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864章 生病的孩子
    对于玄阳道长的威胁,李青云并不是很上心,武当派确实很大,是当今江湖数一数二的级大派。﹎  雅>文_8  w·w·w-.-y`awen8.com但是某一个弟子出来吆喝两句,并不能代表整个武当。

    如果是武当派的当代掌门出来对李青云这番话,不管真假,李青云都得给人家面子。但玄阳道长说这些话,李青云只能对他“呵呵”了。

    傍晚,正是游客返城高峰,村里出来散步的人很多,猫蛋抱着孩子,也在河边溜达。

    猫蛋老婆生孩子的时候,李青云没在家,当时只是打了电话道喜,并让父亲替自己送上一个万元的大红包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遇到的紧急事件太多,一直也没有至猫蛋家看望。此时见他抱着孩子出来,当即喊道:“这就是你家的小猫蛋?哈哈,快来让大爷抱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小猫蛋啊,我儿子有名字,叫小双,好事成双的意思。”猫蛋嘴里这么说着,却已把自家儿子送到李青云手里。

    小家伙很精神,面相仿母亲,白白净净,五官漂亮,比黑瘦的猫蛋漂亮出一个档次。倒也不怕生,看到李青云,居然出“哦哦”的声音,好像在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无意识的声音,表示对李青云亲近之意,而虫虫在两三个月的时候,眼神已经能够表达很多意思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与人之间的差距,在娘胎里面就开始扩大了。

    虽然猫蛋可以时常从农场里拿菜,也可以得到鱼和野猪肉的配额,但永远不可能像李青云家里那样,随时随地的吃,想吃多少吃多少,还有无数的空间灵泉可以挥霍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孩子喜欢和自己亲近,李青云心中生出不少感慨,自己对身边的朋友做的还是不够啊,希望对这个孩子,可以多一些弥补。﹏ 雅文8  w=w=w`.-y=a-w-en8.com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他的右手装作在口袋里摸了摸,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长命锁状的玉坠,上面刻满古怪的纹理,非常漂亮。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气息。

    玉是昆仑玉,放在小空间里滋养一段时间之后,已经成为质量尖顶的玉精。上面的漂亮花纹是李青云在空间石碑上学到的新蝌蚪文,是个“护”字。本是实验性质的,但在玉坠上刻画完毕之后。隐约有一层子流光闪过,有一股子特殊气息浮现。

    直觉上,李青云认为,这个玉坠,已经有护身符的作用,甚至比郑鑫炎送给自己儿子的那块还好,护体功效还强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来得及实验,李青云把这个玉坠送给小双,权当一个小礼物。他想对小双的补偿,其实是偷偷的强化孩子的身体。以后也会传给孩子一些武功,至少可以成为虫虫的玩伴。

    玉坠套在小双的脖子上,小婴儿非常高兴,小手紧抓着玉坠,笑得咯咯叫。

    “福娃哥,这是干啥子哟,你已经给这小臭小子封过红包了,还送什么玉坠?这东西太贵重了,一看就不是普通玩意。”猫蛋在养猪场里呆久了,直觉上也能分辨出一些东西的好坏。这是通过蕴含灵气强弱辨识的。

    “玉倒是好玉,不过也不值啥钱,最好一直给他戴在脖子上,因为这是护身符。有些效果的。”李青云神秘兮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个呀……我明白我明白,那我就不跟福建哥客气了,嘿嘿。”猫蛋也不是外人,早就听说农场里的租客有些特殊,而且也隐隐约约的听说。虫虫当初就是靠着那个护身符,也挡过一劫。

    现在虫虫戴的护身符,是后来郑鑫炎新做的。雅文吧>  w`ww.yawen8.com因为当今江湖上流通的护身符,只有一次效果,使用过后,便会粉碎。

    蜜雪儿一直安静的站在一边,看李青云逗了小双一会,才接过孩子,逗笑几句,表示亲昵,也表示她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猫蛋感觉时间差不多了,但接过孩子,不想打扰人家的二人世界。见李青云和蜜雪儿准备离开,却突地想起一事,说道:“哥福娃,石头叔的孩子你还记得吧?由于是高龄产妇,孩子自小身体便很差,这几天又烧了。当时爷爷不在医馆,清风又不擅长医治孩子,便送到了县医院,这一送便进了重症监护室。”

    “嗯?到底怎么回事?孩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李青云皱眉,由于他四处奔波,在月亮岛耗费太多时间,村里很多事情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不好说,石头叔前天就请假,和婶子一起在医院等候消息,现在也没见他们回来,我打电话,又提示关机了,可能情况不太好。我在想,咱们是不是去医院看看?”猫蛋迟疑一下,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,必须去呀。孩子都进重症监护室了,这时候不去还等什么时候?你们也真是的,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说一声。最近一段时间,确实生太多事,但再大也没有孩子的生命重要啊。我今天晚上就去医院,你在家陪老婆孩子,暂时不用去了,一有消息,我再告诉你。”李青云心急火燎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石头原本有一个儿子,出车祸死了,之后他们夫妻二人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。李石头酗酒,他老婆忧郁,听说有好几次差点自杀。

    后来喝了李青云炮制的药酒,里面又有一定浓度的灵泉,这对中年夫妻居然老蚌怀珠,生了一个女儿,名叫乐乐,代表着他们家的希望、幸福、和欢乐。

    乐乐只比虫虫小两个来月,不过天生孱弱,虽然他家的伙食和猫蛋家的差不多,都能从农场得到一些特殊食材。但是高龄孕妇生出来的孩子,还是有一些问题,就算请李春秋开了一些调理的药汤,也没能好转。

    在农场,身体不好的婴儿很多,但大多都能磕磕绊绊的长大,像小草一样,越是艰苦艰难,生命力越是旺盛。

    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小女婴会因为这场高烧,突然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时也命也,李青云觉得,要是爷爷在家,乐乐身体再差,也不会达到病危的程度。可惜,爷爷为了自己的事情奔波,不在李家寨,而乐乐偏偏在这个时候病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李石头夫妻再也禁不起失去孩子的打击了,所以李青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决定立即动身,去医院看望。

    把蜜雪儿送回竹楼别墅之后,李青云回到自己家,把情况给老婆说了一遍。杨玉奴同样怜悯李石头一家子,听到乐乐病危,进了重症监护室,当即同意李青云的决定,还想跟他一起去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考虑到当前的危险局势,不赞成家人外出,让她在家里等消息好了。

    之后,李青云又跑去医馆,把情况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春秋皱眉,同样替李石头夫妻闹心,想去医院,又担心家里有危险。于是让李青云先去,要是医院没有把握,且病情危急,他再过去。要是病情稳定了,可以带回李家寨,李春秋要用一些特殊手段,帮孩子保命,调养身体。

    路灯亮起的时候,李青云开着那辆悍马,缓缓驶出李家寨。

    他的车子刚走,就有无数双眼睛跟了上去,同时也有一些消息,在暗中传递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离开李家寨了,那两个三境武修没有跟去,算不算动手良机?”

    “不行吧,别忘了他还有一个三境灵修的师父,整天神出鬼没,听说只要在青龙镇的范围,都在他的感知之下。有一丝风吹草动,那个恐怖的三境灵修就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只是奉命监视李青云,把他的行踪向上报告,动不动手,是那些人的事情,我们不要瞎操心。不过特么的,我在江湖论坛下注了,买的是他家灭门。现在的赔率已经降到1比1.o8了,这个比例已经没有什么赚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早上的赔率吧?听说苏家已经倒霉,特管处的老供奉出手了,苏家的三境高手都没用了。既然苏家已经对李青云够不成威胁,单凭一个天师门,想要把李家灭门,怕是有些难度。所以,赔率又提高到1比1.1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,整天变来变去,财神爷不烦,老子都烦了。快点到赌注的锁盘时间吧,这样赔率就不能变化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开着车,跟在后面,见李青云的悍马车居然离开了镇子,风驰电掣的向县城赶去,顿时来了精神。再也顾不得闲聊,一个个电话飞快的拨了出去,向上面的大人物汇报。

    此刻,远在南方某医院病房的柴子镜,接到一个电话,因失血而苍白的脸色,居然浮现一丝激动的血色:“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啊……正愁李青云不上当呢,他居然离开了安全的巢穴。既然天师门已经对他出了威胁,最后一壶油,还得由我浇上去啊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突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,牵动受伤的左胳膊,疼得他一咧嘴。但是,他没有浪费丝毫的时间,右手快拨号,打通之后,对那人说道:“今天晚上执行最后一步,不管哪一方,都必须引起他们的怒火。李青云不死,我心不安,我们柴家也不安生。所以,这一步必须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王大锤那边……?”电话里的声音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失败了,又侥幸从李青云手里逃脱,就早点清除吧,我们柴家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和痕迹。”柴子镜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