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749章 男人的话题
    宫老爷子为了多喝几口酒,也是蛮拼的,什么为了缘分干杯,为了友谊干杯,为了夜宿沙滩干杯……只要能迅喝酒,什么样的理由都能扯出来。◎,

    众人光顾着喝酒去了,饭菜倒没有吃下去多少,虽然满桌子海鲜,以及海岛蔬菜,但比起李家寨一号农场里的产品,还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口味早就被养刁了,这里除了悟道茶和空间藏酒能让他们疯狂痴迷,很少有东西能够打动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,眼看喝得差不多,李青云说饭后有惊喜送给大家,千万别喝醉了。这话一出,极为见效,就算再有酒量的人,也不抢着喝酒,生怕喝多了,耽误正事。

    李青云能有什么惊喜送给他们?除了灵药,这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让这些顶尖高手惊喜的?

    李青云邀请他们过来,不仅仅是为了观光月亮岛,也不仅仅是向他们推销海景别墅,通过正常的交易,卖给他们灵药,让他们保持修行度,也是其中一项重要计划。

    杨玉奴和蜜雪儿不想看这群江湖人喝酒,吃饱之后,就带着孩子离开了,把酒桌空间全部还给这些男人,这让他们说话也能更放得开。

    听到有灵药,众人又旁敲侧击,询问是什么灵药。不过李青云口风很紧,不到最后交易关头,不会让他们知道是什么。这就是垄断的好处,我给你提供什么,你就要什么,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人参长势缓慢,非常稀有,乌需要九制之后才能服用,生服会有毒素伤肝……而黄精药性平和,生长迅,用途广泛,这是李青云最喜欢向他们出售的灵药。

    所以等酒宴过后,回到别墅时。李青云每人给他们一个木盒,里面放着一株干燥的百年黄精,众人也没有惊奇。

    以他们早先的猜测,李青云在川蜀大山里得到一片药园子。远在海南,哪里会随身携带新鲜灵药?干燥的成品灵药,才是最符合常理的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这是李青云把黄精挂在空间小太阳上面晒了一天,才晒干的。

    不管状态如何。灵性都是差不多的,众人得到灵药,一个个欣喜异常,按照以前的价格,每人给李青云打款一千万,算是交易成功。

    不过众人也知道,这是和李青云关系好,这才会象征性的收点钱。不然,别说一千万,就算是一亿。也没处买灵药啊。

    而且以前宫星河是机会购买灵药的,只是因为上次和李青云合作,灭掉了伏地门,双方交情加深了,这才有机会得到购买灵药的机会。

    楚应台觉得,自己应该抽空回南洋一趟,给老友何红参一点活下去的希望。自己的境界已经到了二境高阶,平时得到的灵药只要省下一点点,说不定就能让老友跨掉的身体恢复健康。

    而谷兆基暗下决心,自己一定要达到二境高阶。不能再一直落后下去了。

    几人得到灵药之后,再也闲不住,纷纷向他告辞,准备去海边露宿。当然。不管修炼,还是服用灵药,他们都需要在开阔安静的地带。

    李青云有家有口的,不可能陪他们一起傻乎乎的露宿沙滩。洗了澡,就进房陪杨玉奴母子。虫虫已熟睡,杨玉奴还坐在床头看书。

    “咋还没睡呢?是不是想老公了?”李青云坐到杨玉奴身边。胳膊揽上她的肩膀,带着酒气,在她耳边亲了亲。

    “去去,一身酒味,别离我这么近。”杨玉奴从李青云眼中看出了男人的渴望,差涩的推让几下,似乎抵不过男人的力气,很快两人便倒在一起,肢体纠缠,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第二日,吃过早餐,李青云和家人说了一声今天有事要忙,就带着楚应台、宫星河、萧乾、郑鑫炎、谷兆基五人登上游艇,准备到海中游玩。

    郑鑫炎、萧乾、谷兆基三人早已是等待不及,游艇开出没多远,就换上泳衣跳进海中,跟随在游艇后面快地游着。他们年轻,又是修炼者,体力好,度快,畅快地游了几千米之后,三人才重新上了游艇。换了衣服,来到甲板上休息。

    李青云微笑着问道:“如何,今日游得舒服不,可惜风浪并不大,没有让你们体验到冲浪的滋味吧。“

    郑鑫炎笑着说道:“要想体验冲浪效果,得等刮七八级风之时,踏着帆板到海面上,才觉有趣,这样风平浪静的天气,只适合在甲板上晒太阳。”

    跟着走上来的谷兆基笑着打趣道:“老郑,这样天气还适合在沙滩上看美女啊,你看外国的那些电影里面,沙滩里有着许多的古铜色美女躺在沙滩上,时不时跟走过的人来声哈罗,能帮我涂防晒油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是帅哥才行,你这样的老男人是没机会了。”郑鑫炎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切,你这就是嫉妒了吧。我再不济,也比你强啊。再说,当年我在国外历练的时候,海边美女可没少……那个啥。”谷兆基觉得自己也老大不小了,在这里炫耀把妹的经历,不太成熟。

    不过男人嘛,谈起这事就来了兴致,连宫星河和楚应台都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说笑一会,众人突然现,若说女人最少的人,居然是李青云,他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其实从开始恋爱,只不过三个女人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生“赢”家,早就阅女无数,甚至记不清自己初恋叫什么名字了。就连一向德高望重,略显古板的宫星河,都有无数红颜知已……

    楚应台突然说道:“算了,咱们就不要打击李老板了,免得他一气之下,不给我们提供灵药了。哈哈,都是玩笑啦,如果李青云点点头,我一个电话,就能帮他安排一百个顶级女星,同时伺候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老家伙,别把我带坏了,求放过,我怕自己抵抗不了诱.惑。被老婆现之后,我那美满幸福的家庭就完蛋啦。现在已经享尽齐人之福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”李青云大笑道。

    萧乾早就沦为李青云家的护院保镖,对老板极为维护。忙转移话题:“就是,其实我现在最羡慕的就是李老板,找到知己结婚,这样稳定的家庭生活才是让人向往的。我这辈子,怕是已经没有这份运气。也没有这份心境了……哦对了,这样天气还适合钓鱼啊,在河里钓鱼有河里的乐趣,在海里钓鱼有海里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可以试试。”宫星河毕竟高众人一辈,也不方便一直说女人的事,便道,“一会把游艇停下来抛锚,再周围撒些鱼铒,不管什么鱼。只要能在周围流动,咱们就有能力把它们捉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捉这个词用得好,因为钓上来,就要用术法作弊了。”郑鑫炎取笑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跟着笑起来,身为修炼者,有时候就是这么任性。

    李青云总算脱离众人的打击话题,听到他们说想钓鱼,便让服务生去准备钓杆,再去告诉驾驶员。把游艇停下来。

    服务生去了没多久,游艇就停了下来,而后有人拿了六根钓杆出来,交给众人。

    大家也不客气。接过钓杆,都能熟练的使用,上饵之后,把钓放进海水里,静守结果。

    可能刚才撒的鱼饵起到了效果,没多久。宫星河的钓杆就有了动静,他手一抬,迅转到鱼线绞盘,把钓杆拉了上来,一条鱼在水面上扑腾,露出身形。

    众人好奇的看过去,现这条鱼,嘴部尖长,模样丑陋,几乎没鳞,表皮漆黑,看上去脏脏的,让人倒胃口。

    宫星河奇怪地看了看,问身边的众人:“这是什么鱼,长得真丑,以前可没看见过。”

    自幼在海边长大的服务生走了过来,仔细地看了看,摇了摇头,尴尬地说道:“还真没见过这样的鱼,看那嘴尖牙细,应该以小鱼为生。如果不是表皮漆黑,太过怪异,倒可以捉上来尝尝,味道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宫星河摇头微笑,把鱼拉上来之后,却解下丢到海里。

    萧乾不解地问道:“宫老爷子,你怎么把鱼丢到海里去啦?服务生不是说,这鱼应该味道不错吗?”

    宫星河笑道:“钓鱼本就是图一个乐趣,钓到这样不认识的鱼,还是不吃为好,海里有些鱼可是有毒的。再说,这么丑的鱼,你有胃口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吧,这倒也是。”萧乾想了想,便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游艇服务生也点头说道:“有些海鱼确实有毒,比如线纹鳗鲶、石崇鱼、鬼仔鱼、臭肚鱼等都有毒,最好避开它们,不碰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这样子,那些渔民捕了那些有毒的鱼呢?”萧乾是山西人,对鱼类不太了解,特别是海鱼,问题也就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常年在海边捕鱼的渔民,一般都认识有毒的鱼,捕上来之后,再把有毒的鱼分出来就是。就像一网拉上来,里面会有很多海蛇一样,那可是会要人命的剧毒生物,不照样放掉吗?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服务生也点头,同意李青云这种解释。

    接下来,谷兆基、萧乾、楚应台、郑鑫炎也都钓上奇怪的海鱼,有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。不认识的鱼,一概被丢到水里,没人想在游玩的时候冒险。

    大家玩得开心,时间也过得很快,到了十一点多,服务生叫大家去餐厅吃午餐。不过众人想要品尝自己钓上来的成果,于是让服务生把鱼带到厨房,让厨师再做加工,增加一些海鲜大菜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准备吃饭的时候,在他们游艇后面,有两艘破旧的小型渔船,正快向他们靠近。渔船上站的不是渔民,而是一些手持枪械的壮年男子,站在船头的几人,正拿着望远镜,观察游艇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我刚收到消息,说这游艇上有几位富翁,一个保镖都没带,要是把他们全部绑架,我们就财了。”其中一人举着望远镜,语气贪婪的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