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711章 李老板也遇到了钉子户
    把车子停在幼儿园附近,李青云先是给姐姐打了电话,让她告诉幼儿园老师,今天自己来接孩子,免得出现误差。再说了,要是陌生人来接孩子,幼儿园老师也不让接,这也是她们的责任和义务。

    童童与毛毛一见到李青云,就欢呼雀跃的跑过来,要李青云抱。

    毛毛兴奋扑进他怀里,喊道:“舅舅,你好久没来幼儿园接我了,是不是我妈让你来的?你的汽车呢?”

    童童在旁边羡慕的叫道:“幺叔,你也好久没抱我了,童童一直很听话的,老师天天表扬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抱都抱……幸好我有两只手。”李青云大笑着,抱起两个小家伙,向幼儿园的老师道别。

    老师见这两个孩子和李青云关系极好,非常亲热,这才放心,生怕是人贩子把孩子骗走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将两个孩子抱进车子,幸好宝马x6空间够大,就算有许多手提袋,也能坐下他和两个半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儿子虫虫在小姨子怀里抱着呢,不劳李青云操心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之后,毛毛和童童围着虫虫看,两人一起逗他玩,等母亲把珂洛依也抱来时,家里顿时热闹了,孩子们的哭声和笑声混合在一起,温馨有趣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李青云把孩子们送回去,再返回家。

    杨玉奴见他回来,有些羞愧的拿出了一张表格,还有一大叠现金,递给李青云,说道:“老公,前几天统计员工,我似乎把竹楼酒店的员工忽略了。还有垂钓中心的员工,按理说,他们都属于咱们家管。”

    “我晕……我也忘了,看来我们都没心思管理自己的资产,得请个职业经理人过来帮忙了。不然随着资产越来越多,我们凭自己的能力,会把事情搞乱的。”李青云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认为……现在为了照料儿子,我连武功都落下了。这些东西好复杂,哪怕你请个女秘书。都比让我处理强。”杨玉奴无奈的苦笑道。

    小姨子杨玉蝶耳朵尖,一听就从卫生间跑出来,叫嚷道:“姐夫要请女秘书?你看我怎么样?我也是综合性管理人才,目前只是在实习历练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?你就算了吧!”李青云以前还有培养小姨子的打算,经过这段时间对她的认识,这事还是算了吧,想要家庭和睦安宁,远离小姨子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“可恶,你们看不起人。”杨玉蝶报怨一声,又返回卫生间敷面膜去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直接把她的报怨无视了。不说将来,至少现在的小姨子绝对不堪大用,用她会把事情搞得更糟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李青云走到旅游投资项目公司办公室,总经理罗朋恰好在办公室处理事务。

    一看到李青云,罗朋高兴地说道:“李大老板,正要找你呢,你就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忙笑道:“噢?找我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罗朋说道:“太多事情了,你这个甩手掌柜啥事都不管,我心里不踏实。其实也没啥特别的大事,就想把这一段时间的工作跟你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拉过一张椅子。坐下后,从衣袋里抽出一个厚厚的红包,递给罗朋。

    罗朋愕然问道:“这是啥意思,给我红包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这不是元旦了嘛,你这么辛苦的工作,我这个做老板的,不表示一下你心里也不愉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别把我当成普通员工啊。我不但拿工资,还有年底分红呢,这才是大头。不过老板红包,不接着也不合适啊,让我看看有多少……嚯。整整一万块啊,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再夸张一点?你每月的工资高出这几倍。也没见你乐成这样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意外之财和工资能比吗?反正得到这个红包,至少让我在一个月内,充满干劲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平时工作不努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是老同学关系,说笑几句之后,罗朋和李青云说起近旅游投资公司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旅游公司主要有两件事,第一件自然是李家寨休闲娱乐项目的管理,这事务已走上正轨,一切按部就班,也没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罗朋主要说的是另外的一事,南山项目开。

    南山旅游项目已经启动,手续早就办下来。目前主要是修通镇上到山脚下这一段公路,要想将来省心,当前得下大本钱。

    一条六米多宽的公路,这是最起码的,罗朋通过胡大海的介绍,签了一个路桥公司。这个路桥公司半个月之前,已经进场,正在做施工前的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开工之后,遇到了一个较难缠的问题,本来公路所占村民土地的赔偿方案早已敲定,赔偿金额也让人满意。可是就在这时,一个从南方打工回来的年轻人阻止了路桥公司的开工,要加加大赔偿,镇里、村里做了很多工作都没有谈妥。

    罗朋觉得李青云在本地的威信,还是很高的,对他说道:“老板,还是你去谈谈吧,看那村民会不会卖你面子。否则,事情僵在那儿,对我们和路桥公司都耽误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后,沉思片刻,问道:“这条路规划时我看过设计图,所占村民的土地极少,大多是无主的荒地。就这点地方,还有钉子户,有没有丁家在里面掺合?”

    罗朋笑道:“草木皆兵了吧?丁志恒以前还有可能乱来,最近应该没有这心思了。再说,你是本地人,更容易组织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惯性思维,既然没有丁家在背后使坏就行。你说说看,那片地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主路通过他家的田地,按镇政府规定,水田赔偿五万多一亩,由于占地不多。我们公司主动提高到十万一亩,就怕有人说我们黑心。那年轻人却狮子大开口,要五十万一亩,他一家事小,如果所有人都像他一样,把本来谈定的价格全部上涨,我们就麻烦了。”罗朋无奈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开的价太高了,不符合我们当地的情况。再找人和他谈谈,实在不行。我再找人。”以李青云现在的身份,不可能遇到一点小事就亲自出马,太丢身份了。

    罗朋见李青云眉头紧皱,以为他也没把握说通这个年轻人,又道:“其实,也不是不能强制执行,无论说到哪儿,我们都有理,就是有点麻烦而已。真闹了事,对你的名誉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忽然笑道:“什么名誉不名誉的。只要别像丁恒志那样搞得天怒人怨就行。这样吧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听你的。”罗朋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农场别墅。开了宝马车来到张桥村南地路口,下车之后,罗朋指点着那块谈不拢的田地给李青云看。

    李青云知道公路是绕过张桥村的,就是想避开大搬迁带来的负责效应,等这条路修好,可以再慢慢动员张桥村的整体搬迁。

    这条路虽然绕开了张桥村,但是却绕不开那片水田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里产生一个念头,或许不从那里经过。稍微弯曲一下,不影响通行,稍稍弯曲一点,反而让公路更具美感。

    “罗朋,试着和旁边那些水田的户主谈了没有?我们把公路稍微改一下道,绕过那片水田如何?这样也多不了多少钱,等那些村民老实下来之后,我们再慢慢谈。把价格压到合理范围,再把公路两边的土地全部买下来,作为以后的商业用地储备。”

    罗朋恍然大悟,拍手笑道:“好主意,我们的公路也就拐一下弯。最多不过多出五百多米,这样就绕开了这个钉子户。让他慢慢后悔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点点头说道:“合理的价钱我们一分不少给村民,但是这些坐地起价的钉子户,绝不能惯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罗朋忽然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李青云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罗朋笑道:“其实本镇最大的钉子户叫李青云,他想要赔偿,就算是清朝的电视机,人家也得照价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滚远点,别这么埋汰人,我那是为了村民的利益,和恶势力做斗争。像我这么有良心的项目开商,已经不多了。”解释了一桩麻烦事,两人也有心情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介绍完自己的项目,罗朋又提了提丁恒志的西山旅游项目,看来他没少用功,找人打探对方的项目进度。只是他绝不会想到,丁恒志那个考察团,差点团灭,死在地底洞穴。

    李青云听着罗朋对西山旅游项目的羡慕,心中暗乐。

    现在西山旅游项目虽然风光,但等丁志恒投上几十亿或者上百亿之后,将各处的硬件设施都做好,自己会把这个成熟的仙桃摘到手的。

    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?

    罗朋以为李青云心里不太高兴,劝慰道:“其实,西山旅游项目并不好做,西山太宽,纵线也太长,投资金额太大。而且听说西山深处情况复杂,随时有不可预知的情况生,能不能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。所以,我们做南山这块挺好的,范围较小,容易操作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轻笑几声,未置可否,没有解释太多。

    找到了解决办法,两人回到李家寨,罗朋急着去找路桥公司,改动原有的规划科,然后还得跑到张桥村,找其他村民谈田地的赔偿……

    其实罗朋不知道,只要李青云想出面解决这个钉子户,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。不管用官方力量,还是江湖力量,收拾一个普通人,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他这个层次,已经不想和普通人计较太多了。只要大方向敲定,细枝末节,会有无数人帮他解决。暂时绕过这个钉子户,路两边的田地其实还是逃不出李青云的手掌,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和策略问题。

    回到家,李青云让老婆休息一下,他抱着虫虫,悠哉游哉地走到姐姐李青荷的店里玩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空档,店里没人吃饭。李青荷趴在柜台上打盹,姐夫罗建东忙着擦拭餐桌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景,李青云心中感触颇深,先前姐姐李青荷在家一点地位都没有,平时要点零花钱,都有可能被婆婆数落,又会被丈夫忽略心里的委屈感受。现在嘛,正好翻了个身,做了老板,罗建东乖乖的在店里打杂。

    “姐夫忙着呢,请的不是有服务员吗,怎么又自己动手了?”李青云本就是来串门,一进门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哟,是兄弟来啦。甭提了,你们李家寨的姑娘都是姑奶奶啊,忙完了饭时,说是家里有事,就请假回去了,这些活只能由我来做啦。”罗建东满腹心酸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嗯?说什么呢?”李青荷故意绷着脸,一拉长音,顿时把罗建东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没啥,我的姑奶奶哟,只是和咱兄弟开句玩笑。”罗建东虽然忙活,但心情不错,故意说笑几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