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817章 海面上的战斗
    杨玉奴的武功能不能打得过李青云,这是一个未知数,但在床上的战斗,每次都完败给李青云,这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,总觉得不是李青云的对手。>  雅文吧_  w·w`w`.`y·a=w=e=n=8.com

    杨玉奴收拾妥当,化了淡妆,显得光彩照人,就她这模样,比娱乐圈大明星漂亮多了。像沈梦依这种天后级的人物,见到杨玉奴,都甘拜下风,向她请教日常保养心得。

    女人有了共同的话题,在酒桌上就不会寂寞。沈梦依带来一名女经纪人,一名女助手,本来是想替她挡酒的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之后才现,根本没人灌她酒,爱喝就喝,不喝就吃菜。主办方两个大老板,似乎是为了应付一下,才请沈大明星吃饭的。

    倒是沈梦依不敢托大,主动敬了李青云和王几杯酒,又和杨玉奴聊得很开心,特别听说他们李氏集团旗下正在研制一种逆青春的护肤品,可以有效去除脸上的斑痕和皱纹,真正实现让人表现年轻化。

    沈梦依虽然半信半疑,但还是表现出极大的兴趣,给杨玉奴留下私人号码,说这个产品上市时,一定给她打电话,不管价格多贵,她都会买到一些回去使用。

    女人嘛,没有不爱美的,女人也没有不怕衰老的。沈梦依虽然已经红遍整个娱乐圈,但也是三十好几的女人了,卸妆之后,她自己都不敢照镜子,生怕自信心受到了摧残。

    所以,听说有“靠谱”的人推荐“靠谱”的护肤品,当即就动了心,不管真假,就留下了联系方式,说要是效果好,还会推荐给娱乐圈的其他好姐妹。

    得,好好的一个接风宴,应是被这两个女人改变了画风,变成了化妆品讨论会。李青云一直挺纳闷的。老婆杨玉奴明明不怎么使用化妆品,甚至连护肤品也只是使用最简单的一种面霜,哪来的话题,和沈梦依讲得头头是道?

    而且。>  雅文吧_  w·w`w`.`y·a=w=e=n=8.com你是一正房老婆,有必要无私的帮助偏房小老婆推销还未上市的化妆品吗?将来真要推销,也是自己的责任啊。

    王一直以为沈梦依是李青云的女人,或者说是早被李青云下过手,所以就没对她动过坏心思。

    此时见杨玉奴和沈梦依聊得气氛融洽。暗中直对李青云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得直纳闷,搞不懂这货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沈梦依早就换了自己信得过的经纪人,用的助手也是靠得住的人,陪她参加过无数酒会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简单随意的晚宴呢。暗暗嘀咕,心说这有钱的大老板,也不全是坏蛋嘛。

    当然,她们若是知道,这两个大老板当初一怒,几个电话。差点把沈梦依的老东家折腾倒闭,就不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饭后,沈梦依带经纪人和助手回酒店休息,李青云和老婆抱着儿子回别墅,王自有他的夜生活……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,他认为要看这草好不好。留下的这一百多个选美佳丽,总有喜欢金钱的,这不是卖身,只是一种交易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,外面突然刮起大风。天气预报上说。最近天气挺好的,没有风雨,更没有台风之类的,李青云郁闷的嘟哝一声:“信天气预报不如信老母猪会上树。”

    抱着老婆。翻个身,想继续睡……却突地睡开了眼睛,因为他感觉到这股风不对劲,并不是自然的大风,而是有股暴虐的灵气波动,产生的天地异变。这种程度的灵气波动,一定是人类当中最顶尖的灵修战斗,才会产生的。

    “可恶,哪个不开眼的混蛋,敢在月亮岛周围闹事?知道我们明天开业,还在这里闹腾?故意找事不成?”李青云在心里郁闷的嘀咕着,灵体瞬间进入小空间,再由小空间无限辐射,笼罩最大的影响区域。>  ﹏雅文8  w=w-w=.·yawen8.com

    整个小岛都被覆盖,没有现任何战斗踪迹,李青云的灵体只好飞出,漂浮在半空,稍稍观察一下,便向正东方的海域飞去。

    他的灵体已经可以飞离肉身近百公里,再远就会出现很大的限制。还好,当李青云的灵体在漆黑的海面上飞出六七十公里的时候,终于现战斗的源头。

    那是一艘中型渔船,船上黑灯瞎火,动机早就停止了运转,在狂风大浪中,随浪漂浮。

    渔船上方,一名老者飞在半空,无数术法从他手中产生,出恐怖的攻击,让船头上的一些黑衣人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几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,手持东洋刀,时不时的跳上半空,出几刀凌厉的攻击之后,却破不开老者的防御,自然从半空坠落,无法保持悬空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状况?”李青云有些搞不清楚,不过见悬浮在半空的老者有些眼熟,仔细一看,顿时有些惊讶,“居然是燕郊张家的张恒,他不是被特管处的人监视,并控制行动了吗?怎么出现在南海荒岛区?”

    更让李青云惊奇的是,在一公里之外,还有一处战斗点,战斗更加激烈。狂风骤起,海浪滔天,在漆黑的巨浪中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“上官君,我要离开,你们来再多的高手也不行。你这么纠缠下去,也是徒劳无功,那些炮灰的死活,我并不在意的。”战斗中,这人居然还有能力说话聊天,显然还留有余力。他的装扮更加古怪,居然是一身西装礼服,白衬衫,还系着蝴蝶领结。年纪也不小了,至少有五六十岁,像是刚参加完酒会的名流绅士。

    另一名老者身穿灰色唐装,居然是特管处的高手上官正,他同样轻松,在电闪雷鸣中,好似闲庭信步,淡然说道:“既然你不在乎他们的死活,那我就更不在乎了。无论是谁,想从我国盗走重要情报,都没那么容易离开。而你鹰司先生,更不应该接应他们,这个失误决策,足以让你致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数日不见,上官君也会开玩笑了。你我同为三境灵修,你凭什么能留下我?就算再加上一个三境灵修,也无法阻止我逃走。”礼服老者狂傲的大笑,让本就生硬的中国话,更加离谱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和你打过很多次交道,我才有信心留下你。”上官正不急不躁,淡淡的回了一句,手中却不停,一道道术法化为犀利的攻击,拦住鹰司,不让他去渔船方向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鹰司越来越急躁,他并不是不在乎那条渔船上手下的死活,因为那群人当中,大多数都是内阁调查室的精英。更更重要的是,那船上不但有几条重要情报,还有一件盗来的军方实验品,上面对此次行动极为关注,才派他过来接应。

    果然,快到本国海域的时候,遭到了特管处高手的拦截,边打边逃,一路南下,才出现在南海区域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了一会,看得一头雾水,不明白这是闹什么。不管是渔船上的战斗,还是上官正这边的战斗,都在拖时间,故意耗费灵气。

    更让人看不懂的是,张恒表情平静,眼中却有死意,他现在就是一个活着的躯壳,早就没有了当初凌驾于世俗界之上的狂傲不羁。

    “张恒在作死?他这是被特管处逼的?一个三境灵修,犯了死罪,国家给他一个庇护家人的方案?必须战死?”李青云想到这里,已经没有出手的意思,因为张恒不死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鹰司使用一个迷惑式的分身术法,真身绕开上官正,瞬间出现在渔船上空,对着张恒就是一记凶狠的术法。

    “八神斩!”

    这一声怒吼,蕴含着鹰司的愤怒和杀意,无论是谁,把一船的密报精英快杀光了,他都会愤怒,都会使出自身最强大的杀招。

    一道刀光,化为八道弯曲的月牙裂痕,像个牢笼,瞬间笼罩一脸死意的张恒。

    张恒木然的表情,却在此时变得有些激动,就像等待宿命敌人的到来一样,瞬间被八神斩劈成碎片,血肉纷飞,整个战斗场地都弥漫着他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纳尼?杀掉一个同级别的三境灵修,也太简单了吧?”鹰司心中一怔,直觉上感觉到不妙,而且灵修死亡,哪有那么多血腥味,早在死亡瞬间,化成最纯正的天地元气,反哺大自然了。

    同一瞬间,鹰司现上官正没有追来,反而飞后退,似乎这里将生极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那只是傀儡替死术,正如你所想,三境灵修没那么容易死去。但是,也不是不可杀死,就像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张恒已经出现在鹰司身后,双臂像锁链一样,紧紧抱着他的腰,在他耳边轻语,就像死亡葬曲,让人有股悚然感。

    鹰司身为三境灵修,不会让人轻易的近身,但刚才那一记术法,太过真实,再加上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蒙蔽了他的感知,这才让张恒得手。

    一个一心求死的三境灵修,确实有些恐怖,鹰司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,出凄厉的大吼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是真的害怕了,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死亡的临近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今天应该是烧第四天了,温度稍降,脑袋也清醒一些了,就是全身酸疼,冷。上一年因为有事,身体机制一直处在紧张状态,只感冒一次,这一年处理完家中事,似乎放松了一些,于是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找麻烦了。生病的时候,才彻底明白,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多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