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756章 沙滩童趣
    既然老婆提到钓鱼,李青云心中一动,想起一事,便说道:“我们今天去海上钓鱼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玉奴摇了摇头,撇嘴说道:“还是算了吧,开着那么大一艘游轮出海钓鱼,船上有很多服务员在旁边伺候,感觉像是电影中的富豪生活,我不习惯。+,我只想两个人悠闲地在海边,随意地散步,聊天钓鱼,或者捡捡贝壳,捉点虾蟹,这才是我想过的小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人多,我们可以开摩托快艇,就我们两个出海,儿子都可以找人代为看管。不过说起来,你也是亿万富翁,享受一下富翁生活,又有什么不妥的?”李青云调侃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舍不得让儿子离开我的视线。什么富翁生活,就是不习惯,或许我没有享福的命吧。其实跟你一样,要么忙碌,要么清新,就是不会浪费奢侈。”杨玉奴感叹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想了想,只好说道:“既然不愿意出海,那就到沙滩上玩吧,成天呆在别墅里,浪费了旅游机会,还会把人闷坏,甚至还不如在李家寨串门子有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最近一段时间在月亮岛上呆烦了,想一想,确实不如在李家寨舒坦。”杨玉奴笑道。

    去沙滩玩,杨玉奴倒是没意见,反正很近。

    于是她抱起虫虫,跟在李青云的后面,两人走出别墅。出门之后,感觉阳光较烈,又返回卧室,给虫虫拿了一顶婴儿太阳帽,给他戴上。

    其实去哪玩,李青云都觉得无所谓,之所以提议开游艇出去。是想处置一名服务生。

    前些天,李青云把张志强那伙绑匪收进小空间,没怎么威胁和逼问,就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。

    给张志强通风报信的人,就是游艇上的一名服务生,叫邢丛岗。以前也是绑匪,和张志强是老乡。由于涉案不深,倒让他成功脱身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邢丛岗贼心不死,时常和张志强联系,希望对方做大买卖的时候,自己能帮点小忙,然后能分点油水。

    不过邢丛岗看到李青云一伙人,轻松的把张志强一伙人全部解决了。差点吓死,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暴露,这些天一直坐卧不安,同时犹豫着是不是报警,自己坐牢也比死在岛上强。

    可惜,他一直没有鼓起勇气报警,同时现好像没人现自己做了什么事,这才稍稍放心。以为逃过一劫。只等风声过去了,再想办法辞职。远离月亮岛,远离恐怖至极的李老板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的杀掉三十多个绑匪啊,这是何等疯狂的富豪?这样的人,邢丛岗觉得自己惹不起,远走高飞才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,李青云的神念一直在监视着他。

    而且。好几次都想悄无声息的把他干掉,但又怕惹来警方的怀疑,所以李青云想找一个好机会,再次出海,把人这人扔进海里喂鲨鱼。就当是意外落水,赔点钱了事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老婆杨玉奴不愿意坐游艇出海,只好再选一个时机,把邢丛岗这个通风报信的内奸除掉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出行,边走边聊,说说笑笑,让李青云暂时放开心中的杂念,来到海边的沙滩上。

    这沙滩,李青云一家人来过多次,但每当看到细软的沙子时,就有一种赤脚在沙滩上奔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李青云对老婆说道:“玉奴,你要是累,就先带虫虫去太阳伞下坐会,我在沙滩上玩玩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青云三下五除二便把鞋子脱下,卷起了裤脚,赤脚走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细沙柔和,轻微地摩擦着李青云的脚板,让他有一种酥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挺舒服的,偶尔有些小贝壳也不搁脚。”李青云说着把鞋丢在原地,在沙滩上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也要脱掉鞋袜,在沙滩上玩。”杨玉奴看得眼热,用撒娇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停下,转过身,盯着老婆笑道:“那就过来玩呗,我们来沙滩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可是咱儿子呢?会不会晒黑了?”杨玉奴抱起虫虫,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男人黑点更有味道,奶油小生太娘了。”李青云大笑着,有些自恋的指了指自己,“你看看我,在月亮岛上晒了两三个月,是不是更帅了?”

    “切,自恋狂。来,抱着儿子,该我玩会啦。”说着,杨玉奴走到李青云身边,把虫虫递给他。

    然后,也快地脱去鞋袜,光着脚丫子在沙滩上蹦跳起来,像快乐的小精灵,在滩上跳来跳去。生了孩子,依然童心不减,所以武功才进展极快,目前已经进入二境中阶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听说灵药堆积出来的境界,不如自己苦修出来的,李青云可以把百年灵药给她当饭吃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如此,杨玉奴的进展也让人吃惊,前些天给爷爷打电话,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时候,李春秋惊愕得半天没说话。最后才下了断言,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修炼度,三十岁前,一定可以成为三境高手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自己,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进入第二境,虽然没有一套完整的内功修炼心法,但是天天饮用泉水精华,吃灵药灵果,全身充满爆炸性的力量,已经有点压制不住境界的增长。

    李青云抱着虫虫,慢慢追赶杨玉奴,虫虫则睁大眼睛,看着妈妈在沙滩上蹦跳着、奔跑着,高兴得手舞足蹈,哇哇直叫,毕竟他从没见妈妈这么疯闹过。

    然后虫虫也有样学样,想要独自在沙滩上奔跑,一挣一挣的,想要从李青云怀里挣扎出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索性弯下腰去,把虫虫放在沙地,让他明白,他这么一个小不点,还不会跑,别眼高手低,跟着凑热闹。

    不过虫虫显然没想那么多,双脚踩在沙滩上,一拱一拱的,像个弹簧,极为兴奋,口水流得满下巴都是。

    杨玉奴在不远处看到老公把虫虫放到沙滩上,忙喊道:“别把儿子放在沙滩上,省得鞋子全是沙子,弄眼里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呢,眼睛进不了沙子。”李青云边说边托着虫虫往前走,算是让他提前学步。

    虫虫欣喜地往前移动脚步,想要追赶妈妈。

    杨玉奴看到虫虫那兴奋模样,停了下来,故意蹲在前面,喊虫虫的名字,让他快点过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喊,虫虫似乎能听得懂,更加兴奋了,举着双手,咿咿呀呀的走到杨玉奴身边,往她怀里扑。

    杨玉奴欣慰的大笑着,接过虫虫,夸他聪明,这么快就学会“走路”了,于是也托着虫虫走了一段,让李青云在前面喊他名字。

    如此循环,一家人乐此不疲,玩这个逗孩子的游戏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腰弯得有些酸了,杨玉奴才说不玩了,站起来,一手抱起虫虫,一手把他鞋上的沙子拍掉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顺势躺在沙滩上,躺成一个大字模样,懒懒的不想动,晒起日光浴。

    杨玉奴走到李青云身边,索性也坐在沙滩上,把虫虫放在李青云身上,有这个级大肉垫护着儿子,她倒也放心。

    杨玉奴同样倒下来,并排躺在李青云身边。

    暮春的太阳已初显威力,而这海岛本就处于热带。阳光更大,天亮不久就把沙子晒得温热。躺下去之后,沙子的温热透过衣服,传到身体里,有一种暖暖的感觉,好像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按摩。

    杨玉奴闭着眼睛,慵懒的笑道:“难怪那么多人喜欢阳光沙滩,果然好安逸。真要离开了,倒念起沙滩的好处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嘿嘿笑了几声,没有回答。他在心里想,其实许多男人到沙滩上来,还有一个目的,是想看比基尼美女。不过这话他只能在心里想想,不敢跟老婆明说。

    他们躺在沙滩上聊天说笑,虫虫可坐不住了,不耐烦的扭动几下,撇撇嘴,有点想哭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儿子脸上有细细汗珠渗出,恍然道:“还是去太阳伞下坐会吧,阳光太毒,我们没什么,儿子这娇嫩的皮肤可受不住,别晒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就是,我还抹了防晒霜,儿子太小,什么都没敢给他抹。”杨玉奴也反应过来了,忙从地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起身,互相拍拍身上的沙子,走到附近的一个太阳伞底下,坐在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杨玉奴左右看了看,看到沙滩上有许多这样的太阳伞,不过都是空荡荡的,没营业就没有游客,在五一前会一直空着。几百米外的那些商店,虽然已经修建好,同样紧关大门,没有营业员看守。

    “哎,没开业就是不方便,连卖饮料的地方都没有。”杨玉奴轻轻嘟哝一句。

    听老婆这么说,李青云当时就笑了,说道:“想喝饮料就明说啊,都老夫老妻了,何必拐弯抹角的?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杨玉奴解释,把儿子交给她照看,李青云就跑到商店旁边的椰子树下,很快就爬上去,摘了两个大椰子回来。

    天然的椰汁饮料,经过空间泉水改良,味道极好,比那些充满添加剂的饮料强太多了。李青云用拳头砸开椰子外壳,空气里就散一股迷人的清香,已经有淡淡的灵气味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