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865章 目标区域
    县医院李青云去的少,在城中心位置,进入城区之后,就非常堵车。﹎ 雅文吧  w-w·w`.=y·a`w·e·n-8.com所以,他们这些从青龙镇出来就医的人,多会选择在城郊的中医院。

    今天为了找人,李青云才进入县医院,停好悍马之后,他直奔住院部。经过一番打听,才知道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在急救楼,绕了一圈子,才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刚到夜里九点,三楼走廊上的灯还没有灭,整个楼层都已经安静下来。这里不让家属陪护,而病室是全封闭的,只有值班的护士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李青云本想到护士服务台打听一下情况,不过往东侧的走廊一看,顿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,缩在病室对面的长椅上,盖了一层子薄被,似乎打算在这长椅上过夜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里是重症监护区,不能随意进入。你想找谁,需要在这里登记一下,经过请示之后,才能决定让不让你进。”护士很尽职,一看到李青云从楼梯口走出来,便语调流利的说道。

    护士台旁边就是保安室,县医院对重症监护室这一块,看来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李青云指了指东侧走廊上的李石头夫妇,说道:“我找李石头,我是他侄子,这是我的身份证。我过去和他说几句话,如果不方便,我们会到外面说。”

    护士接过身份证看了一眼,神色古怪的说道:“既然是找李石头的,那就进去吧。你最好把他们劝离走廊,到旁边的小旅馆住下多好,整天在这里住着,影响不好。我们劝说多次了,他们就是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,谢谢啊,我尽力试一试。”李青云说着,接过身份证,便走向东侧走廊。

    李石头夫妇好像很累。两人都打鼾,不过睡得并不沉稳,嘴里嘟嘟哝哝,不知道在说什么梦话。一大把年纪了。还时不时哭一嗓子,听着让人心酸。

    李青云蹲在他身边,并没有立即把他叫醒,而是让灵体出窍,进入对面的婴儿监护室。雅>文8﹏  w-w·w-.`yawen8.com这个婴儿监护室。里面有六七个婴儿,还有一个护士在里面值班,在记录孩子的体温、呼吸频率等指标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进入之后,里面的护士并没有丝毫察觉,记录完数据之后,便带着一些采集物离开,不知道忙什么了。

    每个婴儿床都有姓名和年龄,在婴儿手腕上也有手环标签,很容易就找到李石头的女儿乐乐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婴面色蜡黄,干瘦干瘦的。呼吸很困难,胸口好像压着一块石头似的,有时急促的喘几口气,有时候几秒钟才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医术也是半瓶子醋水准,对小婴儿也没有什么特殊手段,不过他的灵体进入,就是想用普通灵泉,为婴儿洗涤体内的杂质和毒素,帮她度过这次厄难。

    普通灵泉的效果,李青云早就在自家孩子身上实验多次。并不太担心。

    于是在昏暗的婴儿重症监护室,突然在半空出现一滴透明的水珠,缓缓落在乐乐的嘴春上。

    有些干裂的嘴唇,感受到灵泉的刺激。自然而然的张开一条小缝隙,把这滴灵泉吸进嘴里,继而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过了几十秒的时间,乐乐身上就开始冒汗,一股子婴儿特有的酸臭味,从她身上浮现。

    味道虽然难闻。但她的脸色却有些红晕,额头和鼻尖上全是汗,小眼睛也睁开一条小缝隙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到有效果,又往她嘴里滴了一滴,然后在小空间里榨了一点黄瓜汁,倒进奶瓶里,为她补充水分,免得因为出汗而出现脱水症状。

    李青云可以说是全职奶爸,照顾孩子还是有些手段的,乐乐一口气喝了一百毫升左右黄瓜汁,才扭开脑袋,吐出奶嘴。

    补充这些含有灵气的营养液体之后,乐乐似乎有了精神,小眼睛又睁大一些,左看右看,似乎想看看谁喂自己。﹏> _ 雅文﹎吧>  w`w-w·.-y=a`w-e-n8.com

    不过她注定失望了,面前空无一人,就连刚刚出现的奶瓶,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按照辈分,乐乐是李青云的小堂妹,却比李青云的儿子还小。

    “唉,这可怜的小不点,是我太忽视身边的人了。要是早点给她服用空间灵泉就好了,农场里的蔬菜,也永远比不了小空间里的蔬菜。”李青云的灵体想到这里,便一转身,返回肉身。

    肉身推了推李石头,叫道:“石头叔,醒醒,我是福娃啊。”

    李石头身为猎人的警惕性还是有的,只是稍稍一推,便忽的一声,从长椅上坐起来,惊讶的揉着眼睛,喊道:“福娃?你咋来了呢?我和你婶子不想麻烦大家,除了猫蛋,谁都不知道我家乐乐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猫蛋告诉我,我才知道的。说到这里,我得数落你的不是了,乐乐病得这么重,你怎么不说呢?你的手机也打不通,想告诉你,我爷爷回来了。我爷爷的医术你是知道的,绝对比县医院的医生高几个档次。”李青云语气严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你爷爷的医术,可是当时乐乐高烧不退,我没办法,才把她送到县医院来的。这都几天了,孩子还没有脱离危险期……我和你婶子急得呀,吃不好睡不好,今天累坏了,才闭上眼眯了一会……”

    李石头刚说到这里,他老婆就醒了,同样揉了揉眼睛,看清了李青云的身影,讶然叫道:“福娃咋来了呢?医生说,我们家乐乐情况不太好,有一次呼吸不畅,一口气没上来,抢救几分钟才过来。呜呜,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,我不想告诉大家,就是怕大家来看乐乐,这样我心里就更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婶子情绪一直不稳定,精神状态也不好,说上两句就哭开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安慰道:“婶子,放心吧,吉人自有天相,乐乐一定会好起来的。你别哭了,一会把护士引来了,她们又赶人。缺钱缺啥的,尽管跟我说,既然石头叔帮我养猪,就是我的员工,家里出了任何事,我都管到底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送采集物的女护士回来了,也不理会哽咽的妇人,推门进入婴儿监护室,继续她的值班。

    李青云给乐乐喂过灵泉水,其实已经知道,这个女婴很快就能恢复,但还是留下一万块现金,并请他们到附近的酒店去住。

    推让一番之后,钱收下了,但他们夫妇二人拒绝离开走廊,只想离女儿更近一些,如果有什么意外,也能第一时间知晓。

    对此,已为人父的李青云表示理解,便不再劝说。离开时,告诉李石头夫妇,有什么事情要给他打电话,等过两天,再来看乐乐。

    李石头心中感激,把李青云送到楼下,但不敢再走远,生怕一离开,女儿就会出事一样。

    李青云回到悍马车上,隔着窗户,瞅了一眼急救楼,又用神识把整个医院扫一遍,脸上闪现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次他离开李家寨,看望李石头的女儿是明面上的正事,但真正的用意,却是要引出潜藏在暗中的敌人,一块解决。

    当时到春秋医馆,和两个三境武修商量这事时,他们并不赞成李青云深夜离开李家寨,非常担心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又把“神秘的师父”扯了出来,说师父会在暗中保护他,如此云云,才打消两位老人的顾虑,放任他离开李家寨。

    刚才用神识扫描时,已经现几个修炼者的气息,但医院里也不是动手的地方,于是他动悍马,缓缓驶出医院,往西直走,顺着原路,似乎准备返回。

    此时的县城,车辆已经稀少,昏暗的路灯,让整个街道都显得异常冷清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他的车子,后面远远的吊着三五辆汽车,李青云开多快,后面的车子就跟多快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路上有正常车辆,李青云还很难现,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,后面这几辆车,都是跟踪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在哪里动手呢?县城的街道也不是好地方,一伤到普通人,特管处肯定会介入的。所以,如果某些人想杀自己,会在城郊某处,因为这时候,自己的防备意识最弱。不像在无人的山路上,戒心太重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心里想着,度渐渐加快,穿过两条街道,一转弯,便到了城郊的民安大道,直走便是通向青龙镇的县道。

    空旷宽敞的民安大道上,突然有一辆大货车横在马路中央,把整条公路都堵住了。想要到县道,必须从右手边的小路绕过去,这条小路,是刚刚拆迁出来的临时小道,黑暗泥泞,再好的车,也得减慢行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会选地方,漆黑泥泞,地方宽敞,打翻天也没人留意。等我的汽车进入这片区域之后,那个侧翻的大货车肯定会很快恢复正常,恢复交通,这样就没人再进入这片漆黑的区域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心里这么想着,手上却没有停,悍马一打方向,嗡的一声,冲进了泥泞黑暗的区域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后面跟着的几辆车,停在了小路入口处,堵住了路,不让后面的普通人进入,自己也不进入,只是躲在这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已经进入目标区域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话题未落,漆黑的拆迁区,似有惊雷滚落,天地元气剧烈颤动,一道道似真似幻的金甲巨人,在云间闪现,挥舞着兵器,扑向漆黑的地面,那一辆还未熄火的悍马越野车。

    “柴家的引雷术和天师门的金甲咒?撒豆成兵?呵呵,那就让我练练手吧,检验一下,最近所学开天术的威力。”面对声势浩大的攻击动静,李青云不但不惧,反而跃跃欲试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