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915章 无畏的熊孩子
    李青云没在宫星河身上使用太多修炼资源,主要是顾忌他的世家身份,有此尊贵身份,不可能安心为自己办事。﹎>  >雅>文吧﹎  w`w·w=.=y`a-w-en8.com但是,现在宫星河自己提出来了,李青云倒也没有客气,开始透漏一些皮毛。

    “百分百晋升的秘术,我绝对没有。不过我师门拥有一种极为珍贵的修炼资源,使用之后,可以极大的提升晋级希望。如果灵药卖一千万是友情价,那这种东西,卖十亿也有人抢着要,而且单位是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某人的运气不算太差,想让这个人从二境巅峰,晋升至第三境,花费的代价也足以让一个千年世家变成乞丐世家。你说,这样的代价,我该提出怎样的条件?”

    “如果把你宫家变成穷光蛋,倾千年积累,变卖所有资产,购买十几滴这种东西,你愿意吗?这种代价,你宫家能够承受吗?你自己愿意接受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番话,顿时把宫星河惊得目瞪口呆,心中闪过无数念头,没想到最终的答案却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价值是灵药的百倍?论滴计算?难不成你说的这种东西,是传说中的玉髓液?江湖中传闻,这种东西不是早就绝迹了吗?”宫星河想起以前租客们曾讨论过的东西,当时大家还说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,哪曾想真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李青云盯着宫星河变幻不定的表情,平静的说道:“可以肯定的回复你,玉髓液还有,而且效果也是经过验证的。现在我只问你,如果我给你提供,足够让你晋升到第三境的玉髓液,你能付出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个……”宫星河目光复杂,最终叹息一声,颓然说道,“就算我家族能拿出上百亿的资产,我也不会购买,不能因为我一人对第三境的渴望,而断送了整个家族的运转。_ 雅﹎文8 ﹍﹍﹏ w=w-w=.yawen8.com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退而求其次,我给你提供足够晋升第三境的玉髓液,让你护我李家六十年,你可同意?”李青云一字一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护你李家六十年?”宫星河眼睛一亮,眼睛里又升起希望的光芒,“六十年的时间可不短,但我个人护你李家六十年不成问题,只要不把我们整个家族拖进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最重要的一个条件你能够答应,那我就正式开始条件,你看一下能否答应。第一,你发心头毒誓,我助你进入第三境之后,你尽全力护我李家六十年,在危急时刻,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。第二,你宫家收藏的典籍,除了家族传承外,拿出来一些优质的功法秘术,供盟友修炼或参考。第三,发心头毒誓,严守这个秘密,不能对任何人透露。”

    宫星河听完这三个条件,在心中深思片刻,说是三个条件,其实只能算两个条件,这种绝密,绝对不能透露给任何人,不然稍有不甚,整个江湖就乱了。不,如果透露出去,李青云一家就死定了,那些为了进入第三境而发疯的大量二境巅峰高手,不惜一切代价、不惜一切手段的对付李青云,那情景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而保护李青云一家六十年,这个条件刚才就答应了,既然答应下来,就有拼命的觉悟。至于家族收藏的典籍,那又不是家族的传承功法,反正都是搜索来的,给盟友修炼一下,或者参悟一下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“行,这三个条件我答应了。不过,如果晋级过程不顺利,或者晋级的时候,玉髓液不够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不等他说完,一摆手,极度自信的说道:“为了让你放心,我可以提前向你保证,我们师门最少为你提供十滴玉髓液,最多可达一千滴。雅文8  w`w=w-.=y-a=wen8.com以市值每滴十亿计算,一千滴就是一万亿。如果我投入一万亿的玉髓液,仍然无法让你晋级,那我提出的三个条件依然要执行,你一万亿买你六十年的守护,你不亏。”

    宫星河被李青云的大手笔唬住了,一万亿啊,是宫家资产的多少倍?当然,他现在还没反应过来,不知道玉髓液的价格是李青云虚标的。这玩意,目前就他一人拥有,绝对的垄断价。

    玉髓液就算真的投放到市场上,有些大家族的二境巅峰高手脑袋一晕,会购买一些尝试,零零总总卖出几百滴还有可能的。至于上千滴,或者更多,那就不太现实了……物以稀为贵,真多起来,指不定会卖什么价。

    就像灵药资源,虽然大家都不卖,但很多大门派都有灵药园。散修想买,但是没人卖,所以李青云卖一千万有人抢着要,卖两千万,也会有人要……再高的话,就没人舍得经常购买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青云把传说中的玉髓液拿出来估价,他说一亿一滴有人相信,他说十亿一滴,也有人相信……因为这玩意只存在于传说中,没人卖过,不知道市场价啊。

    谈完条件,宫星河当场发誓,履行答应下来的条件。然后给家族中的负责人打电话,让他们准备好典籍目录纲要发过来。哪些人需要,可以让家族负责人发影印件,省得来回运送不安全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含糊,让他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,然后等消息,等师门准备好足够的玉髓液,就会送过来。

    刚送走激动不已的宫星河,老婆杨玉奴就带着儿子虫虫回来了,小家伙已经可以满地跑。看到李青云,就一阵风般的跑过去,轻轻一跳,就搂住了他的肚子,大声叫道:“爸爸,我和妈妈去姑姑家……去姑姑家看杀鱼的,好多鱼,毛毛哥把鱼鳔扔我身上了,我就打他,把他打哭了。”

    虫虫昂着小脑袋,洋洋得意,向李青云炫耀自己的战绩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李青云对他屁股上就是一巴掌,故意沉着声音训斥道:“我平时怎么和你说的,不许对其他小朋友动手,你的身体强壮,要让着他们。你这一拳头,能把金币打懵,普通的孩哪受得了,把他们打伤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虫虫极为委屈,噘着嘴说道:“刚才妈妈已经打过我了,你怎么还打?哼,我又没用力,他就哭,是毛毛哥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三岁的小屁孩子,说一个九岁多的孩子太弱了,这情形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杨玉奴无奈的摇摇头,说道:“这娃下手没轻没重,我都不敢带他出去玩。说是没用力,一拳把毛毛打得捂着肚子哭半天。幸好,毛毛也经常吃咱们送去的灵性食材,体质已经很强了。刚巧爷爷路过,说他精力太旺盛,可以提前练功了,不消耗一下精力,怕是会整天惹祸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咱儿子才三岁,现在练功,会不会太早?”李青云正在犹豫,却见虫虫早就不耐烦的跳到院子里,一把抓起刚刚加粗的金币,把这个像小牛犊子似的猎犬拎了起来,在院子里转圈。

    金币吓得“汪汪”直叫,却不敢猛烈挣扎,生怕伤到小主人。而虫虫却兴奋得“哇哇”乱叫,嘴里喊道:“狗狗会飞喽,狗狗会飞喽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手一松,把金币扔飞十多米远,狠狠的撞向别墅门口的石柱上,眼看就要撞在上面。杨玉奴无奈的叹息一声,一伸手,一道半透明真气形成的鹰爪子,抓在金币身上,凌空一托,把金币拉回来,避免一次惨烈的碰撞。

    金币一落地,就惊恐的“呜呜”两声,连滚带爬的逃出院子,同时把刚刚返回的铜币也拉走了,生怕再遭小主人的毒手。

    “狗狗别走啊,咱们再玩飞起来的游戏,要不你让我骑一会,咱们去山顶摘果子吃……”虫虫步伐飞快,追到门口,却见金币和铜币早就跑出农场,找地方避难去了。

    一匹小黑马好奇的跑过来,探头探脑的往门口观望,刚好被虫虫看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黑马,你来的正好,金币不让我骑,你得让我骑吧?”说着,不等小黑马反应过来,就噌的一声,快如闪电的跳到它的背上,一把揪住的小马脖子的长毛,身子一晃一晃的,催它快点跑。

    最初的那只小黑马被爱马如命的何红参带回澳岛,进行专业训练去了。这一匹小黑马,是春节后出生的,经过几个月的成长,已经有些脾气。

    小黑马当即怒火的晃晃脑袋,乱叫乱跳,想把虫虫甩下来。不过虫虫的小手抓得太紧,好像天生能够掌控身体的均衡,一点也不害怕,无论小黑马怎么挣扎撒泼,虫虫依然坐得极为稳当。

    “小黑马,快点上山,咱们去摘果子吃。你别乱跳啊,再跳我打你啦……哦,我爸爸不让我随便打人,那你也得听话呀,听话我给你唱儿歌。我有一只小毛驴,从来也不骑,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赶集……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马终于发狠了,两只前腿扬起来,愤怒的一扭后腿,巨大的旋转力终于把虫虫甩下来。幸好,他的小手依然紧抓着小黑马脖子上的长毛,耷拉在小黑马肚皮上,并没有直接摔下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自从虫虫跳上马背开始,就跑到大门口,紧紧的盯着虫虫,看他能闹出什么花样。直到被小黑马甩下来,李青云才突然冲过去,把虫虫从狼狈的状态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,我要和小黑马玩!放我下来,我才不和你玩呢,你好打我屁股。妈妈,救命啊……”这熊孩子在李青云手里挣扎不休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危险。(未完待续。)