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846章 敌人的底牌
    神秘的巨掌,几乎成了李青云师父的代名词,巨掌一出现,那说明李青云的师父来了。雅﹏﹎文>>8 ﹍ w-w`w=.·y-a`w-e`n`8-.·com

    黑云中传来一声冷笑:“就知道你藏在暗中,等你多时了。今天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,咱们手底下比高低。”

    高拍下的巨掌产生暴烈的狂风,把黑云瞬间吹散,一名身影模糊的老者化为一道金光,似刀似剑,径直冲向巨掌。

    众人惊呼,这是老者的灵体,居然不惧神秘巨掌,要和李青云的师父硬碰硬。

    对方的底气太足了,李青云的师父出现,对方也没有丝毫惧怕,难不成对方还有后手?还有一个三境高手潜伏?

    萧乾拎着一篮子嫩黄瓜跑过来,看到天空已经打开,忙问道:“黄瓜还送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送呀,别让他们多想,找点事情给他们,尽量不让他们出院子。”李青云的灵体出窍,现在还能说话,只是言语和表情已经有些呆滞。他那强大的灵魂力量,可以分出一丝控制肉身,不但可以说话,甚至可以灵活的跑动。

    今天敌人太心急,动手的时间太早,才晚上八点多,就开始动手了。如果是在夜里,阵法一设,声音和光影都屏蔽了,再加上一些简单的防御阵,不会打搅普通人的睡眠。

    但此时天空的巨掌和老者灵体撞在一起,砰的一声,像******打蝇子一样,一巴掌把那老者的灵体拍到地面。

    一个人形的痕迹,深深的印在地面,把农场的水泥路砸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混帐!你这是偷袭,借势侥幸!”老者气极败坏的声音从坑底传出,一股云雾般的灵体从坑底飞出,瞬间又幻化成人形,只是颜色黯淡一些,明显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笑话,刚才还要和我比高低。现在就成了偷袭?那让你上天可好?”李青云的灵体幻化出一个长须道人,面孔同样模糊,从天空一步跨到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!那让老夫使用一招巨掌的术法,你来硬接一个!”老者说完。身影一晃,瞬间出现在半空。雅文吧  w`w·w·.`y-a`w`en8.com

    而李青云的灵体瞬间跟了上去,二话不说,又是一掌,笼罩天空方圆十里。别说是那名老者。就算是只苍蝇,都在这一掌的攻击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你这卑鄙道人……”老者气得眼珠子都红了,避无可避害,话没说完,就被这一掌打爆。

    太憋屈了,原本大家都是三境灵修,正常打斗,至少可以打个平手。或许时间久了,谁的灵力支撑不住,可能会输上一招半式的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。从神秘巨掌出现,老人一直被压着打,几乎没有还手之力。要不是功力深厚,早被巨掌一巴掌拍死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幻化的道人冷笑一声,在老者被打爆的区域,突地点了几下子,那个刚想凝聚灵体的老者突地惨叫连连,凝聚的灵体核心,接连被点爆,他恐惧的现。自己竟然无法在这里凝聚灵体了。

    “同为三境,你怎能看穿我的灵体之源?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天空上,传出老者惊恐的尖叫声,刚才还只是愤怒。此时却有无尽的恐惧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愣了一下子,他没有系统的修炼灵修功法,别说什么灵体之源,他连一个像样的术法都用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的灵体实在是太强大了,连续看到老者重聚灵体,隐约能感觉到有一处特别的地方。那里灵气波动异常强烈。

    也只是想尝试一下,随手在那几个灵力波动最强烈的地方点了几下子,没想到老者传出杀猪般的惊恐尖叫,说那里是灵体之源,应该是灵体重聚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这下子李青云乐了,他一直为自己不懂术法而忧虑,此时好像摸索出一个大杀招,可以严重消耗三境灵修本源的大杀招。

    没人不怕死,修炼层次越高的人越怕死。如果按照正常寿龄,三境灵修至少可以活两百多岁,如果才活几十岁就死了,他们肯定不甘心。

    站在农场地面的几个修炼者也看懵了,盯着天空中那一片虚无处,却能感觉到那里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巨掌道人太牛了,打一个三境灵修打得没有还手之力?现在都开始惨叫了?当初对战燕郊张家的张恒时,也没有这么强悍吧?”郑鑫炎惊愕的叫嚷道。雅文8  w=w·w.yawen8.com

    “什么巨掌道人?我师父可不叫这名子。”李青云的肉身同样盯着天空处的战斗,语调怪异的说道。

    郑鑫炎解释道:“这是江湖论坛上的人给他老人家起的法号,大伙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每次出现,就是一只巨掌,所向披靡,偶尔还幻化出道人的身影,于是就叫他巨掌道人。”

    萧乾把一篮子黄瓜送进去之后,已经返回,他怕李青云担心,还解释道:“站在院子里,听不到外面的声音,也看不到外面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,不过路面崩裂的动静,村里人估计也能听到,希望大家的好奇心不要这么重,免得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宫星河突地神色惊愕的说了一句:“李家小子,你师父该不会已经越第三境,进入传说中的第四境了吧?不然他怎么可能压着同境的灵修打?”

    李青云摇头,说道:“应该不是,是这个老者太蠢了。他的灵体被打爆之后,不逃就算了,你至少在数里之外重聚灵体吧?他偏偏在我师父面前凝聚灵体,这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刚才还在惨叫咒骂的老者,突地尖嚎一声:“救命啊,你再不手,我就被他杀掉了!快点把我的灵体救回去!”

    老者的灵体连续被李青云打爆十多次,已经不敢再凝聚,甚至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禁锢,逃都逃不掉了。于是也不管面子了,当时就出了求救声。

    “嗯?还有三境高手?”李青云稍稍惊讶,虽然早就料到对方还有后手,但以为那只是一群二境高手,毕竟三境高手属于江湖顶端的一小撮人,数量极为稀少,不管哪一个。都是有根脚的大人物,仔细一查,就能查出来的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就听天空传来一声闷雷。一只硕大的拳头,像流星一般,砸向李青云的灵体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真气凝结的拳印,并不是虚幻的灵体,也不是灵气组成的术法。恐怖的气势,加上武者的强大气血,形成一种特殊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拳头未到,已经搅动风云,吹得树梢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李青云眉头皱起,在这一瞬间,他感觉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小空间瞬间打开,收取老者一大部分溃散的灵体,尽可能的解除对方的战斗力。只要不收取他的灵体之源,这个三境老者就不会在小空间里出现。这股子没有灵体之源的灵体。进入小空间之后,瞬间就被被小空间同化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我的力量被什么东西吞噬一大半……老秃驴,收回这一拳,不然我也活不成!”神秘老者出绝望的惨叫,这一瞬间,他感觉到死亡的临近。

    可惜,那只拳印是武者出来的,包涵武者的精气神,既然出。便是一往无回,不像灵修,可以控制,武修很难收回已经打出去的拳印。

    李青云冷哼一声。收完对方的大半灵体,灵体瞬间后退三里。灵体一分为二,让没有灵体之源的那部分灵体,化为一只小拳头,迎向对方的武道拳印。

    他选择碰撞的位置,极为讲究。正是神秘老者的灵体之源的位置。

    砰!轰隆!两只拳头碰撞在一起,整个空间好像扭曲了,产生一道恐怖的裂痕,把周边所有的东西搅碎,风、光、灵体……全部被空间裂痕搅碎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主灵体闷哼一声,感觉分出去的那部分灵体瞬间碎裂,被那恐怖的裂痕吞噬,他只收回五分之三左右的灵魂力量,便再也感觉不到那些细碎的灵体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草丛里,同样传出一声闷哼,并有吐血的声音。拳印中的精气神被爆炸毁灭,那藏在暗处的三境武者也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而处在爆炸中心的神秘老者,绝望的惨嚎一声,那恐怖的绝望尖叫,简直能刺破修炼者的耳膜,方圆数十里的修炼者,都能感觉到这股子绝望和恐惧。

    灵体之源毁灭,灵体失去核心,化为一阵灵雨,从天际降落,洒在一号农场,洒在整个李家寨。一时间,整个李家寨的植物都疯狂的生长,绿意惊人。

    农场里的几个修炼者,伸出手掌,接着细密的灵雨,一时间感慨万千:“号称江湖中最顶尖存在,只是一盏茶的功夫,就这么永远的消散了?神魂俱灭?”

    “虽然是敌人,但我不得不说一句,这货死的太憋屈!”宫星河叹道,“从头到尾,这老者只用出一招化身刀剑的术法,应该是龙虎山那边的传承,可惜了!”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已经离开农场的范围,盯着从草丛里走出的那名壮硕的番僧,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他的灵体不会术法,对上三境武修,一点都不占优势。

    硬拼的时候,三境武修消耗的是精气神和真气,但他的灵体需要直接参战,一受伤,就是灵体受损,伤害极大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打不过,他也能无限拖延,甚至是打平手。不过在这番僧身后,还有几名藏头露尾的二境高手,他要要进冲进农场,租客和家人的安全,都成了问题,自己不但不能拖延时间,反而还要尽可能的早点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“你来自烂陀寺?”李青云的灵体,用苍老的声音,神念直达番僧的识海。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贫僧只是四海为家的散修,受人之托,向李小施主借一样东西。就算你是他师父,也护不了他一辈子。”番僧用特殊的腔调,说着不文不白的普通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向他借什么东西?”灵体幻化出的道人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项上人头而已。”番僧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自己,怕是没这个能耐吧。”李青云的灵体说道。

    番僧没有说话,只是挥了挥手,又有一名番僧出现在他身边,竟然又是一个三境灵修。他们刚才一直没有出手,眼睁睁看着那名三境老者受伤,甚至是丧命,只是为了消耗李青云的实力。

    而潜身在草丛里的十名蒙面黑衣人,已经敏捷的冲进农场,准备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头狂跳,感觉今天麻烦大了,这些知人,不知道谋划多久了,一出手就准备把事情做绝啊!看样子,自从爷爷和孙大旗离开,就已经落入这些人的圈套。

    格老子的,就算拼着暴露小空间的秘密,也要把这些敌人收进小空间,在小空间里灭掉他们,哪怕小空间被打得稀烂,也要保护家人和朋友的安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