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831章 枪指脑袋
    刚登上飞机,小姨子杨玉蝶正说着彭与晏绑架事件,有三名警察上了飞机,从头到尾,把所有乘客仔细检查一遍,这才下了飞机。雅﹎>>文吧 >> w-w=w-.-y=awen8.com

    安检之后,再有警察上机检查的情况极少,一般出了生大案件才有可能生这事。而且在汽车站和火车站检查,才是正常情况,在飞机上检查,太罕见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不想节外生枝,只给老婆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说,彭与晏家中的势力确实很强大,不然也不会调动这么多警力,寻找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豪门才有的势力征兆,当初杨玉奴想把妹妹介绍出去,也是看中这些。不过后来看到彭与晏几天之后,就勾搭一个漂亮性感的女人,这心思就淡了。

    杨玉蝶也吐了吐舌头,表示惊讶与不解,由于三人坐在同一排,倒也方便聊天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些警察,不会仍在寻找彭与晏吧?那家伙真可怜,泡妞泡失踪了。不知道是绑架勒索,还是被人割了器官。”杨玉蝶有几分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白了她一眼,这妞打听彭与晏的消息,原来不是出于关心的同情,怎么总巴不得人家倒霉?

    眼看就要关上机舱门,突听外面传来枪声,砰砰砰砰,几声之后,有五个人冲进飞机。其中一人用刀子顶着一名年轻男子的脖子,另外一人守在机舱门口,冲外面的警察开枪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冲进飞机之后,丝毫未停,直接闯进驾驶舱,把飞行员劫持了。然后在众人尖叫声中,机舱门关闭,飞机出轰鸣声,居然有准备起飞的架式。

    这一切快如闪电,飞机上的空姐和乘客当时就懵了,惊恐的尖叫声不断,但随着飞机驾驶舱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之后。众人瞬间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劫机了?警察是吃干饭的呀,为什么拦不住这些持枪的罪犯?”

    “天哪,真有枪啊?刚才还见警察啊?为什么把这些人放进来了?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还年轻,我不想死啊。﹎_ _﹍ 雅文8  w·w·w=.-y=a·w·e·n`8.com我第一次坐飞机就出这事,我怎么这么倒霉啊?”

    李青云懵了,看到被刀子劫持的年轻男子,就觉得这事件太巧了。这个倒霉蛋不是别人,正是他们刚才还念叨的彭与晏。

    虽然彭与晏脸上化了妆。还贴了小胡须,甚至戴了假,但整体模样,依然变化不大,熟悉他的人,多看两眼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姐夫,这帮劫匪该有多愚蠢啊,居然不走车站,持枪上飞机?你说这是玩心理战术呢,还是自己作死?”杨玉蝶居然不害怕。好奇的盯着眼前的一切,好像劫机事件和她无关。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,仔细盯着狂妄的劫匪,觉得有些疼痛:“警察既然来搜索,肯定事先接到线报。可是,安检环节太失败了,既然有人带枪进入飞机,那麻烦就大了。收敛你的笑容,因为要是劫机成功,我们这些人都是人质。怕是有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登机的劫匪总算有四人,三男一女,加上彭与晏,一共五人。

    飞机外面。死了两名劫匪,一名警察受伤,虽然正有无数警察赶来,可惜飞机已经启动,没提醒乘客系上安全带,便起飞了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枪声可以推测出。驾驶舱里的机长和副机长,肯定有一个受伤或者死亡,遭到恐吓劫持,这才会无奈起飞。

    劫匪劫持了飞机,仓皇逃走,根本没有和地面警察讨价还价的意思,那说明这些劫匪肯定有心中的目的地,劫机应该是事先策划好的。

    飞机已经平衡飞上天空,这才有一名大胡须劫匪出来,拿着枪,指着所有乘客吼道:“都特么的给老子安静点,谁要是再吱一声,老子就毙了他!”

    大胡子很强壮,身高一米八开外,脸面像艺术家,起怒来却很凶,目光灼灼,察看所有的乘客,想从这里面找出潜在的危险者。

    于是他看到了李青云一家子,身为修炼者,气质太过特殊,而这个大胡须也是一个修炼者,所以能感受到同类的气息,就算隐藏,也隐藏不了所有。

    “嗯?修炼者?”大胡须当时就用枪指着李青云,一步一步的走过去。_ ﹏雅>文吧  w·ww.yawen8.com

    三座连位,李青云坐在最外面,小姨子坐在中间,老婆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位置抱着虫虫,看到大胡须拿着枪过来,一家人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在地面,李青云感觉可以轻易的虐死这些劫匪,可是人在半空中,又当着几十名乘客的面,使用小空间力量杀人太困难。

    因为你杀了一劫匪,驾驶舱的的劫匪可能太过紧张,会杀掉仅存的机长。然后飞机失控,人在万米高空,坐在坠落的飞机里,就算是强大灵修,也难以活命。

    “喂,哥们,冷静点,我们也是普通乘客,一直很配合,不要让局面失控好吗?”李青云无奈的举起手,装作极为配合的模样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,就算不为了自己,为了老婆和儿子着想,李青云暂时也只能装孙子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在想,最近太特么倒霉了,惹上了苏家,至今也没确定对方的隐忍会到哪一步。准备回家了,却遇到劫匪,一家人都将面临危险。

    “谁特么是你哥们?少给自己脸上贴金!”大胡须拿着枪,走到李青云面前,用指着着他的脑袋,吼道,“你小子出自哪门哪派,修炼到哪个层次了?为什么在飞机上?是不是警方派来的?”

    嗯?看不穿自己的修为?灵气溢散?这高大威猛的汉子,居然是特么的灵修?而且是二境初阶的灵修?

    混到这个层次了,你特么的还缺钱吗?就算是散修,随便依附某个大家族,也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,至于当劫匪吗?

    在江湖上,想要看穿别人的修炼层次,除了修为比对方高,还要使用一种突破修为的小法门。这法门也不是百分百管用,需要看实力和运气,所以说。就算感受到对方身上的修炼者气息,也不一定能够看穿对方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“在下是一境高阶的灵修,实力一般,算是青城边支。也算是名门大派。这次带老婆孩子到江浙省旅游来了,希望这位江湖朋友给点面子,大家相安无事,互不干扰。”李青云示弱,胡扯了一个门派。把老婆孩子也介绍进来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极力压制自己的实力,配合李青云的话,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,她也在隐忍。

    “谁特么是你朋友!”大胡须紧张的把枪指着李青云脑袋上,对驾驶舱喊道,“豹子,出来,这里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可惜,驾驶舱关得严实,外面喊话。里面是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两个空姐被绑在驾驶舱门口的休息位上,紧张的盯着乘务舱里生的事情,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用刀子顶在彭与晏脖子上的劫匪是个女人,就是当初引他来江浙省的漂亮女人,听到大胡须的喊叫,有些紧张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需要我去驾驶舱喊豹子吗?”那女人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喊,这里有几个人非常棘手,我有些不确定。”大胡须也有些紧张,死死盯着李青云一家子。感觉有些危险,但是无法确定对方的修炼境界和危险程度。

    李青云非常讨厌别人把枪指在自己头上,上一个用枪指自己的人,坟头草都长三尺高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二境初阶的灵修。居然近距离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,如果不是在飞机上,早就把他灭掉一百遍了。

    那女人拍打驾驶舱的门,上面其实有通讯器,但她不会用,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叫人。

    一个强壮的青年把门打开一条缝隙。冷漠的问道:“梅子,外面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大喊你出来,好像现几个棘手的人,需要处理一下。”梅子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说完,年轻人转过身,对驾驶舱的另一名劫匪交待几句,便打开门,径直走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豹子手里也有一把枪,这是一个麻烦事。

    不过驾驶舱的门此时没有关,是一个良机。

    李青云紧张的站了起来,暗中对老婆作了一个手势,这个手势是让她保护好孩子,伺机躲藏的。

    小姨子眼睛却一亮,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,她的武功一直保持在一境中阶左右,对付普通人还行,对上真正的江湖人,她是妥妥的吃亏。

    豹子却是个武修,不过境界不高,一境高阶,但他手里拿着枪,对普通乘客的威胁太大。

    “老大,现了什么?要是有危险,直接开枪嘣了就是。我怕豆子一个人在驾驶舱控制不住机长,所以在外面不能耽误太多时间。”豹子说着,已经走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对了,航线改变了吗?我们要去南方,如果去了川蜀,我们就真逃不出去了。”大胡须问道。

    “改变了。不过听机长说,飞机上的油,最多只能飞到香江,再远就没办法了。所以,我们预定的2号路线,倒是非常适合。”豹子说着,拿枪已指着杨玉蝶的头,然后犹豫一下,又指向杨玉奴的脑袋。

    李青云眼中闪过一丝杀意,用枪指着自己就算了,自己有一百种办法保命,但这该死的混蛋居然拿枪指着老婆,那就一丝忍让的打算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哆嗦着,装作极为害怕,极为紧张,身子不知不觉的挡在了杨玉奴前面,两把枪算是都指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同一瞬间,他的灵体出窍,拿为一只虚幻透明的拳头,一拳打在劫持彭与晏的女匪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的一声,那女人惨叫着倒地,一下子就昏倒了。

    这一声惨叫,吓得豹子和大胡子一哆嗦,同时回头,望向倒地的女同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青云的灵体已经返回肉身,他的肉身开始行动了。一拳打在大胡须的脑袋上,砰的一声,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,像西瓜一样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,把大胡须打得离地飞起,人在半空,鼻子里、眼睛里、嘴巴里已经喷出鲜血,整个脑袋都变形了。

    然后砸在豹子身上,把他手中的枪砸歪了。

    枪没响,李青云已经像一阵风,紧随着大胡须的身体,来到了豹子跟前。化掌为刀,斩在豹子的持枪胳膊上。只一掌,那个胳膊“喀嚓”一声,瞬间断裂,啪嗒一声,枪落在地上,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