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769章 农场里的新成员
    李青云内心激动,表面上却很平静。悄悄的进村,打枪滴不要,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妥当,等调查清楚之后,再收拾那些跳出来闹事的人。

    车子在镇上街角把古艺与王紫萱二人放下,让她们回环保公司报道,然后继续往李家寨开去。

    出租车在农场门口停下,李青云付了钱,把行李拿下来。

    金币与铜币或许是嗅到了李青云的气息,带着两只半大的小狗崽子,兴奋的汪汪直叫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到李青云身边,围着他撒欢,又是打滚,又是轻轻撕咬他的裤腿,不知道该用哪种方式表达心中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哎呀,金币和铜币太可怜了,估计是想你了,下次咱们再出去,最好把它们带着。”杨玉奴抱着虫虫,站在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吧,除非咱们自己开车去月亮岛,不然飞机上又不能带狗。”李青云回答着老婆,弯腰拍了拍金币、铜币的脑袋,亲热的说:“你们两个长胖不少啊,在家偷懒睡觉了吧。去,进山给我抓两只野兔回来,检查一下你们的捕猎水准退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金币与铜币却还在李青云脚边卖萌撒娇,咬着裤腿子不丢,李青云有些意外,它们竟然不听自己话啦?仔细看它们死皮赖脸的模样,才明白过来,它们这是在讨空间泉水喝呢。于是笑道:“赶紧去,抓了野兔回来,才有奖赏。”

    金币与铜币这才如箭一般,带着两个半大的狗崽子,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杨玉奴有些心疼几只看家狗,埋怨道:“老公,你也真是的,一回来就支使金币铜币一家子,它们太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它们想要得到我的奖赏,自然得干点活。再说,它们成天就趴在别墅门口。我怕它们的捕猎本能退化,让它们到山上活动一下,这是锻炼它们。水平没退化还好,要是退化了。我还得帮着它们恢复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这才明白老公的意图,说道:“好吧,刚回来,唯一欢迎我们的小动物也进山了,我们只好自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们刚进入农场。却听一声野马的嘶鸣,从环绕农场小山的路边跑出来三匹黑马,两只大的一只小的。小黑马还跑不稳,应该是最近几天出生的。

    “呀,小黑马?怀孕的母马出生了呀,咱妈怎么没告诉我们呢?”杨玉奴抱着虫虫,激动的迎了上去,观看农场里的新成员。

    这两只黑马,平时都是杨玉奴在照顾,虽然李青云经常喂它们空间泉水。它们对杨玉奴也极为亲切。

    两只成年黑马跑到杨玉奴身边,激动的嘶溜溜长啸,用脑袋轻轻的触碰杨玉奴的身体,表示亲昵。

    它们的叫声虽然有些吵,但虫虫一点也不害怕,或许从小就听惯了它们的叫声吧。

    “哎呀,辛苦你们了,出去这一段时间,你们居然把小马生出来了。让我看看,真可爱呀。身上毛绒绒的,脑袋眉心处也有一个白色的斑纹,真不愧是你们亲生的马宝宝啊。”杨玉奴兴奋的抚触着小黑马,说着不着边际的话。

    整个农场就它们两只黑色野马。能不是亲生的吗?而且它们的傲娇性格,也看不上普通的家养马。

    看它们的身段,工人们应该没偷懒,把它们喂得膘肥马壮,精神极好。

    工头李铁柱刚好带着工人在农场里喂鳖,自从李青木离开1号农场。这里也归他兼管。反正也不累,只要指挥到位,工人听话,他动动嘴皮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听到别墅门口有动静,便过来查看,看到李青云一家子回来了,忙高兴的跑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和他聊了几句,说先回收拾一下,等忙活完了,再和李铁柱单聊。李铁柱表示理解,估计也有话想跟李青云说,毕竟新来了一个总裁助理张合,不知道是什么来路,什么都管,比以前的李青云管得事情都多,搞得大家都不自在的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把张合叫过来,帮自己整合混乱的资源,本就是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自己不好立规矩,用条例约束同村的熟人,雇用助理,就没有这些心理障碍了。

    说完,李青云把行礼箱拉进别墅,和老婆儿子重新回到自己的家,感觉非常安逸。虽然好久没住,但母亲一直帮着打扫,非常干净,连片灰尘都没有。

    虫虫盯着客厅里的东西,兴奋的“咿咿呀呀”,似乎在说,这里自己很熟悉。

    杨玉奴笑道:“连咱儿子都知道这是家,一回来,看他兴奋成啥子嘛。还是给爸妈爷爷奶奶打个电话吧,告诉他们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,先打电话,然后带着礼物去看望他们。”李青云说着,拿出手机,给母亲打电话。

    一接通电话,陈秀芝便问:“幺儿,你们回来没有呀?你邮寄回来的大鹦鹉可闹人了,整天瞎嚷嚷,说要喝水,给它倒了水,它又打翻了,说水不好喝……我的天哪,快成精了,也不知道它到底想喝什么样的水。商店里卖的,两三块一瓶的矿泉水都给它买来了,它居然还不满意?叫你爸气得,差点要杀掉吃肉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们回来了……但别杀鹦鹉啊,这是玉奴的宠物,价值几十万呢,吃肉多浪费。”李青云当然知道五彩金刚鹦鹉想要喝什么水,不过更吃惊父母居然烦得要杀它,可见这只鹦鹉没少折腾人,连好脾气的父亲都受不了它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在旁边紧张的大喊:“妈,那只鹦鹉不能杀,聪明着呢,而且特别值钱。”

    普通的五彩金刚鹦鹉也价值几万,而喝过空间泉水的五彩鹦鹉,价值早就翻了数倍,不但聪明,会说很多话,羽毛也越来越艳丽,远其它同类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就好了,歇一会,赶紧把鹦鹉拿走,太吵了,昨天晚上被它吵得,我都没睡着。”陈秀芝说完,又嘱咐李青云别忘了去爷爷奶奶那里送些礼物,毕竟出去好久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自然不会忘,而且姐姐那里也得去,五爷爷以及关系比较亲近的邻居那里也会送些礼物。这就是农村,要么都去,要么都不去,要是漏了哪一家,人家会说你看不起人,在心里不知道会膈应多久。

    李青云给母亲打完电话,又歇息一会,便和老婆一起,抱着虫虫来到爷爷的医馆里。从海南带回来的一些特色水果和海鲜,自然也提了两大包。

    李春秋与孙大旗坐在院子里下棋,正吵得面红耳赤,小道士清风依然在一旁端茶倒水的伺候。

    奶奶与付婆婆坐在一旁,择着菜,说着她们之间的悄悄话,时不时的大笑几声,和争吵的两个老头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李青云一家三口进入小院,有些意外和兴奋,喊道:“福娃回来啦,啥时候到家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到家就来看你们了。”李青云笑着回答着。

    而小道士清风的眼力一向极好,跑过来接过李青云手里的礼物,帮着拿进屋。

    奶奶与付奶奶激动的站起身来,走到杨玉奴身旁,抱过虫虫,高兴地在虫虫脸上亲了几口,一个劲的喊乖孙孙。其实是重孙子,但老人嘛,怎么喊顺嘴,就怎么喊,没人和她们较这个真。

    虫虫虽然很久没见着太奶奶,也没有忘记,被亲得咯咯大笑,一点也不惧生。

    李青云环顾了一下四周,诧异说道:“爷爷,你这儿冷清许多啊,最近看病的人很少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你就不知道了,我把徒弟教出来了,有什么病人,直接让徒弟解决。一般病人上午完全能够解决,下午自然冷清了。”李春秋有些得意的笑道,自从李青云帮他惹来神医的称号,病人太多,好久没有真正清闲过了。

    孙大旗不客气的揭穿道:“还不是糊弄人的。病轻的病人交给徒弟接待,他只接待几个重病的患者,能不清闲吗?将……哎呀不行,我走错了,你的炮啥时候躲在老帅后面,太无耻了,有这么用炮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个没脑子的笨蛋,我用这招灭过你好几个车了,你没长记性,能怪谁?”李春秋得意的大笑,和孙子一家人聊天,也不耽误下棋获胜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没脑子的笨蛋呢!输就输了,我孙大旗又不是输不起……不过,看在你孙子回来的份上,就让我悔一步棋吧,你吃了我的车,我就没有大杀器了,剩两个过河的卒子和一只马,能干啥?”孙大旗胡搅蛮缠的本性未改,腆着脸,还想耍赖。

    李青云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了,两个三境武者的大高手,为了一步棋吵得面红耳赤,不可开交,这比看戏还好玩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金币铜币一家子居然回来了,并顺着气味,寻到了春秋医馆。

    两只半大狗崽子嘴里,各叼一只肥硕野兔,金币和铜币却共同叼着一块诡异的白色石头,有木墩凳子那么大,看它们兴奋的模样,好像捡到宝一样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两只狗叼的是什么东西?隐隐有股怪异的香味?”孙大旗鼻子比较灵,惊讶的盯着狗嘴里叼着白色大石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