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885章 有结有解添新怨
    上一代的恩怨,李青云不想知道,但既然人家打到家里了,这事绝对不能轻易放过。> 雅文吧>_ ﹏﹎ w-w-w=.-y`a-w-e·n·8·.·c-om

    再说了,老婆都话了,咱能让对方好过吗?

    于是李青云……嗯,当场就掏出电话,给李春秋和孙大旗打电话,搬救兵了。今天的场合不对,不适合让“师父”出面。

    而且,李春秋和孙大旗是武修,今天有两个三境武修当陪练,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,必须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那名追着杨文定打斗的中年男子叫杨文照,听李青云打电话叫人,立即急道:“族叔,别让他打电话!”

    能修炼到二境高阶的人,没有真正的傻瓜,通过杨玉奴的身份对照,已经推测出李青云的真实身份,江湖灭门魔星的称号不是白叫的,多少也是有一点影响力的。

    可是杨家的三境老者却是孤傲的冷哼一声:“搬救兵又如何?我来这里,就是想会一会新晋的三境高手。我倒想看看,这个没有底蕴的散修,究竟靠什么进入三境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两个村子只有几里地,这么强烈的元气波动,并不比灵修打斗时的动静差多少,李春秋和孙大旗早有准备,接到李青云的电话,一秒也没耽误,很快便赶到了陈家沟。

    而杨玉奴也在这个时候,挡在父亲前面,和杨文照对了几招,居然丝毫不落下风,鹰蛇拳混合着杨式太极的拳劲,绵里藏针,刚柔并济,加上她经常服用空间泉水精华,一身力量和度,早就出同境界的武修许多。

    这一过招,杨文照才惊恐的现,这个年轻的女子,综合战力已经过自己。

    而杨文定更是满脸激动,又是欣慰。又是恐惧,生怕杨家人废掉女儿一身功夫。

    瞬间几十招过去了,杨文照一招不慎,被杨玉奴一招掤劲。打出几米远。雅文8  w·w=w·.=yawen8.com然后如鹰展翅,如蛇随行,一扑一抖,封了杨文照的退路,手掌如蛇。啪啪两个耳光,抽得杨文照满嘴喷血,牙齿当时就掉了几颗。

    打人打脸,这一招完全是跟李青云学的,在长期的对战中,养成的一种条件反射。等打完这两巴掌,杨玉奴似乎才想起来,这人可能和自己家族有些渊源,这么打法,等于完全没有了谈判余地。仇又结大了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下手就如此恶毒,杨家留你不得。”杨文照气得暴跳如雷,牙齿掉了几颗,都跑风了,但也气得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对着有些怔的杨玉奴,就扑了过去,双拳如捶,直奔对方的心窝。

    “去你么的龟孙子!”李青云当时就恼了,这帮人太恶心了。没看出杨玉奴已经留手了吗。要是不留手,有抽你两耳光这时间,就已经打爆了你的脑袋。

    李青云大骂的同时,脚下的一块小石头就被他踢了出去。直奔杨文照的面门。

    杨家的三境高手却冷哼一声,一道白色的浊气从他鼻孔里喷出,如小刀一般,震碎了那些石头:“哼,暗器难登大雅之堂,年轻人。别人实战比武的时候,还是不要乱插手为好。你家长辈没教你这些道理吗?老夫就替你家长辈,教你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吧。”

    杨文定早就大喊大叫,不要命的扑上去,准备拼了老命,也要为女儿挡住这招。

    而这番动静,终于把杨玉奴惊醒,眼看对方已经打到眼前,当时完全是潜意识的反应,把孙大旗教她的杀招用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招金鹰护雏,双臂微抱,再瞬间弹开,以巨大的力量拨开杨文照的双拳,借着巨大的反转之力,身子一拧,右腿以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,旋转了27o度,刚好抽打在杨文照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灵蛇摆尾!鹰蛇拳中,杀伤力极为恐怖的一招组合!

    啪的一声碎响,好像西瓜熟透爆裂的声音,杨文照的身子蓦然一僵,然后定格在那里,从眼睛里、嘴巴里、鼻子里、甚至是耳朵里,涌出大量的鲜血。雅文8﹏> ﹍ w-w-w`.·y·a-w`e-n·8-.`c=om

    仔细观察,可以清晰的现,杨文照的脑袋塌陷一块,有一个脚尖抽打的印子。

    现场当时就死一般安静,只有鲜血滴落地面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杨玉奴自己也懵了,她不是第一次杀人,但是这一次杀人,完全没有准备,因为这只是她的潜意识自保反应,并没有杀心。

    “大哥!你怎么啦?大哥!”杨文刚惨叫一声,冲过去抱住杨文照,声音悲切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大门口又传来了脚步声,同时传出孙大旗的叹息声:“唉,一个口声声要帮我管教晚辈的人,一转眼,自己的晚辈被我徒弟给管教了,啥因果报应也没有这快呀。这套鹰蛇拳是我教的,也是我自创的,还过得去吧?”

    这嘴损的,根本没有任何和解或者劝慰的话,挽了挽袖子,似乎随时想邀杨家的三境高手过招。

    而李春秋也明显为帮孙子和孙媳妇而来,很不客气的说道:“善攀者摔,善泳者溺。偷袭的事情干多了,终究会死在偷袭之下。离很远的时候,我们就感觉到这里生的一切,所以,他死的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……”杨家的三境高手气得咬牙切齿,瞪了瞪孙大旗,又瞪了瞪李春秋,说道,“你们为何阻我救人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龟孙子傻啊?你耳空用暗劲是救人吗?那要是起到作用,我徒弟还不被你震碎双腿啊?所以李老二说你家这个蠢货死的很正常,就算他刚才不死,我也准备亲手把他捏死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杨朝来算是见识两位的风采了!那咱也不废话,手底下见真章!”三境老者杀气大盛,摆了一个太极起手式,就准备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李青云已经把老婆往后拉了拉,远离尸体,刚才杨家三境高手又出暗劲害人时,他已现了,只是知道爷爷和孙大旗已经到了门口,已经不用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真没想过杀人的……刚才真是失手!”杨玉奴现在还有些后怕,眼圈红。有些懊悔的说道,“我是不是闯祸了?”

    “说啥傻话呢,江湖恩怨,杀就杀了。能有什么祸?”李青云安慰着她,同时退到岳父杨文定身边。

    今天的杨文定,一身功夫,根本没有挥出来。他这个旁系的杨式太极,一直被人家嫡系压着打。明明是同样的招式。却处处受制,也够憋屈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别想太多,爹算是想明白了,他们想让咱们死,咱们偏偏要活的更好。既然嫡系那一脉不给我们留活路,我也准备和他们拼了。你放心,就算爹拼了老命,也要护你周全。”杨文定总算把岔气的那股子真气逼了出来,说话也利索了。不再咳嗽。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就听轰隆一声,院墙被人撞倒了,一名男子灰头灰脸的,从尘土中跳起来,边吐嘴里的灰尘边咳嗽。

    陈三思穿着一身短打功夫衫,额头带汗,从缺口处一步一步的追来,并对那个灰头灰脸的男子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不打了不打了,三哥啊。这些年你的功夫大有长进啊。当年咱们最多打个平手,现在你却能压着我打,不服也不行。”那男子拍了拍脸上的灰,露出真容。也是一个六七岁的老头,皱纹很少,非常精神。

    “不打了你还嚷嚷个屁啊!奔波了上千里,找到我现在的地方,不打过瘾怎么行?”陈三思却很不客气,冷着脸。不给那人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须全白的老者,从那个缺口里走出,淡然说道:“行啦,都别再计较以前的事。难不成,要像他们这样,闹出人命,再添新仇,才算长脸面?”

    这老者正是陈家派出来的三境高手,但无论从气度上,还是从颜值上,都秒杀杨家的这位阴鸷的三境高手。

    杨朝来一看这架式,就更加不乐意了,怒道:“陈道远,你这是什么意思?咱们两家商量好的,要把当年的事情做一个了断。我这边已经打出人命,你那边却和解了?这不是耍我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冤家宜解不宜结,来时的路上,我就一直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。你们放不开以前的种种恩怨,怎能怪我到我的头上。”陈道远神色淡然,似乎杨家的事,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陈家也太不讲究了……这个陈三思当初为了杨文定父亲的事,叛出陈家,这么丢脸的事情,你们居然不管?现在找上门,比试一场就算了?你把我们世家宗派的脸面往哪放?”杨朝来一看情形不对,自己这边不占优势,也不准备打了,脸红脖子粗的,准备大吵。

    “说句公道话,当年的事,是你们杨家嫡系做的不地道。当年我未到三境,不敢乱说话,但今日站在这里,我已经无惧任何人,必须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,解开压在心底的心结。”陈道远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难道也想帮着他们,对付我杨家?”杨朝来有些怕了,如果三个三境高手围攻他一人,他逃跑的希望都很渺小,更何况李青云还有一个三境的师父没出现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管你们杨家事,你也莫理我陈家事。你能明白最好,真不明白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”陈道远说话客气,但说出来的意思,却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家毕竟是亲戚,你怎能说出这番话?”杨朝来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陈道远已经懒得解释,懒得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我给你面子,暂时不追究,但我杨家今天又死了人,这事绝对没完。天高路长,咱们走着瞧。文刚,把你哥的尸体上,咱们走。”说着,杨朝来一跺脚,把院子里的房子全部都震倒了。

    幸好杨玉奴的母亲一直站在屋檐下,在房子倒塌的瞬间,跑了出来,倒也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“姓杨的老头,你很嚣张啊?震塌屋子,你拍拍屁股就想走?”李青云不知什么时候,拦住了杨朝来的路。不管以前什么仇,今天遇上了,必须了结,不然整个被人惦记着,那该多累啊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