就不会说点别的?”杨玉蝶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买买买!”李青云大手一挥,极为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杨玉奴噗嗤一乐,拿起另一套衣服,又进了试衣间。

    这时,小姨子杨玉蝶从另一个试衣间走出来,转了一圈,炫耀身上的新衣服,问道:“姐夫,这件衣服好看么?”

    李青云脑袋都大了,这两姐妹本就漂亮,身材也好,像衣服架子似的,穿什么都好看。

    所以,李青云的回答依然是:“好看,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哼,回答得真敷衍。”小姨子似乎不满意,但嘴角微微上扬,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彻底无言,说实话她们又不信,难道非要自己违心的说几句,丑陋,难看,不要买的话?

    于是他抱着儿子,逃似的跑到门口,作势要把儿子尿尿,宁可看马路上的风景,也不想再回去接受两个女人的灵魂拷问。

    好一会,杨玉奴与杨玉蝶提了几个袋子出来,不满的说道:“你倒会找地方休闲,我们想问你一句意见,都找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委屈的嘟哝道:“给了意见,你们又不相信,还问什么?后来一想,信用卡和银行卡你身上也带了,连钱也不用我帮着刷,还是躲在门口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可真会为自己的偷懒找借口。”反正是逛街购物,都是玩笑话,没人当真。所谓的不满,也只是作作样子。

    说笑间,李青云将虫虫递给杨玉奴,提着几个袋子,走到车子旁边。打开车门,把手提袋放进后备箱,再锁好了车门。

    有此经验,杨玉奴与杨玉蝶两人进店之后,李青云就不再傻乎乎地跟进去,只在门口等着,等她们出来,再一起把买来的东西放车里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一连逛了七八家店子,杨玉奴与杨玉蝶两人各买了十几件衣服,同时也给李青云新购了三四件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购物的开始。还远远没达到二女的心理底线。到了街对面,又见一家装饰高档的精品店,两人又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苦笑着,看到门口旁边有凳子休息,便进去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坐下不久,便感觉到身旁站了一个人迟迟不离开,抬头一看,竟然是县委书记林伟国。

    林伟国惊喜的笑道:“下班路过这里,感觉背影有点像你。才追了进来,正在思考着是不是,你一抬头我才确认。李大老板今天怎么有空,抱着儿子逛街?”

    李青云赶紧站起来,说道:“陪老婆来买衣服,没空也要挤出空。至于儿子,只是个小累赘,带他来逛街也意思,都睡着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林伟国看了看手表,笑道:“说的没错。啥事也没有陪老婆重要。对了,你们还没吃中饭吧,一起去吃个饭?”

    李青云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林书记。你那么忙,还是不用了吧,老婆和小姨子还得逛一会。”

    林伟国却不容李青云拒绝,坚持说道:“逛街购物也不能耽误吃饭吧,眼看就要到中午了,我不能让朋友在我的地盘上饿着肚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伟国掏出电话给秘书打了个电话,让他在川府鱼王订个包厢。

    一会。秘书的电话回了过来,有些无奈的说,川府鱼王已经没包厢了,本来预留给县委的包厢,因为有接待任务,也被占用了。

    林伟国挂断电话,脸色有些难堪,歉意地说道:“李老弟。还真是不好意思,川府鱼王竟然没有包厢了,只能另外找个地方。你看看,我这个书记当得呀,连吃饭都找不到位置。”

    见林伟国话里味道不对。李青云也不想让他记恨川府鱼王,忙说道:“林书记说笑了。应该有其它原因吧。我和川府鱼王的老板是朋友,我打电话问问原因,顺便向他讨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林伟国黑着脸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着,李青云掏出电话给余军打了个电话:“余老板,我在城里陪林书记聊天呢,你那店还想不想开了,林书记请我吃饭,都订不到位置?”

    余军一听,吓了一跳,焦急的叫道:“哎哟,我的李老弟,快吓死哥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我怎么不知情?不过今天的客人特别多,县委和县政府都有招待任务,光敬酒我都敬出两瓶茅台了,再喝我自己就倒下了。你赶紧请林书记过来,我当面赔礼道歉,位置肯定有,我的办公室随时为你们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李青云对林伟国解释道:“林书记,可能有点误会,不过余军一听说你要过去吃饭,把自己的办公室就腾出来了,还说当面向你道歉,解释一下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?原来是误会啊。”林伟国一听,心中顿时释然,看来这个秘书有点不顺手啊,就说嘛,自己已经完全掌控县里的局面,一个小小饭店的老板怎么有胆子拂逆自己的面子?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杨玉奴又穿着一套新衣服来让李青云评价,李青云忙对她说:“老婆,你们俩稍快一点,准备吃中饭了。林书记在这儿等着,我们一会去余军那儿吃全鱼宴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才现林伟国,忙打招呼一声,匆匆返回店里,跟妹妹说了一声,换回原来的衣服,很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人家地位在那摆着呢,而且又不太熟,不能让县委书记等太久,不礼貌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行人来到川府鱼王,余军早就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们出现,便焦急的迎上来,歉意说道:“林书记,真不好意思,由于工作人员疏忽,差点误了大事,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原谅则个。今天这顿我请,也当是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。包厢确实没了,一会把菜端到我办公室吃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暗暗点头,余军的赔礼道歉还算及时,只要解释清楚,以自己和林书记的关系,也不至于给川府鱼王穿小鞋。

    林伟国似乎找回了面子,也找回了自信,微微笑道:“余老板客气了,谁请客事小,耽误了我和李青云谈事情,才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林书记教训的对。”余军抹去额头的一层油汗,这才有空和李青云打招呼,并在前面带路,请他们去楼上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进店内,余军早就让人将办公室收拾了一下,摆了一张圆桌,上面摆了几瓶青龙玉液。

    分主宾坐下,服务员先上了几个凉菜,余军打开一瓶青龙玉液说道:“李老弟,今天喝酒你不能开车,可以让弟妹开,到了这儿不喝酒可不成。就算不陪我喝,至少也得陪林书记喝几杯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被你这么一说,不喝酒都不好意思吃饭了。”李青云有意活跃气氛,很爽快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然后,余军又对林伟国说道:“林书记,今日很荣幸你能到我这里吃饭,这是青云老弟酒厂产的酒,味道不错,特意让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林伟国享受被人重视的待遇,微微笑道:“曾在市里喝过,毕竟是市委市政府指定的招待酒,味道确实不错,我很喜欢这种味道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就他们六人,基本上是三个男的在说,杨玉奴与杨玉蝶都只是微笑着吃饭,而虫虫想说话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可能人多嘴杂,林伟国也没说特别的事,只是说了几句感谢李青云的话,让他多为家乡做点贡献,然后聊一聊县里生的趣事,并没有敏感的话。

    散席之后,众人走出川府鱼王,林伟国故意落后几步,与李青云并排走着,似乎很随意地说道:“李老弟,你以一个普通民众的身份来评价,你认为青龙镇的吴书记咋样?”

    不等李青云说话,他又自顾自说下去:“我有意让她再上一个台阶,机会难得,所以提前咨询一下大家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愣,心里直嘀咕,这是什么节奏,这林书记提拔人,还要跟我说咨询什么?咱一向是被代表的命,什么时候能代表青龙镇的民众对父母官做评价了?

    林伟国见李青云沉默不语,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,继续说道:“如果吴书记真到县里来工作,会有一个新书记空降过去,还望李老弟多多支持新书记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会说这样的话,原来根源在这里,李青云心里想道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太赞同,但表面上依然说道:“林书记放心,只要吴书记愿意离开,我肯定会支持新书记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回答得比较保守,虽然没有听到自己最想听的回答,但林伟国也挺满意的。既然运作了这事,上面自然会有一个好位置留给吴筱雨。只有让吴筱雨满意了,又能得到李青云的支持,青龙镇的新书记才能顺利上位,不然肯定干不长久。

    出了川府鱼王,李青云和林伟国握手告别。

    李青云喝了酒,没有开车,抱着虫虫坐到后排,和一堆手提袋坐在一起,思考着换书记的利与弊。杨玉蝶坐在副驾驶坐上,兴奋地与姐姐杨玉奴说着话儿。

    快到镇上时,李青云突然想起一事,说道:“幼儿园快放学了,顺便去接童童与毛毛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答应一声,往幼儿园开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