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793章 没资格跟我叫嚣
    富高义摔懵了,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事,自己站得好好的,正对李青云做挑衅手势,怎么一下子摔倒了?好像还撞倒一个人?

    林伟国摔得不轻,当时正对着镜头表现风度呢。__ _ 雅文吧﹏  w=w-w`.yawen8.com这一摔,连手撑地的时间都没有,扑通一声,嘴巴好像磕在什么东西上,嘴里咸咸腥腥,吐一口唾沫,红红的全是血。

    “富书记,你怎么回事?走得好好的,怎么把我撞倒了?连路都走不稳,你还能干什么?”林伟国愤怒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富高义尴尬而紧张的回答道:“林书记,我也不是故意的,不知咋回事,好像被人推了一把,就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到他们摔倒,刚反应过来了,林伟国的秘书慌忙跑过来扶他。而富高义身后又没有一个人,谁推他了?要不是他说谎,就是闹鬼了。

    富高义的助理就是开车的司机,他刚才还没来得及从车里出来呢,富高义就摔倒了,他也没有办法。只好学着林书记的秘书,把自己的老板扶起来。

    镇政府的其它官员,对富高义极为不满,见他摔倒,没人鼓掌叫好已经够克制了,谁去扶他呀。

    镇长许正刚和办公室主任楚娟聊着闲话,似乎也看到站在农场大门口带孩子玩的李青云,还有闲心冲他挥挥手,算是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笑着挥手,不过他的目光大多却是看向富高义,看他时,普通的笑容也变成了嘲弄。

    楚娟和许正刚等镇政府官员,没给自己打电话,说明他们也不知道,今天到李家寨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无所谓,李青云不说话,就站在一边,静静的看着他们折腾。

    林伟国也看到了站在农场大门口的李青云,暗叹一声。_ 雅文﹍8  w=w`w-.`y`a=w-e`n·8·.=com没敢和他对视。人生有太多无奈,官场更加无奈,经常做出身不由己的事。

    明知道李青云招惹不得,但出于种种压力。也得硬着头皮,做一些上面领导安排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伟国用矿泉水漱口,总算缓解嘴里的血腥味,然后和顾县长带队,领着众人。走向西面的仙带河垂钓中心。

    李青云推着儿子和女儿,慢吞吞的跟在后面,就像普通人散步游玩一样,却给富高义、林伟国等人带来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顾县长没给李青云打过交道,但听过他的大名,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推着婴儿车,跟在后面的年轻男子,就是李青云?都说他嚣张跋扈,从外表上看不出来呀?”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坏人肯定不会在自己脸上刻字。”富高义恨恨的说道。“上次我来李家寨,给他打招呼他都不搭理,还故意嘲笑我,甚至不让村委会的人接待我,简直无法无天。”

    顾县长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噢?还有这样的事?村委会无组织无纪律,你怎么不处理?该开除的开除,该通报的通报,你一个尝尝的镇委书记,还制不住几个小村官?”

    富高义还想添油加醋的告黑状,林伟国却已不耐烦的皱起眉头:“行了。办正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到了仙带河边的垂钓中心,春暖花开,阳光明媚。前来旅游垂钓的游客很多,几乎坐满了河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电视台的记者早就得到指示,对着垂钓的游客一阵猛拍,然后有漂亮的女主持人把话筒送到林伟国面前,居然做现场采访。

    林伟国紧张的瞅了一眼走近的李青云,有几分心虚的转过头。指着垂钓中心说道:“不管是林业资源,还是水域资源,这都是国家的资源,任何集体和个人没有国家的同意,不得随意开。这个垂钓中心,显然违背了这一原则,为了获利经营,严重危害了我们县的自然资源,必须坚决取缔。_ 雅﹎文8 ﹍﹍﹏ w=w-w=.yawen8.com”

    富高义快意的瞥了李青云一眼,接过林伟国的话头,说道:“没错,我们镇响应国家号召,听从县委领导的指示,坚决制止自然资源开的违法案件,抓到一起处理一起,绝不姑息,绝不手软。”

    镇长许正刚、办公室主任楚娟等人傻眼了,这是唱的哪出呀?事前没有得到一丝消息呀。本以为林书记和顾县长来考察青龙镇的旅游资源,哪曾想人家要来搞事?要禁止垂钓中心的运营。

    可是,当初李家寨搞垂钓中心的时候,是李青云和村里合伙开的,签有合同,并得到镇领导的签字批准之后,才正式成立的。

    现在吴筱雨刚调到县里任职,还没从党校培训回来呢,你们就来一招釜底抽薪,否定她以前的政绩?同时招惹李青云?破坏人家的赚钱生意?

    李青云在不远处听乐了,这富高义没别的办法对付自己了,居然想从垂钓中心下心,给自己找不愉快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产业不错,可更是村里的产业啊,也是村里最赚钱的产业,村长和村会计把垂钓中心当成摇钱树对待,谁要是敢破坏村里的赚钱大计,不用李青云话,整个村子的人都会站出来,为了守护自己的财产而战斗。

    为啥啊?因为垂钓中心赚的钱,村委会没有截留,要么给村里修路,要么直接按人口钱,账目也公开了,让所有村里人都得到了实惠。

    说是村里的产业,其实是村里所有人的产业,而李青云占的比例最多而已。

    “要出群.体.事.件了。”李青云在心里幸灾乐祸的笑着,同时在想,是谁在背后搞事,居然让林伟国跳出来为富高义撑腰,做背书。

    老丁家的势力不小,但川蜀不是他们的地盘,想要插手青龙镇,插手县里的事务,那是千难万难的事。能做到今天这一步,可见有更强的势力插手了。

    这个常在县新闻里出现的女主持人采访过领导之后,带着摄影师,开始采访垂钓的游客。

    “请问这位先生,你今天钓了几条鱼?知道在这里钓鱼是违法的吗?如果知道违法,你还在这里钓鱼吗?”女主持人像炮弹一样,一连问了几个刁钻问题。

    “今天运气不错,钓了四五条。违法?我不太懂,如果知道违法,我肯定不在这里钓。”那游客懵懂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条河是国家的自然资源,是被村里和个人违规开了,使用国家自然资源收游客的钱,这就是违法的,你现在明白了吧?”女主持人好心的为他普及法律知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看这里搞的挺大,哪知道这是违法的。这么说来,以后这个垂钓中心就不能营业了?不接待游客了?”那游客又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镇里收回,办齐合法的手续,就可以再营业了,你们再钓鱼,就不违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说,同样的地方,同样的方式,镇里搞就是合法的,村里搞就是违法的?”游客回过味来了,有些鄙夷的瞅了女主持人一眼,又瞅了瞅旁边几个官老爷,满脸不屑。

    女主持人没听出游客话里的嘲弄意味,反而很高兴,说道:“没错,就是这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女主持人又兴致勃勃的采访另一个游客去了。

    而在河对岸,陈家沟的村民完全模仿李家寨的创意,不但有垂钓中心,还有竹楼客栈,以及农家菜馆。

    林伟国让工作人员留下,和李家寨的村委会沟通,让他们尽快停业,接受审查和处罚。然后他带着众人,走向对岸,准备连陈家沟的垂钓中心,一块处理了,免得被李青云找到话柄,说他处理不公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听到了消息,带着一群人,心急火燎的跑到垂钓中心,大声喊道:“咋回事,到底咋回事?谁让我们的垂钓中心关门?我们有镇里盖的章,我们按时交税,这一段仙带河自古就属于我们村里管,咋就成违法项目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县委领导和镇委领导集体决定的,这是停业处罚通知书,你们自己按规定处理吧。”那几名工作人员,板着脸,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。

    把一张盖有几个红印的单子,塞到李天来手里,转身离开,走向陈家沟那边。

    等村里的人听到消息,纷纷赶来问个究竟时,陈家沟那边也乱了套,一个个群情激奋,当场质问林伟国、富高义等人,把他们团团围住,居然有扣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李家寨的爷们,走,咱们也去讨个说法。什么狗屁领导,吐出的唾沫还能舔回去,当白纸黑字的合同是摆设吗?我非当面问问领导,这是想干什么?朝令夕改有意思吗?”李天来带着村里的男女老少,冲向河对岸,也加入了声讨的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由于李青云带着两个孩子呢,没有跟去,而且他知道这一场闹不起来,最多只是多围一会,多骂几句出出气。等林伟国等人叫来武警之后,这些人肯定会散的。

    因为停掉垂钓中心,只是让他们的收入减少,并不像强拆.房子强征.田地那样,稍微软弱一点,就没法活。

    真正的后招,还是在那张合同上,以及镇里签的开业手续上。

    “喂,张合啊,这两天让你组建集团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嗯,法务部新收了两名律师啊,正好眼前有一件案子,让他们自由挥一下,看看他们的水准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打打杀杀的多暴力啊,李青云要玩就玩大的,在各大新闻媒体上炒作一下民告官,再和大家谈一谈政府的公信力问题,以及合同的契约精神,他相信一定会有不少人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想招惹我?李青云暗暗冷笑,你们已经错过最好的机会,如今羽翼已满,凭你们这种级别的人物,已经没资格跟我叫嚣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